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日子太平淡了
    因为叶欢晴她以前怎么样怎么样说了一堆。这些人从明面上也知道了夏伊馨离开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对于她透露的消息也是很关注很有兴趣地听,听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子的,不免又觉得顾家这么小气的让夏伊馨离开,有一点一手遮天的感觉,难道以为把夏伊馨赶走了就没人知道了,那凡忒薄了些。

    最是小道消息的传播,其他是上流社会的这些人。

    他们不是一般人,说出来的十有**是真的。而且呢,每句话都是有目的的。

    最爱八卦的也是他们,有钱有闲,但是日子太平淡了,反而没有意思。

    越是别人的家长理短,越发传播的热闹,事不关已,说起来才没有顾忌。而且不管是从伦理上,道德上,法律上,各个角度上,都能发挥国人天生的口才和逻辑能力,条条款款说的清楚明白。也不管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谁就有理。哪怕是曾经的好友,事业的合作伙伴,有落迫的那天,也是可以拿来说一说的,所以落井下石,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是顾南这会风头正劲,老婆改头换面,成了时尚名人,艺术家又如何,换汤不换药都可以再次把你拉下马来。就算你不落马,泼点脏东西,恶心恶心你也是一件快事。

    别看顾南在照顾老婆和桌上的长辈们有说有笑,谁要是好奇心太盛,不认识他的,偷偷看他,他是不理会的。

    晚宴之后,几个人又找了一个茶室坐了一会,难得碰到一起,省得还要再约。

    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大事都定下来了,只看方向变了没有,今天晚上收获如何,有什么小情况马上调整。

    也是给酒席解解油腻,多少吃了些,味重才好吃,吃过了也要解解味才是。

    四下散去,各自送了自己的伴回家。

    小小自然是林理送了,黑色的军车挺普通,要不是前面的车牌一点看不出来

    “你好,先生,过了12点非业主的车不让进的。”小区保安栏前不让进了。

    “师傅,帮个忙,她受伤了,送进去就马上出来。”林理从小小的身前探了身子出去和岗亭的人讲话。

    一股子男性浓烈的气息冲进了小小的鼻腔,带着烟草的焦香味,还有之前用过的药酒味,倒也不算难闻。

    最怕男人不爱干净了,油腻不堪,头皮乱飘。

    小小忍受着,心想我自己难道说不好吗?

    高档小区的保安都有些眼力劲的,看了看确实是这里的业主,也要了林理的证件登记,才放行。

    麻烦是麻烦了一点,好在越麻烦,一般的人越发进不来,林理倒是很安心。

    “这小区看起来很安全呀。”林理在找路,小小不说话,给他指道。

    小小多机灵的人,早看出来林理有那么点意思,她脑子里马上就闪过了拒绝的想法。

    喜欢和不喜欢什么人,有时候会拿出来开玩笑,实际上有时候能一见钟情,也能马上知道喜欢还是不喜欢一个人。察觉到林理异样的第一时间,她就判了林理出局。

    她可不想在没有希望的人身上浪费时间,而且顾南跟他还有生意上的事情有联系,因为感情的事,影响到了他们可不好。小小就决定冷处理林理了。

    林理哪里知道他还没行动,就三振出局的事。

    “谢谢你送我回来。好走不送了,我也没办法送,哈哈哈。”小小爽朗的笑声,还留在车里,人已经麻溜的下了车。

    小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点都没有回头的意思,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黑色军车并没有马上发动离开。一直停留在那里。

    林理从车里盯着那个有些倾斜着的身影,还是有些疼痛的吧。

    在车门关上的一刹那,他瞬间变得有些颓废,女人倒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奇怪生物,怎么这么难懂。

    他垂了眼眸,表情有些落寞的点了一根烟,看着小小远去,脑海里却是她身上黑紫的痕迹。怕是半个月都退不掉吧,能再来找她两次吗?

    她会不会烦他,能让他碰吗?擦药酒时,没敢看其他的地方,可是这会子,一片黑暗寂静的时候,那些模糊的身形像一个发光体一样,飘荡在空中,离不开他的视线。

    他并不是有意的,哪里知道女孩子是这么妖嫩的。看队里那些女兵摸爬滚打样样都行,根本不输男兵。原本他以为只是控制她不冲出去惹事,没想到她的力量那么大,一时之间失控了。

    他看了看夹着香烟的手指,粗的跟树根似的,之前从来没有这么觉得。他算是文职,比起每天实操的小兵和带队的正队长,已经斯文许多,没少受他们奚落,没想到能把个女孩子捏成那样。

    他还能记得那黑紫的形状,真的是他的手形,在小小的腰间,扶着她的样子。这么一想,腰腹一酸,小腹一紧,有种力量还要冲出体外,惊的他一哆嗦,马上握住了车的方向盘。连手里的香烟都被他夹断了掉了下来。

    等这种奇怪的感觉过去之后,他才弯腰去捡断掉的烟头。

    有人敲车窗门,他以为是小小回来了,开心的咧嘴笑,又担心她看到他在做什么,会笑话他。

    没想到是一个陌生男人,林理的脸刷的就冷了下来,吓的那人一愣。

    “那个,您好,您还在这里停多久,本来不让进来的。”那个哆嗦着,当兵的牛气什么,吓死人了。

    林理才看清那人穿着保安有,拎着根工作棒。

    林理缓了缓自己的情绪,冲他点了下头,“麻烦你们了,就走。”

    说着点着火,方向盘一打,车身流动的马上开出了盛泽小区。

    这一手倒是叫小保安心服,军车本来就捧,车技还一流,人也蛮有气场的,要是再礼貌些就好了。

    小小回到家里没有开灯,从窗户往外看看到那辆黑车还一直在那里,有一个忽明忽暗的红点在闪烁,他还在抽烟吧。

    小小承认林理是个优秀的男人,做朋友不错,对她来说还是很高兴的,只是可惜了这个人不适合自己。

    去了卫生间准备洗洗,才发现刷牙的时候胳膊都有点使不起劲来,再撩起衣服,来看了一下那个黑紫的腰间,没想到伤到这个伤的不严重,倒是影响行动力,难道今天就不洗澡了?小小有些头痛了,但是这个时间也找不到人来帮自己洗呀。都快外面的那个家伙,刚刚有的一点好感都烟消云散了。

    咬着牙勉强洗了一下头和脚,洗不成澡,那药酒的效果会持久些吧,等明天洗完再擦下,会不会好快一些。小小这时才发现没有带那瓶药酒回来,那个家伙也没给她。

    是小气不想给,还是故意的留了一手,回头再找借口来看她?

    没办法了,小小也是累的不行,特别是这个疼痛弄得她一看到床也想不起别的了,先就这样睡了吧,明天就把被子都洗了。

    一晚上睡的不好,起来周身都酸疼的不行,刷牙还在嘀咕林理这家伙也不老实。要不怎么能一直捏她的腰,捏成那样。一直看着镜子咒骂林理走路摔着,吃饭咽着。

    林理有没有倒霉不知道,反正林广美要倒霉是真的。

    她这会正趴在镜子前面画眉毛,眉毛是最难画也最容易定妆的一个部分,要屏住呼吸一根一根细细的画。每次做这件事,她就纠结要不要去做种眉毛,或者纹一下。

    不过今天没有想这个,她在想昨天晚上宴会上都发生了什么,听叶芸菲说很热闹。林广美没来夏老的寿宴,就是为了躲避顾南的风头。

    开玩笑,挖了他的主力干将,还敢在他的面前横行不成?有好事的也许会问她,你怎么就敢挖他的人呢?同行竞争嘛,总会有些冲突和小手段的,既然闺蜜说能挖到他顾南的一些设计师,又不需要她动手,何乐不为呢?千年难遇的。

    挖人不光要有财力,还要能挖的动才行。没指望那些人过来能干多少活,臭臭顾南的名声也好。越是巨人,也越不喜欢这种小动作的打扰,你总不能报警说我挖人墙角吧。

    而且叶芸菲跟她保证了,不会涉及到行业机密,那些人也不敢带图纸之类的过来。

    既然形成不了起诉之类的麻烦,林广美也就不怕他,怂勇着家族接纳这些设计师,何况等管理层的人知道的时候,已经造成了事实。开除这些人,可以上顾南消气,也有失林氏集团的体面,所以林家也一直没有对此事说什么。

    顾南也没马上做什么动作,林家就很奇怪,又怕又惊,一直在静观奇变,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就怀疑是顾南在打击报复。

    很长一段时间,林家都有怀疑恐惧症了。

    林广美在镜面上哈出一团白雾来。

    又继续画,不画好没办法进入下一个步骤。

    只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们也不确定是该高兴,还是不该盼望这天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