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爱情之花
    休息室的内室里面有一张窄窄的贵妃榻,小小扑着靠的上面,然后,叶欢晴拿了药酒帮她擦。

    那真是痛,怎么碰一下都痛,想想那个委屈,小小的眼泪流出来了,“我招他惹他了,至于嘛至于嘛,就这样下狠手,天杀的。”

    “你都不知道我走路的样子都变了,可厉害了。”

    叶欢晴哪有不心疼的,不过自己这手法确实是好像也不太到位,听她叫的厉害,更加下不了狠心用力。

    她摇摇头,要么找个正经医生看看才行,要么叫了林理进来亲自处理。

    正说着呢,门轻轻开了,探进来一个大脑袋,是那林理进来了,然后挤眉弄眼的跟叶欢晴使色,然后闪进来之后,顾南也在外面用手机给叶欢晴发消息让她出去

    叶欢晴左右为难,这个时候小小衣衫不整的,盖了她自己的衣服,下面只有两条不大的毛巾铺盖着。就这么把她扔给大个子了,能行吗?小小知道了还不得杀了她。

    但是看林理的眼里,倒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有着急之色。许是真的内疚吧,就算出点什么事,小小也不是能吃亏的,在外面守着就是了。

    再说一点的,也许小小这样性格啊也很难遇到一个真心疼爱的人,突然有个人现在对她这么在乎又细心处理也说不好就是她的缘分呢?

    叶欢晴就轻轻站起了身,出去了。

    小小人小身细,躺着贵妃榻上那小腰身更显得纤细,不堪林理的大手一握。

    林理拿了手在上面比划了一下,嘴角带笑。再看看那两边的黑紫,一边一个手印,几乎就是他的手指印,替她心疼。

    捏她的时候,怎么就没听她叫上一声呢,要不,也不会捏的这么严重。

    林理个糙汉子,当时那么乱,小小看夏伊馨视若仇家,生怕又会伤害到叶欢晴,时刻准备着攻坚战一样,这点疼算的了什么呀。

    林理心里叹息着,呼吸都不敢出了,生怕惊动了她。她现在基本算是横阵了,随便动一动,就是不动,也能看到好多细嫩的肌肤。

    伸了两手,相对着互相摩擦了一会,加热之后,到了一些药水在手上。贴合在黑紫的地方,就跟贴张膏药上去,借着男子的体温,小小马上就痛得喊出了,“哎呀,捏着你这个手劲太大了,轻点轻点。我还活着呢?你们,我的腰啊不是洗衣板啊。”

    林理这会儿哪敢吭声呢?就收了力道,慢慢给她揉,不过这力道可比之前叶欢晴的力量大多了,“欢晴,你看你这个弄一弄也是有点经验了,哎我这个就交给你了。”说了,然后就闭上眼睛休息去了,“哎哟,可把我给累坏了,今天。我跟你说,跟大个子吵架比我谈生意还累,还好,今天谈成了几个,要不然今天可得把我气死了。”

    大个子两眼望天,难道跟自己相处比谈生意还累?

    再说另一边,叶欢雨遇到珠宝设置专柜的几个商场老总,提出要增加专柜的面积,只要有空出来就优先知会她。还有另外品牌的定位更加中高档,朝顶端到奢侈品的计划。这些都让这些老板们耳目一新,越发是高档奢华路线,越发的有着了人气,人气往上看盯着,你越发消费不起呢,越发让他魂牵梦萦,哭着喊着省着节衣缩食都要去买,你越便宜的越没有人来。叶欢雨陪着他们点头,听了他们的分析更加省事,“是啊,就是这样,顾总就是这样想的,现在他的资产已经达到那种程度,也不会在乎这点利润,就是要陪老婆玩而已,哄老婆开心的。”

    老总们觉得好像听到了什么玄机一样,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势必要回去尽快开展工作。哪一家先有了先机就更加不同了,正好可以争取珠宝的旗舰店优势。

    等林理出来,叶欢晴才放下心,挽着顾男出来的时候,见大厅里面已经摆好了宴席。之前只是冷餐会,然后有一些人也只是来来贺喜,送完礼就走了,然后现在吃吃正餐时间,而且有一些晚到的宾客就各自就位形成更加明显的小圈子,比如说像顾南就会坐到主桌上来,因为叶欢雨的话就会陪些行业大佬老总一桌。小小本来差点睡着的,但是叶欢晴一个电话打来,她倒是醒了,赶紧整穿好衣服赶紧出来。就觉得腰间舒服了些多,算是好了,巴巴的跑过来的时候还跟叶欢晴称赞她的技术好,特别好。

    叶欢晴也就捂着嘴笑,顾南也不点破,他可不能告诉小小是哪个男人给她弄的,那小小可不得像杀一样的叫出来。

    倒是旁边的大个子林理脸黑着,一直不说话。

    小小一回头看到林理坐在旁边,只是一愣,倒是马上坐了下来。

    其他人都坐下了,她站着太醒目的。事情是大是小,看各人怎么看。这会子腰上舒服了许多,她也就不计较了。

    都已经那么样了,还能拿林理怎么着呢。跟个粗汉子说这些,人家还会说她无理取闹,从男生的角度也难以考虑到这一点。

    非亲非故的,他能对她有多好呢?叶欢晴跟顾南有感情之前,不也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吗?就是相爱之后,也受的体无完肤,怎么会想到他们两的事情的。

    小小无理头的抬手喝茶,林理自觉的拿了茶壶帮她补了。

    “嗯,谢谢你了,林先生。”小小并不想多理会他,礼貌周到而已。

    林理自然察觉了小小的软化,抿唇笑了笑,“不好意思,没谈过女朋友,我不懂怎么照顾女生,伤着你了,改天请你吃饭陪罪。”

    小小听了他的话,差点呛到。

    不管是身高长相,还是参谋上校,他也是成年多年的人吧,还没谈过恋爱,谁信呀?

    顾南听的都掉了筷子,这小子泡妞对自己下了狠手呀,说的自己完全没有污点。没谈过恋爱,初恋?

    他倒是知道那人没有什么不良嗜好,除了抽烟。

    赶紧跟老婆汇报时况,叶欢晴本来支着耳朵听着,隔着顾南听的不真切,还要应酬桌上的其他好奇的宾客忙的很。

    叶欢晴一听也觉得是有情况的意思,为小小喜欢也为她愁。

    小小不算是阅人无数吧,也是有过几次恋爱关系的人,更不是什么忠贞的少女了。

    这林理要是一头栽进去了,小小喜欢也就算了,若是不喜欢,林理就死定了。

    小小也落不得什么好,还没怎么样就负伤前行,不太看好这两个人。

    顾南看老婆的眉头皱起,心疼坏了,马上安抚着,

    “你怎么跟她操心上了,她就是你妈,也不带这么孝敬的,放心好了。她比你心里有数。”

    叶欢晴一个眼刀过来,哪有这样说自己老婆的。

    小小也是一个眼刀过来,

    “我有这么老吗?”

    顾南也是一时嘴快口误,自动抬手当着老婆的面,自打了三下嘴巴。

    叶欢晴也知道他不是对母亲不敬,意思吧就那个字面的意思。

    她和小小两个人在国外的那几年确实是相依偎命,巴心巴肝的对对方互相好,倒也没有说错。

    小小心里也是苦的,她也不想的,她要有孩子,早生了,肯定比对叶欢晴更好。不知道啥时候才有这个命呀,叶欢晴又是那么个情况,也是难得有孩子了,还不能提及,两个都是命苦的。

    心想着,要不两个人都去领养孩子算了。心里有事,脸就郁闷的不行,看的林理更加摸不着头脑,本来就没女孩子发怵,今天这么一闹腾,彻底晕菜。

    看小小一直喝茶水当酒似的,死命灌自己,他就一直给她续杯,总比她真喝酒强。

    好在大菜和热菜马上上了桌,林理还是晓得给小小夹菜的。

    小小也不拒绝,认真的听着夏在主桌上离开,站在大厅前的小立台上,跟大家至词敬酒,请大家吃好喝好。夏老夏伯伯是老寿星,高兴的没开始喝已经红光满面了。

    儿孙满堂,父慈子孝,他还有什么侈望呢。顾南看看夏家一众老小,家业事业都不及他多,可是人人圆满,现在有他的扶持也会更加宽裕富足。

    他也是同样的想法,叶欢晴坐在身边笑意盈盈,他也没有更多的念想,孩子终归会有的。

    拉着叶欢晴的手,细细的问她想吃什么,桌上的菜呀陆续上来,样式大富大贵,鱼肉鸡牛都有,比起以前是清淡许多,比自家吃的还是油腻许多。

    叶欢晴不想惹人更多非议,“我自己会夹,你也吃着。”

    这种一桌十位的吃法是自古就有,坐在一桌的都是相熟的人,容易团结自己的亲友,谈天说地,还有拉拉生意,但是也容易是绯闻传播的圈子,很快的关于顾南他们的之前事情消息就已经传到柳真真的耳朵里。

    她也是头疼,这还没散场呢,宴会才进行一半,可别再闹出点什么事来。

    她盼着没事,有人怕嫌事小。

    先前离场的夏伊馨怎么会让顾南和叶欢晴好过呢,也找了一下之前遇到的跟她熟悉的人解释有事先走了一步,顺便打听之前的好朋友叶欢晴有出席夏家的宴会,请她们多多关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