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拢的住男人
    叶欢晴转了身去放酒,轻而易举的隔开了贴身的顾南,“我们聊我们的,你去跟夏谈谈,他刚刚在找你。”

    见叶欢雨也注意到这边,徐飞陪着过来,心底稍稍放心,她怕了夏伊馨的出现扰了叶欢雨的心神,上次提起的这件旧事才刚过去不久。看到夏伊馨,怎么会不记起当时的场景,而且夏伊馨的报复心极强,不得不防,回去要细细商量一下。

    “就是就是,女人们聊天,顾总不好打听的,顾总慢走。”那太太红着脸打趣顾南一把,眼巴巴的送了他远远去了主家夏寿星那里。

    “像叶小姐这般能拢的住男人的可是不多。”有个尖嘴瘦脸的女人,晃着酒杯,看着光泽,吐出的话却是糟心的讨厌。

    弄不好,她是知晓叶与南婚前的事情的,其实,在坐的若是经常来这类宴会少不得会听到几句的。就算不知道,今天开始也会有人提及,不可避免。

    叶的脸色变了一变,又恢复了正常。终归会躲不开的,就正面接受吧。

    “怎么会,金太太刚刚不还在愁铜婚纪念日怎么办呢,我家才三年,差的远着呢,得跟金太太多多请教。”

    “也没有什么了,抓住男人的胃,最重要的了……”金太太刚要开始罗嗦,谁不知道下面会说什么,那瘦脸女人又说:“他家男人不挑食,什么都吃,有什么好听的。”

    说的人家老公跟似的,气的金太太一时脸红涨了。跟之前顾南说话时的神情,差远了。

    好在叶拍了拍她的肩,顺着她的后背,她才缓过劲来,不屑的看了瘦脸女人一眼,“挑嘴的我还真hold不住,他要敢外食,我弄死他和外面的小的。”

    那瘦脸女人可就生气了,他家男人帅是帅,就是花着娘家的钱,外面寻花问柳不着家,三年而已,已经有两回找上门来要生孩子,有几人不知道的。

    “不过是刚刚挺过七年之痒,也没什么可说的,他非要送我命鸽子蛋,叶小姐给我个好建议呗。”金太太也不跟她计较,有智慧的女人才会这么明智拉了叶往一边走了。

    本来是想大家一起聊聊,也多些消息,再决定要不要跟叶欢晴这里订制结婚纪念的,被这么三两回的打扰,还是找个静点的地方,谈完就定下来,免得耽误了时间。

    叶欢晴很喜欢金太太的爽利性格,答应了她,正要找小小暂时不要再接更多的订单了,至少不用太急在一时,慢工出细活。

    这些太太们也不急,就慢慢看吧。

    顾南倒是好找,这小小个头人,倒是不好找呢。

    听柳真真一说,马上是顾南和叶欢晴就过来了。

    叶欢晴也好奇的不得了,跟老公手拉着手,问道:“那个大个子你从哪找的呀?小小要189高的,你真找个这么高的,她要说找个2米林明呢,林明我也不是不认识,就是人家有老婆了,不能啊得给他找个单身的。”

    叶欢晴笑的欢实,捂嘴偷笑,“你真的是想给她介绍男朋友吗?”

    顾南摇了摇头,跟一群老人家聊天真累,“那当然啦,你没看见她现在有一点内分泌失调,就需要一个男人来滋润滋润,调节调节。”

    叶欢晴一听了之后眉毛一瞪,转身就要打他,还好顾南蛮机灵,闪身就躲过去了,旁人看到他俩这样子打情骂俏的,又羡慕又赶紧想离开。

    “那男的家里条件怎么样啊?”

    “这么快就开始考虑结婚的事了,还早着呢。听说是夏的老婆家弟弟,表弟。一般没有家族背景,男人当兵到不了这个程度,你就少操心吧,其实我也就这么一说成不成,在他俩自己。不过,我看这动静估计就是对上眼儿了。”

    叶欢晴摇头,“我也不信,真的假的,就这么一会儿。”

    顾南拉了老婆走慢一点,时间久点才能生情,一怕过去遇到奸情。

    “这种事,说不好的看对眼了就可以了。只需要旁人引荐一下就可以了。”

    “说说,你好像很有经验似的”

    叶欢晴偷偷的想,难道老公闲的慌,又年纪大了,开始喜欢做月老的事了。

    “至少我是过来人,深有体会,看中了一定不要放过。”

    叶欢晴羞涩地看了一下自己老公,说出来他们曾经的过往,也是经历了许多的波折,吃了很多的苦,才走到今天的,如今还能撮合小小跟其他人,另外找到幸福也是一种缘分。说起来今天一来先看到夏伊馨,免不了要翻起以前的旧账和前尘往事。

    也不等两口子走到休息室,就听到小小不高兴的大喊:“你再不放手,我要报警了。”

    正好看见两人在门口堵的像小孩子一样,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顾南和叶欢晴一对眼,马上过去赶紧拉开大个子。

    小小吃不住劲门“啪”的一声就关上了。

    顾南转头笑话林理,“怎么在这样闹上,好好说不会呀,要说也进去呀。”说着就敲一下门,

    “小小开门。”

    小小就从里面把门打开了,不让大个子进去,两口子总不能也不进去吧。

    叶欢晴探身进去也在说小小的笑话,“你,平常性格挺好的,怎么今天就跟这个大个子的犯冲上了?”

    “从一开始就不顺利,我……”,小小正怨气冲天呢。

    进去了之后小小才发现里面还有间内室,也不能等三个人过来,自己先去了内室,叶欢晴正好看点她的背影就跟着去了。

    然后林理跟顾南互相递了一支烟,靠在沙发上开始聊起来了

    “怎么能找到仇家似的跟小姑娘干上了?”

    “哪能呀,那是小姑娘吗,简直就是母夜叉。”说完了吧,还是往内室看了一眼,生怕小小听见了,顾南心里就有数了,要不然怎么会怕呢?说就说了呗,真打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儿。

    “怎么样?之前拜托你的事。”

    “也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我那些哥们兄弟回来了之后,基本上现在占据各部门不高不小的职位,都有一定影响力的,也没有做太多你提的过分要求,正当的执行公务应该问题不大。”

    “那是,现在政策这么紧,说我也不可能为难大家,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我们可是正当商人。”

    林理吐出口烟雾来,顾南这话是真是假,只能拭目以待。

    林理跟顾南刚认识还不算熟悉。不过,是夏家表姐夫介绍的应该问题不大的。

    再说了,这种灰色地带的事情说不清楚,只能让各兄弟们自己把握,要不太过分和违法,他们是睁眼还是闭眼自己决定吧。

    看林理说话一直盯着内室,顾南现在那个眼睛一直望着林理笑,累死了,就主动拨了电话给老婆,“小小情况怎么样?”

    叶欢晴想想进去之后也在看小小问道:“怎么这个场合跟他闹腾起来了?”

    小小也在生气呢,“你是不知道他手劲有多大,你看,”小小一把就掀开自己的衣服,礼服里面还有什么呢?裙子里保留的腰间果然是两块黑乎乎的淤血,比小小之前看的还严重了。小小倒是没看了,要不然更心烦。

    叶欢晴也拿手机拍了两张,然后发给顾南。

    顾南一看也是吓了一跳,“哟怎么弄这么严重了”赶紧去给大个子林理看,林理是不相信的,结果一看还真是黑脸了,满头黑线又极其不自然的。

    他没想到把人家女孩子弄成这样,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弄成这样也是你对不起人家的啊。

    他一下子像个小毛头小伙子一样大,手抓了抓头发,特别不好意思,赶紧给队里的军医发了图片,打电话过去问一下这个怎么弄?

    对头军医可搞笑了,马上就回了电话过来,“林队怎么弄的?在哪儿询刑逼供呢?怎么办呀?弄成这样,是男的女的?女的吧?男的一般耐操,打了就打了,赶紧说是你媳妇吗?然后顾南听了在旁边笑得东倒西歪的,这话要是让小小听见可不得跳起来吗?看来这事儿不离十了。

    刚刚林理也不好意思直说,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瞎猜,赶紧说,“这怎么弄啊?”

    “真的是嫂子啊,林队你也太心急了,心急乱投医,这个就只能让它慢慢自己消散啦。“废话这个还用你说,肯定是希望快点好喽。”

    “好,想快点好啊,那你就拿药酒给咱嫂子揉呗。”

    “就没别的招了?”

    “多做点运动,活血化瘀,至于什么运动就不用我说了吧。”

    那猥琐的笑声,别说是林理了,就是顾南也能听出来。

    “滚你小犊子的赶紧走。”说着就把电话挂了,林理站起来闷头抽烟,狠狠抽了几口烟,把烟头摁在烟灰盔里,然后想着要进去。

    姑娘家家在里面做什么不知道,顾南哪能让他这么莽撞的冲进去了,赶紧拉住他了,“你等会儿,我老婆还在里面呢,你让她先安抚好,小小舒服了你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