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真话假话
    马上有工作人员把小小这里的情况告诉给了主家夏家长子的老婆柳真真。

    等柳真真过来的时候,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她都进不去,赶紧的问问高出围观群众的大个子,“林理,怎么回事啊?怎么弄的?”

    还好大个子人高,转过身来正好能看到他表姐这边。

    “表姐。”然后人群自动散开了一条道让柳真真走了进去,看到小小模样怪异的叉着腰,怒视着大个子才对林理问道,“你怎么孙小姐了,赶紧道歉。孙小姐要紧不,伤到哪里,送你去医院吧?”

    林理黑着张脸哪叫一个气呀,他表姐是不是自己家人,还没弄清楚呢,就偏帮女生,上哪里说理去。

    小小哪能在这个地方说真话,再跟林理吵起来呢,还嫌事不够大看戏的人不够多吗?就只说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柳真真马上顺着话说,“那去老爷子的休息室。”

    她转到小小身边手挽着小小的胳膊,也不忘记回头瞪自己家表弟,看着是个参谋挺聪明的,一遇到女孩子就傻头傻脑。跟女生讲道理?他晕头了吧。

    一边亲呢的跟小着话宽慰着,“老爷子他这会忙着跟老朋友们聊天也用不上的,表弟你赶紧的跟上去楼面经理问问看看有没有医生,找到给送过来。咱们这也散了,大家回大厅坐吧,一会要开席了。”

    主角都走了,看戏的也各自走开了,又津津乐道的讲这个都是谁呀?

    “都没见过的,你不知道啊,这个女的是顾南他老婆的经纪人呢?”

    “他老婆是明星吗?演了什么电视剧?确实挺漂亮的。”

    “你老土?不是现在只有明星才有经纪人的,她是首饰设计的。”

    “怎么还请经纪人?这个还有经纪人的吗?”

    “说你土,你还不相信。在国外啊这种事就是人家可是艺术家,艺术家可不谈这些金钱的臭味的,都是有经纪人代理的,生意好与不好人家才好说,你要是钱少的人家都好拒绝。”

    “是不是?哦,有钱还不给做设计啊。”

    “你开玩笑啊,你以为是随随便便画几张图啊?有水平的设计师,那真的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设计出一款,那市面上没有的世界独一无二的,那才叫定制,那才叫设计,好不好?”

    被称“土”的那位不服气,“那是钱多嫌花不掉的话,那戒指不都长的差不多。”

    “差不多?你买周大大,还是提夫尼?”

    旁边有人撇嘴,“懂钻石的有几个,只要会看大小就好了。”

    先前那位热心讲解的人,摆了谱,就足够威风了,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这些人呀,没见识也没知识,多说无意。再说,有钱人的品质生活是他们不能理解的,速溶咖啡和猫屎咖啡能一样吗?说多了他们肉产。

    大家往回走,有人表示最多就是设计师总不会只搞单独的设计,总有大量出成品的时候去店里买,已经很给他面子的……

    话还没说完,旁边有人接话说道:“人家顾总家的,还需要你去帮衬,不是,等着你贡献银子去买钻石给家夏家做贺礼呀。”

    “先不说他那个经纪人了,这个大个子挺一表人才的,有没有女朋友啊?”

    “你真能惦记,还看上人家帅哥了。”

    “胡说八道,我的孩子三岁了,我家妹妹刚大学毕业呢。”

    “那你也少惦记吧,人家这个情况已经这样了,你没看到针尖对麦芒了,说不好,人家都看上眼了,就是那女孩子不同意。”

    看上妹夫的这位有点失望,转念一想,“哎呀,女孩子不同意,就再找一个呗。”

    旁边的不怕打击她,“你以为现在男人的是个女人就成?他看上的去追肯定都能追得上,你要是女孩子上赶着追男人啊,恐怕不行。”

    “我说女人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能有多难吗?”

    “男人体力好啊,你三个大山他都能翻过去,女人隔纱,你别说纱了你现在拿张卫生纸,有几个女的有力气用手指能捅破的,你给我捅捅看。”

    这些围观的说的热闹,主角那边也不平静,柳真真让绯闻男主角给女主角送去休息室,那可就是天崩地裂了,不可消停了。

    正好林理的副官送了药酒过来,然后主角就拎着药水瓶子晃到休息室去,小小开了门一看是他也不让他进来,就在门口堵上了。

    “不是,你到底怎么个意思啊?你看我没看到我不舒服啊,你让我待会儿行吗?”

    “我这不是拿的药酒要给你弄嘛。”

    “你少来了,你真的是那个力气能捏死人好吗?让你弄我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我保证力气小点,还不行吗?”

    “我不跟你计较了,也不用你治还不行吗?”

    “做人怎么能不负责,我弄的我来处理,你放心好了。”

    小小也是没见过这么上赶着要负责的,怎么想都不对劲。

    “你别是多年没见过女的,见得女的就往上扑啊,你就盯上我了,那么多女的,你见谁你精神不好啊,你放过我行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你要听的懂人话,行不,我说的是心底话,能听懂意思不?你啊?是顾南派收拾报复我的吧,从哪儿把你扒拉出来的呀?”

    小小一急新学的京片儿的话都说出来了,说的是林理混乱的不行。

    顾南不是说她是本地生的吗?怎么一口的京味儿?柳真真站一边也觉得自己hold不住啊,两个都火爆脾气,别看小小个子小但是一看那气势完全就是一火药库,赶紧回去找老公,顺便看一下顾南和他老婆在不在那里。

    叶欢晴正优雅大方的与众太太交谈着,在一群腰肥形瘦的女人中,鹤立鸡众,一眼就看到她。

    浅米色的包胸长裙,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圆满的混圆,一手捏着香槟高脚酒杯,一手托着,若有所思的听着身边太太的话。美人都被说是花瓶,两只修长纤细的胳膊,支撑着轻盈起泡的香槟,姿态优雅妩媚,很是贵气又华丽,好一只美丽的“花瓶”。

    头偏向说话的人,聊个天都这么认真的,除了她,也就没谁了。

    也许就是这份认真,那太太越发说的眉飞色舞的,连她都成了众人的焦点,满脸的得意看起来世俗的很。

    别人可不愿意看她这么俗气的表演,还是转回叶的身上,身材娇好,多一分显胖,少一分嫌瘦,苗条又肤质圆润光洁,似绸缎,想摸一摸试下手感。

    余光看到不少男士在她身上流恋,南脸色一沉,快步走了过去。

    大手一挽,就把美人局在了自己身侧。叶一时不察,还没做出反应,温热的唇瓣就轻咬上了耳垂,“在说什么。”

    叶本能的脖子一缩,脸侧向南这边,擦着他的脸颊向另一边躲开去。

    南怎么会让自己的老婆跑掉,又紧了紧,才搂在了怀里。顾南埋在叶欢晴的颈间,闻着老婆身上的馨香。

    两人就靠在一起耳语着说话……

    这么近距离的看沉稳英俊的黑眸里只有叶欢晴一人,多么的羡慕嫉妒恨呀。

    顾南可是本市的钻石王老五,含金量最高的就是他了,不光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南至集团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光是想想送夏家的贺礼,那是多少颗钻石镶嵌的,真是的钻石王老王,想嫁给他的女人可以排到京都去。

    就算是有了妻子如何,当着人家太太的面,看着她的老公是何等的爽气呀,要是……肖想一番也没有什么,跟男人看女人一样,又不收税。

    这么好的男人还这么疼老婆,太没天理了,他应该是大家的才对。她们难道就比叶欢晴差吗?

    而且同样美貌,在场的不少人还有家势,光这点叶欢晴就比不上。可是能被老公这般宠爱,不惧于在公众面前展示的就不多了。

    就算是假的装一装也好,所以这些女人有多眼红面前的这一对可想而知。

    叶欢雨也远远的看着,无意识的喝着杯里的香槟,直到喝完。

    徐飞还好心的帮她续杯,“谢谢。”只是喝着怎么那么寡淡她把酒杯立在灯下看了看,透明无色,“难道是水?”

    徐飞面不改色的说道:“正是。”

    叶欢雨没好气的放在一边,徐飞可不依,过去按住她拿酒杯的手,“今天还有正事的。”

    叶欢雨才作罢。

    重新拿起那杯“白兰地”回到妇女群众中去,可不能让她的老板和老板娘秀恩爱,秀的客户都气的跑光了。

    叶欢雨刚走到跟前,正好听到顾南在问先前那位太太:“你们在聊什么?”

    很平常的一句话,平时哪有南这么俊秀的高大帅哥亲切的问询呢,说的那太太面红民跳,整张脸散发着中了头奖的光彩。

    旁边的太太小小,有的羡慕,有的鄙夷,没有见过世面的女人真的上不了台面,自己要警记才行,可不能这么德行,丢人现眼。

    叶欢晴环视四周,各色人等什么表情看的一清二楚,心里的内心世界也直观的表露在了脸上。

    越是这种高级场合,有时看的更清楚,倒是对着你“笑”的人,才要小心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