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死定了
    她怕也不说,又做什么坏事了吧。

    林云峰好无力呀,拿这个妹妹不知道怎么办,又不能弃她不顾,要不是真是自家的妹子,他才不会过来讨顾南的压烦,好赖林家的资产在这个城市也是说的上的。

    “顾少,有些日子不看到你出来走动了。还是夏老有面子,能等到你来恭贺大寿。”林云峰递了香槟酒杯过来,顾南也有礼有节的回碰一下,小口抿了一下。

    菲看到自家过来,挪了步子靠过去,抽着鼻子,耸动着肩膀,豆大的泪珠哗啦啦流下来来,要不是之前她做的那些事情,顾南和林云峰都要相信是顾南欺负了她一把。

    林云峰看的嫌弃的不行,又不能做的太明显,而且还要维护她呀,那才是好。

    “看来林兄是不知道啊你家小妹玩了一手很好的釜底抽薪,偷走了我公司内部一群设计师送给她的好闺蜜。”

    叶去锋一听了这话,眼睛都瞪得老大,这种事儿都能做的吗?做了还被人家抓了个正着太丢脸了

    如果说顾南不提起来,可能还维护着林家的面子,顾南也是在顾忌公司在行内的名声。但是,如今能在别人的宴会上明目张胆的向他提出来,那就是这些已经都不是问题,顾南要要动真格的了。

    顾南这样出去多个行业是多头发展的,先不要说在哪一行做得特别精吧,倒也不至于的事,所牵扯的资金巨大,还有很多外界不清楚的冰下实力其实是不容小器的。对外来说,所有的集团力量来针对旗下某一个行业某一家的对手公司,确实不容忽视的。

    这样看来,对付林家或者是对付他们两个林家生意都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看来林芸菲确实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这样一想林云峰的脸都惨白惨白的,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家的妹妹。

    倒是没指望她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可是在惹事生非上,她总是能剑出奇招。要不是之前有他这个兜着,她早就不知道能腾出多大的娄子了。

    在林芸菲的好友圈里家里做珠宝生意的可不就是同样为林家的世勋珠宝,这样看来目标也找的很清楚了,顾南能这样跟他讲,也不怕他们知道是谁背后下的手?

    不,人家这是明确的告诉他,是谁在打击报复他们两林家的。

    能事先告诉他的对手,顾南是一个有能耐的人,有胆实的人,明人不做暗事。

    等顾南走了之后,林芸菲才恢复到林家小姐的气势,自是听不得自家的教训,蛮不在乎的望着盛怒中的林云峰,也不害怕了。

    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满眼睛里打转,活脱脱一个天使变成有心计的女人。

    林云峰也知道是白说,自行离开,他的辛苦都为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忙了,怎么赚钱都不够她花销和败家的。

    顾南若真是有所行为,两个林家都会扛不住的。

    具体会怎么样,只能等着顾南的暴发了。

    这回连跟林家家长预告一下的心情都没有了,林云峰走到一边喝闷酒去了。

    林芸菲咬着嘴唇,狠狠地瞪着顾南远远离开的背影,心中怨恨着:要不是舍不得他,他一点都不看她,她怎么会去动他的公司,何况那家公司是怎么来的这个城市的人哪个不晓得?就算是弄到破产又怎么样?没想到他还跟来跟告状了,家里知道他的母亲会帮她才会高兴呢。

    只要陈敏家站在她这边,总有机会的。有日子没去看过她了,要去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

    按照原定计划,夏家的寿宴上会放出叶欢雨因为员工集体跳槽引咎辞职,员工返回,她也回归公司的话题。

    叶欢雨的性格虽然冷清,但是在公司总裁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认识不少人。不管是出于友情还是真关心,还是在瞎打听,她也很高兴有人在关切的问她的离开是什么原因,她也正好把消息放出去。

    总有那么几个真心假意的拉着她的手说,“还好你回来了,真的好高兴。”

    然后就顺便要订货和打折扣。

    不管怎么样,有新的好局面也是很好的。

    奢华的送礼,富豪家送礼可不要太多哦,有需要设计和定制,那这就这一块就会交给那些返回的员工,因为这一块相对没有那么要特别的含金量,反而在细节跟材质上更注重一些。因为三个女人每人都有一整套的手钻石型项链和首饰也是特别的醒目,做为重点宣传。三个都是行走的模特呀。

    众人看着那么醒目的一对一对的,顾及顾南的气势,想从夫人那里下手不行。顾南看的也太紧了,还明目张胆的这么维护,羡慕死这些夫人小姐了。

    只好到叶欢雨和孙小小这两边多打听了

    因为设计部主要设计师被对手公司挖角,叶欢雨作为总裁失察造成这么重大的损失辞职休息一段时间,现在员工回来,所以她也休息结束回来工作。

    叶欢雨还可惜呢,没有长假放更久一点。

    看其轻松自在的,很是收放自如,让那些太太小姐们半信半疑,本身在商场上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就是扑朔迷离,不一定是有一个真心的。

    最重要的事,最好能真金白银的把钱赚到手,占到足够的市场份额。

    那个钻石鹤的奢华的设计还是蛮多人喜欢,在打听是不是真的钻石。

    小小偷偷掩着嘴巴说,“一会你们趁他们不注意,回头去偷偷的挖两块出来,真的跟钻石戒指上钻石一个品质的。”

    实际上是不是谁不知道?因为这个设计她们三个女人都不知道,但是想来应该也不会太差,万一给谁发现了呢?

    小小那边就更顺利了,今天顾南一出手,然后看到气质非凡的叶欢雨和叶欢晴她们身上带的叶欢晴设计的首饰,大家有眼睛看的人都知道,她的水平怎么样。

    所以,小小今天晚上收获特别大,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说什么。

    她的目标群是很明确的,需求也很明确,只需要在详谈个人的设计就可以了,那明天签约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

    然后,特别是看到夏伊馨落荒而逃的样子,这件事就特别让她高兴,甚至已经时不时会都有点洋洋得意,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个服务生推着酒餐车过来,一不小心就撞在腰上了。

    力量倒不是很大,但是确实是很不舒服,旁人连忙要她医院,她咧咧的说,“没事没事。”然后让那个服务生走掉了,能有什么事,难道把人家怎么着吗?看起来就是个穷学生。等大个子越过人群想走到小小那头看看。

    看到小小这边出状况的时候,穿过人群走过来,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个子只是想着个子小的女生也是有优势的,穿过人群,哧溜一下就不见了。他也分不清楚是这个小古灵惊怪的姑娘占据了他的视线,还是因为顾南分给他的任务太重大了。

    你看一不小心就看见小小受伤了。一想到顾南会笑话他,连个小女孩都照顾不了或者他疼老婆大人损他一顿,想想都满头大汗。

    小小到了卫生间,撩开衣服一看,结果腰的地方青紫了好大一块,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闹的呢?应该不至于啊,即便是餐车撞到的也应该是扶手的横条状。在想可能是之前遇到夏伊馨的时候,大个子为了拦住她,大手在她的腰间握了两下。就这么两下就把自己给捏成青紫色,他当自己是他手下的兵吗?想想自己都觉得心疼自己,从不会把自己当个女人,心疼。慢慢走回吧台,那里跟调酒师要了一些冰块,要来条毛巾包着回想卫生间冰敷一下,但是听到后面咚咚咚的跑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一下子就冲到他的前面去拦住了他,小小差点撞到他身上。

    “你刚刚要不要紧?”

    “你还说勒,你把我都捏紫了啊。”小小没好气的撇了大个子一眼,想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是不会吧?你这么娇嫩的,我看你呆在那里像个男孩子一样。”人家不让,拦的严实。

    “我像男孩子性格,身体不像男孩子,我也是冬天怕冷,夏天怕热好吗?”

    小小忍不住冲他喊。

    大个子一愣,他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他冬天不怕冷吗?

    看着毛巾里的冰块,“冰敷,对,你女孩子不好,有寒气的,你去……,我,等一会儿给你拿一瓶药油给你揉揉吧。”

    “嗯不用了,不用了,那样子还要服,有肌肤之亲。”

    小小可做不来这么的事情。

    “怕什么?我技术很好的,哦,我们同事受伤都是我来处理的。”

    “不用了,不用了,你,你的那个只能把我按坏了。”

    “你怎么不相信我的技术?”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技术,我就不相信你的能控制你的力量。”

    两个人就在去卫生间的路上拉扯着,让路过的人都在围观他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