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顾南出手
    此刻宴会厅里宾客满座衣香鬓影,可不会因为夏伊馨一个人的搅局就会有什么变动。

    大家都拿着香槟到处转悠,与熟人打招呼,或者是跟自己想攀谈的目标,靠过去,找一些话题,每个人都带着寻找恋人般的专注光芒。

    来这里都是用若有所图的人,在这一群人里最醒目也目光最足的就是一面走向主家的,一群年轻人了。

    每个人都神采奕奕,男的潇洒英俊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女的绰约多姿、柔弱美丽、仪态万方。

    站在一排,华丽丽的让与夏寿星坐一起的老人家们看的赏心阁目。

    顾南稍往前半步,略弯腰行礼,

    “夏伯伯与我父亲是老相识了,一路扶持着走过来,才有夏氏和顾氏两家的产业。老父亲身体不太好,在美国休养,特别命我今天过来为夏伯伯贺寿。不成敬意,请望夏伯伯喜欢。”说完,转身朝等候在一边的四个人偏了偏头。

    那四个人抬了件东西上来,顾南一出手,必引起注意,而且是这个大的家伙,都底是什么,引起大家的好奇,纷纷围了过来。

    黑色的盖布一把掀开,那是一个仰头向天的钻石镶羽的仙鹤,通体晶莹剔透,在宴会厅的水晶灯下更加流光溢彩,华丽无比。

    “顾总大手笔,这得用上多少钻石红宝石呀。”

    “哇,好细的工,用了做钻戒的技术切割了来做贺礼。真是有心了。”

    灯火辉煌下,除了一颗巨大的红色水钻在鹤顶耀耀生辉,本身是白色的身躯部分多是通透的水晶,切割很用心,折射出的光芒,又华丽,又炫目。身后的羽毛皆是各色钻石渐变色排列,要不是在宴会上,可能会有专门用来看钻石的单筒眼睛凑过去以辨真伪。

    这家夏绝对算不上是顶级的。

    就是放在皇城那些红顶子家族,送这个也是很体面的了。

    不得不说这份大礼,夏伯伯收的有些心惊手抖,吓得周围的宾客,倒吸一口冷气。

    也难怪要配上四个保镖了。哧哧,少有送贺寿大礼,还配送保镖的。

    顾总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连夏伯伯身边的好友也说道:“夏老仙风道骨,古鹤为有翩翩然君子之风一说,鹤寿无量,与龟一样被视为长寿之王,极配,极配。”

    顾南正好顺口抱拳再次祝贺,“祝夏伯伯长寿无疆。”

    “贤侄有礼了,过来坐。”看到他身边有一清秀佳人,华丽之感只是外饰,眉眼温顺又有坚毅之色,倒是不俗。

    “这是我的妻子叶欢晴。”顾南搂了搂叶欢晴的肩头,帅气的把叶欢晴介绍给夏伯,夏家的人,及所有好奇围观的众人。

    “顾家贤侄果然眼光好呀。快过来坐,夫人也请坐。”

    “长春,过来招呼一下顾总。”

    顾南照顾了叶欢晴坐下,转身目光深邃的望着夏伯伯身边站立的长子夏长春。

    夏伯伯也是能拿起放的下的人。

    夏家今天的局面早已不是当年和顾家能平起平坐的了。

    顾家父亲不在位了,对这个老伙计们还是多有照顾,只要不过分,顾南也不会随便与他们断了联系。

    本来跟随顾家父亲打拼多有照顾,分得一部业务才成立的公司。夏伯伯努力支撑了很久,也是能在市面上有头有脑的,受人礼遇的。

    之后儿子接手,就不再看的出新的起色了。孩子资力平平,就不能奢望太多,守住这些家业也好。只是子孙和儿媳妇有些眼高手低,或者讲究生活品质的话,也算能供应的上。若是再**一些的过活,就吃力了。

    也是小小那天晚上找出许家的事,倒是提醒了顾南,想起这些父亲当年的好手下。

    既然是计划的需要,又可以帮助人,不如找一些靠的住又有关系的人合作,能形成新的局面,未尝不可。

    找到夏长春一谈,确实是个实干的,能沉下心来做事,也是很好的。

    商量了几次之后,就有了今天的这份贺礼。

    夏长春正要过来见礼,有站在顾南身边的人先客气道:“顾总,您大驾光临,让这里蓬荜生辉呢。”

    本来是一般人常说的客气话,这个时候讲,就有特别的效果了,听到的人各生什么心思就是内心世界的反应了。

    想这种客气话,能实现的人,都是有能耐的呀。

    有几人能弄到那么大块的水晶做多面切割,还能镶嵌那么多的钻石上去,颜色和切割都有讲究,光这手工就海了去了,别提那钻石的品质和数量了。

    夏长春转头看了那人一眼,你把我的话都说了,我说什么呢。

    本来就是个嘴笨的,拙着眼看那人,不知道说什么了。

    叶欢晴看场面一冷,捅了顾南一下,顾南倒笑了,拉了夏长春一下,“一会多喝两杯。”

    其他人不知道这两人是认真的,听着还蛮熟的,夏伯伯最高兴,小辈里最出息的就是顾南。

    论经商不说跟顾南比肩了,跟的上顾南也行呀,再不然,跟着顾南他吃肉,儿子喝汤也好。

    从小读书,自家儿子就比不过人家顾南,所以早早就定了心神让孩子实干。

    要不然,现在跟顾南是一句话都说不上的。

    长寿也罢,大礼也罢,终归不过过眼云烟,只有儿孙有福,以后的日子过的踏实,才是正道。

    “请顾总开舞。”

    “夏总太客气了,还是您和夫人来。我稍后跟上。”说着还拉了拉臂弯里的小手,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叶欢晴。

    夏长春也没有推诿太久,周围的宾客还在等着,对顾南的礼遇大家都有看到就作罢了。左手向他的夫人伸出,太太会意的上前,主位旁边的乐队也收到示意,换了曲目开始悠扬的演奏起来。

    夏家是主人自是气势不凡,顾南和叶欢晴准备着跟上,只深情相望之时,又有两三对已经起步。

    叶欢晴脸色红润,笑盈盈的看着顾南,顾南修长的手指强势的抬起她的左手,右手搂抱着她更加贴近自己一些。

    四周的不打算马上下舞池的人,都在打量着他们。

    头顶上的水晶灯映出她白皙的肌肤,照射在她的眼睛里,折射出百般的光芒。

    此刻正窝在顾南的怀里,叶欢晴的脸色有点红,顾南轻轻的问:“准备好了吗?我的公主?”

    叶欢晴睁大眼睛瞪他:“小声点,也不怕人家听见。老夫老妻了。”顾南失笑,修长的手指微弯着带动着掌心的小手,往右带走,加入了共舞的圈子里。随着大家旋转的方向,起舞着。

    另一只扶着叶欢晴的腰贴在自己的身边,她会没有那么紧张,也没有那么累,这样一来,叶欢晴的身材曲线展露无疑,顾南倒是不知道,只看到男人女人都眼神不离的看着他们。他也正看着自己的妻子,错不开眼。

    从众人围绕的舞池里退出来,顾南搂了叶欢晴去一旁休息,微微昂头看着周围的宾客,说道:“大家各自照顾好自己,我妻子这里,就我就可以了。”

    “太霸道了。”

    “简直是不分场地的秀恩爱呀。”

    “顾总这样的人中之龙,配这样的美娇娘,这眼光……啧啧,以后怕是没机会看到顾总了,哪里会出门嘛,守在家里就不出来了。”

    “还出门呢,这么嚣张的目中无人,人家开了珠宝公司,陪着上下班的,好吗?”

    知道内情的人,说出来的话,让这些八婆心酸不已。

    早就看到叶欢晴和两个身边的女子,身上载的首饰不是凡品,难道是自己家公司出的,难怪世面上看不到的。

    女人们聚会在一起的指指点点的动作,和旁边的宾客窃窃私语,眼神交换。

    叶欢晴芸菲站在中间,听着周围小声的议论声,看着站在顾南身边幸福的着迷的叶欢晴,全身涌起一股无力感。

    现在大家都知道他的女人是谁了。

    难道这辈子真的跟顾哥哥没希望了。

    这就是她的命?

    陈敏家再怎么帮忙,威胁都不行,她也在想着别的办法,突然看到他们两个走到了人前,大家对于他们的评价让她一点都插不进去的感觉,她那么爱他,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什么都没有得到,难免有失魂落破的。

    不知不觉的,叶欢晴芸菲走到了顾南的面前,失声的叫了他。

    “顾哥哥”

    顾南匆匆瞥了一眼,眼中立刻浮起一层冷厉嗜血的光芒,安置好叶欢晴向她走了过来。

    其他的人又好奇,又被顾南的气势吓到,退到一边去了。

    顾南走到林芸菲的面前,她惊喜的笑了,却听到顾南语气严肃,“从你与我母亲做的那件事起,你就再也跟我没关系了。能挖走我的人,又站到我面前,你让你的家族情何以堪?林云峰没有来吗,在哪里。”

    林芸菲被顾南眼中的锐利吓的原地不动,说出的话更像万剑穿心,说不出话来。只有眼神还能飘乎,盯着他冰冷的面容,顺着他的话,转向不远处正看过来的大哥。

    林云峰也注意到了小妹的异情,早就跟她再三叮嘱不要再招惹顾南,她就是不听

    这会子害怕又是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