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还是我们家的
    “送给叶欢雨,跟是我们的有什么不同吗,只要叶欢雨在其他的准备工作上全心全意的帮助我们,不是更省心省力吗?你要去当总裁的话,我可以去帮你说。“

    小小一想,行政太烦。”倒也是哦。”

    叶欢晴每每到了化妆打扮的时候,都会有一些胡乱想想,小小也是这个才在身边说些有的没的。看她想专心看杂志,也不打扰了。

    叶欢晴在想别的,现在不在国外了,能了解那边的资讯就需要靠这些杂志,每年叶欢晴要叶芸菲个两三次去国外,但是那样就会慢很多,而且有专业的杂志编辑过滤会省心很多,得到的都是精华。“两位太太小姐这边请,我们的总监已经在里面等你们。”助理小姐过来请叶欢晴和小小进去。

    小小赶紧说:“总监只有一位,我们可是两个人。”

    助理小姐弯下腰。”恩,是啊。我们总监还有他的特别助理,水平也很高的,您放心好了。”“那还差不多。”小小和叶欢晴就进来了内室。

    里面两个帅气的黑白色装扮的男人,这类玩艺术呀化妆呀的总监都是很高傲的,鼻孔朝天,看多了城里的上流社会名媛实在没看出叶欢晴跟小小有什么区别。

    就是觉得两人的气质很不错,小小的活泼是特别旺盛,这样就心里有了眉目,请两位坐下之后,跟特助再拿了一些资料册出来,做了更详细一些的推敲和商量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动作,而且是从头到脚,所有的每个细节都开始做,所以整个流程下来基本上就耗去一个下午加黄昏的一两个小时,等做完之后顾南差不多快到了。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总监还是蛮惊艳的。心里还想着两个人的素质还很不错,那就作为入册。

    顾南跟总监很熟了,只示意了一下,也没有多说很多,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带着两位美女走了。

    顾南领着两人出来往车边走,那是一辆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顾南对这次的出行还是拿出了十分的诚意。”小小在前面开道,转过来眼叶欢晴说话。

    车看着很亮很体面,等走近了才看到站在车边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大个子。

    “看起来好高啊”,然后小小转头问顾南,“你还带了保镖啊,你今天是摆什么场面啊?”

    没想到那个大个子脸一黑,看着顾南笑的“哈哈哈哈”,停不住自己,抱着叶欢晴躲到一边去了。

    小小不明所以的看着大个子,想说自己难道是说错了什么话吗?

    顾南拍了拍叶欢晴,挽上车,“先上车吧,在车上聊。”

    到了车里,顿时安静下来,里面只有四个人,但是因为有一个很陌生的人在,又有刚刚的情形,有些尴尬好笑。

    顾南看着大个子,对叶欢晴和小小介绍,“孙小小,我太太的经纪人,会帮她做一些,首饰的设计和推广推广,这位是某军参谋上校林理。”

    顾明生很大方的伸了手出来,那手老大了,就像一只蒲扇一样,而且手指特别粗糙,跟树根差不多,小小怯怯的把一只把手伸进去,稍微握了握,感觉就像被老虎钳一样的。

    她马上就缩了回来,小小就像一只受惊的土拨鼠一样,窝在叶欢晴的旁边不说话了。

    顾南看她平时就像猴子一样活泼好动的,结果今天看到林理倒是老实了。

    顾南还嫌不够,指个大个子对小,“这是你说的1米89啊,我按你要的身高来挑的,他正好1米89。”小小的脸刷的就红了,没想到顾南会把自己的话当真的,只是面对身高落差这么大的放在面前原来是这样的一个感觉。

    就算是坐在车里,这个大个子的长腿一伸,简直是从车的这一侧的顶到了车的那边,还不够宽敞。

    光是想想他的床可能都要订制,小小就头皮发麻,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想到床上去呢?所以整个行程上小小都不说话,顾南看起来可开心了,一直搂着叶欢晴笑。叶欢晴也说不出什么来,好不容易顾南把小小的话当回事儿,没想到闹出这样的笑话,叶欢晴也不知所措了。

    一路笑闹着到了酒店宴会厅,递了请兼进去。门口正好遇到徐飞和叶欢雨,两个人也是盛装出行。今天就是几位美女的首演了。

    因了大个子的关系,几个人特别醒目,再细看时,每个人都在打量这几位。

    有眼尖的认识顾南,心说能跟顾南一起走的,都是不要小看的人物呀。

    往里走,本来是要先去跟主人打招呼的,没想到半路有人拦住。

    原来是夏伊馨,叶欢晴没想到自己回国后这么快就看到了“老朋友”

    夏伊馨能进来这样的宴会,这几年也是混的不错了。自从绑架之后,顾南没少对夏家打压,倒是让夏家还活着,活着可比死了不容易支撑。

    倒是叶欢雨的反应有点大,本来要跟大家一起走的,倒是看到夏伊馨有了点停顿,让她挽着的徐飞察觉到了。

    徐飞提了提胳膊,拉回叶欢雨的关注点,另一手拍了拍她挽在胳膊上的手,让叶欢雨镇定下来。

    没想到那手倒是抖个不停,于是这只大手也没有放下来。

    叶欢雨这会也顾不得避讳,想徐飞的反应很不对,夏伊馨的出现,又拉起了叶欢雨的心疼。

    那什么膜可不就是夏伊馨一把推她,旁边一起帮忙的男人也推她,才造成她的伤害的吗

    她怎么能忘记这个女人,怎么不怕?

    顾南是多少精明的一个人,在场也就他和叶欢晴知道叶欢雨的心伤,叶欢晴也是一时没回味起来,等她空出精神来想,也会明白的。

    “叶欢晴,好久不见,听朋友讲,知道你在国外呆过几年,怎么不见你来找我。”夏伊馨笑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叶欢晴可忘不了宝宝是因为谁没有的,平常不觉得,可是有人故意去撩起的时候,就特别痛。

    顾南能生切的感觉到,叶欢晴的手指插进他的肉里。

    顾南坚定的搂了叶欢晴入怀,贴着她的耳朵说:“不用理会她的,妖人自有天人收。我也不会放过她的。”

    叶欢晴是知道顾南的,也必信他。

    可那是他一个父亲的责任,她这个母亲不做些什么,说不过去的。

    只是叶欢晴的善良,不会主动去做什么报复的事,一时愣神的很。

    小小个爱打抱不平的,当年的事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能让夏伊馨好过。

    “我们家叶欢晴可是忙的很,忙事业,拼爱情,哪有空你,不过,请问下呀,你是哪位呀。”小小的拿腔拿调,可为控制的特别好,不会太大声,又会让周围已经注意到的人,看到听到。

    某不是好奇,这种场合总有些不请自来,或者想办法往里面钻的势利女人的。

    那些轻蔑的眼神,哪里是自认为是女神的夏伊馨能受得了的。

    她也不理会小小,知道避其锋芒,跟一个小跟班有什么好斗的,她认为小小还上不了台面。

    顾南的夫人,叶欢晴才好欺负好玩。

    “怎么,叶欢晴,只放狗出来,自己就站一边看戏。”小小那叫一个气,就要冲出来咬死她,可惜旁边1米89的大个子子拉住她,就差用手圈在怀里,不许她动。

    小小不好动作太大,挣不开就放弃了,死死盯着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害死叶欢晴和顾南的宝宝,那可是她的干儿子,也是杀子之仇好不啦。

    实在太气了,一点都没有注意大个子的手在哪里,也没有感知到大个子的火眼金睛盯的她背都快穿了,小小也没有反应。

    叶欢晴也不愿意让夏伊馨欺负小小,先安抚了小小,“小小,好了,夏伊馨小姐她不是故意的,她整天喜欢跟人斗来斗去的,说的话不中听,你多包涵些,得饶人处且饶。”

    然后自是目光清冷的刷了一眼夏伊馨:“夏伊馨小姐跟主人是家人,自是可以随便,我们是客人,还是要尊重主家比较好。夏伊馨小姐有什么私人恩怨,改天请我们吃酒坐下来,慢慢聊。”

    说罢,拉了顾南就走了,一行人以叶欢晴为风向标转去了主家坐的位置。

    空留了夏伊馨气的发抖,和身边想走,又已经晚了的男伴。

    围观的人都听出了火药味,本就不认识叶欢晴和小小好奇的很。

    都在对叶欢晴和小小的来路很是好奇,而且能站在顾南身边的人绝非等闲之物。

    夏家虽然败落了,也是知道因为顾南的关系,夏小姐不是这样好说话的,几句话里的信息量还是蛮大的,肯定是夏小姐做了什么对不起这两个美人的事情,所以两个小姐不顾场面,宁可撒破了脸,才说出这一番话来,你看现在夏小姐都吓得不敢说说话了。

    肯定就是,愿赌服输了,上流社会的人也是很八卦的,最喜欢看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了,不免就交头接耳起来。

    那主家是姓夏,但是确实跟夏家没什么关系。听闻了这些手下报来的话也很不高兴。看到顾南带太太过来,马上跟顾南道歉,“顾总多包含,让一些不相干的人等进来了,要是惹太太不高兴,你还多包涵,”,说着马上让下面的人去清场。

    顾南也是大方得体,人家抬他,他也要给主人台阶下的。

    气的夏伊馨,站在门口对男伴发火,“以为你很了不起,结果你一声不吭,你到底有没有用啊?”

    男伴也是挺倒霉的,觉得好不容易得了一张这种宴会的门票进来,却被夏伊馨连累,只希望主人家和顾南不要记得他这张脸。

    再跟夏伊馨计较什么呢,马上就转身走了。

    夏伊馨气的跳脚,自从绑架也没成功,反而被顾南破坏,家里生意一落千丈,如今的状态有一点垂死挣扎的意味,所以不得不到处找机会,好不容易得了这次机会,却又遇到了叶欢晴,是她这辈子的克星啊。

    前仇旧恨和新帐不得不一起算,看来这个月,是要收拾一下叶欢晴了。

    反正顾南也不会放过她,不如拼死一搏,死了也要拉个南至集团当垫背的。

    她倒是许久没有关注顾南的消息了,打理公司的事都累的不行。

    看来有必要去打听一下,因为,叶欢晴再怎么厉害,也是依赖着男人,若是她的依靠倒了,收拾叶欢晴就不会费吹灰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