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送嫁妆
    叶欢雨一直没有提到陈敏家,顾南不信他的母亲没有参与,明确查到母亲有来接叶欢雨的。

    只是参与的不深吧,这样也好。顾南松了口气。

    “要不你把珠宝,转让给叶欢雨吧。”叶欢晴闷头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

    顾南好奇的看着叶欢晴等待下文,他家败家孩子哪根经又不对了。

    “叶欢雨那么喜欢你,而且,因为你的关系没有的第一次。这样苦恋了两三年,我走的那时候你也很痛苦吧,其实我蛮感谢有她的陪伴。她真的对你很好,掏心掏肺的,我相信这个世上除了我,她应该是最爱你的人了,能默默守护你不值得得到奖励吗?”

    听到叶欢晴这样的话,顾南就笑了,苦笑。

    本来珠宝是因为太想叶欢晴了,她的离开让顾南很内疚。为了她才建立起来的公司,没有想到这个善良的女人居然大方的能把送给纪念她的公司送给另外一个喜欢自己老公的女人。

    “你,”顾南觉得头痛,捂着自己的头,老婆太大方也不好。

    叶欢晴的善良又到了一个不可理解让人承的程度。

    叶欢晴看顾南的表情也有一点很不好意思,然后赶紧去拉顾南的手。

    她可不希望他伤害自己。

    “好吧好吧,不送不送。”

    顾南才不相信老婆能这么快转变。

    结果,果然,叶欢晴吃了一会东西,又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有点祈求又像在阐述,

    “我真的觉得她好可怜呀,被绑架的应该是我的。而且,还失去了第一次嗯。”

    顾南瞪着叶欢晴不说话。

    叶欢晴就低头小声的问,“你还记得之前你说我水性的感觉吗?”

    顾南的心被生生的了,就知道这个话题不好,怕翻起旧帐来。

    叶欢晴一脸的落莫,“你当时是什么感觉,等叶欢雨结婚的时候,她老公就是什么感觉。”

    顾南也马上回想起了叶欢晴那时候的被他哭的有多惨,哭了多少回,要不是之后发生了改变。叶欢晴怕是要哭去过去的。

    叶欢晴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子,当时的委曲求全,历历在目,顾南想来眼睛红了。

    只听到叶欢晴说又说:“她哭的那么伤心,对你是真心的情深义重,想来不容易再喜欢上其他人了。她也不像那些聪明的女孩子会回避落红的事,要是告诉老公实情,估计落不到什么好。做女人真难,遇不到真爱,就连起码的相信和尊重都没有,各种猜测辱骂,那样不如一个人过,太倒霉了。”

    叶欢晴的每一句都敲打在顾南的心上,他当初可不就是那样的混蛋吗?

    叶欢晴看顾南紧张的握着她的手,也反握着他,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当作送给她的一份礼物,好不好?她若嫁人,就是送她的嫁妆,不管她说与不说,对方也要礼让三分。若是没遇到合适的,一个人过,也有资本。”

    顾南透过叶欢晴的话,看她的心,千疮百孔,心疼不已,说不出话来。

    叶欢晴看顾南没反应,以为他还是不同意,手一推,连那个没有影的叶欢雨家老公都骂上了:“本来她也没有过男人好不好。男人真小气。“

    叶欢晴本来是要说服顾南的,谁知越说越气,说到男人小气上去了,顾南赶紧打断。

    还别说,这一句话,骂顾南也适合,骂那大男人主义的叶欢雨家老公也适合。

    顾南倒是笑起来,“老婆大人口才越来越好了。我服,我遵旨。“

    叶欢晴说的也有一些道理,顾南想了想说,“好吧,我老婆大人这么心地善良大方,你说送就送给她吧,借你的手送给她吧,送人玫瑰,余有留香,只要她不会误会才好。”

    “误会什么。”

    “也只有你这么傻。”顾南轻轻着叶欢晴激动的脸,认真的说。

    叶欢晴以为顾南是打击报复,小脾气来了气愤道:“听到有人喜欢你,就嫌我傻吗?”

    顾南抱着叶欢晴的头顶了顶,叫来服务生结帐。

    “这么想来,之前叫她做总裁是不是做错了。”叶欢晴不懂看着顾南,顾南回望她,深情款款的说:“你刚走,我就重用她。想来是那时她就误会我喜欢她。”

    叶欢晴紧张起来。”这样倒是容易有误会,那?”

    叶欢晴的脸又开始红,送公司也是她提的,这会要变挂,怎么办?顾南没有说错,她果然是个傻瓜。

    看叶欢晴真着急,顾南赶紧捉了叶欢晴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我也只是猜的,女人总是容易被感动。反过来说,送个这么大的礼物,她也能认清事实吧。”

    叶欢晴似懂非懂。”你再想想吧,一定是你也觉得好,才送,好吗?“叶欢晴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顾南故作无辜。”总让我做坏人。“

    “是圣诞老人。“叶欢晴笑起来很好看,顾南抱了抱她,一起回公司去了。

    午休就一起去了顾南的休息室,两人靠在一起小休,说说话。

    “你晚上约叶欢雨出来吃个饭,聊下员工回来和新招设计师的事。

    叶欢晴想起好像跟叶欢雨不太熟,叶欢雨,总是有一点冷冷的。

    顾南,她马上要回来做总裁了,你跟她接触一下熟悉一下。

    叶欢晴不想和叶欢雨私下见。“等她回来上班,每天都可以看到,谈工作就好了。“

    “这件事情也是工作,如果不谈好,那些人可能不回来的。“

    ”好吧。“顾南就知道叶欢晴是一个老好人了。

    顾南想了想,又补充道

    “叶欢雨是一个严肃的老板,跟员工都走得不太近,这样子,让她这样子跟员工讲会比较有亲切感,她们会更加对她忠心听命于她,会比较好开展后面的工作,而且你提送公司这个主意是你出的,没什么交情的情况下送,她会反应你是在拿钱砸他,让她放手。

    有些私交,她会比较容易接受一些,你们两个都是女孩子吗?你晚上约她吃饭,找一个清爽点的菜,福建菜好了,也比较清爽。不用跟她聊太久,早点回家。我们约到同一家店好了。我晚上约了徐叶芸菲过来谈事情,刚好和你可以等你吃完饭之后一起走。“

    “可以这样吗?那好吧。等下下班和我一起走。”顾南笑着点点头,拉着叶欢晴的小手就睡着了。

    她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叶欢雨离开公司之后,去了许真给的那家蛋糕店。

    走到门口就闻到了浓郁的奶油香气,心情马上舒畅安定下来。

    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这个吃了会发胖的甜甜的东西,叶欢雨也不例外,别看着她很清冷的样子,其实心里也很小女人的。

    每次想起顾南,又没有办法说出口的时候,她就会给自己买一份点心,好在她不是那种吃了会发胖的,叶欢雨也暗自庆幸,

    这个时间,店里倒是没什么人,叮铃的一声玻璃风铃的响声就进了店,

    “欢迎光临。”小姑娘在柜台里清脆的和叶欢雨打招呼,叶欢雨的心情好了许多,点点头。”您好,需要点什么?”

    “嗯,你这里刚刚新出的,你帮我推荐两份,好了。”

    叶欢雨看着橱柜里的阵列也不知道吃什么,每份点心都看起来特别精致可口,

    “我们这里都是刚刚新出的这两份,一个是抹茶,一个是,刚刚拿出来。”“那你再另外帮我配你一份喝的,要热的。”

    “好的,可可可以吗?”

    “嗯。”

    “那您是打包还是带走?”

    “就这里吃吧。”

    “您那边做,我马上送过来。”

    店里的另一边有一排卡座,叶欢雨就寻了一个可以看到窗外的,坐了下来。

    柔软的沙发,质感特别好,这家老板的投资还是蛮用心的,用量精品,那些点心看起来也是色泽诱人,看来以后工作之余少不了要在这里多多打发时间了,

    所以那个店员小妹一提问叶欢雨要不要办一张会员卡的时候,叶欢雨很爽快的就办了,还马上充了5“谢谢。”

    她这个是有提成的,叶欢雨也很高兴,想着,她总是要买的,不如让小姑娘高兴一下,打工可不容易了。

    若不是顾南对自己宽宏,她也不可能这辈子做到总裁的级别,想来也是蛮感谢顾南的一直对自己很提协。

    毕业三年的时间,就能掌管一家公司,她自己都不信。

    不晓得顾南汇是怎么样安排,林氏集团那边,想来又是一场血叶欢雨腥风了。

    会做到什么程度,弄不好,反而会是那边的员工需要找工作了,果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叶芸菲敢联合她的闺蜜拿林氏集团的前途来博,跟顾南做小动作,未来是什么结果还不知道,但是想来应该不会很乐观,顾南的雷霆手腕,叶欢雨是知道的。

    就为了追求顾南而不得,叶芸菲也是很拼命的。

    这样一对比,叶欢雨真的除了默默的爱护和守护顾南以外,都是做的真的没有叶芸菲来的多,看来自己求而不得道是因为努力不够了。

    看叶芸菲云做了这么多,她叶欢雨确实做的是比不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