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真相与愧疚
    只这一句话说出来,顾南就原谅了叶欢雨。

    父母对一个子女的重要性就不多说了,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是自己肯定也是会这样做的。

    顾南本来也没打算追究这件事情,这两三年的相处,这点认知还是有的。

    对她的父母表示抱歉,说到这个时候,不好停下来慰问,还有很多的事要搞清楚。

    飞不会轻易放过叶欢雨,她的父母只要健在,飞就能一直利用她。

    顾南不能让飞,总在身后捅自己的左膀右臂。

    他已经决定让叶欢雨回来,就有必要扫清一切障碍。

    “绑架两次?”

    顾顾南不置否的坐在椅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办公桌。

    “之后的,一次,是林芸菲想我当您的秘书窃听,拿这些被挖走的员工威胁我。说要辞退他们。”

    叶欢雨呐呐着,这会儿急切的想证明自己不是背叛了顾南本身,而是叶欢晴芸菲的外力所置,着急荒张,又窘近的不行。低下头,又想看看顾南的样子,越发心慌,错一次,再错一次,恨的自己也真是够的了。

    “结果呢。”

    顾南的话很短,但很伤人。叶欢雨的头垂的更低了。

    “这次又是绑架了谁?还想怎么害我。”顾南的样子极怒反笑,一脸的求伤害的样子。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想害你,我怎么会害你呢?”

    “利益冲突面前,谁会为了什么放弃什么?这个很难讲的,如果是这样,反而我还能原谅你。

    “不,我没有。”叶欢雨开始大喊,急于表白。顾南可以说她愚笨,但不能冤枉她会主动害他。

    跟小孩子被冤枉说偷了钱一样气愤。孩子可以不怕别人说他穷,但听不得别人陷害偷钱,没教养。

    “我不会害你,我,我那么爱你。”叶欢雨急于表白,向顾南表示自己的忠心,急于去说明,她是值得信任的,再怎么说她都不会去害顾南的,可是没想到情急之下,她居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变成了真情告白。

    顾南也震惊了。

    顾南只是想套出背后的隐情少些后顾之忧,没想得挖出这么大个坑,怎么办。

    当然一个正常的女人对他顾南说出这样的话不算奇怪。

    顾南本身的条件特别好,长相高大帅气,家里条件又不错,功课学习功课样样都很优秀,被女人喜欢和追求很正常的。

    当然,不是天下的女人都爱帅哥总裁的,也有不喜欢的。

    只是两年多的时间里,叶欢雨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顾南以为她不是那种一般普通的女孩子,是属于不喜欢他的那一类。

    叶欢雨掩饰的太厉害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所以心里才这么苦吧。

    叶欢雨是多么的人,她看到顾南的脸上那幅勉强的样子,以为她的表白让顾南为难和难堪了。

    “我都为了你,女人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叶欢雨吼出来一句,好委屈呀。

    顾南握起了拳头,猛的锤在桌面上,“你怎么不早说?是哪个混蛋?是白叶欢雨吗?”

    叶欢雨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马上眼泪又涌满了眼眶。

    “不不,不是白叶欢雨,”叶欢雨哭的泣不成声。

    顾南烦的不得了,尽讲些没有用的,“好好说。”叶欢雨吸吸了鼻子,又开始讲,一边哽咽。

    “那次绑架的事情,挣扎的时候被打,意外受伤后留了一堆血,我作为女人的第一次就那么没了,呜呜呜呜,就没有了,我……”

    这时候要进来个人,怕是要以为顾南就是那个的大盗呢。

    顾南黑的寒光凛凛,叶欢雨打了个哆嗦。

    顾南虽然对叶欢晴很在意,不怎么理会其他女人,对女性的尊重还是有的。

    提到处绿膜这么**的事,他就不好表达什么了。

    至少顾南知道自己没有节情,也不会瞧不起叶欢雨。

    顾南拎着脖子,瞅了一下叶欢雨,太不能理解,这层薄薄的膜,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不管怎么讲吧,看她在意,就是重要的,至少,他是有责任的。

    顾南烦的不得了,尽讲些没有用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

    叶欢雨张了张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件事情,但是她真的是很在意。

    如果是一个男人夺去了,她恨起来还有一个可以怪罪的人或者是借口,但是,那次只是意外的外力撞击失去的,也没有看清是谁,人家除了同情一下,说不出更多来,搞不好还笑话她呢。

    好多姑娘都说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自行车,篮球场,还有更夸张的。她这个,就是个人情怀了。

    这一层薄薄的膜的破碎就好像是自己对自己守护,对顾南的这段感情的最后底线。

    它碎了,对顾南的希望也破了。

    痛到麻木了,叶欢雨羞于见人,见顾南。

    本来以为这份心思会埋在心里带到坟墓里,这次说出来了,就结束了。

    她决定离开,也不谈员工回归的事了,大不了再另外帮他们一个一个找到工作就是了。

    顾南的愤怒,勉强,对她的讨厌,完全不想看到她的样子,都让她抬不起头来。

    “没事,我走了。“

    说着要转身离开,这次离开公司之后,以后就只能从报纸和网络上才能看到他了。

    叶欢雨低着头,不敢直视顾南,想着自己这一段很苦情的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心底话。

    眼里没有焦点,像在对自己对话一样,说吧说吧。把一切都说出来了,你也许就能放下了,这样也挺好的,你也知道结果的,现在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顾南一直看着叶欢雨,落泊的样子,真让人心疼呀。

    遇到她的那天,是顾南找技术部的人破解手机密码,高超的技术让顾南刮目相看并直接认命为技术部部长。

    一个技术那么强的人,被爱情冲昏头,无措成这样,他真的有罪。

    可惜顾南爱不起来,希望这姑娘以后能遇到一个好人。

    摸了摸鼻子,顾南对着叶欢雨的背影大声说:“你把公司弄成这样的烂摊子,还想走?“

    叶欢雨转过来委屈死了,“你想怎么样?”

    本来就哭的稀里花拉的,这么一吼,真是收不住了。

    顾南不好意思的“呵呵“两声。

    叶欢雨挖走设计部的人,他当时的那种焦头烂额和被信任的帮手和朋友背叛的心情,现在想来还是有一些不舒服的,不吼一吼,错过好时机,他也好委屈的,这会儿心里好受多了。

    跟要好的哥们闹了矛盾,可以打一架,抢生意,背后搞鬼。

    女孩子就是麻烦,她错了,他还要哄回来。

    “你惹出的事,自己摆平。回来做总裁。“

    呐呢?叶欢雨没听明白,以为自己幻听。

    顾南才懒得解释呢,看叶欢雨在那里唠唠的不愿意又去哭了,哭的泪流满面。

    他想九佛升天,谁来救救他,他不是玩了把讯刑逼供,只说了几句话,还什么其他事都没有做呢?

    顾南大人无奈了,他的叶欢晴离家出走两年前,是不是也是这样哭的惨不忍睹,又想他,又委屈,又愤恨,又想宝宝,又无助,想想她当时的样子,心里软成一塌糊涂。

    还没有细问过这个事,她会不会为此又哭一场,哎,还是算了,叶欢晴这么哭,他也。

    好好对叶欢晴,好好疼老婆大人做为补偿吧。

    眼前的叶欢雨怎么办,要是以前她这么哭,他还能拿了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问怎么办。

    其实两个人还算是好朋友啦拿纸巾给她,也是很够朋友的一件事情。

    刚刚听叶欢雨表白后,想想她说喜欢他,顾南还是算了,少惹为妙。

    叶欢雨非常不能理解顾南要她回来做总裁的事,一直在那里说,他只好认真听着,生怕这孩子一个不留意,脑子里拐不过弯来,在他面前疯掉。

    顾南见着叶欢雨絮絮叨叨的,叶欢雨今天受大刺激了,整个人魔怔了。

    为了从叶欢雨那里套出真相,顾南的态度很是恶劣,他承认,他的罪过。

    叶欢雨一直在讲只要员工回来了,她就不怎么怎么了,状态已经完全沉浸到自己的心思里去。

    顾南还好奇的插问一下某些细节,听到顾南的问话,叶欢雨就像在被测谎的人一样,迷迷瞪瞪的,想一下,然后回答。

    顾南逗笑了,这个时候如果他问她的银行密码,可能她也会告诉,谁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也是,对于叶欢雨来说,顾南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又不能爱上自己,接受自己的感情都不可能,又不好意思再一起工作了,生活都已经无望了,提钱做什么,密码告诉他也没什么了。

    顾南没想到把叶欢雨弄哭这么好玩。

    叶欢雨是在给自己送文件的路上,出的绑架这事。事出起因也是因为他,夏伊馨才和白叶欢雨合谋要绑架叶欢晴,才错绑了叶欢雨。

    叶欢雨的无辜带为受过,又出这样的事,他要做些什么才行。

    叶欢雨在乎,这膜就是重要,因为自己的原因受伤,顾南是很愧疚的。

    他能让叶欢雨当珠宝的总裁,感情自是不一般的,一切都说开了,信任也不是问题,他还能为了她偷偷喜欢他发脾气不成?为了对叶欢晴的忠贞,撇清所有喜欢自己的女性同事?

    就是那个膜的事,有点别扭,这个回头找老婆大人叶欢晴好好讨教一下。

    这事也不好安慰,何况是一个男人,顾南只好默默的贡献了两只耳朵,静静的一直听叶欢雨的讲话。

    两三年的时间,作为好朋友,也值得他这样迁就了。

    顾南看看时间,大手一拍。

    “你回来,员工回来,你看着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