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上班好忙
    等叶欢晴的身体疲惫自我保护机制与到点就会醒来的生物闹钟抵抗了很久,最后终于醒来的时候已经大大超过了平常她起床的时间。

    第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在哪里,惊慌的不行。

    能看清后,又着急起来,船窗看出去,还是一片海面。这要多久才能回去呀?

    而且今天是在海上,不清楚回去到岸边还需要多久的时间,如果正好赶上上班高峰就算是有多年开车经验的林叔,就算是顾南的车子性能特别好,但是堵在上班高峰的车流里,也是寸步难行的。

    叶欢晴急的跳脚,也不跟顾南计较了,这人耍赖耍可爱起来,分分钟过去一天。

    只能叫他再快一些。

    顾南只陪了叶欢晴多小睡了一会,就慢慢把船往回开了。

    等叶欢晴洗刷好,穿戴整齐出来,才提了速度。

    叶欢晴不知道游艇也可以开的飞起来,电驰般划过海面。

    林叔早早的就来到了岸边,坐着慢慢吃早餐,等着这两个还晚归的人。

    回来的越晚,说明她俩昨天过得就越幸福和美满。

    生活要注重品质,有物质条件满足的时候,快乐,更重要些。

    生活要找到方式方法,赶着上班想不迟到,交给林叔来解决。

    如果迟到,就交给老公去解决。

    当然了,嗯,老板在忙,员工手下还能休息的话,何乐而不为?

    所以顾南说一点都没有错,不打电话去提醒老板已经快到上班的时间了。

    叶欢晴很敬业,最怕迟到早退的事情了,所以提前也是有可能的。

    林叔刚刚吃完早餐没有多久,就看到顾南驾驶的游艇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林叔跟码头上值班的工作人员一起接过游艇的船绳拴在码头上。

    叶欢晴第一个跳下了船,就是突然在晃动的情况下,回到平稳的岸上时,感觉会不舒服。

    有一点点不知所措,顾南担心她会不舒服,马上站在她的身边,搂住了她。

    叶欢晴的脸色有一点白,顾南一直没有放开叶欢晴的手,观察她的反应,不太说话,这个时候晕船的症状就上来了。

    顾南担心叶欢晴会吐,正时也庆幸昨天不是去的很远,要不然回来就花的时间更长,更加的痛苦,哪有一些自责,然后给林叔使了一个眼色。

    叶欢晴的脾气特别的好,即便是不舒服也会忍住的那种。

    这样反而让担心她的人更着急,还使不上什么劲。

    下一次做计划可能就需要再近一下,至少不能再超过这次的距离,让她慢慢适应出去玩。

    肯定就是要玩的开心才好,如果回来舒服也是挺不好的。

    最后依赖林叔很熟悉整个城市的状况,找了一些小路在上班之前赶到了公司

    看顾太太下车的时候白色的脸,林叔心疼的看了看顾南,哎哟,顾太太不舒服,老板要心疼一天了,就赶紧开车走了。

    林叔要回去要跟老婆讲一下,晚上的饮食要清淡一些。

    没有想到,刚进办公室,秘书就迎了出来,跟顾南汇报说,叶欢雨来了,我安排在了会议室。

    顾南和叶欢晴都有一点惊讶,叶欢晴消失了好长时间没有消息,现在突然出现,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两人交流了一下眼神,都没有说话。顾南点了点头,让秘书带叶欢晴去他的办公室。

    进了大楼,叶欢晴就挣脱了顾南的手,希望不要被员工看到。

    偶尔遇到上班来的员工,她们都有一些不好意思跟叶欢晴打招呼。

    有一些躲闪着就快步走掉了,这也就是叶欢晴最初担心,不让员工知道她身份的原因。

    这样子有多尴尬呀,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开。之前是叶欢晴偷偷的,现在是员工偷偷的,职场角力真的没有说错。

    今天叶欢晴不舒服,也不想多说,等到进了公司。顾南拉一下叶欢晴的手,送她去办公室,被叶欢晴挣脱了,老实跟着她的身后。

    一路上所有的员工跟叶欢晴打招呼的时候都是叫的叶总。

    叶欢晴好尴尬,又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先点点头,急匆匆的跑走。

    顾南看着她的样子好笑,作为老板娘或者是上司,这样子害怕员工也是很难得。

    顾南摇了摇头,这间办公室是从叶欢晴准备回国就开始准备的,是一间独立的向阳的空间。

    很宽敞的,随时都可以用,所以昨天马上宣布身份之后就可以去海上玩。

    顾南很高兴自己的安排。

    进了办公室之后,顾南就抱住了叶欢晴,说,“头还痛吗?”

    叶欢晴也摇摇头,才小声的讲,“不是头痛,是有一些晕,不知道手脚放哪里,好不习惯。”

    虽然不是头痛,其实也没有发烧,顾南把手放到了她的额头去摸了一摸,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安心似的。

    顾南皱着眉头看着叶欢晴说,“那你小心些,今天就不要做太多的事情,喝多喝点水,晚点我让秘书再给你送一点点心过来,吃点甜的东西会舒服一些。”

    叶欢晴不要,“没有胃口啊,”

    “没有胃口也吃一点,”

    送走顾南,叶欢晴坐到位置上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什么,坐在桌前的样子有一点傻,然后顾南也没有说话,就是这样子坐着不工作,他也是养得起的。她现在不舒服,“看来办公室还缺一张沙发,能躺下来休息的那种,之前待客的沙发就换掉吧。这样想着,回自己的办公室,马上跟秘书吩咐了这件事情。

    一进自己的办公室,顾南就收起了自己面上的温情。目光犀利的射向站在办公桌前的那个黑影。叶欢雨从听到门开的声音开始紧张和发抖,不光是做错了事情造成公司巨大的损失,而且让人很苦恼在行业内产生那么大不良的影响,叶欢雨真的是很内疚。

    虽然她是因为事出有因才做的,可是哪个杀人犯冲动前没有起因。那就可以原谅吗?

    所以她对顾南的困扰,难辞其疚。

    顾南就一直看着叶欢雨,然后走到自己的桌前,完全坐下来,也一直盯着她,但是不说话,这种不说话的语言,压迫感,整个空间,都显得越来越紧,越来越小。

    越来越压迫着她的神经,让她快要无法呼吸了。

    顾南观察叶欢雨的表情,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同时,也等着叶欢雨自己开口说话。

    叶欢雨也在挣扎着,像鱼儿要冲出冰面去寻找氧气一样,只喃喃地张了张嘴,终于说了句:我是来道歉的。

    “道歉有用吗?那还需要警察做什么?”

    叶欢雨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也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马上放开了。

    是的,她犯下的错误完全可以报警,让警方来处理,送自己去坐牢。

    这样想着心里委屈的不得了,不是说,这件事她没有做错。

    而是没有办法,能力有限,除了能听菲的话以外,叶欢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就是这样的原因,顾南才生气的吧。

    实际上顾南把叶欢雨当成了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和贴心的朋友。

    叶欢雨离开的这两年里,有很多事情都交给她去做,甚至把珠宝公司都交给她来打理的。

    不光只是员工的信任度了,而是朋友的。

    而且叶欢雨没有向顾南表白,没有戳破男女之情,但是她在对顾南的交往和照顾上,已经超出

    员工和老板的身份,朋友之情。其他,不敢再做更多,这种矛盾的心理,不可抑制的痛苦,让折磨的叶欢雨,特别难受。

    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不就是来求原谅,给带走的员工一条出路吗?横竖没脸见顾南了,说实话有没什么关系。

    叶欢雨哆嗦着说,“对公司造成的损失,我,我来承担,这个责任,我来负责,希望”

    顾南打断了叶欢雨的话,“你还希望什么?你还来提要求的?“

    叶欢雨沉默下来,是啊,自己还能希望什么?是希望顾南能原谅她,还是希望他能发现自己的真心,还是希望只是能待在他的身边就好,即便是他厌恶自己,讨厌自己。或者说,只是来赎罪的也好,造成公司这么大的损失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她平静的说了,“不,我不希望什么,嗯,我要份工作,赔偿公司的损失,如果可以的话,我挖走的员工也可以回来她们”

    “走了想回来还回来?我没起诉你们,是我太好说话,当我这里就是菜园子?”

    叶欢雨一下子急了,顾南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说出来的话说一不二。,她这样子讲不光是叶欢雨不能回来,其她的员工也可能也回不来了。叶欢雨知道自己回不回来都是无所谓的,她不是不介意,而是,没有办法,这件事情太大了,她不回来也是有可能的,但是那些员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这么长时间不工作,不光是生活精神上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她也需要对她们负责,所以,她脱口而出,“是非让我挖走公司的员工,并送到林氏集团的,是我用原来当顾总的身份压制她们的,要求她们的,而且还许下了重金,才让她们跳槽的。”

    顾南马上追问:“她叫你挖,你就挖。我交给你一家公司,你怎么不给我守好呢?”

    叶欢雨哭得泣不成声,当时的那样情况,她也没有办法呀,太着急了,父母的性命捏在菲的手上,不得不听她的话

    “那你告诉我她用什么威胁你的?”

    “她绑架了我的父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