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盗窃开除
    顾南凉薄的掠了贺萧桥一眼,轻蔑的声音让贺萧桥颤抖,“不用了,帮你忙的同事,也是我的员工,我请他做就可以了。你告诉我就行。”

    贺萧桥一听更着急了,这是要开除她吗?更着急的搓搓着手央求道:“顾总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叶欢晴昨天教了我好多东西,今天我都能给你交任务了。虽然,虽然还要人帮忙,我会努力的,真的。哪个新进员工,不需要培训,和适应的呢。”

    居然又搬出了叶欢晴出来说话,不过是同学相已,这是要消费叶欢晴到哪天。

    顾南沉了声,签纸的笔拿起来盖上笔盖,拿起来放在手里把玩。

    不说话的顾南气势很强大,盯着贺萧桥上下打量。贺萧桥赶紧站直,急的快哭的大眼睛里一片水气腾腾的,态度无不认真与真诚。如果是卫营也许会心疼的宝贝一下,心神荡漾际在顾南的眼里,故作姿态的,丑陋不堪。

    这个女人工作没能力,倒是歁软怕硬,挑肥减瘦,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也不是没有眼力劲。不过,她肖想的有些太多了。

    顾南手指戳了戳额头。叶欢晴肯定不知道贺萧桥为自己的纠缠不行吧,顾南想,若是叶欢晴知道了,会不会爆打贺萧桥。她的男人也敢抢,好期待叶欢晴的爆发呀。

    知道叶欢晴是个心软的,靠着大学时的同室舍交情,牢牢抱着叶欢晴这个大腿不放。

    一想到叶欢晴那么瘦小的样子,被贺萧桥这么花枝招展的一只像树赖熊抱着不放,也是蛮搞笑的,嘴角往上挑了挑。

    贺萧桥怕的要死,又时不时从苍蝇脚似的睫毛后面撩几眼,偷眼一下,观察下风向,同时满足下小心思。这女人心思不单纯的很。

    顾南看着贺萧桥一会楚楚可怜,一会骚首弄姿,演唱俱佳的表演,只可惜叶欢晴是不会看到这些的吧。真是可惜,人生如戏呀。

    这样的人精包藏祸害心,也只能顾南自己来收拾了。若是让贺萧桥又跑去找叶欢晴,就能想见叶欢晴跑来找自己的委屈模样,弱弱的求自己“反正你要给她一个工作”。叶欢晴的小耍赖的模样确实能取悦自己,来多两次就很烦了,要逗老婆,不需要贺萧桥这样讨厌的人引发。

    顾南自许最佳老公,老公可不是要为了老婆解决所有不平的事,护她周全,少些烦恼和骚扰吗?

    “还知道找人帮忙,知道挑了重点死记硬背,你也不是个笨蛋。”

    顾南审视的眼神,拷问的贺萧桥愣了愣,完全没想到,顾南能看穿自己的小伎俩,一点都不留脸面的全说了出来。

    “说吧,你来我的公司,是有什么目的。”

    贺萧桥想,难道是我没有表白清楚吗?是要再一次,我爱你,想嫁给你做老婆,做总裁夫人吗?

    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呀,刚想说,又听顾南开口了。

    “你进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设计部走了一大批员工,你是知道的。”

    贺萧桥有点迟疑的点头,确实知道,所以是让我进设计部补岗位的缺吗?画图画珠宝可比搞文件容易多了,贺萧桥倒是暗暗高兴起来。设计师的工资可比一般员工高多了,说出来也体面洋气。更棒的是,这样才配的上高大帅气有钱的顾南呀,贺萧桥心里欢喜起来。又些嗔怪顾南的调皮,前面弄那些铺垫的话,可把自己吓死了,真讨厌。

    顾南的眼光是很犀利的,注意到贺萧桥的变化,就是不知道这长草的脑袋里头脑风暴了,画风偏的太厉害了。要不,顾南要把她直接踏下28层大楼。

    “没有设计师,公司损失很大,基本要破产了。你还赖着不走,是想把最后的一批人都挖走吗,或者是偷窥公司设计图?”

    贺萧桥消化不了这些话。这是什么脑子呀,公司刚被挖走大批员工,这么想倒是正常,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呀,我有这能耐吗,这锅可背不得。

    贺萧桥都傻了,一副十分难受的模样,惊恐的说道:“顾总,我怎么会呢,我……”

    “不必解释了,所有的一切,你跟一般人的做法刚好想反,都是准备好的,不用掩饰。给你个机会,自动离职收拾东西走人,记住,不要跟任何人讲这件事,不然盗窃公司机密是大罪,要坐五年到十年的牢。。若是发现你再出现,或者在公司三百米周围出现,与我公司员工私下联系,就等着收律师信吧。”

    顾南看都不看,大手一指,指向大门。

    贺萧桥刚画好妆的脸,呆愣起来的样子特别滑稽,赖着不想走。顾南哪有那么多耐心来跟贺萧桥说废话,看她还站着玩味的斜睨着她,笔丢在桌上,张扬的后靠在大班椅上,凛然的问道:“要叫保安吗?”

    贺萧桥撅着腥红的嘴巴,能挂上高跟鞋,一脸委屈的摇摇头的往回走,一步三回头,知道离开这里,就再也看不到她的大总裁了,和总裁夫人位置。

    贺萧桥气死了,一跺脚就出了办公室,这么伤心的时候,哪能让保安过来陪着自己,守着她收东西,弄的跟她真的偷东西一样,丢死人了。想来就逃一般跑出了顾南的办公室。

    厌烦的走回坐位的时候,还在想找个什么理由离开,才不会太丢人呢,伤脑筋。

    叶欢晴哪有空理会她的小情绪,看她回来,没什么大动作,想来文件是过了顾南的关,放心下来,专心与徐林谈工作的事情。

    贺萧桥冲进卫生间,想了很久,平静了下来,顾南又没有证据,凭什么说自己是盗窃。

    根据劳动法,肯定是不可以这样随便开除自己的。一点工作不会做的人,还能想到劳动法。不得不说贺萧桥在歪材上确实有些天斌。

    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今天只要成功,她的未来完全就是一种新的局面。

    这么想着,贺萧桥整理了一个自己的衣服,抹了又抹,补了点妆。坦然的踩着高跟鞋又去了总裁办公室。

    快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才放慢脚步,有些迟疑,贺萧桥倒底心里其实还是很害怕顾南的。

    近了才看到大门有条缝,是开着的,没有关严。

    旁边的秘书上,空着,没有人,那是谁在里面。

    贺萧桥好奇的想看一下,手轻轻把门缝推的更大一些,听到女生的声音,好像是叶欢晴。

    难怪这么快就打叶欢晴谈她的事吗,贺萧桥吓死了。

    拍紧了胸口的衣服,贺萧桥很犹豫。她是靠着叶欢晴的关系才进了珠宝公司的。

    玩玩笑,虽然是大学文凭,可她能懂什么呀,也许让她画珠宝还真是一条路子,可惜那更加是不可能的。能进这样的大公司,而且老板还这么帅,且有集团公司的实力,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过看早上顾南的态度,在留下来的机会特别小了。刚刚在卫生间做的心理建设,算是全白做了,这会子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既然自己没机会了,要不要冲进去,跟顾南求情,保证自己会乖乖离开,不会带走公司的任何公司,跟叶欢晴一点关系都没有。

    保住叶欢晴的工作,叶欢晴会赶及我的,那再给我介绍一份更好的工作也不错呀。

    哪家公司没有老板和总裁的,就是丑一些也没有关系呀,卫营这样又色又没钱的都能承受,其他的人更加没有问题了。

    对于贺萧桥这样没有底线的人,能接受的范围太广了,能想到这样的主意,也是分分钟的事。

    不,是一瞬间的取舍。这么想了之后,贺萧桥还是留了个心眼的。

    先听听她们说什么,万一不是辞退叶欢晴呢,那么自己去自保求情,也是一个机会。

    这么想来,贺萧桥就伸长了耳朵过去听,偷偷瞅一下里面的情形。

    叶欢晴不是站在顾南的对面,而是他的旁边,这有点奇怪呀,他们在干什么?

    贺萧桥眯了眼睛想看清楚些,只看到一片蒙胧。

    顾南的后面是一片大橱窗,风景很好,光线充足,从室内望过去,就是自然的光源,突然一眼,会有些花眼睛。

    等贺萧桥适合了以后,才看清楚,叶欢晴是站在顾南的身边的,而且真的好近,几乎错落的站在顾南的身前。

    一只手支撑在桌面上,透着光显出晶莹剔透来,而顾南的大手握着这只手腕。

    叶欢晴的表情,一点都不介意,另一只手像音乐会演奏指挥家一样,在电脑屏幕前指点着。

    这些都太让贺萧桥扎眼了,她的身体比大脑灵敏,手机抬起来卡卡两声,就收起退开了大门口。

    贺萧桥捏着门把手的指头扭曲的不成样子,叶欢晴太让她吃惊了,脸白的没有血色。

    茫然的往前走了几步,又退回来立即去了秘书的电脑前,手机联上电脑传了图丢到公司的各工作组。

    于是,各工作就炸窝了,总裁有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