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送文件
    她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文件,“帮我处理一下。”

    文件并不厚,薄薄的一叠纸放在那里,卫营拿起来看了看,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精光。而贺萧桥此时正在用湿巾擦她的胸口,擦完了还用粉底补了补,所以并没有看到卫营的异常。

    她半天没有听到卫营的回复,心里不耐烦了起来,“行不行啊你?说话不会吗?”

    贺萧桥的语气里面尽是不耐烦和鄙夷,还有一些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仿佛她不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这次交易,而是卫营上赶着给她帮忙,做她的奴隶似的。

    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幅样子。卫营厌恶的想。

    真想看看她跪在地上苦苦求饶的样子。

    卫营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一如往常的赶忙好声好气的劝着,“当然知道了!这可是我最爱的小宝贝儿给我的任务,我觉得里面每个字都是宝贝儿对我的爱意,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它处理好的……”

    贺萧桥却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行了行了知道了。”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赶紧把它给我处理好了!”

    卫营听了这话,赶紧拿起文件来,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处理好。

    可是贺萧桥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叫住了他,“不对,你等等。”

    卫营心中一惊,面上却不显,他重新挂上那副谄媚痴迷的笑容来看着贺萧桥,“怎么了宝贝儿?莫非宝贝儿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来听听看,你放心,你的营哥哥一定帮你办好!”

    营哥哥这个称呼是某次勾搭中,贺萧桥兴奋之时情不自禁的喊出来的。卫营却像是特别喜欢这个称呼,每每二人动情之际,总要拉着她让她多喊几声营哥哥来听。

    可是贺萧桥却不喜欢。她总觉得这样子就像是自己屈服于卫营这种烂人了似的,所以即使卫营威逼利诱,也没有再喊过。刚刚为了让卫营高兴,好替她处理好文件,她忍着恶心喊了几声。

    可是现在卫营已经答应了自己自己处理文件了,那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讨好了。所以贺萧桥的眼中露出一丝厌恶来,“恶心。”

    卫营倒是没什么反应,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死皮赖脸的样子。

    “待会儿处理好了我要问你几个相关的问题,你处理的快点。”贺萧桥不耐的说。

    “是是是!一定一定!”卫营忙不迭的答应了,然后赶紧转身,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哼。贺萧桥看着他这幅样子,心中对他更是鄙夷。这种男人,估计一辈子也就这样子了,只能待在公司里面混个小职员了。一个大男人,都三十多岁了怎么还跟没有见过女人似的?亏他还有孩子呢?

    自己要是有这样的老公啊,肯定一早就跟他离婚了。

    不过。贺萧桥转念一想,自己的未来老公不就是这儿的总裁顾南吗?

    虽然她和顾南八字还没有一撇,可是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总裁夫人了。

    顾南那样子的男人,又帅气又多金。贺萧桥的脸上忽然浮现出红晕来。就连批评自己的时候也那么的……那么的……帅气。

    她的心里犹如小鹿乱撞,轻轻的跳个不停。

    要是顾南的话。贺萧桥想。大概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那么帅,还那么有钱,自己已经是正派夫人了,就算他真的有了小三也没关系。

    贺萧桥仅仅是看了顾南几眼,就在心里想要和他过一辈子了。

    当然也可能是仅仅想要和他的财产过一辈子。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一定要成为总裁夫人。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因为只有这样子,他才能够上游社会。才能够不生活也一辈子都衣食无忧。

    至于那个卫营,他不过是她前进路上的众多垫脚石之一罢了。他是要成为总裁夫人的女人,和他们这种小市民小职员是不一样的。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卫营已经做好了文件,把文件拿来给他看。

    “宝贝我已经全都处理好了,嘿嘿嘿,你快点来看看。”卫营兴奋得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贺小乔的面前,冲他扬了扬手里的处理好了的文件。

    这么快?贺萧桥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思绪。

    卫营只是嘿嘿的笑着,然后把文件递给了他,撮着手,耐心的等他过目。

    贺萧桥哪里看得懂什么文件,要知道她可什么都不会,大学期间她除了泡吧出去玩,就没有做过什么正经事。于是这份文件他也只是拿过来,草草的翻了几页,便随意的往洗手台上一扔,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自己讲给我听吧。”

    卫营心中了然,面上却不显,依旧是那副痴迷爱慕的样子。他赶紧拿起了那份文件,然后,翻开了第一页,给贺小乔讲解着。

    文件上的很多东西,贺萧桥之前根本听都没听过,即使卫营很细致的一直在讲解,眼前这个花瓶也跟石子投湖一样,波纹才起一下就消失了。不过卫营才不管,她叫他讲解他在讲了,她听不懂也没办法责怪自己。

    果然越听贺萧桥眉头皱的越厉害,实在是云里雾里的,只好打断卫营:“你能不能讲的简单一些,你明明知道我”

    “哎呀,我讲的已经很简单了。要不你就死记硬背着吧。”卫营也不知道什么锅都背着。

    “那你不知道挑主要的问题跟我讲啊。说些顾总比较关心的吧。我好背下来。”贺萧桥不满的抗议道。

    卫营一条这话,还不明白贺萧桥的意图,那他这些年也算白混了。他很清楚贺萧桥就是想利用他还投机取巧的想卖个好给顾南,呵呵。

    太天真,顾南不是这么好接近的。

    不过他不打算跟贺萧桥说这些,就让她撞个南墙自己再出来就她吧,到时候,看她还这样瞧不起他。

    卫营果然快准狠的找个几个要点透透彻彻的讲解给了贺萧桥,这下贺萧桥脸色才好看了些。原本他还打算在讲一些主要事项的,不过贺萧桥说顾总要的比较着急,没时间再听他解释了。所以就匆匆走了。

    贺萧桥拿着文件,很得意的来到顾南的办公室门前,居然还先掏出了小镜子,精心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免得顾南看出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她要坐上总裁夫人的位置,可就比现在更加艰难了。

    贺萧桥忽然又觉得刚刚自己想的不对,自己现在想坐上那个位置怎么说是艰难呢?可笑!

    顾南总有一天会被自己勾到手的。这一天肯定不会太远。

    贺萧桥摆出自己反复练习过的最好看的笑容,敲了敲顾南办公室的门,得到里头应允进来之后,贺萧桥步态轻轻缓缓摇曳身姿的走到顾南面前。

    “顾总,您之前要的文件,我现在赶出来了,希望没耽误您的时间,您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贺萧桥一直看着顾南那张好看的脸笑着,一脸真诚。

    “辛苦你了,先在放着桌上吧。”顾南之前一直埋头工作,对贺萧桥的到来连头都没抬,实在工作太久了,也有些累了,于是接着又让贺萧桥帮倒杯咖啡过来。

    贺萧桥听到顾南让她倒咖啡,先是愣了愣,随后大喜,顾南让她倒咖啡,不是急着先看数据,肯定是想留她久一点,说不定还会……

    想到这里,贺萧桥开心到飞起,喜滋滋的去倒咖啡了。贺萧桥想着顾南现在叫她倒咖啡肯定是现在就想喝了,咖啡太烫了顾南也不好下口,于是故意把咖啡弄的凉一些,这样就就算顾南不小心碰到,也不至于烫伤。衣服被咖啡沾上了,当然顾南擦擦,帮他了。贺萧桥想到这里又是一顿喜不胜收,脸上的把顾南的端过来。

    “顾总,您的咖啡。”顾南还是头也没抬的准备接过咖啡,没想到还没等他接到,杯子就先撒了咖啡出来。

    “顾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就给您擦干净。”贺萧桥说时迟那时快赶紧扯了几张纸巾就想往顾南身上擦,顾南用力地抓着那只伸过来的手腕:“不用了,我自己来,不急。”

    “顾总,您弄疼我了”贺萧桥也许是因为顾南真的使了大力气抓的她有些疼,所有满脸痛苦,但其中竟然还是带着撒娇模样。总之顾南见了这幅模样,心中更为恼火。

    “你先出去吧。”顾南下了逐客令。

    “顾总,我是来送文件的文件您还没看呢”贺萧桥当然不甘心就这样出去,她的目的还没达成呢。

    听贺萧桥这样讲,顾南而已只好拿起文件不紧不慢的打开看了几页,只觉得这个文件整理的还不错,时间也没拖,以她的工作能力应该还不至于完成得这样漂亮吧。

    于是便随口问了她几个问题,没想到贺萧桥回答的清清楚楚,很是漂亮,这个镇定自若的模样,仿佛这个东西就是她自己完成的似的。顾南嘴角不动声色的扯了下,继续找了一些不是很重点的细节问贺萧桥,没想到贺萧桥这回倒是吞吐,甚至有些根本回答不来。继续问了几个不算重点项目的情况,无一例外贺萧桥都是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顾南心下十分厌恶,果然,这个女人只会耍花招,想糊弄他,简直可笑。

    他压着火气,把文件摔在办公桌上,淡淡的问贺萧桥:“这些细节你怎么就不清楚了,之前回答的可明白,难道这个不是你自己做的?你就想怎样糊弄我?”

    贺萧桥也没想到顾南会发这么大的火,而且,发起火来,很是渗人,她连忙解释:“顾总真是我自己做的额,不是,我是自己做了一部分,剩下的我请教同事,让别人帮我做了一点点。顾总我再也不敢了!顾总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您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贺萧桥苦求到这个份上,面上自然是楚楚可怜,想去扒拉顾南,撒个娇摆个媚,但是想到上回自己也是这样,想他,却没想到顾南那个摄人的气场,吓得她不敢动,于是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