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贺萧桥?
    其实这重新招募也挺好的,毕竟还是要培养一批心留在寻欢珠宝公司的更好,而不是跟着一个人跑的。

    叶欢晴没有问更多,反正什么事情顾南决定就好,她相信顾南。

    “呀!”叶欢晴突然想起来自己只是跟领事说出来上个厕所的,可不能继续耽误时间了。毕竟还要维持自己在领事的面前的美好印象。

    到时候领事贿赂好了,还怕不得民心吗?

    顾南倒是被叶欢晴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要赶紧去人事部招聘处!”叶欢晴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撒腿就跑了,留下顾南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顾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有机会一定要和老婆谈一谈,这样孤立自己自己真的会得相思病还有忧郁症还有各种奇难杂症的!

    叶欢晴用最快的速度往人事部跑去,却正好撞到了一个人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叶欢晴连忙说道。

    那个人本来好像也是一直低着头的,却突然大声哭了起来,吓得叶欢晴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面前的人抬起头,说道“没关系,我不是被你弄哭了,是我没有被通过面试,心里难受。”

    叶欢晴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有些不确定的叫了一声,“贺萧桥?”

    贺萧桥没想到面前的人竟然认识自己,有些茫然的看着叶欢晴。

    “我们两个认识吗?”

    叶欢晴赶紧兴奋的说道“我是欢晴啊!睡你对面的那个!”

    贺萧桥明显还处于愣神的状态,自己对面的那个?

    “什么意思?”贺萧桥瞪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叶欢晴,叶欢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个贺萧桥还是老样子。

    “你的大学室友,叶欢晴。”叶欢晴说道,自己和室友几个虽然关系也不是太好,但是还没有到高中同学里那样生分的样子,可是没想到这个当初就睡在自己对面的室友竟然也不记得自己了,看来自己的存在感确实挺低的。

    贺萧桥还是有些懵懂,毕竟这大学也过去那么几年了,要说自己之前工作的时候也是住的集体宿舍,这猛不丁的冒出来一个室友,贺萧桥还是有些记不起来到底哪个是哪个的。

    但是毕竟自己记不住不能直接表现出来,不然让人还觉得自己有多没良心呢。

    贺萧桥便立马收起来眼泪,看着叶欢晴说道:“原来是欢晴啊,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

    叶欢晴正要说话,里面的领事已经出来了,看到叶欢晴还在那里闲聊,连忙说道:“欢晴,你赶快过来,我这边都忙不过来了!”

    叶欢晴连忙点头,然后有些尴尬的看着贺萧桥,贺萧桥倒也识趣,其实心里只是还没有想起来这叶欢晴到底和自己有过什么交情,不然人家都记起来了自己自己要是还一点印象都没有那该多不好。

    “你赶紧去忙你的吧,我就先走了。”贺萧桥说道。

    叶欢晴这里工作确实脱不开身,只能暂时先走,可是看到贺萧桥这眼睛红彤彤的模样,心里也有些不忍,毕竟也是同窗四年的室友。

    “桥桥,你要不先在那边坐一会儿?我等会跟你谈一谈。”叶欢晴说道。

    贺萧桥其实心里并不是很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可是这样拒绝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便还是点了点头,其实心里也在怪罪叶欢晴的不懂事,自己在这个公司应聘都没有过,再留在这里多丢脸啊!

    叶欢晴笑了笑,拍了拍贺萧桥的肩膀便先进去了。

    领事看到叶欢晴和这贺萧桥在外面聊天聊了那么久,便问道:“外面的那人是你朋友?”

    叶欢晴连忙点了点头,顺势问道:“刚刚她为什么面试没有通过啊?”

    领事看的出来好像回答的有些为难,似乎不太好意思说。再叶欢晴的目光之下才说道:“这个人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她了,笔试成绩进来第一,没想到面试对这个专业问题是一问三不知啊!明显的是有人顶替了笔试的成绩!”

    领事看了一眼叶欢晴,“好像跟你真的是一个大学的,这人大学怎么学的?”

    叶欢晴有些尴尬,本来还想帮贺萧桥再领事面前讲讲话的,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过贺萧桥作为自己的室友,叶欢晴明白贺萧桥大学期间确实没有怎么认真学习过专业,听到领事这样说,当然不敢再发表什么意见了。

    总算领事没有过多的追问下去,只是有些嘀咕抱怨,看来领事对于这种情况还是很生气的。

    叶欢晴松了口气,然后默默的跟在领事旁边把剩下来的招聘工作给完成。

    忙完之后,叶欢晴连忙出来找贺萧桥,却根本没有看到人坐在那里,看来应该是等太久先走了吧,叶欢晴有些失落的想着。

    正在准备回去的时候,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一道声音。

    贺萧桥站在叶欢晴的身后,手里捧着一个纸杯,里面还冒着热气,看来应该是去喝水了。

    叶欢晴看到贺萧桥没走不禁放下心来,不然刚刚看到贺萧桥的精神状态那么不好,她还真有些不太放心。

    ”欢晴,我有点感冒,所以直接倒了一杯你们这里的开水,没有关系吧?”贺萧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叶欢晴连忙拉着贺萧桥找了一个没人的会议室坐了下来,“当然没有关系,你要是感冒了我那里还有感冒药的。”叶欢晴说道。

    贺萧桥连忙拒绝道:“不用麻烦了。”然后贺萧桥却突然有些期待的看着叶欢晴,眼睛好像都在放光一般,叶欢晴被贺萧桥看的有些心里麻麻的。

    贺萧桥果真是有事情要说,她放下来手里的杯子突然看着叶欢晴,脸色很是沮丧,“欢晴,我们是大学室友,你也知道在学校其实我没有怎么认真学习的。”

    叶欢晴当然知道,所以刚刚领事那样问叶欢晴叶欢晴当然没有敢回话,还好领事没有刨根究底,不然估计自己肯定下不来台。

    但是还是不知道贺萧桥到底想要说什么,可是这几年没有看到这些大学同学,贺萧桥似乎一副很沮丧落魄的模样,从外表也可以看得出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应该不完全是感冒的原因。

    “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叶欢晴问道,就像是一般老朋友再见的开场白一般。

    贺萧桥闻言目光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刚毕业那一会儿,还算过得去,找了一个家境还不错的男朋友,所以这几年没有怎么工作过,在男朋友的公司里做做闲活儿,平时呢就住在员工宿舍。”

    贺萧桥似乎一下子触碰到了伤心的往事,“早就知道这龟孙子让我住员工宿舍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还能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前一个月他劈腿我的闺蜜,直接把我从公司里赶出来了!一分钱都没有给我,还说这几年住宿费都没有让我交一分呢!”

    贺萧桥说到伤心的地方,竟然开始掩面痛哭。

    叶欢晴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贺萧桥,只是默默的递了一张纸巾过来,贺萧桥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来叶欢晴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然后似乎好了一点,说起来今天工作上的事情。

    “我不工作就没饭吃了啊!不得已用我最后的钱让我们学校的一个学弟帮我过来笔试的,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我也是被生活逼的没有办法了!”贺萧桥抽抽噎噎的说道,刚刚看到叶欢晴往招聘的地方进去,就知道这件事情也瞒不住,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贺萧桥觉得说出来没准还能坦诚一点,让叶欢晴帮自己找一个工作?

    听到贺萧桥自己主动解释了这次的事情,叶欢晴心里倒没有怪贺萧桥什么,反而有些同情起来贺萧桥,“领事是已经跟我说这件事情了,不过不管怎样这样找人代考的事情肯定是做不得的。”

    贺萧桥连忙点头。然后抓住叶欢晴的手,期待的看着叶欢晴说道:“欢晴,我看你也是负责我们招聘的,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个工作啊?打打杂什么的都行,只要能够满足我的生活费就可以了,我这样下去真的要饿死的呀!你也知道……我大学的时候本来就没有学好,加上这几年也没有实实在在的工作过,现在身上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了,连感冒都只能自己撑着,这样下去,我连开水都喝不起了!”

    虽然贺萧桥说话是有些夸张,可是叶欢晴看这贺萧桥说的确实也不假,心里便也在想到底怎么办才好,毕竟自己在寻欢现在其实也只是一个小职员的身份而已,哪里有权利决定这种事情,本来今天是想帮贺萧桥说些好话,却没想到贺萧桥做的是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

    “欢晴,你帮帮我,好不好嘛!”贺萧桥以为叶欢晴在人事部跟在人家旁边帮忙招聘就有很大的权利一般,也不看看自己犯的是什么错误。

    叶欢晴心里十分为难,可是贺萧桥在这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自己再拒绝好像确实也说不过去。

    叶欢晴考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样吧,你知道南至集团吗?”

    贺萧桥反应了一下,南至集团?就是本市龙头企业那个南至集团吗?那可是跨国大公司,自己能不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