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怒气难消
    顾南对叶欢雨说的话自己通过窃听器可是听的真真切切,林芸菲一直期望顾哥哥什么时候还能跟自己这样说话,可是如今的顾哥哥连看自己一眼都不肯,林芸菲心里当然不服,自己论家世外貌或许比不过叶欢晴那个女人,可是这叶欢雨自己哪一点不比她好?真想不通顾哥哥为什么宁愿接受这样的女人,都不肯给自己一点点的机会。

    “真是贱人!”林芸菲又朝叶欢雨身上直接扔了一个烟灰缸过去,毕竟不敢朝脸上扔,否则顾哥哥要是看到了这个女人脸上有伤问出个所以然出来,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叶欢雨直接被烟灰缸给砸中了腿,烟灰缸那么重的东西砸一下可不是舒服的,饶是叶欢雨再死撑着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跟个死鱼一样,现在才有点动静。”林芸菲心里是嫉妒的要死,可是表面却十分看不起叶欢雨,还不是任凭自己欺负。

    “我告诉你,只要你让顾哥哥回家认错,好好对待伯母,我就放过你,你要是敢我的顾哥哥,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林芸菲自己没本事让顾南重新接受自己的母亲,原谅之前她们的所作所为,所以才不得已找到这个女人。可是知道顾哥哥果真对叶欢雨特殊之后,自己更加接这个事实,便在家里发起疯来。

    叶欢雨什么都选择忍受,毕竟自己如今就像一只提线的木偶,只希望被自己挖出去的那些员工过的安稳一点就好。

    叶欢雨其实自己觉得根本没有什么脸面进南至集团,更别说珠宝,自己把简直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来养,那些和自己一起拼搏的员工,自己也是当成家人一般,这次没想到会碰到这样的瘟神,连自己想安静的过一点小日子的愿望都不能满足。

    叶欢雨也考虑了很久,林芸菲提的要求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要求,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再叶欢雨的观点里,儿子和母亲和好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哪有母子成为真正的陌生人甚至仇人呢?而且以叶欢雨对顾南的了解,顾南绝对不是那种不孝的人,所以叶欢雨以为这件任务应该不难完成。

    既然林芸菲想要的只有这个,自己大不了就尽力试一试,做完这件事情之后,自己不仅连南至集团待不下去了,甚至连这个城市恐怕自己都有了恐惧感,自己无权无势的,或许不适合在这些上层社会人之间周转。

    “我答应你,顾总给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会尽力帮你做成这件事情,但是你要给我一个可以让我相信你的承诺,这样的口头承诺一来没有法律效应,二来我们不熟,万一到时候你赖账我去哪里找你?”叶欢雨并不傻,就算是被别人威胁,并不意味着人家就真的是大爷,自己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整回来林芸菲,不过绝对不是现在。

    林芸菲瞥了一眼叶欢雨,看来这个女人还挺精明的,不过林芸菲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便说道:“这样吧,这个社会上还是钱最实在,所以我直接往你户头上打五十万,事情成功之后看效果再让伯母给你一些钱,怎么样?”

    叶欢雨知道这五十万买不回来那些员工的前程,但是也没有拒绝,毕竟万一这女人到时候要是真的耍赖,自己到时候还能有点钱可以补偿一下那些员工。

    叶欢雨和林芸菲谈完了之后,林芸菲便放叶欢雨走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林芸菲特地让叶欢雨好一番乔装打扮才让司机送叶欢雨出去。

    自己如今只有先赢回来伯母的心,才能继续去寻找接触顾哥哥的机会。

    第二天,顾南坐在办公室里,外面正大雨倾盆,不过夏天的雨来的声势浩大,去的却也十分快,虽然现在还没有见停的模样。

    相比窗外天气的恶劣,顾南此时的心境才更加糟糕。

    桌子上摆放的是这几天调查叶欢雨获得的一些资料,顾南看着这些资料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把东西全部都收在了自己的抽屉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顾南说道,门被推开,来人正是叶欢雨。

    “顾总,我今天是来报道的。”叶欢雨说道。

    顾南点了点头,然后叫来另外一个秘书,说道:“这几天你跟她简单说一下要做的事情吧。”

    秘书点了点头,然后顾南对叶欢雨说道:“这几天是试用期,你不必太紧张,做的好就留下,做的不好也可以再去找其他工作。”

    叶欢雨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秘书一起出去了。

    叶欢雨出去之后,顾南的目光却一下子沉了下来。重新拿出来抽屉里的资料,最上面一张就是昨天刚出来的资金往来记录,其中有一笔五十万的打款记录从林芸菲的户头开始,顾南并不意外林芸菲又在那里搞事情,毕竟她一刻不闹腾自己还觉得奇怪呢,可是让顾南没有想到的是,叶欢雨竟然会为了钱而做这些事情。

    这是顾南无论如何都接的,难道几年的同事感情都抵不过几十万吗?

    一上午,顾南都在找各种理由避开叶欢雨,顾南清楚,叶欢雨如今突然接近自己绝对是有目的的,像林芸菲那种女人现在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顾南如果早一点得到那些资料,自己根本不会让叶欢雨再次进公司里来,本来还以为叶欢雨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没想到叶欢雨也是一个见利忘义的。

    中午下班,顾南满身疲惫的回家,却在客厅里晃荡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叶欢晴的影子,便有些疑惑的走上楼去。

    现在明明是吃午饭的时间,难道叶欢晴还在睡?

    顾南走到房间门口,正要推门却发现门竟然锁了,本来想敲门,却突然兴致大起,偷偷拿出钥匙把门直接给开了!

    熟练的推门而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门给关上了,入眼看到面前的景色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叶欢晴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立马把身上的衣服给拉起来了,然后慌乱的回过头一看,发现是顾南的时候不禁松了口气,却很快羞红了脸低下头来,嘟囔道:“我不是锁了门的吗?你怎么就这样进来了?”

    顾南几步便走到了叶欢晴的面前,看着这薄纱衣服遮挡下若隐若现的身子,便觉得喉咙已经干涩了几分,就像几天几夜没喝水的人一般,的看着面前的人儿。

    “不直接进来,怎么看得到这么美的风景?”顾南勾起来叶欢晴的下巴,一张小脸精致,只不过整张脸红的像涂了胭脂一般,在顾南眼里却又是一番风景。

    大中午的,看来还可以美餐一顿了,顾南看着面前的佳人,思绪早就在乱飞。

    窗外蝉鸣惊起,一室风光旖旎。

    直到下午三点,顾南才心满意足的放过叶欢晴。

    叶欢晴背过身子去不好意思看顾南。这个男人还是像一头猛兽一般无限度索取,如果不是自己还没吃午饭,估计连晚上加班都不能去了。

    顾南从叶欢晴的身后抱住叶欢晴,空气里还有暧昧之后的独特气味,混杂着叶欢晴身上的香味,顾南整个人身上的所有毛孔都觉得呼吸顺畅,顾南把头抵在叶欢晴的背上,声音略微沙哑的说道:“今天怎么大中午的都特地来我。”

    而且。他还没有吃够呢。

    如果不是顾及到叶欢晴的身子可能承受不住,顾南哪里会这么快收手。

    叶欢晴闻言整个身子更加僵硬的直了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是换一下衣服而已。”

    叶欢晴其实心里可是委屈极了,自己正准备明天聚会的衣服呢。本来聚会还要过两天,可是说是原来日子天气不好,出行不太方便,上午竟然收到了何莹莹的短信通知。

    第一次和这几个同学见面真的是毫无准备,整个人那叫一个狼狈,叶欢晴虽然不介意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是至少基本的服装礼仪要有,所以趁着上午下班的时间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不然明天那么早的时间集合自己迟到肯定是不礼貌的。

    谁知道这个男人会直接开门进来,自己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嗯……”顾南把叶欢晴的害羞看在眼里,整个人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喟叹。

    这会儿顾南倒是想在温柔乡里直接睡了,但是等会儿还要吃东西呢,叶欢晴有胃病,饿不得。

    “现在要吃东西吗?我去拿上来。”顾南说道,已经撑起来了半个身子。

    叶欢晴经过刚刚一番体力活儿,其实本来是有点饿的,现在倒是没什么胃口,整个人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不用了,看来下午是不能上班了……”叶欢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现在要是赶去公司,估计直接赶下班时间打卡了。不过人事部这几天还要加班,晚上去加个班还是可以的。

    自己才进人事部没几天,这下子竟然直接旷班了,等会儿那个领事还指不定怎么找自己麻烦呢。

    顾南没想到叶欢晴竟然还在想着上班的事情,看来自己老婆莫不是真的是一个工作狂。顾南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叶欢晴的鼻子,说道:“你怎么不想着下午再陪一陪我?看来我老婆现在精力还挺旺盛的,不然怎么还想着上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