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老同学
    顾南本来都想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却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子再次找到叶欢雨,准确来说是叶欢雨自己找上门来的。

    为了弄清楚叶欢雨到底想要干什么,顾南直接让人把叶欢雨带到办公室来。

    很快,叶欢雨便来到了办公室,不卑不亢的站在了顾南的面前。

    顾南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好好的求职信和简历,顾南首先拿出来求职信打开看了看,一目十行,很快看完。

    “因为想接触高层人士,所以来我身边当秘书?”顾南看到求职信里叶欢雨是这样写的,可是顾南总觉得这个理由是不是太过牵强,而且叶欢雨才从南至集团辞职,消失了几天又来应聘秘书,这于情于理都让人难以接受。

    “在你心里,南至集团是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顾南一连发出两个问题,目光紧盯着叶欢雨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可惜的是,叶欢雨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表情,所以顾南什么也看不出来。

    叶欢雨平静的说道:“顾总,第一个问题求职信里已经说的很清楚,我觉得这个并不是问题。至于第二个问题,如果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相比于三年前叶欢雨来到南至集团时的求职,这次明显的可以感受到叶欢雨再职场上的老练程度,看来这三年自己倒是对得起这个丫头了,没有让她什么都没有学到。

    可是叶欢雨说了这么多,求职信里也在表达对南至集团的如何热爱,愣是一点都没有涉及到叶欢雨对于珠宝的所作所为的解释。

    “很好,也就是你并不打算解释一下之前在珠宝挖人的事情是吗?”

    顾南其实并没有打算在这件事情上追究叶欢雨什么责任,可是叶欢雨这故意的沉默还是让自己有些不高兴。

    对于叶欢雨,顾南没有任何愧疚感,珠宝只要她想要自己甚至可以送给叶欢雨,可是叶欢雨这所作所为未免太让自己寒心。

    叶欢雨在这件事情上突然保持沉默,有些不安的拉了拉袖子,那里其实隐藏了一个小心的窃听器,林芸菲当然不会完全放心叶欢雨,所以时时刻刻要知道叶欢雨有没有对顾南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对于这件事情,林芸菲是教了自己怎么回答的,纵使自己不想这样说,可是林芸菲在窃听器那边可是对这边说话的声音了如指掌,她躲不了!

    叶欢雨低下头来,刻意掩饰了自己一脸的痛苦表情,叶欢雨说道:“里我挖走的人都是愿意跟着我的,我不在了我也不希望别人来领导他们,实际上他们早就有了跳槽的打算,那边公司给的条件很优厚。”

    顾南并没有怀疑叶欢雨说的话,这和自己想的原因差不多。

    顾南微微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他们如果不是因为心不在,你也挖不走,这件事情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天知道叶欢雨此时此刻听到顾南说的话心里有多痛苦,如今那些被自己挖走的员工无疑不时时刻刻面临着要被解雇的风险,叶欢雨也没脸再让他们回,哪怕是顾南并不在意这件事情,他们想必也一样。

    “顾总,我今天是来应聘秘书的,已经额外回答了您的问题。”叶欢雨觉得在这里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索性让顾南赶紧拒绝自己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个解脱。

    林芸菲之所以会找上自己不就是因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吗?只要今天的事情一失败,他叶欢雨什么价值都没有用,因为连顾南都接近不了,还能做什么?

    顾南看着叶欢雨,始终在沉默,“你是公司里的老人,应该知道应聘秘书的第一个条件是什么。”

    叶欢雨解脱似的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顾总。”叶欢雨如释重负,转身就准备出去。

    只走出三步,身后顾南的声音又重新响了起来:“站住。”

    叶欢雨有些慌张的停了下来,其实心里又是希望顾南不要同意自己的应聘,又希望自己在顾南心里真的如林芸菲所说,是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你留下来吧,试用期一周。”身后顾南的声音传了过来,似乎有几分无奈。

    其实顾南一直都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特别是自己母亲都参合到了里面,如果真的是陈敏家逼迫叶欢雨来接近自己,叶欢雨这样回去,只怕会有麻烦,所以顾南考虑了一下,还是把叶欢雨给暂时留了下来。

    w市步行街。

    两个女人正拿着手电筒在街角周围找东西,这里附近还有很多碎片没有清理干净,看得出来昨天真的发生过事故。

    这两个女人就是孙小小和叶欢晴,原来孙小小下午突然发现外婆留给自己的玉佩给弄丢了,想起来昨天发生的小事故,两个人便先到这附近来找东西来了。

    因为这边比较暗,有几个死角,所以特地拿了两个手电筒过来。

    找了半个钟头了,还是大夏天的,两个人已经汗流浃背,头发都湿哒哒的。

    叶欢晴看了看自己的狼狈模样,终于知道昨天孙小小为什么变成了那副模样了。

    “小小,要不还是发失物招领吧?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应该放好的。”叶欢晴看了看地上,这土都快被自己掀开三层了,还是没有找到。

    孙小小其实也是热的不行,看了看周围确实都找的差不多了,只能放弃,“看来以后我还是少管闲事了。”

    两个人正在郁闷的时候,突然一阵凉风吹过来,顿时凉快了一下,只不过伴随着凉风一起过来的还有一阵很浓重的香水味,叶欢晴和孙小小两个人不禁同时抬眼,一个女人装扮时髦的也同时瞥了一眼她们。

    什么眼神呐!

    孙小小有些不爽的看着那个人的眼神,就像看自己是叫花子一样的。

    却没想到那个人才走几步,又返回了!

    ”叶欢晴!”那个女人指着叶欢晴兴奋的喊道。

    叶欢晴看着面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不禁有些疑惑,“那个,我们认识吗?”

    那个女人说道:“我啊,何莹莹!之前坐你前面来着!”

    何莹莹?

    面前女人报出来了自己的名字,孙小小才反应过来,不过叶欢晴依旧没什么印象。

    孙小小出马帮叶欢晴解围道:“何莹莹啊!我是孙小小啊,你怎么就认识欢晴都不认识我的!”

    何莹莹这才记起来,有些抱歉的说道:“这不当时就欢晴和我做得比较后面嘛,欢晴可是那时候我们班唯一一个坐在最后面的女生。”

    何莹莹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针扎在叶欢晴的心上一般,当时只有成绩差的同学才会坐后面,叶欢晴不是,她做后面的原因是同学老师不喜欢她。

    至于老师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当然和那个讨厌自己到极度的校花姐姐有关了。

    孙小小看到叶欢晴有些难受的低下头,连忙拉着何莹莹扯开话题,“你这是去哪里啊?这么热的天还跑出来?”

    何莹莹说道:“你说可不是嘛,这天真热,刚刚看到你们俩坐在路边我还以为是清洁工呢!我就是去参加高中几个姐妹的聚会的,昨天琴琴结婚你们怎么都没来啊?说来,我们真的是好久都没有见面了!来来来,我们一起去聚会,让那几个姐妹看到了你们肯定会很高兴的,这都多少年没有见到了!”

    叶欢晴对高中同学都不怎么熟悉,却没想到何莹莹出奇的热情,拉着叶欢晴就不肯松手了。

    孙小小这里东西都还没有找到呢,连忙拒绝到:“我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我就不去了。”

    本来正想帮叶欢晴说话,却没想到又有几个同学同时出来了,“莹莹,这是干嘛呢?怎么还不过来?”

    何莹莹连忙说道:“马上过来!”

    叶欢晴看到这么多人都出来了,知道自己肯定是走不了,为了不让孙小小耽误找东西的时间,只能跟着何莹莹走了。

    叶欢晴临走对孙小道:“我去一会儿,没事的,等会儿如果太晚了你让顾南来接一下我。”

    孙小小闻言只能作罢,眼睁睁的看着叶欢晴跟着何莹莹他们几个进去了。不过都是高中同学,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孙小小便放心了一点,继续埋头找自己的东西。

    叶欢晴跟着这几个高中同学一路左转右转最终终于进了自己的包厢,包厢里金碧辉煌,装修奢华,这还是叶欢晴第一次来这种酒吧里的包厢,没想到也有这么奢华的,就是门外的那种声音自己挺不习惯,随时觉得耳膜都要炸裂一般。

    何莹莹在路上就对出来接人的姐妹们说了这是叶欢晴,不过如叶欢晴所料,真正对自己有印象的没几个,不过还是挺感谢这些高中同学至少对自己的名字还是有印象的,虽然不知道是客套还是真的记得住,对于叶欢晴来说,自己确实对这些同学是没太多印象的。

    整个高中生涯,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排那个靠近垃圾桶的座位,总是被老师安排给自己。

    不过值得怀念的当然也有,比如就是孙小小这个死党帮自己打跑那些欺负自己的人。

    叶欢晴坐在这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一群高中同学之间,各个打扮得都是花枝招展,看得出来今天都是盛装出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