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走途无路的感觉
    顾宅。

    陈敏家看着客厅里的来人,瞥了一眼林芸菲,说道:“这就是你觉得能把南南劝回来的女人?”

    叶欢雨咬了咬唇,站在客厅中央就像一只猴子一般被陈敏家和林芸菲上下打量。

    回想起四天前自己突然被林芸菲登门造访,以家里爸爸妈妈的安危来威胁自己,让自己把珠宝公司的人给挖走,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是叶欢雨明白,肯定都是要对顾南不利的人。

    林芸菲点了点头,心里对叶欢雨其实也是嫉妒不已,这两年叶欢晴不在的时间,顾哥哥身边可是只有这一个女人可以自由出入。

    之前自己没能够得逞,甚至陈敏家还觉得是自己把顾哥哥给气走了的,差点连陈敏家都不理自己了。林芸菲急得没办法,深知自己已经很难再得到顾哥哥的心,如果连陈敏家都放弃了自己,自己嫁进顾家就真的无望了,所以林芸菲想起来这个办法,答应帮陈敏家挽回顾哥哥的心,自己肯定是劝不回来的,而想让叶欢晴去劝那简直天方夜谭,所以便想到了叶欢雨,叶欢雨算是能和叶欢晴匹敌的唯一一个女人了。

    林芸菲一面控制住叶欢雨,一面又让叶欢雨把公司里的人都给挖到了南至集团的死对头公司林氏集团。林氏集团的老总女儿和自己是好闺蜜,所以接收下这些人还是不难的。

    公司都是一群看着叶欢雨的主儿,这事是叶欢雨出面把人弄走的,只要叶欢雨不听话,林芸菲就让闺蜜把那些跳槽的人再全部开除,这时候叶欢雨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其实林芸菲根本不敢做出那种绑架的事情,毕竟有夏伊馨的例子在前面,林芸菲可不敢赔了夫人又折兵。说要绑架叶欢雨的父母其实只是为了诓骗叶欢雨把人挖走而已,这才是要威胁叶欢雨的地方。

    “当初顾哥哥身边可只有这个女人。”林芸菲说道,心里愤恨,顾哥哥竟然看上这么一个土包子都不愿意接近自己一下,可是如今不得不把话说的好听一些,否则自己恐怕别说顾哥哥的面见不着,连陈敏家都不会见自己了。

    陈敏家有些狐疑的打量了叶欢雨一眼,真不明白自己儿子究竟什么品味,放着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不去喜欢,竟要那些赔钱货。

    “好了,现在人我也帮你从公司里带出来了,剩下的事情你去办吧,现在我只要我儿子回来,还有就是要让叶欢晴那个女人离开我儿子。”陈敏家有些无力地说道,其他的比如南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她都无所谓了,自己越来越老了,只求赶紧抱一个孙子。

    得到了陈敏家的认可,林芸菲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得力的靠山,立马说道:“伯母,您就放心吧,顾哥哥一定会明白您的苦心的。”

    陈敏家揉了揉这几天一直疼的头,没有理会这两个人直接上楼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林芸菲和叶欢雨两个人。

    叶欢雨知道这里是顾南的老家,刚刚那个就是顾南的母亲,如果不是顾南母亲出面,自己才不会辞职呢!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了南至集团,连和顾总说一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自己被莫名其妙的威胁,想必如今已经岌岌可危,都是自己害的。

    林芸菲看着叶欢雨,不屑的说道:“喂,你现在只要好好听话,我保证被你挖走的那些员工前途似锦,否则……直接让他们在w市混不下去!”

    叶欢雨没想到林芸菲让自己挖人走竟然是这个目的,可是如今人已经被自己挖走了,叶欢雨知道如果真的让这些人因为自己受到牵连,恐怕自己良心这辈子都不会安定的。最主要的是,那些被自己连累的员工都不会原谅自己。

    叶欢雨这一次终于体会到无路可走的滋味是什么,叶欢雨认命的看着林芸菲,“你说吧,只要我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我都答应你。

    林芸菲听到了满意的回答,立马高兴了起来:“你要是早就这么听话,也不用我这么大费周章了。”

    叶欢雨咬了咬唇,心里其实生不如死。

    顾南问清楚了人事部的人之后,算是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陈敏家真的来了公司,只不过是在叶欢雨辞职之后来接叶欢雨走的,顾南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是陈敏家逼迫叶欢雨辞职的,但是叶欢雨这几天确实行为诡异。

    一下子并不能直接查清楚所有事情,顾南只能暂时作罢,不过,另一方面,开始着力调查这段时间叶欢雨的社交活动。

    照这个趋势下去,看来公司的员工真的要进行大换血,而自己当务之急也是要找到叶欢雨为主,只要找到叶欢雨,就可以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人被挖走,顾南并没有打算责怪叶欢雨什么,因为这只能证明公司留不住人而已。

    下午,顾南回到公司,办公桌上来了几封信,顾南以为又是辞职信,拿起来一看,确实差不多,不过有一封竟然是求职信?

    正好叶欢晴进来,看到顾南,连忙问道:“上午和她问清楚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南把上午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叶欢晴,叶欢晴闻言不禁也沉默了下来,看来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原来只是以为叶欢雨心里不高兴自己在公司才把人挖走的,如今竟然连顾南母亲都参合进来,而且叶欢雨竟然从南至集团辞职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貌似发生的也太过巧合了。

    “如果你妈妈也参与到了这件事情里,我想事情可能不会是我们能想到的原因。”叶欢晴分析道,事实上,叶欢晴都有些想不通陈敏家参合进来有什么用,而且还是敌对公司?陈敏家就算在不喜欢自己也不会拿自己儿子的事业开玩笑把。

    顾南摇了摇头,自己也同样的想不通。

    “我担心南至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所以我想回去待几天。”顾南说道。

    叶欢晴对上顾南的目光,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还在这里就是因为还不放心自己,便说道:“我在这里挺好的,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了,以后晚上我们一起回家吧,我搬回去。”叶欢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让自己变成顾南的负担,所以还是退了一步,至于自己心里的那些小女生想法,看来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实践了。

    顾南笑了笑,不由得心满意足的夸奖叶欢晴道:“我老婆就是懂事。”

    叶欢晴有苦说不出,感觉每次都是被这个男人套路的感觉。

    “不过我可提前跟你说,你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到我跟你一辆车走的。”叶欢晴寻思了一会儿,感觉怎样都不安全,突然想起来了一个法子,“这样吧,你以后每次来接我就打车,在公司外面左边的十字路口,那里很少有我们公司的员工过去。”

    顾南苦恼的看着叶欢晴,这是连秀恩爱的权利都给剥夺了啊,不过为了晚上回去可以有温柔乡躺,顾南不得不答应叶欢晴的要求。

    顾南把的事情直接带去了南至集团一起处理,叶欢晴在人事部几天也算混的风生水起,毕竟自己是带着打好关系的目的来的,就算以前不喜欢和人唠嗑现在唠嗑起来简直不分年龄,没有代沟。

    叶欢晴真觉得自己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看来人事部还有把人回炉重造的功能。

    玩笑归玩笑,叶欢晴骨子里还是不太喜欢那种八卦氛围的,所以就等着机会可以让身边的员工都相信自己。

    下班,叶欢晴转到十字路口,偷偷摸摸的就像是做贼一般,果真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那里,叶欢晴想也没想的就钻进了车子。

    叶欢晴跟顾南一起坐在车后座,突然发现前面的司机不是家里的那个吗?不禁问道:“张叔,你改行开出租车了?”

    老张有些脸红的笑了笑,“这还不是来接夫人您的,少爷要求的,我也不懂。”

    叶欢晴偷偷看了看顾南,这男人从自己上车就一直装高冷,竟然一句话也不说,坐在那里看报纸。

    司机已经发动车子往家里开了,叶欢晴靠近顾南,问道:“报纸都这么好看吗?”

    顾南这才放下来报纸,将叶欢晴抱进了怀里,“傻丫头,看都不看里面的人,就直接上车了?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叶欢晴撇了撇嘴,原来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生气呢,叶欢晴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们有心电感应啊,我知道车子里的人是你,才直接上来的。”

    顾南闻言终于绷不住内心的情感,会心一笑,“就你会说话。”

    叶欢晴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我下次会好好看清楚的,不过这出租车是怎么回事?”

    顾南解释道:“公司入股了出租车公司,拿一辆车还不是什么问题。”

    叶欢晴有些嗔目结舌,看来以后张叔真要改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