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机会
    该死的,顾南忍住全身的,直接冲进房间的卫生间里准备冲个冷水澡,却没想到一开门,里面一个明晃晃的**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顾南立马惊吓的清醒了几分,林芸菲被突然闯进来的顾南也吓了一跳,转而立马羞红了脸低下头来。

    顾南看清楚了这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之后,一瞬间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芸菲光着身子正从浴缸里出来,看到顾南突然闯进来,连忙含羞带怯作势拿一条毛巾包裹着自己。

    顾南头脑清醒了一会儿,身上那股感又重新开始席卷了大脑,他勉强支撑着站在那里,看也没看前面的林芸菲,从嘴里使劲吐出来一个字,“滚!”

    林芸菲虽然被顾南这一声怒吼吓得身子一抖,可是林芸菲明白,自己绝对不能退让。

    如果自己今天真的因为害怕而放弃你的话,以后绝对没有机会了。

    哪怕知道顾南心里已经是十分不待见自己,今天的事情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地步,成了,顾南就不得不娶了自己,如果就这样放弃自己不仅嫁不进顾家大门,顾南只怕不会放过她。

    “顾哥哥,我在这里洗澡呢,是你自己进来的。”林芸菲强忍着心里的紧张和恐惧感,勉强换上一副笑容说道。

    顾南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现在只想要冷水浇灭从心里升腾起来的那一阵火。

    “不想死的话,就立马给我滚出这个房间。”顾南哪有那么多耐心来跟林芸菲说废话,可是林芸菲现在浑身,他确实也不好上前直接扔她出去。

    林芸菲竟然铁了心就不出去,索性把浴巾直接从身上扯了下来,再也没有那股子害羞的劲儿,直接就走到顾南面前来。

    “顾哥哥,你看看我好不好,我真的爱你,爱你好多年了,为了你,菲菲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林芸菲说到激动的地方,直接上前一把抱住了顾南。

    顾南闷哼了一声,天知道在中了这种药的时候闻到女人身上的味道是一种多么大的折磨,可是顾南除了药效带来的一闪而过之外,心里只有一阵恶心感。

    顾南想也没想的直接把林芸菲一把推倒在了地上,林芸菲整个人光着身子狼狈不堪的躺在浴室的地板上,看着顾南跑出去,不禁绝望的喊了一声。

    为什么!

    自己都做到这个地步了顾哥哥竟然还是不肯接受自己?

    顾南忍住从心到骨头里的难受,凭借着一丝丝清醒的神智走到门口,拉了拉,却发现门根本拉不开!

    “开门!”顾南一脚接着一脚的开始踹门,一边大声吼道。

    陈敏家一直守在外面,就担心林芸菲一个人可能应付不来顾南,听到顾南开始踹门的声音,陈敏家其实还是有些不安的,可是陈敏家没办法,就等着药效上来,到时候儿子就乖了……

    顾南不知道踹了多少时候,觉得体力都快要用光了的时候,终于累的坐了下来。

    林芸菲在浴室里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听到外面的动静似乎没有了,才连忙擦了擦眼泪。

    顾南那种暴怒的模样她当然害怕!否则早就直接上去了!

    林芸菲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发现顾南正靠在门边上休息,自以为是机会来了。

    却没想到,脚才出来一步,顾南的目光便恶狠狠的扫了过来。

    “真是恶心,林家竟然会出了你这样的女人,你就下贱到这种地步非要了往别人送吗?”顾南厌恶的说道。

    林芸菲听的面色惨白,就算是再没脸没皮的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样说,心里也。更何况林芸菲好歹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家庭出来的孩子,被顾南这样一说,心里确实有些接。

    自己了站在顾南面前,确实如顾南所说是自己送上门去的。

    “顾哥哥……”林芸菲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打退堂鼓的,虽然自己在之前就在心里暗暗跟自己说一定要好好把握今天的机会,林芸菲试想过很多种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却真的没有料想到顾南会用这样伤人的话来逼退她。

    林芸菲正想退一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门外陈敏家的声音传过来。

    “南南啊,你和菲菲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妈妈非常支持你们在一起,妈妈就先走了啊。”陈敏家听到里面动静小了一点之后,却发现有点不太对劲,担心林芸菲临时掉链子,特意说了一句。

    林芸菲闻言果真打起了几分精神来,顾南听到陈敏家的声音在门外,立马又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开始的踢门。

    “你放我出去!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南开始声嘶力竭的吼道,浑身散发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林芸菲根本不敢上前一步,才重新燃烧起来的信心又立马被浇灭了。

    陈敏家连忙离开了走廊,生怕听到顾南那种责问的声音。

    顾南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已经渐渐绝望起来,看着面前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林芸菲,根本没有半点的同情心。

    “你应该有办法出去吧?”顾南走了几步走到林芸菲面前来,根本没有看林芸菲的身子一眼,直接恶狠狠的问道。

    顾南的呼吸已经加重,整个人就像被火燃烧了一般,竭力克制自己才让自己说话还能够顺畅一点。

    林芸菲看到顾南变得这样,立马觉得机会来了,不过暂时不敢吭声,生怕顾南又开始情绪失控。

    林芸菲却在有意无意的顾南,身上故意半遮半掩的,一双水眸含情脉脉的看着顾南,然后便直接躺在了。

    顾南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心里某个爆发点要炸裂,但是他脑海里只有叶欢晴,他不能忍受面前站着别的女人。

    顾南凭借着最后一点意识,突然看到了房间里桌子上的工具箱。

    对,工具箱!

    顾南没有理会的人,开始把工具箱打开,哗啦啦的翻出来了一大堆东西,从里面拿出来一把大锤子便开始锤门锁。

    邦当!

    门锁应声而下。

    林芸菲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她原本还在幻想这漫漫长夜顾南无论怎样都挨不过这个晚上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顾哥哥!”林芸菲连忙喊了一声,想起身去追顾南,却发现自己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穿只能作罢。

    顾南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直接就冲到了客房里,然后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冷水澡。

    而后还在浴缸里放满了冷水,顾南把整个人都浸泡在冷水里,终于身上的那阵火才消了下去。

    顾南不知道在水里泡了多久,整个人从水里出来的时候,觉得踩在地板上都是软绵绵的。

    拖着整个疲惫的身子,顾南却不敢立马睡觉,把客房关了个严严实实之后,才躺在了。

    多么可悲,连在顾宅睡觉自己竟然都要防范到了这种地步。

    陈敏家听到楼上的声响之后连忙跑上楼来查看,却发现声音是顾南房间里传过来的,还以为是两个人在一起弄出来的动静,陈敏家仔细一听却没想到是林芸菲的哭声。

    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南南在里面难道对林芸菲动粗了吗?

    陈敏家倒害怕进去万一是耽误了两个人的好事儿自己更加不好,所以犹犹豫豫的还不敢进去。

    却发现这房间门竟然是松的!

    陈敏家立马发现了不对劲儿,直接推开门,果然里面哪里还有顾南的影子,只有一个林芸菲正坐在哭呢!!

    陈敏家连忙跑到林芸菲的面前来,林芸菲早就穿好了衣服,看到陈敏家进来,连忙哭道“伯母,顾哥哥他逃走了!”

    逃走了?

    怎么可能!

    陈敏家特地在楼下都安排了保镖,根本没有看到顾南的影子啊!

    “菲菲,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敏家其实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毕竟自己帮这两个人安排得好好的,这林芸菲竟然直接让人给跑了!

    可是现在不是责怪对方的时候,陈敏家到处开始找顾南在哪里,终于找到一间客房门是反锁的。

    “南南?”陈敏家敲了几下里面根本没有人应,因为陈敏家其实更加关心儿子的健康,那药中了可不是好玩的,虽然已经是医生说副作用很小的药,但是做母亲的哪里会让孩子去冒这个险。

    叫了几声没人应,陈敏家连忙拿过来客房的备用钥匙,让保镖帮忙一起破门才算是弄开了。

    顾南此时正躺在平复,听到门被人弄开,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

    陈敏家看到顾南果真躺在里面,连忙把保镖招呼下去了之后便朝顾南走过来,脸色十分不好看。

    “南南!你也太不懂事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赶紧给我回去,妈妈就当做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是你回顾家最好的一个方式,妈妈不怪你这两年的不听话。”陈敏家说道,竟然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对的。

    顾南全身只觉得药效是退了不少,但是因为泡了太久冷水的缘故,整个身子都在发烫,估计是发烧了。

    听到陈敏家进来竟然还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顾南心算是凉透了,自己都还没有好好问一问母亲为什么都能做出来对自己儿子的事儿,如今看来这顾家不过是顶着一个跟自己同样的姓氏而已,那些什么亲情都是慌谈。

    顾南喘了几口气之后,勉强从支撑着站起来,然后看着陈敏家,陈敏家似乎气的头发都在颤抖,顾南突然觉得十分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