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欺人太甚
    这好端端的家宴母亲还特地跟自己说不要带叶欢晴过来,他不敢把原话告诉叶欢晴,免得叶欢晴伤心,正好欢晴又要去洛杉矶,他如果不是想找机会和家里那些亲戚说个明明白白,他还真不会来这个家宴。

    到了顾宅,顾南直接拔了车钥匙就进去了,车子都没有开进门,反正自己也并不打算待很久。

    客厅里,家族里的亲戚都在,还有一些早年父亲的合作伙伴,和母亲的一些朋友。

    看来,只等他一个人了。

    陈敏家看到顾南过来,连忙上前拉住顾南,竟然还有些抱怨的口气,说道“南南,家宴你怎么都还迟到啊,不是让你下午就过来吗?”

    顾南看了一眼周围,却发现林芸菲竟然坐在主桌上和陈敏家一桌,立马就明白了陈敏家的用意。

    两年前,母亲和林芸菲逼叶欢晴走,顾南可就对林芸菲说过狠话了,难道今天母亲打算在这所有人面前直接硬逼吗?

    顾南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您说的是晚宴,下午过来只能吃空盘子了吧。”

    “你这孩子,现在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啊!”陈敏家嗔怪的说道。

    “来来来,反正菜也才上好,我们赶紧坐下来吧。”陈敏家换上了一副笑容,并没有和顾南计较,拉着顾南就往主桌上坐。

    果不其然,陈敏家想让顾南坐在林芸菲的旁边。

    顾南盯了林芸菲一下,林芸菲原本还满怀期待的看着顾南,却发现顾南的目光有些渗人,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顾南。

    顾南冷哼了一声,直接坐在了离林芸菲最远的位置上。

    陈敏家似乎想说什么,暗暗拉了拉顾南,顾南却不为所动,陈敏家无奈只能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这主桌上竟然只坐他们三个人?顾南心里是有些疑惑的。

    “没有其他亲戚要来吗?”顾南看了看桌子上空荡荡的座位,发现确实只摆放了三副碗筷。

    陈敏家解释道“本来还有你远房表舅一家要来的,突然说路上堵车,不来了。”

    顾南虽然觉得这理由明显的不靠谱,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妈,为什么不让我带欢晴来?那还说什么结婚的事情?”顾南心里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陈敏家听到顾南张口就是叶欢晴,脸也一下子阴沉了起来。

    “南南,你为什么就不能陪妈妈高高兴兴的吃一顿饭呢?今天可是家宴。”陈敏家顺势给顾南倒了一杯酒,放在了顾南面前,“今天你就让妈妈高兴一下。”

    顾南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吃顿饭而已。

    看着面前的酒,却不是很想喝,“我等会儿还要开车回去,酒就不喝了。”

    陈敏家心里其实很生气,但是并没有发作。

    顾南看着这坐在陈敏家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林芸菲,自己老婆都不能来,妈把林芸菲叫过来又是什么意思?顾南心里越来越不痛快。

    林芸菲发现顾南的目光似乎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心里还有些高兴,正抬头想和顾南说几句话,却发现顾南看自己的目光是那样吓人,连忙又低头不敢说话了。

    “南南,你这样看着菲菲做什么。”陈敏家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这顾南的眼睛里就像在喷火,好像要吃了人一般。

    顾南冷哼了一声,“我真不明白,今天到底是家宴还是你们又想把我诓来随便找的一个借口。”顾南环顾了一下周围,那些叔叔伯伯吃的开心得很呢。

    “看来为了让我回来,你们也是挺辛苦的,连叔叔伯伯们真的都请过来了。”顾南全程都是对林芸菲说的。

    林芸菲面色惨白的抬起头来,看着顾南,委屈的说道“顾哥哥,你别这样说伯母,我们就是想看看你。”

    “我问你,家宴你来干什么?你是我顾家的人吗?”顾南心里越想越不舒服,“妈,你不让我提欢晴,可是欢晴是我妻子,家宴你都不让她来却让林芸菲来,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这样我们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

    林芸菲没想到自己在顾南面前已经是这样不受待见,立泪汪汪的直接跑走了。

    只不过林芸菲并没有离开顾家,而是直接上了楼,顾南并没有看到这个细节。

    因为顾南此时此刻可谓是怒火中烧,越想越觉得陈敏家欺人太甚。

    陈敏家看到林芸菲都哭跑了,当下还是赶紧安抚一下顾南的情绪,否则等会儿顾南要是真的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可功亏一篑。

    “好了,南南,妈妈就是想和你吃顿饭,你不想菲菲在,她现在也走了,好歹人家也是一个女孩子,你怎么能够当面这样说她。”陈敏家主动坐到了顾南的身边来,说道。

    顾南心里难受极了,女孩子?

    叶欢晴就不是女人了吗?自己母亲昨天在那里那样用言语伤害叶欢晴,母亲为什么就不觉得叶欢晴也会难受呢?

    “南南,吃点菜吧。”陈敏家帮顾南主动夹菜,顾南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只想着赶紧吃完了赶紧走,所以想也没想的就把陈敏家递过来的东西全部吃了下去。

    约摸吃了十来分钟,顾南觉得头有些晕晕的。

    “妈,我先去一下洗手间。”顾南以为是周围的嘈杂环境让自己有些不舒服,而且看了看时间,自己也差不多要走了,正好上洗手间洗把脸。

    陈敏家的目光有一丝闪烁不明的光芒,不过转瞬即逝,顾南并没有发现。

    顾南直接上了楼找到了洗手间,洗了两把脸之后竟然觉得那阵晕眩感越来越严重了,竟然一瞬间支撑不住直接扶在了洗手池上。

    “该死的,又没喝酒。”顾南低声咒骂了一句,又接着洗了两把脸,才出门。

    才出洗手间,却发现陈敏家竟然就站在门口。

    陈敏家看到顾南出来,立马关心的走上前来,“南南啊,看你身体不太舒服啊,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顾南摇了摇头,“妈,我回我家。”

    陈敏家哪里会这样让顾南走,“傻孩子,这里就是你家,说什么回家!”

    顾南揉了揉脑袋,发现确实有些神智不清醒,便直接说道“妈,那我先休息一会儿,我觉得我头有点晕。”

    陈敏家听到顾南这样说就放心了,连忙把顾南扶到顾南原来的房间里去。

    “南南,那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我让司机帮你把车子开进来,今天就别回去了啊!”陈敏家没等顾南回答直接就从顾南口袋里拿走了车钥匙,然后就把顾南推进了房间。

    顾南一进房间,就发现房间里竟然有一阵香味儿,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头好像不太晕了,只不过全身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直在蔓延。

    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因为这真的有点不太对劲,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吃坏了东西根本不像,可是顾南不敢相信,难道自己母亲还会给自己下药吗?

    顾南有些难受的支撑在墙上靠了一会儿,不管自己相不相信是陈敏家给他下的药,顾南已经确定自己确实是中了药了。

    而且还是那种催情药!

    该死的,顾南忍住全身的燥热,直接冲进房间的卫生间里准备冲个冷水澡,却没想到一开门,里面一个明晃晃的**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顾南立马惊吓的清醒了几分,林芸菲被突然闯进来的顾南也吓了一跳,转而立马羞红了脸低下头来。

    顾南看清楚了这面前的人到底是谁之后,一瞬间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欢晴微微皱眉,她回国之后可并不想和林芸菲这些人再有什么瓜葛。

    看到林芸菲的目光中带着鄙夷,如此还要一直打量自己,叶欢晴也不是活该受气的出气筒,直接走了几步站在林芸菲的面前看着她。

    叶欢晴净身高都比林芸菲穿高跟鞋高,更别说这时候叶欢晴自己也穿了高跟鞋。

    林芸菲被叶欢晴这样俯视心里才觉得郁闷呢,奈何身高就是差距,冷哼了一声才收回了目光。

    如今的叶欢晴总给人一种气势逼人的感觉,林芸菲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还有些恐惧。

    这女人两年来到底去干了什么,其实在林芸菲的记忆里,叶欢晴可一直都是病房里那副虚弱的样子,以及被陈敏家赶走时的可怜样儿。

    虽然叶欢晴得到了顾哥哥的宠爱又如何?林芸菲明白,单单是在陈敏家这一关上,叶欢晴永远都过不了这一关。

    “看够了是吗?我现在过得很好,你是不是很失望?”叶欢晴并不擅长和这种人勾心斗角,可是说一些酸话气一气林芸菲这种想要看她笑话的人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叶欢晴觉得这林芸菲这次来顾家别墅找自己难道单纯的就是想看看自己?

    叶欢晴不傻,哪里会相信林芸菲说的话,估计是来找顾南的。

    叶欢晴明白顾南母亲对林芸菲很是喜欢,基本上把林芸菲当成准儿媳妇看待的,所以林芸菲才能这么嚣张的站在她面前。

    叶欢晴忍受陈敏家是因为她是顾南母亲,但是林芸菲算什么东西,她可用不着在林芸菲面前卑微。

    林芸菲气结,“你现在过得好?伯母不知道有多讨厌你呢,你真以为就可以这样嫁进来顾家了?”

    叶欢晴听这种话听陈敏家念叨了一早上,没想到现在又要听林芸菲给念叨一遍,当然没了耐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