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想放人
    “我想知道jane设计师在贵公司的合约期限是多少年?”顾南开门见山的问道,其实不管多少年,他今天都要把叶欢晴带走。

    之所以顾南一个人过来,其实就是担心叶欢晴一个人面对这种事情会很吃力,对于叶欢晴来说,离开这个公司不仅仅是中途毁约那么简单,杰克森是带叶欢晴入门的人,这种事情如果杰克森非要咬住不放,到时候传出去名声不知道多难听,只怕叶欢晴在设计领域的处境只会越来越难堪。

    顾南问过叶欢晴,叶欢晴原本和杰克森签订的期限是十年,可是因为两年之间业务量加大她当时也没有想太多,便答应了签约期限加长的要求,所以叶欢晴如今都不确定自己和公司到底有多少年的合约。

    杰克森挑了挑眉,“对于客户,我想这个是有必要保持沉默的,我们并没有权利和您说这个,这也关系到了jane的个人**。”

    杰克森似乎有意想要顾南承认些什么,顾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我想要替jane和贵公司解约,请先生直接告诉我程序吧,需要我做哪些事情?”顾南说道。

    杰克森并没有很快正面回答顾南这个问题,甚至多余的表情变化都没有,让顾南更加觉得这个外国佬不是很简单。

    “解约?顾总这是要和我抢人吗?我知道,jane的天赋让很多人都想要她,你并不是第一个提出来这种想法的人,不过最终都被那巨额毁约金给吓退了。”杰克森说道,“顾总之前能够得逞不就是因为以毁约金为要挟,才让jane跟你回国的吗?”

    顾南立马沉默下来,这个杰克森表面上一副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原来这些事情他竟然早就调查清楚了。

    看样子杰克森肯定要在毁约金上好好的敲他一笔,不过不管要赔偿多少钱,他绝对不会把叶欢晴留在这种人身边。

    “既然先生什么都知道了,直接说价钱吧,我必须要把jane设计师带走。”顾南换了一个姿势坐下来,正好嘴唇有些干涩,便吞了一口咖啡润润嗓子,还别说,杰克森的咖啡确实不错。

    杰克森上下打量了一眼顾南,“我其实比较好奇顾总和jane设计师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只是因为特别喜欢设计师的作品吗?我并不觉得这个理由有多少说服力。”

    顾南目光立马沉了下去,如果杰克森不知道他和欢晴到底什么关系的话,如此问来倒是情理之中的,可是怕就怕在杰克森明知故问,这个人到底城府有多深目的是什么,顾南并不能完全确定。

    自己对杰克森唯一的了解不过就是杰克森身为ring设计公司总裁,也是叶欢晴的伯乐而已。

    顾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关键点在哪里,“我想先问杰克森先生一个问题?”

    “请问。”杰克森摸了摸下巴,随后把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

    顾南知道叶欢晴作为威尼斯设计师是设计届的一颗新星,但是他并不觉得这能够支撑国内设计一瞬间传到威尼斯,他本人并没有在这次设计师的包装下引人耳目,因为叶欢晴在工作完成之后明确要求不想太过张扬。

    所以,杰克森是从哪里看到的欢晴和自己合作的设计?

    还美名其曰接了很多单子回来?

    这一切实在太过巧合,“杰克森先生,请问你得到jane设计师国内消息的方式可以给我看一眼吗?”顾南目光锋利的看着杰克森,试图不放过杰克森脸上的每一个微妙的表情。

    杰克森一瞬间脸色变得有些僵硬起来,然后便笑了笑,“给你看我知道的。”

    杰克森并不是那种喜欢勾心斗角的人,虽然平时自己作为商人的狡黠还是有一点的。

    顾南跟着杰克森来到杰克森的电脑面前,杰克森调出来了一个文件夹。

    打开之后,顾南发现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关于叶欢晴的资料,动态更新到昨天。

    简直可怕,就像是一个如影随形的记录仪一样,把叶欢晴做的事情都记录在了上面,只不过很粗糙,一些主要的事情都有记录。

    所以显而易见,不是专门的跟踪者所为。

    “这不算侵犯**吗?”顾南问道,心里其实是有些火大的,毕竟自己老婆这么多资料存在别的男人电脑里,想想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杰克森摆了摆手,“顾总,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你自己先看看,这些照片全是在公共场合排列,几乎都有其他人同时拍摄,只不过我拿到的资料更加详细而已,这可不能够说我侵犯**,谢谢。”

    顾南哑口无言,确实,这些照片几乎都流传在w市内一些报纸上,不能引起来什么风波,这也是顾南觉得奇怪的地方,杰克森竟然连昨天的动向都有。

    看到顾南一脸疑惑和怀疑的模样,杰克森解释道“顾总,实话跟你说吧,jane在我心里就像是一块没有被开采过的璞玉,里面充满了未知,但是我知道她价值连城,所以我不得不对她的动态有所了解。”

    顾南还是不能够接受这个理由,杰克森继续说道“jane的能力非常好,我把她开采出来说实话第一个目的就是为公司带来利益,可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看中了她的设计天赋,我并不觉得jane跟你回国会在设计事业上有什么突破的进展,我作为她的领导,我知道怎样为她铺一条更好的道路,我并不会强迫她干什么,在此基础上,我还可以让她进步。”

    杰克森其实早就知道顾南和叶欢晴的关系不一般,也知道叶欢晴回去极有可能真的会想彻底脱离公司,所以他一早就准备好了所有路。

    杰克森觉得叶欢晴既然是自己开采出来的价值连城的宝石,就绝对不允许重新被埋进沙子里,那样他真的会觉得是自己白费心力,而且十分可惜。

    顾南听到杰克森这些话并不觉得这是对欢晴价值高的褒奖,这实在太像买卖的感觉。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我想你在我面前说我妻子价值连城,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我请你不要用买卖的眼光去看待我妻子。”顾南说道,既然杰克森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叶欢晴的关系,双方这样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也更加轻松自在一点。

    杰克森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顾总,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不会放jane跟你走的,她的设计生涯还刚刚开始,你不能就这么毁了jane的事业。就像如果我要毁了你的事业一样的,你觉得你把你的南至集团给我怎么样?”

    顾南呼吸重了重,觉得这杰克森就在强词夺理,“所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放人?”

    杰克森叹了口气,“顾总,如果要把话说到这么严重你也明白的,我没有权利这么做,可是我要提醒你,jane如果要毁约的话,你就要把你的南至集团当成赌注还给我,才能弥补我的损失。”

    顾南觉得这杰克森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一个毁约合同难道值得自己整个南至集团?

    “我觉得这应该是天方夜谭,你口中的南至集团只是一个主公司还是包括旗下所有的公司?”顾南不太确定杰克森话里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便问道。

    如果是整个集团,他真的觉得这杰克森恐怕是梦没做醒。

    “你知道整个南至集团价值多少吗?和你的设计公司不想上下,我并不相信贵公司就只值得一个毁约合同,还是说,难道贵公司这两年都是靠我妻子撑起来的吗?”顾南知道杰克森的本意肯定不是钱,只不过确实不想把叶欢晴放走而已,偏偏他只要叶欢晴。

    “我当然知道,除掉这个,我们免谈。”杰克森已经站起来了,一副要下逐客令的模样。

    顾南执意要看当初叶欢晴和公司签约的合同,却被杰克森一口拒绝。

    “还是让jane本人来跟我谈,我觉得这件事情你们没有任何权利来代表jane个人,我并不认为jane真的愿意放弃她的事业。”杰克森说道,然后已经让秘书进来了。

    顾南明白这是在给他下逐客令,也没有多留,便自己出去了。

    杰克森看到顾南离开,脸上原本有些严肃的表情突然挂着笑意,他虽然十分希望jane可以获得幸福,可是这不能在jane用设计事业换来的基础上,作为一名设计公司的总监,他真的希望jane可以明白自己的用意。

    不是他不放人,而是不想得到一个惋惜的结果。

    顾南从ring公司出来之后有些懊恼,本来还以为今天可以把事情解决明天带给叶欢晴一个好结果的,却没想到得到一个这样子的回答,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安起来。

    如果杰克森摆明了是不想放人,哪怕自己真的把南至集团给他还是不一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一边,叶欢晴和孙小小已经吃完了晚饭,叶欢晴正准备把碗收拾收拾扔进厨房,却突然被孙小小一把抓住了手。

    “怎么了,小小?”叶欢晴看到这孙小小自从自己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总是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便有些不安的问道。

    孙小小把叶欢晴拉着坐了下来,心里可是一直疑惑叶欢晴到底和顾南是怎么重新走到一起去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