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正式的求婚
    “这是给我的纪念品吧?没想到设计才结束,作品竟然就出来了。”叶欢晴笑了笑,试图掩饰内心的慌乱和尴尬,连忙想把戒指拿过来就了事。

    顾南却在叶欢晴的手快要碰触到的时候直接把戒指拿了回去,弄的叶欢晴的手悬在半空中好不尴尬。

    “这不是给你的纪念品。”顾南笑了笑,脸色却觉得不是很好看,似乎很严肃的样子。

    叶欢晴努了努嘴,有些无所谓的说道“哦,那是我误会了。”

    其实两个人似乎都在尽力维持这气氛好不尴尬,却还是让气氛一点一点的变得尴尬起来,顾南的心思叶欢晴不敢去猜,而叶欢晴的心思顾南猜不透。

    如今的叶欢晴多了很多他看不透的地方,她学会了竖起来全身的刺去扎伤害过她的人,尽管那个人并不是那么十恶不赦。

    最终竟然还能来个大反转,和从前最不喜欢和人社交斗争的叶欢晴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所以顾南明白,肯定不能够再用之前的那一套去揣测叶欢晴的心思,他也不想用什么套路去猜测自己爱的女人。

    凡事,他只想用心,最后,也能通过用心把叶欢晴追回来。

    “欢晴,嫁给我好吗?”顾南突然单膝跪地,说道,手里的戒指被顾南举在叶欢晴的面前,如果今天求婚成功,那今天的日子又将多了一层含义。

    叶欢晴果真还是心里最担心顾南说的话从顾南嘴巴里说出来了,她再也不敢看顾南,声音十分冰冷,“这不可能的,你就死心吧。”

    顾南哪里会就这样死心,“欢晴,你看看我,你说我们为什么不可能?我爱你,男未婚女未嫁,除非你给我一个你不爱我的理由,否则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不爱就是不爱,还能有什么理由?你不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可笑的问题么。”叶欢晴转眼已经把脸埋在枕头里,思绪乱极了,她不能够再让这个男人扰乱自己的情绪了。

    “欢晴,从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真的全部改变了,我不求你原谅之前的我,我只求你给现在的我一个机会。我爱你,给我一个留下你的机会好吗?”顾南看着手里的戒指,如果不是这次举办活动,恐怕自己到现在都还找不到叶欢晴呢。

    冥冥之中自由注定的事情,顾南认为,他和叶欢晴的缘分绝对是一辈子的相守,而不是有缘无分。

    这个自己爱到骨子里的女人,他放手不如让自己承受剔骨的痛苦。

    “你应该不记得了,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顾南说道,“其实珠宝公司的成立就是为了弥补我对你的遗憾,我为你好像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除了最开始对你的百般刁难,甚至演变到折磨,有些时候做噩梦梦到最开始的那段日子,我几乎都是哭醒的……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大男人还会哭很没骨气?”

    爱一个人,本来就是没骨气的事情。

    “我既然选择了爱你,我愿意卑微到尘埃里,欢晴,曾经我对你的伤害我都愿意你用同样的方式来惩罚我,我真的很努力的在改变。”顾南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内心看得出来压抑了极大的痛苦。

    如果这些话是顾南在她刚回来的时候说的,叶欢晴肯定不会相信,甚至还会很生气。

    可是这半个月的重新相处,叶欢晴知道顾南并不是空口说白话,顾南的改变几乎让她觉得这站在自己面前的会不会根本不是两年前的那个男人?

    她爱他吗?

    叶欢晴闭上眼睛慢慢思考这个问题,脑海里飘过了一张张顾南的脸,只不过表情各异,他们曾经相濡以沫的时候也有过,一起笑一起哭,都有。

    人生当中看到男人为自己掉眼泪,也是顾南,这第一个。

    还是自己曾经觉得最是冷漠无情的男人,叶欢晴承认,自己的心早就挂在了顾南的身上,所以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何尝不会哭醒,总觉得自己是犯贱。

    “我如果接受你,怎么对得起我走了的孩子。”叶欢晴其实心里始终过不去的是这个坎,顾南的改变她看在眼里,也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改变的,可是当年确实也是顾南推她倒地才失去了孩子,甚至让自己永远失去了成为一个母亲的机会。

    顾南闻言目光立马暗淡下来,这件事情何尝不是自己心里的痛处,失去的也是他的骨肉,如果那个孩子能够留下来,如今肯定都可以叫爹地妈咪了。

    “欢晴,我永远都会记住我的过错,我欠你的我一定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你,包括那个还没出生的宝宝。如果以后没孩子,我会陪着你,如果上天眷顾我们给我们一个孩子,我会陪着你们娘俩,总而言之,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顾南想要的就是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可以让他留住叶欢晴。

    叶欢晴就像被一团乱麻给缠住,整个人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耳边竟然有了嗡嗡声,把她和现实世界隔离开来,顾南的话忽远忽近,听的有些不真切,却让她脑海里闪烁来去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

    说到底,叶欢晴只是担心如果再一次选择相信顾南,会不会得到同样的结果。

    顾南看到叶欢晴依然在犹豫,他知道不能再这样拖延下去,只怕再拖延下去,叶欢晴回到了威尼斯真的再也不会想回来了。

    再让他等两年三年他做得到,可是等一辈子做不到,因为他不能忍受此生没有叶欢晴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

    昨天晚上就像重温了一边曾经是夫妻的日子,顾南心里不知道多高兴,虽然高兴之余依然忐忑叶欢晴醒过来会不会怪他。

    好在,今天叶欢晴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怪他,所以顾南心里更加多了几分信心。

    “欢晴,这两年多,我没有一天是自在的,白天我用充实的工作填满自己的大脑,可是一有时间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你,想起来我曾经对你做的那些事情,特别想念你躺在我怀里乖巧的模样。夜晚,就更不用说了,我没有哪个晚上不靠安眠药睡觉的,哪怕是安眠药,我睡着了之后,但凡做梦,梦到的还是你。”顾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都说时间可以冲淡所有,可是在他这里,时间越久,反而思念越深,叶欢晴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

    叶欢晴的心也是肉长的,顾南话说到这里,要说她心不软那是不太可能的。

    可是……

    “顾南,我有些害怕。”叶欢晴的声音低低沉沉,听的出来内心里的犹豫不决。

    曾经她不是没有相信过这个男人,可是换回来的结局是什么?

    “欢晴,我爱你,我真的不知道再怎么说才能够让你留下来,可是我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说了做了,我现在就请你相信我,大不了我拿这顾家基业跟你赌,我再负你,南至集团是你的,顾家也是你的,到时候你也换来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顾南坐在床边,把叶欢晴的手捏在手里。

    “欢晴,这两年多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肯定在外面受了很多苦。”顾南知道叶欢晴这辈子得到的甜就很少,从前叶家欺负她,到了顾家,没想到自己给她带来的伤害更大。

    叶欢晴的眼泪已经下来了,两年来的生活里或许有苦痛,可是自己咬牙挺过来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可是自己骨子里的要强却容不得别人去触碰。

    从顾南嘴里听到这些话,叶欢晴真的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我其实过得真的很累。”叶欢晴的脆弱从来只在这个男人面前展示过,她用最坚强的外壳去包裹自己,可是里面却柔软的不如豆腐。

    真的禁不得摔碰,可是到底还是坚持过来了。

    哪怕如果如今看似风光又如何,夜晚面对的也许是灵感枯竭,这个行业每天都充满着不确定,没准下一秒就有一个天赋比你还高的新人出现来顶替你。

    叶欢晴小心翼翼的进军这个陌生的领域,也许有喜欢的成分在里面,也许终于有了自己能做的工作,可是初衷不过平凡的想要一口饭吃而已。

    她灵感枯竭的时候面对一张白纸,看到的可能是将来没饭吃的情景。

    这两年之所以会有这么高的成就,不仅仅是外面吹嘘的自己设计方面的天才,而是最可笑的现实原因逼着她走到了如今的高度。

    她累的想要休息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依靠,没有后盾,她还要给跟着她的人比如孙小小一个安稳的生活,她要活下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哪怕经历了这么多,遇到危险的时候她都能下意识的想起来这个男人。

    哪怕昨天,危机时刻,她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人还是顾南。

    她曾经被叶家赶出来的时候也是这男人收留了她,虽然带给她的是噩梦,但是顾南给自己的安心无人可以替代。

    “欢晴。”顾南听到叶欢晴如此说,心里早就痛得不行。

    他当然知道叶欢晴累,所以他两年来从未放弃过寻找叶欢晴,异国他乡,身无分文,天知道叶欢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顾南轻轻俯身,正好把叶欢晴整个身子都圈在了怀里。

    “所以以后,让我做你的依靠好不好。我知道你要强,要面子,可是我只要你,你要什么都可以。”

    叶欢晴许久都没有说话,顾南却听到叶欢晴情绪克制不住发出来的抽泣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