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合作结束
    顾南贴在叶欢晴的耳边说道“欢晴,我先扶你在这里坐一会儿?”

    叶欢晴没有回答,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顾南小心翼翼的把叶欢晴扶在了椅子上坐好,然后便捏着拳头走到李总面前来。

    “你再说一遍?”顾南吼完直接拧着李总的领带往外拖,“你他妈的给老子滚!”

    直接一脚把李总给踹出去了,能听得到外面的地板传来了一道非常大的声响。

    顾南气冲冲的还跟着出来了,直接让几个保镖过来把李总像抬似的抬走了。

    顾南立马回去,看到叶欢晴几乎要从椅子上倒下来,连忙一把抱住了叶欢晴。

    “欢晴,你怎么了?”顾南看到叶欢晴眉眼迷离,神志不清的模样心里不禁一咯噔,难道是中了那种药?

    “我好热……好难受,全身都难受……”叶欢晴一边抓着自己的胳膊,似乎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爬似的难受,嘴里喃喃道。

    顾南能明显的察觉到叶欢晴的体温逐步上升,回想起来他们的第,叶欢晴的身子也是这样滚烫的吓人。

    叶欢晴在顾南怀里不安的挣扎起来,无意识的了嘴唇,喉咙干涉的只想喝水,可是却又不像只是水的渴望。

    “欢晴……”顾南眸子立马暗了下来,目光紧锁在叶欢晴身上,扶着叶欢晴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他应该怎么做……

    如果一如当初那般,叶欢晴醒过来会不会怪他。

    外面的人听到了这边的声响立马有人冲了进来,却正好看到顾南抱着叶欢晴,而叶欢晴因为药效的原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直接半挂在了顾南的身上。

    来人吓得呆在那里,顾南直接一声怒吼“滚出去!”

    吓得后面的人一个都不敢进来,全部退了出去,还把门给关的严严实实的。

    叶欢雨在人群中看到前面发生的事情,有个小职员见了鬼似的跑出来,满脸尴尬,“我提醒你们啊,那里顾总在办要紧事儿呢!你们一个都不准过去,不然不知道怎么死的!”

    反正自己可以身先士卒了!希望顾总到时候别来找他麻烦就好!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大家都比较疑惑的是,里面的女主角是谁?

    “还用说!肯定是那个设计师啊!我看着顾总带她进去的!”

    “啧啧啧,这年头设计师也要靠潜规则的啊?”

    “不然你以为呢?年纪这么小就是国际设计师,我看那些让她得奖的裁判几乎都是看上了她的脸而不是作品……”

    周围最爱嚼舌根子的女员工又开始了八卦式讨论,叶欢雨微微皱眉,直接训斥道“你们是觉得今天太闲了吗?连顶头上司的事情都敢议论?”

    周围人立马安静下来,叶欢雨深呼吸了一口气,明显就是在压制怒火,吓得一众人赶紧回了各自包厢。

    周围人都散了之后,叶欢雨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走了几步到了顾南所在的包厢门口。

    她站了一会儿,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传过来。

    “头儿,我们回去吧。”助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对叶欢雨说道。

    叶欢雨点了点头,却还是望了这紧闭的门一眼,然后走了。

    “顾总这次终于算是完成了心愿吧。”叶欢雨在心里想着,无论怎样,这都不关她的事情了。

    房间里,顾南在心里痛苦的挣扎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为了缓解叶欢晴的痛苦,顾南只能把叶欢晴抱在怀里安抚。

    “欢晴,我带你去医院吧?”顾南说道,却有些犹豫,这种事情要是去医院估计明天头条又要闹得沸沸扬扬了,叶欢晴好歹也是有些名气的设计师,保不准会让那些媒体大肆宣扬。

    所以这个办法肯定是不行的,如今恐怕只有……才能缓解叶欢晴的痛苦。

    可是自己答应了叶欢晴的,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想怎样就怎样,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到叶欢晴难受得在自己怀里不安的动弹,顾南终于下定决心,抱着叶欢晴就出了门。

    直接在大酒店顶楼开了一间总统套房,顾南抱着叶欢晴直接躺在了。

    叶欢晴身上的衣服在挣扎间已经,顾南看的心里终于蹭起来一团火苗,再也灭不下去。

    “欢晴……”

    顾南俯身轻轻碰触着叶欢晴的嘴唇,却不知道叶欢晴早就热情似火,神志不清,两手直接抱住了顾南的脖子,力气大的吓人,直接把顾南往自己身上带。

    顾南支撑不住倒在了,软玉在怀,他到底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压抑了两年多的情感倾刻之间爆发了出来,再也不用叶欢晴主动,一间房子里只剩下这男人无穷无尽的索取,和心满意足的。

    “欢晴,别怪我……”顾南埋在叶欢晴的脖子里,全身上下都做好了最后一个准备,随时帮叶欢晴解决这暂时的痛苦。

    叶欢晴哪里还有意识,却在顾南来了之后彻底让自己的神智变得不清起来,她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好难受。

    叶欢晴哼哼唧唧的嘟了嘟嘴,就像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一般,双手还勾在顾南的脖子上不肯松开。

    顾南温柔的继续吻遍的人儿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就像是在呵护一件绝美的瓷器一般。

    一室灿烂,娇人夺目。

    清晨,阳光明媚,有几只麻雀站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房间内充斥着之后的凌乱与暧昧,混着空调冷气遍布一室。

    叶欢晴头有些为难的转了转,却发现似乎整个人行动得都有些艰难。

    终于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金碧辉煌的天花板,顶上琉璃灯晃得眼睛有些承受不住,外面阳光被落地窗帘遮得只留下了一丝缝隙进来,和灯光媲美。

    “额……”叶欢晴的嗓子几乎干涉得快要裂开,下一秒却感觉一股清泉入嘴。

    舒服!

    叶欢晴心满意足的睁开眼睛,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顾南的脸,两人的距离足够呼吸互相融合。

    叶欢晴张了张嘴,本来以为是要尖叫的,却发现她什么都叫不出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竟然全部记得,从头到尾,自己中的不是,是!

    顾南看到叶欢晴呆楞的模样控制不住捏了捏叶欢晴的小脸,“睡得还好吗?”

    叶欢晴连忙开口问道“现在几点了?”

    顾南抬手看了看手表,“还早,也就上午十点。”

    十点!日上三竿了啊!

    叶欢晴瞪大眼睛看着顾南,“你不用去上班吗?”

    叶欢晴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被窝里睡到日上三竿,这男人可是西装革履,衬衫领带,连发型都弄好了。

    看来这男人起的不知道多早吧?叶欢晴暗暗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果真就像成了植物人一般在躺了大半年的那种刚醒过来的模样,只有一个字——痛!

    感觉每个器官都好久没用了一样,稍微动一下就要龇牙咧嘴的。

    顾南微微笑了笑,语气有些暧昧,“我怎么舍得把你一个人这样留在酒店。”

    叶欢晴脸微微红了红,毕竟自己被子底下还是的呢!

    “你可以去上班,没关系的,正好我也要起床。”叶欢晴说道,如今只想让顾南赶紧去上班,这样才不至于有后面的尴尬,她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因为中了药,所以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真的怪罪顾南什么。

    但是心里难受还是有的,毕竟又这么稀里糊涂的跟这个男人发生了这种关系。

    顾南装作十分难受的模样看着叶欢晴,“欢晴,我一大早起来把房间收拾了个干干净净,还想等你夸奖我的,怎么就直接赶我走了?”

    叶欢晴不知道顾南是在故意跟自己装傻还是怎样,但是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顾南,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吧,你走吧,我们的合作也结束了。”叶欢晴翻了一个身,背对着顾南,有些落寞的说道。

    她和顾南已经是过去式,只是没想到这将要回去之前还会出来这样一个小插曲。

    好在……自己如今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了,反倒不用担心会不会怀孕吧?

    叶欢晴等了很久,却发现一直没有得到顾南的回应,而顾南好像始终没有任何动作,两个人竟然就一直僵持在那里。

    其实顾南只是坐在一边,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东西,只等着叶欢晴回头。

    如果叶欢晴真的可以做到不回头,他这次可能失败了,只不过只是暂时失败而已,他顾南还不到那种失败一次就彻底放弃的地步。

    叶欢晴果真有些按捺不住,不知道顾南在想什么,转身一看,却看到了一枚的钻戒摆在她的面前。

    夺目闪亮的戒指,设计并不惊艳,因为是她自己的作品,没有那种惊喜感。

    “这是……”叶欢晴看到顾南举着一枚戒指在她面前心里本能的咯噔了一下,却没有敢往深处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