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个人私事
    “顾总,你到底想说什么?”叶欢雨的声音冷得可怕,那天晚上,虽然她什么印象都没了,可是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南知道叶欢雨被这件事情肯定折磨得厉害,毕竟这对于女孩子来说,真的可能接受不了。

    “绑架你的几个人已经抓到了,当天在顾家门外把你带走的男人外号小黑,并没有侮辱你,他因为金盆洗手却被人威胁不得已用外力弄破了你的膜,是想掩人耳目,因为当时有其他人威胁他。”顾南开门见山的说道。

    叶欢雨闻言不知道心里是惊还是喜。

    这件事情哪怕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糟糕,可是依然让人觉得耻辱。

    自己的膜就算是外力所破,但是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无从可知。

    叶欢雨浑身颤抖,恨不得此时此刻立马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这种事情竟然被顾南知道了,她最不想就是顾南知道,虽然顾南此时的表情很平常,没有丝毫其他的情绪。

    顾南微微叹了口气,怪不得觉得那两天叶欢雨一直不太对劲,准确来说,是这些天都不是很对劲,对于叶欢雨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来说,这几天心里所受的煎熬可想而知。

    不过如今事情既然已经真相大白,顾南只打算把这一个结果告诉叶欢雨而已,无非就是想让她安心一点,可是目前看来叶欢雨的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

    “欢雨?”顾南轻声喊了一下,叶欢雨这才回过神来。

    “顾总,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叶欢雨说着苍白无力的话,却不知道如何去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这件事情自己以为可以就这样风平浪静下去,可是如今好像又被重新提起来了,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无从可知。

    “没关系,以后要是遇见困难其实都可以跟我说,不要自己一个人压在心里。”经历完这件事情,顾南才明白叶欢雨这丫头估计也是喜欢把事情抗在自己身上的,不过这两年来她的能力逐渐彰显出来,珠宝公司能发展成如今的模样和叶欢雨的努力不无关系。

    叶欢雨闻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自己难道还要把这种事情到处说出来吗?最主要的是如今顾南身边已经有了女人,她哪里还有资格把自己的麻烦扔给顾南。

    “顾总,您只是我老板而已,我觉得这是我的私事,所以并不打算跟你说,以后也是。”叶欢雨仿佛觉得这样子说话可以给自己挽回一点尊严,到底自己的思想还是传统了吧。

    顾南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叶欢晴跟自己说过的话,可能这丫头真的误会了什么吧。

    他已经把叶欢雨当成了自己的得力助手,所以心里并不希望叶欢晴说的是真的,叶欢雨真的对他动了不该有的感情。

    所以顾南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如果这两天你想要休息一下,可以给你放两天假。”

    叶欢雨咬了咬唇没有说话,顾南并没有打算继续待着,抬脚已经出去。

    顾南才出去,叶欢雨眼眶便红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此生已经离自己想要的幸福越来越远,可是却还在池沼里奋力挣扎,哪怕知道最后的结果恐怕依旧是掉进去,陷得越来越深。

    叶欢晴一直在忙着工作,只希望赶紧弄完这一期钻戒专题,自己也好去洛杉矶一趟,苏哥哥走得确实太突然了,留下一张支票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感觉自己要是慢了一点,就直接耽误了人家的终身大事一般。

    顾南进来,看到叶欢晴安静的端坐在办公桌上,手里的笔随着手的动作左右舞动,灵巧得像个精灵一般。

    他突然有些伤感,曾经叶欢晴作为自己的贴身秘书的时候,明明是那么优秀,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给过她夸奖,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叶欢晴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折磨。

    如果早知道如今会这么深入骨髓的爱上这个女人,他一定不会吝啬当初所有表达爱意的机会,好好的对待欢晴。

    明明是一颗珍珠,可是自己珍惜得太晚,顾南从来没有怪过叶欢晴,两年的等待和两年的转变是为了有一个更好的自己可以好好迎接叶欢晴的归来。

    也许如今叶欢晴所做的才是叶欢晴最喜欢的,顾南突然有些庆幸,自己阴差阳错的放走了一会儿叶欢晴,不过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不想忍受这种痛苦。

    叶欢晴手起笔落,钻戒设计最后的轮廓算是完成,各个部位的设计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了。

    她摊开面前的一张张设计图,时间虽然用的不多,可是自己已经尽心尽力,她如今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完成一份设计图纸,总算走出了曾经设计圈小萌新的路子。

    “主打设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具体的细节润笔,我需要和其他几个设计师一起交流。”叶欢晴放下笔,对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顾南说道。

    其实心里真想把顾南的眼睛给全部蒙住,天天看到她就像眼珠子都恨不得粘在她的身上一样的,要不是看自己如果不履行合同就要欠顾南那么多钱,她才不会这样卖“身”呢!

    她好歹也是拿了金奖的设计师,天天这么看她她还要收费呢!

    顾南点了点头,突然一笑。

    叶欢晴趁工作结束,也不禁打算和顾南闲聊一会儿,便索性放松下来,左右看了看顾南。

    把顾南看的心里倒是痒痒,这自己喜欢的人如此看自己,害羞的是不好意思,可是在顾南这里,似乎没有害羞这两个字的存在,只有——无比享受!

    “欢晴,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会想歪的。”顾南眨了眨眼,说道。

    叶欢晴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对顾南说道“顾南啊,你说我们确实两年多没相处了,我觉得你现在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

    话是开玩笑说出来的,毕竟叶欢晴不想跟这个男人有多认真,那种压抑而尴尬的气氛自己确实hold不住。

    顾南笑了笑,站起来朝叶欢晴走过来,手里突然变戏法似的变出来了一个小盒子。

    这四四方方还打着蝴蝶结的小盒子,大红色的绒布包裹,不用想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戒指啊!

    叶欢晴的心突然开始狂跳起来,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曾经顾南在她耳边,就像一个家庭,始终都会有一种遗憾的感觉,不会完整。

    下班之后,公安局那边已经来过电话,事情算是彻底解决了。

    顾南趁晚饭之后,叶欢晴正要休息,打算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跟叶欢晴说一下。

    “什么,夏伊馨竟然被判刑了?”叶欢晴听到顾南把这前因后果说清楚之后,还是不免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