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命运
    “不哭,我们都会在家里等你,伊馨,我永远是你的哥,你明白吗?”苏白牧说道。

    夏伊馨勉强的点了点头,很快,听到开门的声音,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将夏伊馨拉开了,夏伊馨实际上也是自己离开苏白牧的怀抱的,她觉得自己太脏了,不敢污染了苏白牧。

    夏伊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没有哭喊一声,也许眼泪都流干了吧。

    顾南看到苏白牧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还是退了出去。

    苏白牧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只不过也好像活到了回忆里。

    如果一切还是原来不变的模样,该有多好,他始终也不会想到,人竟然会变得这么快。

    夏伊馨竟然会做出这种不可原谅的事情,他们的命运就像被一根线左右牵引,充满了戏剧性,他突然有些迷惘。

    苏白牧回过神来,帮夏伊馨一件一件收拾着这里留下来的东西,顾南也跟着上来,说道“这些东西等会儿警察会过来清点,他们会处理好的,一切秉公处理。”

    苏白牧点了点头,“谢谢你。”

    “我也谢谢你。”顾南说道。

    “欢晴是一个好女人,我已经彻底放下她了,她受得苦真的很多,以后请你好好的照顾她。”苏白牧说道,然后从包里拿出来一张支票,“这是我找欢晴订做戒指的定金,请你帮我转交给她,如果有朝一日可以喝到你们的喜酒,我再来找她商量戒指设计的后续工作。”

    顾南突然明白了苏白牧话里的意思,难道他的意思是如果自己和欢晴没有结果,他也……

    苏白牧看着顾南,说道“我曾经在心里发誓要守护欢晴一辈子,可是如今我好像违背了诺言了,我给了别的女人一生一世的承诺,但是我可以做到,如果欢晴不能幸福开心的和她喜欢的人一起生活,我一辈子也不结婚。虽然对我的未婚妻不公平,但是,我会用其他的方法去弥补她。”

    顾南叹了口气,“她喜欢的人……”

    会是他吗?

    “是你,顾南,我两年前很嫉妒你。如果欢晴不是因为爱你,我会毫不犹豫的把她从你的身边带走。”苏白牧说道,“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爱,你能有什么理由把她留在你身边?你以为你再聪明手段再高明,可以留得住一个人的心吗?”

    倘若一个人不爱你,会想尽办法离开你,不是耍手段就可以得到人的。

    “包括这一次,其实如果欢晴真的不爱你,你以为她在乎那点赔偿金?我觉得以她的性格,就算是和公司签订卖身契,也会拒绝你的合同的。”苏白牧一针见血,也算是彻底给了顾南信心去继续追求叶欢晴。

    其实就算苏白牧不给他这些信心,顾南也不会放弃。

    只不过肯定会有犹豫和怀疑,自己这样会不会算是伤害到欢晴?

    比如昨天发生的事情,就让他懊恼不已,如今有苏白牧的提醒,他突然觉得很多事情豁然开朗。

    他确实应该大胆一点,其实一直以来只是不确定欢晴到底爱不爱自己罢了。

    就怕是自己一厢情愿,欢晴不也总说自己太自恋了么。

    苏白牧看了看时间,说道“替我和欢晴告个别吧,本来想在这里多待几天的,可是我母亲说想去看看我未婚妻,这次去洛杉矶,可能会待很久,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就是喝你们的喜酒。”

    顾南点了点头,“怪不得你非要来跟我一起找夏伊馨,你放心,夏伊馨如果真的悔改,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太苛求她。但是,我也做不到原谅这个女人。”

    苏白牧明白,“我也不会原谅夏伊馨对欢晴的所作所为,可是也会照顾她,算是对夏伯伯的回报吧。

    顾南和苏白牧就此告辞,顾南和警察一起去公安局做了登记。

    夏伊馨竟然全程认罪,把所有事情都给承认了,根本用不到顾南提供的那些证据。

    顾南于是可以很快脱身,剩下的直接交给律师去办就可以了。

    出来之后,顾南还去看了一下夏老,给他老人家带去了一束花。

    老人家去世后骨灰还是回了国,顾南知道夏老对夏伊馨很是看重,可是无奈,是夏伊馨自己自找死路。

    忙完一切之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顾南连忙开车去公司。

    “欢晴,我在公司门口等你,要不要我上去接你?”顾南将车子停在公司外面,打了一个电话给叶欢晴问道。

    叶欢晴其实一上午根本没做什么正事,因为她突然发现没有顾南在旁边,自己竟然有种不安心的感觉,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当她口干舌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可能是缺一个送水端茶的!

    想明白之后,叶欢晴心情才好了一点,而竟然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

    所以看到顾南打过来的电话,听到顾南的声音竟然还有些开心的感觉。

    “我马上下去,你不用麻烦上来了!”叶欢晴说道。

    叶欢晴连忙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去,却正好和也出门的叶欢雨撞在了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lolita!”叶欢晴说道。

    叶欢雨摸了摸被撞疼的胳膊没有说什么,却看到叶欢晴身边竟然没有人,倒有些疑惑。

    叶欢晴知道叶欢雨在看什么,便说道“今天顾总有事没有来。”

    叶欢雨发觉自己被叶欢晴看中了心事,便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又不是问顾总,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其实叶欢晴很不喜欢阴阳怪气的人,最主要的是叶欢雨之前可不是这样对她的!

    叶欢晴也是一个急性子,不喜欢拐弯抹角,如今顾南正好不在这里,她倒可以和叶欢雨直接说一说了。

    “lolita,我是因为你是和珠宝公司合作的,你应该知道,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什么意见,毕竟我并不希望和你有什么矛盾。”叶欢晴真诚的说道。

    叶欢雨不知道在想什么,看都没看叶欢晴一眼,却也不走。

    “欢晴,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顾南在公司外面等了一会儿,已经忍不住要上来了,自从忍受两年没有见到叶欢晴的痛苦之后,他如今分分秒秒都不想浪费。

    叶欢晴看了看叶欢雨,终于还是选择了放弃。

    “没事,我们走吧。”叶欢晴说道。

    而顾南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叶欢雨,说道“欢雨,下午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单独给我点时间,我有事情找你。”

    叶欢雨却以为是自己这几天特意摆脸子给他们看,顾南生气了,甚至没准就是叶欢晴吹的枕边风呢!

    这夫妻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肯定是要赶自己走!

    叶欢雨想通了似的看着顾南,眼睛里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好,不管你找我是干什么!你们是老大,我只能听你们的。”

    说完之后,叶欢雨便一个人跑走了。

    顾南疑惑的看着叶欢雨,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了,不过自己从小黑那里了解到的事情来看,确实能猜得到这几天叶欢雨变化之大的原因。

    叶欢晴也不知道应该评论些什么,和顾南对视了一眼,“你上午的事情解决了吗?”

    顾南点了点头,“晚上跟你说,你肯定饿了吧,我们先回去吃饭。”

    叶欢晴揉了揉肚子,确实饿坏了!

    下午上班之前,顾南把苏白牧留下来的支票交给了叶欢晴,将苏白牧留下来的话也一并转告。

    只不过——后面那些话他全部保留了下来。

    他并不需要用别人的话去劝服欢晴留在自己身边,而且他反而觉得那样的话欢晴并不是因为爱自己才愿意留下来的。

    “苏哥哥竟然这么快就回去了,不过他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说,我这戒指设计也不能立马开工啊,看来到时候还是直接去洛杉矶找他好了,顺便可以看一看嫂子。”叶欢晴说道。

    顾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等会我去欢雨的办公室找她有点事情。”

    叶欢晴想起来下班时候他们的对话,便应了一声,“不过,顾南,lolita现在好像对我意见确实挺大的,我觉得她对你好像也并不是很客气,她是不是误会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所以才对我那么不客气的啊?”

    顾南瞥了一眼叶欢晴,似乎很不开心的模样。

    “误会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顾南心里可是很想说,明明不是误会啊!

    可是脸色却也严肃了一点,说道“里面事情其实有点复杂,欢雨这几天应该也承受了很多压力了,欢晴,晚上回来我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顾南和叶欢晴一起到了公司之后,叶欢晴回了办公室继续工作,顾南看到叶欢雨已经在办公室里,便也来了叶欢雨的办公室。

    “顾总。”叶欢雨以为顾南是来炒她鱿鱼,一早已经写好了辞职信,也许这个地方确实不适合自己待。

    只可惜,待了两年的地方,说没有感情那都是假的,更何况,自己辛辛苦苦把珠宝公司发展到如今的样子,就像是从小带一个孩子一样。

    “欢雨,七月十三号的晚上,你在哪里?”顾南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突然问道。

    叶欢雨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那天晚上……

    就像是秘密被发现了一般,叶欢雨只想把自己封闭起来,整个人身上的刺全部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