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不知悔改
    “两年前已经还了夏老的情分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拿欢晴的安危去做赌注,那次绑架案的证据都还在,人证还有如今还在关押的白宇,把她送进监狱很轻松的事情。”顾南说道,却也看着苏白牧,看看苏白牧是什么样的想法。

    如今看到这样的夏伊馨,哪里还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在,只觉得身边原来一直生活着一只蛇蝎。

    苏白牧叹了口气,说道“她的事情法律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这件事情其实归根究底也有我的责任,我和你一起去找她。”

    顾南已经明白了苏白牧的态度,便点了点头。

    顾南早就派人打听清楚了夏伊馨的地址,直接开车带着苏白牧就去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城郊一栋农家院里,顾南把车子停在外面,和苏白牧一起进去。

    院子里竟然还有些鸡鸭,一股浓重的鸡屎味很是刺鼻。

    对夏伊馨十分了解的苏白牧看到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从前夏伊馨可是最爱干净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夏伊馨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

    不知道是夏伊馨警惕性太低还是因为夏伊馨根本想不到顾南会顺藤摸瓜这么快查到她藏身的地方,顾南和苏白牧破门而入的时候,夏伊馨竟然正好在房间里擦桌子!

    看样子是刚刚吃完饭,看到苏白牧和顾南进来,明显的惊讶大过惊吓。

    反应过来之后,她第一个念头是跑,可是明白她已经跑不了了。

    反而有些坦然,却依旧很在乎自己的形象。

    她有些慌乱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到苏白牧的时候竟然还有些少女怀羞的模样。

    “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化妆梳洗呢,你们怎么就这样进来了?”夏伊馨装作一副不知道什么似的问道,还想拿出一张椅子给苏白牧坐,却发现自己这里连张像样的凳子都没有。

    她住在这里倒不是真的因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是这里很适合绑叶欢晴来,她连藏人的地方都找好了!就是地下室。

    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地下室,而且非常隐蔽。

    可是——如今顾南和苏白牧他们一来,她知道,自己恐怕真的完了。

    “夏伊馨,你这是何苦这样糟蹋自己,我还能想起来小时候你跟在我后面吃糖的样子。”苏白牧看着夏伊馨说道,目光里有厌恶,却也有惋惜。

    面前的夏伊馨,两年不见,皮肤已经变得蜡黄蜡黄的,没化妆的原因,整个人都像老了十岁一样。

    身上好像穿的还是睡衣,苏白牧不想继续看下去。

    夏伊馨张了张唇,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苏白牧,依旧光彩动人,却和她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她真的配不上他。

    事到如今,她该承认这个事实。

    顾南知道苏白牧出面并不太好解决这件事情,实际上,他们已经带了警察正在外面等着夏伊馨了。

    “夏伊馨,你跟踪欢晴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从欢晴那里我们也知道你一直在找欢晴,什么目的你应该知道,我想小黑你应该认识把?”

    夏伊馨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南,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快就把他们一锅端了!

    终于失去了一切,明白自己再也回不来了的夏伊馨突然情绪失控。

    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哼哼了两声,“苏白牧,顾南,你们就算是知道又能怎样呢?”

    夏伊馨以为也不过是两年前的下场,“我夏氏集团已经没有了,我爸爸都死了!我妈妈改嫁,那个老男人你们知道有多色吗?我看着他都恶心!是你,顾南,毁了我一切!”

    顾南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并不觉得同情,“你知不知道你很愚蠢,到如今都不知道谁害了你。”

    “当年的事情我并没有对外宣传一点点,倒是你的那些好姐妹,一个接一个的给你父亲说你的好话。”

    夏伊馨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南,“怎么会这样……”

    她怎么会相信是这个结果,可是——这不并不是她的重点。

    突然释怀了起来,“那又怎样呢?”夏伊馨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反正我夏氏集团也没了,顾南,我现在一个人跟你们斗,反而乐得自在!”

    夏伊馨得逞似的大笑起来,好像没有任何人可以拿她有办法一样。

    顾南却看着这个女人十分可怜,直接打破她的幻想,说道“夏伊馨,可惜你没有机会和我斗了。”

    顾南拿起来手机,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林警官,你可以进来了。”

    警官?

    夏伊馨只觉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顾南,你竟然报警!”

    顾南看着面前这个终于回到现实的女人,并没有打算再和她废话什么。

    夏伊馨趴在窗户前果真看到了停在院子外面的警车,她突然失去了全部的力气,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顾南!你怎么可以报警!你就不怕我父亲泉下有知,每天晚上来找你吗!”夏伊馨情绪失控的指着顾南吼道。

    顾南不想再理会已经疯了一般的夏伊馨,转身说了一句话“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知悔改,竟然还想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顾南说完之后就出去了,因为他看到苏白牧的脸色好像也并不是很好看。

    说到底,苏白牧和夏伊馨真的是青梅竹马,从前大人也总拿他们的婚事开玩笑,甚至自己还以为夏伊馨和苏白牧是迟早要结婚的呢。

    如今到了这一步,确实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

    苏白牧叹了口气,走了几步走到夏伊馨面前,说道“伊馨,如果你肯悔改,不管你在里面待多久,我以后都会经常让人去看你的,出来以后如果伯母那里不好待,我养你。”

    夏伊馨闻言并没有说话,反而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苏白牧和夏伊馨从小一起长大,夏伯伯就对自己好得不得了。

    他知道,如果没有两年前的事情,也许夏伯伯不会去的这么早。

    可是夏伊馨做的事情确实不可原谅,最主要的是,她竟然还如此不知悔改。

    许久之后,夏伊馨才颤巍巍的说道“白牧,你说,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吗?”

    她突然不想要一个必然的结果了,她突然就只想回到从前,那时候爸爸妈妈都在,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样子。

    她还有她的夏氏集团,她还有一个可以接近的白牧,她还是上层社会里的名媛,很多同龄人的羡慕对象……

    她突然发现,自己曾经拥有那么多,可是自己如今……活得连鬼都不如。

    苏白牧看着面前的夏伊馨,其实心里痛还是有的,毕竟两个人也是一起长大,所以当年知道夏伊馨做出来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也很惊讶,更多的也是失落。

    “伊馨,你好好的在里面改造。”苏白牧伸出手来,想把夏伊馨拉起来。

    夏伊馨却拼命摇晃着头,她不要去坐牢,坐牢可就是一辈子都毁了啊!

    “不……”夏伊馨拼命摇晃着脑袋,似乎不肯接受这个现实。

    突然,她拉住苏白牧的手,说道“白牧,现在是不是还是过去?我们是不是还是好好的?我们去看看我爸好不好?我妈肯定在家里做好了菜等着我呢……”

    “对了,我还有夏氏集团,现在应该要上班了……我要去上班。”夏伊馨喃喃道,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发了疯一般去找自己的包。

    找了半天,却只找到一个麻布袋子。

    “我的包呢!那可是巴黎顶级设计师设计的!只有一个啊!”夏伊馨疯了似的竟然直接哭了起来,捂着脸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苏白牧明白,这两年多夏伊馨经历过的苦难肯定也是她人生当中很难承受的,可是夏伊馨错就错在,始终执迷不悟。

    他已经帮不了她了,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她痛改前非之后,再拉她出苦海。

    苏白牧慢慢走到夏伊馨面前,虽然心里对夏伊馨做的事情很厌恶,但是想起来从前的事情还是很动容的。

    他没有丝毫嫌弃的将浑身已经脏兮兮的夏伊馨搂在怀里,试图给她一点安慰。

    “伊馨,伯父不在了,我会替他好好照顾你,做错了事情就要改,如果不改,你真的会失去所有爱你的人的。”

    夏伊馨在苏白牧的怀里颤抖着,她不敢相信苏白牧此时此刻竟然抱着她。

    她终于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白牧……这是十岁之后,你第一次抱我。”夏伊馨说道。

    恍然间记忆好像回到了从前,八岁的她因为丢了糖果站在大马路上手足无措的哭喊,苏白牧举着自己吃了一半的糖果送到她的嘴巴里。

    两个人都正好是对糖果渴望的年纪,苏白牧不仅给了她半个糖果还给了她一个拥抱。

    夏伊馨在苏白牧的怀里呜咽的抽泣着,她知道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

    低头,泪眼朦胧之间,正好看到自己光着脚的模样,一双脚全是泥巴,简直就不配和穿着一身干净衣裳的苏白牧站在一起。

    她是个疯子,像一个乞丐一样,把自己逼到了这步境地。

    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和最重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