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旧相识
    查了一会儿,才说道“苏总,查到了,叶欢雨是我们南至集团旗下独立的一家珠宝公司珠宝公司的总裁,怪不得人事部没有她的资料呢,不好意思啊!”人事部部长过来说道。

    苏白牧并不关心这个,而是更加想知道珠宝公司的地址到底在哪里。

    从人事部那里拿到了准确地址之后,苏白牧立马往珠宝公司去。

    好在也不远,直接被助理带到了叶欢雨的办公室。

    “苏总,这是我们叶总的办公室,她等会儿就会过来,现在在会议室开会呢。”助理说道。

    苏白牧点了点头,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叶欢雨进来的时候,看到苏白牧坐在那里正在喝茶,心里不免还是有些诧异的。

    想起来那张令人羞耻的报告单还在这个人身上,叶欢雨立马警惕了起来。

    这几天虽然担惊受怕,甚至做梦都是梦见报告单被公之于众,自己没脸见人,但是更怕的是这人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要是威胁她做什么事情她就更加完了。

    “叶小姐,你好,我叫苏白牧,苏氏集团总裁。”苏白牧简单介绍着自己,他觉得叶欢雨应该早就对自己没印象了吧。

    苏白牧?叶欢雨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个名字好像和某个人影逐渐对上。

    恍然想起,他们曾经应该是见过的。

    叶欢雨看了一眼苏白牧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将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后,便坐了下来。

    她知道苏白牧是因为什么事情来的,至少肯定不会是公事。

    因为珠宝公司和苏氏集团一直以来就没有什么联系,更不用说这苏氏集团总裁苏白牧,这两年好像就没回国过,所以叶欢雨明白苏白牧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

    两年前的第一次见面,她如今想起来,也还是心有余悸的。

    印象当中只有一个可怕的女人——夏伊馨,像个疯子一样做的那些疯狂的事情,还自诩为是因为爱眼前这个男人。

    两年前的事情其实她也不太清楚,隐约听过这苏家大少爷苏白牧和总裁夫人也是有些暧昧关系的,所以顾南和叶欢晴才有了这两年的别离。

    只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从来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她或许只是一只小麻雀,却爱上了雄鹰,这突如其来的惩罚正好可以打醒她。

    如今她只想拖着这幅身子苟延残喘的活着,至少可以支撑远在他乡的父母继续安稳的过下去。

    她不是她一个人,也许没有人保护她,但是还有爸妈关心她,她不可以自私的就这样走了。

    想到这里,叶欢雨不禁看了一眼苏白牧,其实当日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恐怕自己如今已经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说到底,她应该感谢苏白牧的吧。

    “叶总,今天我来是给你送回来你的东西的,上次你落在我的车子里,我知道这东西**,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我也不会跟其他人乱说的。”苏白牧将用信封包装好的医院报告单放在了叶欢雨的办公桌上,然后说道。

    其实这张报告单并不是太主要的问题,他把它烧了或许更让叶欢雨省心,他今天之所以特意过来,无非不是想让叶欢雨放心他不会乱传出去什么事情。

    叶欢雨看到苏白牧的体贴细致其实也是有些动容的,这才微微点了点头,看来真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要不要喝杯茶?”叶欢雨问道,却没等苏白牧回答自己已经先起来帮他沏茶了。

    一边说道“你和总裁夫人,哦不对,应该是jane设计师好像也是旧相识吧,她和我们公司签订了合作合同,这段时间都在公司里,你们可以聚一聚。”

    叶欢雨看似无意的提醒,其实却把内心的阴暗面给激发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不喜欢如今叶欢晴和顾南整日都在一起的模样,她阻止不了,却只能做一些无力的事情。

    她不屑或者说不会坏到夏伊馨那种地步去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想到自己如今的肮脏,她竟然有种想把叶欢晴脸上的笑容给撕碎的冲动。

    明明不爱顾南,为什么还要回来招惹顾南。

    那么骄傲的女人,像只天鹅,她却越来越自卑,特别是在叶欢晴和顾南两个人的面前时,她只想逃离。

    苏白牧闻言倒有些惊讶,原来欢晴和顾南不仅已经见面,竟然还有合作关系。

    不过很快也反应过来,这恐怕并不是叶欢晴想要的,没准就是顾南为了留住欢晴给欢晴下的套。

    不禁还是佩服起顾南来,苏白牧在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看来顾南和叶欢晴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确实不用他操心了。

    “欢晴也在这里?”苏白牧顺势问道。

    叶欢雨将茶放在苏白牧面前,看了看时间,说道“下午没看见总裁夫人来公司,倒是不久前顾总出去了,可能这会儿正和夫人在一起吧。”

    叶欢雨偷偷看了看苏白牧的神色,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心里便觉得没准那些传言都是无聊的,当下也不抱希望了。

    苏白牧点了点头,却正好听到门外脚步声响起来。

    “顾总?夫人?回来了。”叶欢雨拿回来了这报告单之后,显然心情也放松了一点,竟然主动和顾南他们打招呼。

    其实也有一部分苏白牧在的原因,她确实想看看传闻中的事情是否正确。

    顾南本来想把叶欢晴带回家休息或者在外面散散步的,叶欢晴却只是和顾南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就说想来公司,因为工作还没有完成,苏白牧又把这“人生大事”托付给她了,她当然不敢再耽误什么时间,万一让未来嫂子等急了可不好啊!

    顾南当然是跟着媳妇儿走了,所以麻溜的带叶欢晴又回了公司。

    反正自己工作每天是完成了,这剩下的时间和叶欢晴过过二人世界也是甜滋滋的。

    顾南和叶欢晴看到苏白牧在这里也是有些惊讶的,本来刚刚分别没多少时候,这会儿竟然在公司又碰见了。

    “苏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欢晴惊喜的看着苏白牧,要说在南至集团碰见苏白牧还不算奇怪,在这里看到苏白牧可不惊讶么。

    苏白牧已经站起来,因为刚刚听到叶欢雨说叶欢晴和公司有合作关系,所以他还不算很惊讶。

    “来这里找叶总有点事情,公司上的。”苏白牧担心说私人事情会被顾南和叶欢晴怀疑,只能说是因为公事才来的这里。

    叶欢晴点了点头,顾南走上来说道“不会是想把我家大设计师给挖走吧,我可听欢晴说了,我这里的合作一完,就你设计婚戒。”

    苏白牧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欢晴怎么这么快就跟你说了啊,其实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情呢。”

    顾南仍然在一边打趣“啧啧啧,这不够意思啊,结婚了到时候喜酒一定要请。”

    苏白牧点了点头,叶欢晴有些嗔怪的说道“苏哥哥容易害羞,你就别打趣他了!”

    看得出来,苏白牧确实害羞了。

    叶欢雨看到这一幕才明白,看来苏白牧已经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而且,顾总好像和苏白牧关系好了很多啊。

    “我先走了,等下次有时间把我女朋友带来和你们一起吃饭,不能再说我没义气了。”苏白牧因为被顾南和叶欢晴这俩人的打趣实在弄得不好意思起来,便想要走。

    叶欢晴和顾南倒不会强拉着苏白牧,顾南说道“好,等着你的饭。”

    苏白牧走了之后,顾南才对叶欢雨说道“欢雨,如果珠宝公司要和苏氏集团合作,开vip通道,苏氏集团也是南至集团一直以来的商业友好伙伴。”

    听到顾南这样子说,叶欢雨当然点头,也松了口气,不然顾南要是真的追问起来苏白牧来这里的原因,她恐怕还一时半会想不出来应对的话呢。

    顾南这才带叶欢晴往自己办公室去,叶欢雨松了口气。

    拿起来桌子上的信封装好的报告单,看也没看直接放进了粉碎机里,看到成了粉末的纸才放心下来。

    可是似乎还是不解气,把刚刚倒好的茶水全部泼了上去,叶欢雨看着这堆纸粉末一点一点的被茶水浸透,却不知道什么感觉。

    不管多少水也洗不干净自己的身子,最主要的是她根本不知道侮辱她的到底是谁。

    叶欢雨为了防止意外,已经及时吃了避孕药了,可是这件事情或许真的是她挥之不去的阴影,总觉得这幅身体让自己觉得恶心。

    叶欢晴和顾南回到办公室之后,叶欢晴顺手把灯都打开了。

    已经快到公司下班的时间,叶欢晴和顾南他们倒打算今天在这里加班到九点才回去。

    “你帮我把昨天的图纸都拿过来,美工让她明天过来加工一下,我觉得顶多一个礼拜,主打设计就可以完成了,剩下来的就是其他部门的事情。”叶欢晴说道,“除了主打的,还推出同系列七款产品,可以按我们原先打算,从我早期作品当中节选,不过其中的版权更替问题还要和杰克森先生说一下。当然,这也不是我的工作了。”

    顾南当然知道这些工作怎样完成,只不过他真的不希望叶欢晴因为工作而累坏了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