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疑神疑鬼
    叶欢晴突然发现街角斜对面竟然有一家设计馆,一直以来小的设计工作室都喜欢把地点选在比较安静的地方。一来这些地方大多不是黄金地段,租金便宜,而且做设计的每天若是被人打扰肯定是设计不出来什么好东西的。

    所以叶欢晴还是挺好奇这开设计馆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至少怎么会把设计馆开在大马路上,这里人不算多,但是每天来来往往的车子可真是不少。

    叶欢晴看到咖啡估计还要好久才会上,便和服务员打了一声招呼,自己先去看看,

    叶欢晴把自己手机带在身上,想起来了顾南的话,这次确实不想再重蹈覆辙,有些时候这个男人的话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此时,这两天一直蹲守在叶欢晴身边观察叶欢晴动向的那伙人瞅准了时机,立马向夏伊馨报告。

    “你们是说叶欢晴现在一个人在街角咖啡厅是吗?”电话里,夏伊馨的声音简直快要兴奋过头,她就说以叶欢晴对顾南的芥蒂,肯定不可能一直愿意让顾南跟着她的,所以她才让小黑他们始终不要放松警惕,果真他们终于等来了机会。

    夏伊馨让小黑他们继续盯着,自己马上过去。这份大仇,她当然要亲自来报。

    叶欢晴出来就准备走到对面去,却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般,叶欢晴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发毛,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不禁有些觉得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正要过马路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停下来了一辆车子,黑色劳斯莱斯,简约奢华。

    不过不像是顾南的车子,这个男人虽然为人张扬,但是这两年却没有买过一辆车子,也是让自己惊讶,所以叶欢晴可以确定这车子不是自己见过的。

    当下戒心就有了,叶欢晴往后退了一步,看到车子门在她面前打开,里面紧接着走下来了一个人。

    叶欢晴抬眼一看,正好看到男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苏哥哥!”叶欢晴惊喜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白牧,两年不见,如果不是苏白牧脸上的标志性笑容,她还真的不能一下子反应过来呢。

    两年不见,苏白牧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模样,待人总呢。

    可是管家却说顾家少夫人和顾家少爷离婚之后,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他才反应过来,恐怕当年叶欢晴始终没有原谅顾南,才有了后面的事情吧。

    苏白牧听完之后就有些自责,自己当年或许不应该那么早就走的,也许如果自己还在,事情并不会演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苏白牧至少不说别的,在了解叶欢晴的性格上自己还是有很大优势的,毕竟自己和叶欢晴好歹也认识了这么多年,当年自己走之后发生了这些事情,想必顾南和叶欢晴过得都不是很舒服吧。

    可是这些已经发生了,两年的时间他不知道到底会改变多少,却知道自己至少这两年真的变化很多,包括这份自己曾经以为难以割舍的感情。

    叶欢晴就像是自己心头的一道伤疤,时间会让他淡化,可是依旧会在那里,只是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最初,那段生不如死的时光已经过去,好在自己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主动放手了这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放下的结果是轻松的,他很庆幸,只不过听到这些故人两年前的事情,他还是会难受。

    “我以为,你很爱他的。”苏白牧不知道叶欢晴心里还愿不愿意提起来顾南这个人的名字,事实上,两年,自己跟这些名字几乎全部断绝了联系,如今说出来都会有些不自然的感觉。

    叶欢晴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和苏哥哥坐在这里,一别两年,开口却还是前尘往事。

    或许还是她太天真,以为自己放下等于所有人都不会再过问以前了一般。

    “爱或者不爱,其实我自己从来都不清楚,我只知道他给我的伤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给我的痛苦,是伴随我终生的。苏哥哥,有些事情我不好跟你说,可是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多少有些意气用事。两年的时间反而让我想的更加清楚,离开他,才是我最好的选择。”叶欢晴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部说出来,其实苏白牧在自己心里就一直是一个哥一般的存在,当初她跟白宇在一起的时候,就把苏哥哥当成自己的情感咨询,如果真的要选一个所谓的男闺蜜,苏哥哥当之无愧。

    所以后来明白苏哥哥对自己的情感,她除了惊讶也是可惜,这本应该很美好的感情,却不能让两个人如愿以偿。

    苏白牧喝了一口咖啡,擦了擦嘴,似乎在掩饰自己心里的乱麻。

    听到叶欢晴和自己说的话,他明白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恐怕多说无益,可是顾南对叶欢晴怎样苏白牧还是亲眼见到的,而他最担心的就是当年夏伊馨给他们设下来的套,如果得到的真的是今天这样的结果,只能说,夏伊馨是很成功了吧。

    “欢晴,我知道你的私人生活我作为一个外人不好过问,但还是想把我自己的心里想法跟你说一下。当年的事情不是任何一个人想要看到的。”

    “如果你是介意顾南害得你流产的事情,我觉得这不能完全算他的错,要说过错,我自己还有一份责任呢,当年那个情况也许你还不愿意去回忆,可是这两年却几乎成为了我的梦魇,如果不是我还想和顾南争论,或者说更早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夏伊馨根本不会去害你。总而言之,都是我的错。你不能把责任完全算在顾南的身上。”

    苏白牧越说越痛苦,想每次想到这里,自己几乎都是彻夜难眠。

    叶欢晴发觉了苏白牧的神色不太对劲,连忙说道:“苏哥哥,你别说了,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怪任何人了,你也别自责。就算我当年没有被夏伊馨算计到,只要顾南依旧不相信我,依旧还会有下一个夏伊馨这样的人继续害我,所以,事在人为,这件事情,如果非要争论个谁对谁错,根本是毫无意义。”

    她对顾南有芥蒂,就是因为顾南三番几次都不相信自己。

    被怀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这恐怕是对女人最大的侮辱吧!

    所以,自己始终有一个疙瘩在那里,至于苏白牧说的自己爱顾南?她突然有些想笑。

    如果自己还爱他,她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走接下来的路了。

    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苏白牧让服务员上了一些点心和这里自酿的葡萄酒。

    帮叶欢晴贴心的装好东西,苏白牧说道:“欢晴,以前的那些事情,开心的也好,不开心的也好,我们就此全部忘记,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叶欢晴很赞同苏白牧的这句话,两个人碰杯将酒一饮而下,似乎将烦恼忧愁都喝下去了一般。

    苏白牧这才说出来自己心中的疑惑:“欢晴,我刚刚听司机才知道你最近回来了的,打算玩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