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财神顾南
    顾南却不在意,直接说道“第一条路,跟我回顾家,包吃包住不收你钱,而且我亲自吓出,一日三餐。”

    “不用说了,我选第二条路!”叶欢晴连忙说道,谁稀罕他的一日三餐啊!谁稀罕他的包吃包住啊!跟他这样住下去,自己跟卖身有什么区别。

    顾南假装埋怨道“欢晴,你也不听我说完再选。不过既然你要选第二条路,我也跟你说了吧,你可以选择不住在顾家,你住在外面可以。”

    叶欢晴得意的看了顾南一眼,“行,有你这句话就好,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

    顾南哼了哼,“但是欢晴,我提醒你一下,不论你住在哪里,我都有办法住在你对面或者隔壁,你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吧?当然了,你可以选择把整个酒店或者别墅直接全部包下来,甚至方圆多少里的都买下来,那样或许我真的没办法住到你身边了。”

    顾南的提醒不无道理,确实,这个男人可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到时候如果不论她住在哪里,他都能跟过来,确实和她住在顾家没什么两样,最主要的是,住在外面什么都要钱,对于现在已经十分窘迫的她来说,这样一看好像第一条路更加实际一点。

    顾南看到叶欢晴愁眉苦脸的模样,已经知道自己肯定有机会了。

    “选哪条路?如果现在反悔选第一条路,我还是可以同意的。”顾南说道。

    叶欢晴有些无奈,顾南明知道她不可能有钱去包酒店或者别墅,才故意给这所谓的两条路的!其实最终还不是一条路!她早应该明白顾南是这种人,哪里会轻易的去妥协别人。

    “随你!”叶欢晴没好气的说道,脸已经被气红了。

    顾南知道叶欢晴要面子,便没有打趣她,不然这丫头要是恼羞成怒还指不定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现在决定好了吧?你们俩第一条路怎么走啊?”司机拿了钱很高兴,竟然还挺幽默的,说道。

    顾南也心情大好,说道“红桥区东区83弄。”

    司机挑了挑眉,那里可是富人豪宅聚集地,怪不得出手这么大方,这才把钱包扔给了顾南,说道“拿了两张红票子,给我满月儿子添一桶奶粉,老板,坐好了啊!”

    看来这司机确实挺厚道,顾南闻言也笑了笑,“那就再多给您几张,你们赚钱辛苦,当是我给孩子的满月酒钱。”

    司机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没有拒绝顾南。

    终于到了顾家,叶欢晴十分不情愿的下了车,没想到自己磨嘴皮子磨了大半天,还是一样的结果,心里不禁有些郁闷。

    顾南紧随其后,顺便还讨好似的把叶欢晴的包主动拿在手里。

    “欢晴,等会洗完澡下来吃饭,我先去给你准备晚饭。”顾南殷勤的说道。

    叶欢晴一脸高傲,这顾南从前在自己面前不知道多拽,她倒想看看他如今这幅俯首称臣的模样能坚持多久,虽然自己心里也发怵,但是叶欢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兜兜转转好像还是回到了顾南的圈套里。

    看到叶欢晴并没有理会他,顾南倒也没有在意,反正这追妻之路不管多漫长他都会坚持下去。

    如今叶欢晴能够生龙活虎的待在他的身边,他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叶欢晴在楼上房间里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过后,才有空把行李箱全部打开,然后把衣服准备折叠到柜子里。

    只不过打开柜子她便愣住了,里面琳琅满目的衣服,就像一排排已经折叠好的记忆一般,此时此刻全部在她的面前展开。

    大到曾经穿过的礼服,小到曾经穿过的袜子,都全部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柜子里,分门别类的放好。

    叶欢晴想起来当日被陈敏家和林芸菲从医院里赶出去的情景,她这些衣服一件没有带走。

    本来今天顾南说的话她还以为是玩笑话,现在看来,好像——

    叶欢晴关上柜子门,找到了另外一处可以放自己现在衣服的地方,反正自己在这里也待不了多久,不至于去为了放自己的衣服把那些衣服弄乱了。

    虽然都是她自己的,可是她却看的很陌生,也并不愿意去触碰。

    整理完之后,正好听到顾南在敲门。

    叶欢晴直接打开门,看到顾南穿着围裙的模样,显然顾南的身高和这围裙并不搭配适宜,显得有些滑稽,可是叶欢晴却有些笑不出来,反而觉得心里竟然有种发苦发闷的感觉。

    饭桌上,顾南就像一位专业的厨师一般,介绍自己的菜品和独到之处。

    也许有些菜还有不足,甚至不太附和一般人的口味,每一道菜只有一个共同点,那便都是按照叶欢晴的爱好来做的,每一个细节顾南都处理得十分用心。

    哪怕叶欢晴在吃之前在心里准备了无数恶毒的话语来准备讽刺伤害顾南,在顾南说完这一切之后,她却选择了把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看到叶欢晴无声的吃着东西,顾南也没有再多说一句。

    这别墅,终于有了生气了,顾南在心里想着。

    说到底,都是因为缺少一位女主人吧。

    深夜,某连锁酒店。

    夏伊馨看着面前这几个窝囊废,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一个高跟鞋就踢在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脸上,男人脸顿时青了一块。

    其他几个人似乎有些不服气,却被这个挨打的男人给拦住了。

    “怎么,想打我啊?打了我你们当初想要叶欢晴的事情我全部给你们捅漏出去!看看是警察先抓到你们还是顾南先把你们剥皮!”

    夏伊馨因为叶欢颜的关系得到了这几个人的联系方式,叶欢颜如今已经随着叶家的落魄而混的很狼狈,看到夏伊馨简直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当年的什么事情都说出来了。

    夏伊馨也没想到,这看上去愚不可及的叶欢颜,竟然能帮到她不少忙。

    “夏姐,顾家周边我们也给你摸清楚了,叶欢晴也给你找到了,你干嘛还不放过我们呢?”那个挨打的男人捂着脸说道。

    他知道顾南的势力有多大,所以夏伊馨拿着当年的证据找到他们,他不敢不从。

    这两年过去,他们早就金盆洗手了,可是前天竟然还逼着他们去伤害一个黄花大闺女!

    为的竟然就是掌握他们实实在在的犯罪证据,好控制他们!

    虽然心里有苦说不出,可是犯的错确实也是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什么怨言。

    “找到叶欢晴有什么用?只要你帮我把叶欢晴绑过来,不仅我不会告发你们,而且,顾南那里得到的钱我可以分一大笔给你们,你们不是想回家娶妻生子吗?这正好是好机会。”夏伊馨得寸进尺,却也知道这伙人不能够太逼急了,否则只怕不仅不帮自己还能给自己惹麻烦。

    夏伊馨说完之后从包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我现在钱也不多,但是只要有我一口吃的,也不会让你们太狼狈,这点钱拿去看看医生,再喝点酒还是够的。”

    夏伊馨把银行卡塞在那个挨打的男人手里,然后说道“我给你们十天时间,十天之内要么把叶欢晴交出来,要么你们就去派出所自首,也许你们现在想杀了我,但是你们要明白,命案和你们案相比,可不是能够相提并论的。”

    挨打的男人把银行卡紧紧的握在手里,然后带着几个兄弟都出去了。

    夏伊馨一个人留在酒店里,看着新做的血红色的指甲,已经掉了颜色。

    “果真是劣质店里出来的东西。”夏伊馨轻嗤道,现在的日子禁不起她大手大脚,从前大户人家出来的精致生活她如今只能观望。

    所以这样的生活才让她痛不欲生,让她发了疯一般也要找出头的机会。

    明明自己曾经拥有那么多,为什么如今只能住在连锁酒店里!

    她怎么甘心!

    夏伊馨觉得头疼的厉害,只能躺在床上,平复了好久才觉得舒服一点。

    “白牧,两年多了,我始终都不敢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变成从前的夏伊馨,再漂漂亮亮的站在你的面前。”夏伊馨捂着自己的脸,因为两年多来的伤心日子,她人憔悴了不少。

    越生气越老,越老越憔悴。

    可是看到叶欢晴活的竟然越来越精神,那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让她抓狂。

    此生,看到叶欢晴过得幸福就让她觉得痛不欲生,夏伊馨虽然嘴上并不想承认,可是心里已经快腐朽得差不多了,她知道自己的这辈子也差不多完了。

    和叶欢晴,真的差了太远。

    叶欢雨过了十分忐忑的一夜,回到家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报告单竟然没了!

    不出意外肯定是落在送自己回家的那个男人的车子里,叶欢雨很担心那个男人会不会宣扬出去。

    叶欢雨忐忑的来到了公司,果真又看到顾南和叶欢晴已经在办公室里面。

    叶欢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心情就变得十分奇怪,脑子里那些扭曲的念头竟然都出来了。

    竟然觉得叶欢晴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明明南至集团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让他们工作,为什么偏偏都要到自己的面前来?

    而今自己已经——不干净了,叶欢雨几乎是强撑着活下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