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羡慕得很
    城北一所小旅馆里,房间里从门外都能闻到飘进来的劣质烟味。

    叶欢雨就是被手机铃声和这烟味给弄醒的,看到周围的环境,还是不免惊讶。

    身上衣服穿的好好的,可是全身酸痛就像散了架一般,叶欢雨努力回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记得自己跟着一个人到了顾家门口,后来——被人捂住嘴,然后就好像没有意识了。

    她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肯定是被昨天那人弄到这里来的,可是——

    她急忙脱下来自己的裤子,可是感觉身体除了酸痛没有其他凌乱的痕迹。

    应该不会——叶欢雨不敢有这个念头,急忙把头发整理了一下就出了小旅馆。

    这旅馆不用登记,她也找不到昨天那人的信息。

    叶欢雨吃了饭之后已经到了中午了,下午便直接去公司上班了。

    正好看到顾南在和叶欢晴交谈什么,叶欢雨想起来上午顾南还给自己打过电话,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跟顾南打声招呼。

    顾南却已经看到叶欢雨了,急忙叫住叶欢雨。

    叶欢晴已经坐在一旁画设计图纸,上午本来时间就比较短,还没开始工作又被顾南拉去餐厅吃饭了。

    要不是叶欢晴生气,估计这会儿还不能正式开始工作呢!

    叶欢雨进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欢晴,叶欢晴沉迷工作就很少再理会周围的事情,所以并没有看叶欢雨。

    顾南看到叶欢雨的气色好像并不太好,便问道“公司里的事情我都帮你处理得差不多了,要是身体还不舒服,可以不用来,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吧。”

    叶欢雨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一眼叶欢晴之后,竟然脱口而出“顾总,是不是我在这里影响到你和夫人的团聚了?”

    顾南微微皱眉,没想到叶欢雨竟然会说出来这么不分轻重的话。

    叶欢晴倒不惊讶,反正叶欢雨在自己面前好像一直咋咋呼呼的,却也停下来了笔,好奇的看着叶欢雨。

    解释道“lolita,我是以设计师的身份和你们珠宝合作的,什么夫人什么团聚的,我希望这种诋毁我名誉的话不要再说了。”

    叶欢雨闻言苍白了脸,心里有些不服气,凭什么叫做诋毁名誉?

    难道顾南在叶欢晴的心里什么都不算吗?

    本来对叶欢晴有羡慕的叶欢雨,突然对叶欢晴的好感度极度下降。

    “还有,我和你家总裁或许曾经确实有婚姻关系,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除了雇主合作关系。”叶欢晴说道。

    顾南听到这话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可是叶欢雨在面前,他不想表露出来太多的私人情绪。

    “欢雨,以后这种话别说了,回去吧。”顾南开口,叶欢雨听来却觉得是不欢迎她。

    也许直到这一刻叶欢雨才明白,自己并不希望叶欢晴回来。

    从前哪怕只是在顾南身边当一个小职员,她都觉得那样的生活也十分美好。

    是叶欢晴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叶欢雨倔强的虎着脸走了出去,也没有去办公室。

    “lolita的脾气挺大的。”叶欢晴笑了笑,无奈的说道。

    “跟你以前挺像。”顾南说道,不过现在,这野猫是升级成了炸毛的野猫了。

    叶欢晴没有说话,“别打扰我工作!定金付三成!你别忘了!”

    现在她一分钱都不欠这个男人的了,心里无比轻松。

    “工作结束一起给你,合同里没有说付定金的啊!”顾南耍无赖的说道,其实他是担心叶欢晴拿了钱就不肯住在顾家了,到时候万一再跑走了,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住。

    人生就这么短,他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他只想余生都好好的守护这个女人。

    冲出了公司之后,叶欢雨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点失态。

    其实今天从小旅馆出来之后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叶欢雨真的害怕昨天晚上会不会真的发生什么,女人总是有一些直觉的。

    也许是害怕担心,加上叶欢晴回来之后心里确实也有些失落,羡慕的成分夹杂在一起的情绪,让刚刚叶欢雨变得口不择言。

    走了几步,正好路过一家医院,叶欢雨知道有些东西只要检查还是检查得出来的,可是她也害怕,如果真的检查出来什么她应该怎么办。

    想了想,叶欢雨还是进了医院。

    这一边,顾南一下午都没有认真工作,目光一直看着面前的小娇妻。

    叶欢晴简直忍无可忍,终于在收尾了一部分的线条之后,直接把手中的笔往顾南那里扔过去。

    “如果你的眼睛是子弹,我估计我现在已经全身窟窿了!你就算是想看我,能不能不要那么明目张胆?”叶欢晴看着被自己扔了还一脸笑的顾南,没好气的说道。

    顾南正好接住那支笔,还放在鼻子边嗅了嗅,一副陶醉的模样,说道“欢晴,我就喜欢闻你的味道,这两年如果不是你留下来的还有那些衣服,我都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叶欢晴只觉得一阵恶寒,难道这男人天天抱着自己衣服睡觉的?想想都觉得恶心!

    “你闭嘴!不要打扰我工作,不然害得我赔钱我可不管你!”叶欢晴说道。

    顾南却很是希望耽误叶欢晴的工作,最好耽误得越久越好,这样他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想一想如何留住叶欢晴一辈子。

    叶欢雨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发冷的夜风夹杂着细雨飘过来,冷的叶欢雨直打哆嗦。

    手里抓着的那份医院报告已经不知道是被汗水还是雨水打湿了,皱巴巴的一团。

    不知道走了多久,叶欢雨终于按捺不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周围的人人来人往,却也只是看了一眼叶欢雨,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来,哪怕是递给她一张纸巾。

    叶欢雨抱紧自己的身子,害怕得直发抖。

    报告上说她的膜已经没了!她真的被人——侮辱了。

    虽然医生安慰她有可能是其他因素导致膜破了,可是这一切发生的这么巧合,叶欢雨不想给自己这个希望,到时候又让自己极度失望,她真的承受不住。

    叶欢雨出生小山村,那里的人还极度封建,且不说这种事情对于现代女生依旧是很难接受的,如果传到那些父老乡亲的耳朵里,这后果可想而知。

    她想到了去死,与其这样不干不净的活着,真的不如去死好了,这样不用再承受任何的后果,也不用再对着这副肮脏的身子。

    叶欢雨重新站起来,至少已经下了决心了。

    可是没走几步,竟然看到头顶多了一把伞。

    叶欢雨回头一看,一个比她高一个多头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笑容温暖,目如明星。

    叶欢雨有一瞬间的愣神,下一秒却听到这个男人好听的嗓音传过来。

    “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这里比较难打车,不介意的话我这把伞先给你用,等你打到车了再说?”苏白牧才下飞机,拉着行李箱正在等家里的司机过来,却看到有一个姑娘蹲在那里哭泣。

    苏白牧担心这姑娘出什么事情,便说道。

    叶欢雨抽了抽鼻子,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要伞干什么?

    便拒绝道“不用了,你带着吧。”叶欢雨直接快走了几步,便走到了雨中。

    可是苏白牧马上追过来了,拉着行李箱显得很笨重。

    看到叶欢雨哭鼻子的模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小姐,你这样子走在路上不安全,这样吧,你要是相信我,等我家司机过来送你回家。”

    叶欢雨被苏白牧啰嗦烦了,竟然想死的情绪也淡了一些,好像整个人被慢慢拉回到现实了。

    叶欢雨没有说话,苏白牧当叶欢雨是默认,便带着叶欢雨一起在路边等司机。

    很快司机过来了,苏白牧把叶欢雨扶上了车子。

    其实两年前他们已经见过,但是毕竟只有一面之缘,加上两个人改变的都挺大,所以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认出来对方。

    “去哪儿?”苏白牧问道,还贴心的送过来一张纸巾。

    叶欢雨靠在座椅背上,无力的吐出来几个字,“红桥区。”

    苏白牧点了点头,便让司机先去了红桥区。

    因为素昧平生,苏白牧不好唐突去问太多,很快到了地方,叶欢雨无声的下了车,一句话也没有。

    苏白牧这才让司机往家开去,却突然发现座椅上有一张纸。

    直觉就是刚刚那个姑娘掉落下来的,苏白牧拿起来看到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只能作罢。

    只不过,目光落在这张纸上,却有些深沉。

    叶欢雨?

    这个名字……太像她的了,突然想起来两年前发生的事情,仿佛一瞬间就摆在了自己面前。

    两年前因为不想再拖累叶欢晴而选择了离开,这样或许是更好的保护叶欢晴的方式,两年来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确实是挺难熬的,可是终究也还是挺过来了。

    自己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所以才敢回来看看家,看看这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