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最后一次
    看到顾南惊愕的表情,叶欢晴有些痛苦的不忍再去看,原来林芸菲说的真的是真的,她一点希望在这一刻全部没了。

    她原本还以为是林芸菲他们故意诓骗自己,带着几分希望等着顾南的答案。

    “欢晴,你多想了,你在说什么呢。”顾南想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从来几乎都是淡定从容的他,哪怕天塌下来也不会紧张,可是在叶欢晴面前,他就像一个没有面具的婴儿,什么伪装都坚持不了。

    不是不可以伪装,而是自己真的不想骗她,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如果被叶欢晴逼问,自己恐怕真的坚持不了多久就要缴械投降。

    “你到现在还想骗我吗?顾南,你骗我骗得还不够多吗?”叶欢晴声嘶力竭的吼道,随后便捂住脸,将眼泪逼了回去。

    “顾南,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生不出来了。”叶欢晴的声音哽咽,从指缝间穿出来。

    顾南知道,已经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其实我也没有打算一直瞒着你,只是如今你还没有出院,我不想再影响到你的心情,所以没有跟你说。”

    “所以,我是真的不能生孩子了吗?”叶欢晴看着顾南,眼泪已经夺眶而出,逼也逼不回去了。

    顾南不敢说话,沉默不语。

    叶欢晴却点了点头,一副已经无所谓的模样,眼神空洞,嘴角竟然还有些许弧度。

    “我知道了,所以,顾南,我们离婚吧,我不会拖累你。”

    “你说什么呢!”顾南闻言立马走上前来,搂住叶欢晴的身子,说道“欢晴,不论怎样,我都不会扔下你不管的,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们好好在一起可以吗?”

    叶欢晴却拼命咬住顾南的手,不肯松口,直到嘴巴里已经有了血腥味,她一阵作呕,才松了口。

    顾南哪怕疼的汗都出来了,却依旧不肯放手。

    “你放不放开!”叶欢晴吼道。

    “不放!”

    这半个月以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顾南身上的咬痕抓痕新的伤口旧的伤疤都在,提醒叶欢晴这样做根本就是徒劳。

    叶欢晴点了点头,“好,这样也行。”

    顾南松了口气,他以为叶欢晴已经打算松口——放弃离婚的念头了,便把头轻轻靠在叶欢晴的肩膀上,的闻着属于叶欢晴独特的味道。

    “欢晴,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以后你要是觉得孤单,我可以陪你,要是觉得我一个人不够,我们可以领养孩子,想有几个领养几个,还可以养很多小动物,我们未来肯定很幸福的。”顾南埋头说道,却不知道叶欢晴根本没有听下去多少。

    她无比平静,也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走。

    晚上十二点。

    叶欢晴突然从坐了起来,顾南猛的醒了过来。

    “你怎么了?”叶欢晴看到顾南好像咋咋呼呼的模样,问道。

    顾南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身大汗,他摇了摇头,突然有些无奈的笑道“做个一个噩梦罢了。”

    梦见叶欢晴离开他,而且他再也找不到叶欢晴了。

    哪怕在梦里哭得撕心裂肺,却没有一个人肯告诉他叶欢晴到底去了哪里,而且那些人全部都在指责自己,指责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那样伤害叶欢晴,叶欢晴根本不会离开。

    好在——睁开眼睛叶欢晴还在这里,他终于发现现实无比美好。

    顾南这才发现叶欢晴也坐了起来,连忙问道叶欢晴,“是不是想喝水?”

    叶欢晴却捂住肚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有点饿了。”

    “想吃什么?我去买!”顾南说道,这么晚了他也不好让李嫂送过来,而除了李嫂弄得东西,如果是在外面买,他不太放心,只能亲自去买,毕竟不能让叶欢晴再承受任何意外了。

    叶欢晴说道“还是想吃城北的凤梨酥,今天你买的太少了!”

    城北距离这里开车来回至少一个小时,顾南有些犹豫“要不要我让安利去买?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太放心。”

    因为现在爸妈都回国了,他不知道爸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所以他很害怕爸妈会直接找到这里来。

    叶欢晴却不肯,“你连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我吗?看来你说的话确实是不能够信的。我一个人在这里能有什么危险?而且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听到叶欢晴都这样说了,顾南哪里还不肯去,连忙拿起来车钥匙便站起来,“好,我马上去,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需要什么直接叫护士。”

    叶欢晴点头,顾南转身走了,等听到走廊上终于没了声音之后,叶欢晴立马从起来,也不管身上穿的还是病号服,直接拿起来手机便偷偷离开了病房。

    顾南不肯离婚,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哪怕她跟他说了那么多狠话,这个男人依然不肯放她走,所以她知道继续纠缠下去希望渺茫,还不如自己偷偷离开自在!

    叶欢晴只有离开了顾南,她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否则,将永远沉浸在痛苦之中,这是叶欢晴心里如今的执念,她一定要离开这个男人。

    她知道凌晨十二点正好是医院的时间,人毕竟稀疏,所以趁现在离开医院,也不会引起来医生护士的注意。

    一路畅通无阻,一直走到了医院外面,正好看到了一辆出租车过来,却突然被一双大手禁锢住了身子。

    然后只觉得周身寒气逼近,叶欢晴有种不祥的预感!

    抬起头,正好对上顾南寒气逼人的眸子。

    “欢晴,你是想要逃跑吗?”顾南沉痛的看着叶欢晴,他正好是忘了带钱包特意原路返回来拿,没想到却看到叶欢晴竟然出了医院,还想打车!

    “我……”叶欢晴被抓个正着,没打算狡辩,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南“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到你车子走了的!”

    顾南心里已经瞬间冷了下来,看来叶欢晴是真的想要逃跑,“所以你是故意把我支开的吗?”

    叶欢晴低下头没有说话,沉默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很好,欢晴,看来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是不是?”顾南的声音低沉了很多,相比这些天语气里的低声下气,以往的强势霸道好像又重新出现了。

    “啊……”叶欢晴一声惊呼,竟然被顾南直接扛了起来。

    “顾南,你放开我!这里是医院!公共场合!”叶欢晴不敢去看周围人的目光,眼看着顾南就要把自己抗回病房了!

    “你在公共场合穿病号服就不觉得难堪不好意思了?”顾南已经彻底生气,他早就说过,可以容忍叶欢晴的任性甚至打骂,可是唯一忍不了的就是叶欢晴离开他!

    叶欢晴看着那病房门口近在眼前,终于崩溃。

    “我不要回去!”叶欢晴哭喊着,甚至说道“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控告你绑架!我叫人啦!”

    顾南冷哼了一声,“你有本事就叫,不仅整个医院知道你是顾太太,我相信公安局,法院都会知道你是我太太,丈夫要求太太在医院养病,天经地义!”

    叶欢晴被顾南就这样直接扛回了病房里,叶欢晴呆呆的坐在了,看着顾南在那里打电话。

    “安利,你帮我从公司里调十个保镖过来,看住欢晴,不要让她乱跑!”顾南说道。

    叶欢晴气的直接就过来抢顾南的手机,顾南不忍心再伤害到叶欢晴,任由叶欢晴抢走了手机。

    叶欢晴将手机抢过来之后便直接往墙上砸了过去,巨大的声响让手机直接碎开了。

    “解气了吗?”顾南看着地上手机的残骸,对叶欢晴说道。

    叶欢晴轻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如果是你粉身碎骨,我才会解气。”

    顾南目光暗淡下来,“欢晴,你不要怪我,只要你不离开我,你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叶欢晴撇过脸去不看顾南,冷冷的说道“只要让我跟你离婚,我什么要求都没有。”

    顾南自嘲似的笑了笑,“如果是这样的话,欢晴,我可能不能让你开心了,你只要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

    “包括你杀了我的孩子,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都是因为你爱我吗!”叶欢晴指着顾南吼道,眼泪顺着愤怒的脸庞滚下来。

    让人心疼,顾南心疼的厉害,想上前去给叶欢晴擦眼泪,叶欢晴却先顾南一步自己擦干了,“我这辈子活到现在好像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很少有幸福快乐的时候,也许是上辈子欠你们的,这辈子我该来还。所以我不求什么,只求离开你,离开叶家,我就算是上辈子欠你们的,如今也还清了!”

    “可是这半个月我的眼泪,基本上抵过了过去二十年的!顾南,我叶欢晴发誓,以后都不会再哭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叶欢晴倔强的抬起头,小脸上还是泪痕,却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南。

    “我一定会想尽办法的离开你,你若就此放我离开,我对你除了恨或许还有感激,如果你依然想继续害我,我对你只有恨。”叶欢晴坐下来,等着顾南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