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聪明的女人
    顾南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不敢耽搁,直接拉着叶欢晴就走。

    服务员刷完卡之后惊愕的看着真的走了的两个人,这男人未免也太败家了吧?

    “指不定哪个富二代呢!”另一个服务员过来说道,“不过能嫁给这样的富二代真幸福啊!对自己老婆这么宠爱。”

    服务员看了看卡上的名字,“这个不会是咱们市里龙头企业南至集团的总裁顾南吧?”

    怪不得觉得那么眼熟!

    什么传闻里风花雪月,对妻子不理不睬的啊,明明是个万年好男人好不好!

    叶欢晴已经习惯了顾南霸道**的处事方式,跟着他乖乖的来到了附近一家高档餐厅。

    “旁边那家也不错啊!”最主要是便宜了一半的价格啊!叶欢晴觉得心痛死了,这里一碗粥都要一千三百多快,还不如去抢呢!

    顾南怎么会不知道叶欢晴心里的小九九,这傻瓜就知道省钱,“便宜没好货,这里东西干净——而且,是南至集团旗下的。”

    叶欢晴没想到南至集团还有餐饮业,之前她一直看到的资料都是房产部门,确实没有接触过南至集团的其他方面。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关心的,既然是南至集团旗下的。所以就不要钱咯?

    “我说说你,你一碗粥卖那么贵干嘛?”叶欢晴化肉疼转变为愤怒,非要为那些平民老百姓争口气不可。

    顾南瞥了一眼叶欢晴,这胳膊肘怎么拐别的地方去了呢?餐饮业是因为他有一段时间经常在外出差,加上公司里人员出差也频繁,他胃不好吃外面的东西难受,才打算入股餐饮业,做一些良心东西。

    虽然贵是贵了点,但绝对不欺骗消费者,都是用最好的食材,最干净的厨房。

    “你好像忽略了前面几个字。”顾南没有理会叶欢晴的抱怨,提醒她看清楚。

    叶欢晴嘟嘟囔囔了一下,便看了一眼,千年人参?

    “这千年人参货真价实,一般一年一个店只供出十碗,多了也不现实了。”顾南解释道,“平常都不放菜单里的,都是店里贵宾才有的菜单。”

    叶欢晴明白的点了点头,“反正是自己家的,怎么吃也不用给钱,那我就放心了!”

    顾南闻言不禁抽了抽嘴角,什么时候叶欢晴变得这么“抠门”了?

    “傻丫头,这次受伤做的一次大检查才发现你身体竟然这么不好,基本上什么营养都缺,胃也有很大毛病,以后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饭都要按时吃,我一定会在你身边提醒你的。”顾南说道。

    真不知道叶家是怎么抚养叶欢晴的。好歹是他叶林深的亲生女儿吧?顾南不理解,现在种种数据摆在面前,这叶家对叶欢晴看来远不止他想得到的那些伤害。

    叶欢晴闻言也有些尴尬的低下头来,自己从小到大,能吃饱都是一个问题,更别说补充什么营养了。

    顾南看到叶欢晴失落的模样,害怕又让她想起来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至于叶欢颜现在找不到,他自然拿叶家出气,让他们明白哪些人是他们肯定碰不得的!

    这边叶欢晴和顾南吃饭吃的温馨自在,苏白牧却一个人还坐在医院门口的石凳上,周围小吃摊,饭店里都飘过来诱人的香味,苏白牧却不为所动。

    他都不知道坐了多久,目光始终落在那被保安丢了的花上面。

    虽然只是搬运东西时掉下来的一朵花,可是他看着那朵花被行人来去随意践踏,直到腐烂的根本没有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他觉得自己隐约间竟然可以闻到这花飘过来的味道。

    天气阴沉沉的,他抬头看了看,虽然觉得可能会下雨,自己竟然却不想动一下。

    觉得做什么都毫无意义,叶欢晴走了,她是在无声的拒绝自己,告诉自己没有机会了吗?

    岂止是苏白牧没有走,夏伊馨同样没走,她坐在西餐厅的那间包厢里,一直在看着苏白牧。

    就像在暗处看他一样,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三天后,我会帮你把叶欢晴约出来。”夏伊馨终于把痴迷的目光从苏白牧身上移开,然后对上这正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咬了一根牙签,完全已经成了一副痞子模样的白宇。

    白宇笑着看了她一眼,突然凑近,一嘴的臭味让夏伊馨几乎吐出来。

    “你离我远一点!”夏伊馨吼道。

    “啧啧啧——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白宇好像看明白了一切一样,对夏伊馨说道。

    “我就说那死丫头也就孙小小这种朋友认她,像你这样的大户人家小姐肯定看不上叶欢晴!”

    这句话说的夏伊馨心里很是舒服,在叶欢晴前男友的眼睛里她夏伊馨都是比叶欢晴档次高的,为什么她就是得不到苏白牧的心!

    可是夏伊馨嘴上还是不承认,生怕白宇看出来什么端倪,毕竟,如果白宇知道了她想害叶欢晴,多一张嘴,自己就多一点事情败露的机会,她不敢冒险。

    如果事情真的捅出去,只怕到时候苏白牧都不会想理她,她不敢拿苏白牧去赌。

    “我看你是喜欢苏家那大少爷吧。”白宇抱着手说道,看夏伊馨特地装傻的模样,还朝窗户外努了努嘴。

    夏伊馨咬着唇,不想让自己内心里的秘密就这样被挖出来,她否认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白宇,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

    白宇却得意的站起来,“好,那我就去和顾南说,说有人要把他妻子约出来给我敲诈,看看他是找你算账还是找我麻烦,没准我还能得到一些举报有奖的奖励呢!”

    夏伊馨没想到白宇这么聪明,竟然能这么快明白自己的打算,“你等等!”

    白宇就知道夏伊馨也不是什么好人,刚刚看外面那男人都三小时了,眼睛都不带休息一下,他看着都累啊!

    说到底,感情这东西不能玩,谁认真谁就输了。

    如果不是今天看到苏白牧,看到夏伊馨对苏白牧那种眼神,他也不会这么快推理出来一切。

    他白宇可能已经一无所有了,但是要论心机,他可能轻易猜出来这些小九九。

    他就说,天底下哪有不为自己考虑的人,现在明白夏伊馨的想法,倒也放心了不少,至少这个女人真的可以帮他去把叶欢晴弄出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夏伊馨见到事情既然已经败露,说什么也没用,看来白宇这个人自己真的要小心一点,还是怪自己掉以轻心。

    “你先给我一千万,不然到时候要是出事我到哪儿找人要钱去?黑锅我背着,渔翁之利你拿的倒是挺舒服的?”白宇说道,这女人是够心狠手辣的,竟然为了除掉情敌,能想到找情敌的前男友来一个借刀杀人?

    聪明的女人,可是算计他白宇,还是嫩了一点。

    “一千万?”夏伊馨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宇,这简直狮子大开口,当她夏伊馨是移动提款机吗?

    “怎么,一千万,我帮你除掉情敌,不够吗?还是你对那个男人的喜欢连一千万都没有啊?”白宇讽刺的看着夏伊馨,说道。

    竟然拿钱来衡量她对白牧的感情?夏伊馨愤懑的看着白宇,突然,脸色却松弛了下来,轻笑道“你痴人说梦,我比不上顾南那家底,一千万我是没有,你实在不信我我也没办法,那我们就到此结束吧,那五万块钱就当发善心好了,不用还。”

    夏伊馨又不傻,当然知道白宇用的是激将法,哪怕拿苏白牧说事,她还不至于没理智到这种地步。

    说完拿起来包就想走,白宇连忙拦住夏伊馨,其实他那样子说只是想试一下夏伊馨的家底,他当然知道一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不会因此放过一个拿钱的机会。

    “美女,那我们都爽快一点,你一分钱不拿,或者几万块打发,说得过去吗?我不傻,你如果再去找别人做这件事情一来找谁呢?二来,没有谁比我关系更合适的吧?”白宇说道。

    夏伊馨瞪了一眼白宇后,才坐下来,不知道思考了多久,说道“一百万,我最多给你这个数字,顾家有钱,你从叶欢晴那里肯定还能拿到一笔钱,我也是在帮你,你别忘了,不仅仅是你帮我做事!”

    更好,这个女人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

    白宇知道,夏伊馨最大的让步可能也就是这么点了,不答应恐怕连个一百万都没有。

    “行吧,一百万就一百万,看你是个美女,我答应你,不过各退一步,一百万先给我,当然了,你原先答应的那十万可不能包括在这一百万里面!”

    “你!”夏伊馨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住了,这人简直是穷疯了,连十万快都跟自己计较!

    “好,一共一百一十万,等会给你一百万,事情一定我办好,否则一百万我有很多种方法要回来。”夏伊馨说道,“你别以为你能威胁到我什么,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什么事情办不了?如果以后你敢用这次的交易来威胁我,我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