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冲昏了头脑
    周围人不禁一阵唏嘘,那孕妇闻言眼睛竟然一下子红了起来。

    边哭边说,原来他们两个相亲结婚,男人在她怀孕之前态度特别差,直到她怀孕之后,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妻子竟然直接跟那男人说要离婚。

    也许是事情闹得太大,难以收场,男人和后面赶过来的一对老人把还在哭闹的女人给直接装车里带走了。

    人走了,议论声也慢慢消停了。

    叶欢晴却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刚刚那对夫妻和她和顾南之间还是不同的,可是孕妇说的那句话确实太过相似。

    顾南——他是不是为了孩子呢?

    顾南知道叶欢晴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他之所以让叶欢晴看看刚刚那对夫妻,就是想让她自己去寻找心里的答案。

    顾南知道叶欢晴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接受自己,自己却一直在努力,可是他也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他想要回报,不关孩子,只要面前的这个女人就好。

    顾南眼睛里有自己的时候,从来只能看到自己的身影,叶欢晴不会看人,却只会凭借心里的直觉去接受一个人。

    她突然抬头,却发现顾南也同样在注视着她。

    真好,世界上最美秒的事情莫过于你正好想看一个人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也同样在你的身上,这种感觉真的挺幸福的。

    叶欢晴突然笑了起来,笑靥如花,一瞬间就让顾南失了神。

    殊不知,这两个人的美好,此时此刻,在另一个人眼睛里都变成了仇恨。

    自从确定这里面住的就是叶欢晴之后,白宇就直接在医院旁边的凳子上住了下来,白天在那里看报纸顺便蹲守叶欢晴,晚上就在凳子上睡觉。

    这还是白宇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能过这么省钱的生活,为了蹲守叶欢晴,自己竟然连那些大餐西餐厅看都不想看一眼,这几天也就是吃了十几块钱的包子应付了过去。

    终于等到自己要等的人,白宇先是很兴奋激动,仿佛看到了五千万正在朝自己飞过来。

    可是看到医院门口,那两个人十指相扣,眉眼相对的模样,他眼睛里的激动就完全变成了仇恨。

    他突然很不甘心,却突然闻到了自己身上的一阵恶臭。

    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洗头,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可以扔马桶了,与前面那两个人的光鲜亮丽简直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不甘心!

    曾经自己也是站在那个女人旁边的男人,他此时此刻突然觉得无比的难堪,自己走到这一步境地,还要向从前的女人伸手要钱?

    尊严?他不知道——他突然有了一瞬间的羞耻感,却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转而便被五千万给冲昏了头脑。

    他不满足于五千万!他不光要得到钱,还要毁了叶欢晴,毁了顾南。

    让这些人再也不能在自己的面前炫耀,顾南除了钱还有什么?没了钱他没准连公司都得易主,而叶欢晴如果不是靠着顾南上位,她又能得到什么?还不是以前那个只能被后妈姐姐打压的叶家二小姐!

    平时吃个牛肉面都舍不得加个鸡蛋,还是他心疼这贱女人给她加蛋买衣服呢!

    就算是地摊货又怎样?所以这成了叶欢晴离开他的理由,白宇一直把叶欢晴离开他归咎于他没钱!

    这贱人,也就配地摊货而已,现在在那儿穿的人模狗样的,不就是配顾南那个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的风流公子哥吗?

    愤怒已经让白宇丧失了理智,他拿起来旁边一个啤酒瓶子,然后站起来准备过去。

    他一定要毁了这个女人,不是她——至少现在他活的还能像个人。

    却突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胳膊,下意识的想要发火,回过头却看到夏伊馨一脸惊恐的模样。

    白宇本来就是冲动导致内心的魔鬼冲出来了,加上夏伊馨一直都没有联系自己,他甚至都觉得自己没准就是被骗了。

    现在看到夏伊馨在他面前,理智也一下子拉了回来。

    “想要钱就过来。”夏伊馨吐出来这几个字,转眼就进了之前他们见过面的那家西餐厅。

    白宇瞥了一眼还在那里的叶欢晴和顾南,冷笑了一声把酒瓶子扔在了地上,然后跟在夏伊馨进了西餐厅,竟然直接拐进了包厢。

    “看来准备还挺充分。”白宇打量了一下包厢,这里正好有一个窗户对着医院大门口,能清楚的看到顾南和叶欢晴似乎正在浓情蜜意。

    白宇的眸子一下子又燃烧起了怒火和仇恨,夏伊馨看到白宇这副模样,还好自己在这里找到了他,不然真的要被他坏了大事不好!

    “你先吃点东西吧,这包厢里有休息的地方,也可以洗漱,那里是给你买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你稍微收拾一下自己。”夏伊馨闻到白宇身上的味道时简直都要吐了,如果不是想靠着这个男人收拾一下叶欢晴,她才不想和这种人扯上什么关系。

    白宇却直接拉开了夏伊馨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就开始胡吃海塞,别说,一直等着叶欢晴还以为自己不饿的,这会儿吃上东西食欲全都来了。

    “我不是说了让你先住在酒店里,什么都帮你安排好了却看不到你人,如果不是今天我想到可能你会在这里等着欢晴,估计就要出大事了!”夏伊馨气愤的看着白宇,说道。

    白宇边吃边吐出来几句话,“你还别说,你真救了那死丫头一命,我现在看着那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开心的样子老子就不爽,大不了同归于尽,让这么有钱的人陪我一起死,也值了!”

    夏伊馨看到白宇这幅没出息的模样,心里就知道这种人恐怕只能利用一次。

    但是她很明白白宇的弱点在哪里,她笑了笑,将手机里的相册打开,一张照片打开放在白宇的面前。

    竟然是白宇的那个逃跑了的未婚妻?

    “这——”白宇虽然和这个未婚妻相识没有多久,但是到底还是有一些感情的,不然也不会想着和她结婚。

    毕竟他未婚妻这身材容貌简直都能比得上一些一二线的明星了,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货色。

    “你未婚妻说她知道错了,一直想回来找你呢,可是女人最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嫁的男人不能给她保障,你刚刚要是那么冲动过去,你以为你可以伤害到叶欢晴?周围那么多保安你瞎了是吗?真是太天真了!”

    白宇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确实有点被抽风冲昏了头脑的感觉。

    “我未婚妻,你怎么知道她的?”白宇舔了舔嘴唇,似乎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未婚妻的消息。

    夏伊馨一脸不屑的看着他,说道“说来也是巧合,这个不跟你解释了。反正就是让以后做事别鲁莽,人我会在这几天给你约出来的,你到时候想问欢晴要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弄死了人!”

    夏伊馨这一番话让白宇以为她是在担心叶欢晴的性命,却不知道夏伊馨是害怕他自己赔了命还伤害不到叶欢晴分毫。

    如果今天白宇真能拿个啤酒瓶子就能把叶欢晴给弄死了,她也不用在担心白牧还能想着这个女人。

    想起来白牧,她就巴不得叶欢晴赶紧去死。

    自从那一天咖啡厅他们两个人说完那些话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苏白牧了。

    好几次直接去苏家找他,管家也说少爷不在。

    夏伊馨知道,苏白牧只是不想见人而已,他们认识那么久,却也被苏白牧当成一般的人对待,这也是夏伊馨最难受的地方。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毁掉叶欢晴,只有这样,才能让白牧彻彻底底的死心。

    “这个男人好像叫什么苏来着?”

    突然,白宇说了一句话,让夏伊馨立马看向窗外。

    没想到,许久没有见到的白牧竟然出现在了医院门口,看来今天真是热闹啊,夏伊馨笑了笑,却觉得心里冰凉冰凉的。

    叶欢晴和顾南正准备去走一走的时候,没想到苏白牧抱着一束花和一个水果篮子站在他们面前。

    其实他在一边站了很久了,不想打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温存,特意等到现在才过来的。

    早在叶欢晴住院当天他就知道了叶欢晴受伤的消息,可是他知道顾南的性格,他很害怕顾南又会因为自己而间接伤害叶欢晴。

    所以硬生生的忍到了叶欢晴痊愈出院才敢在医院门口等她出来,只要看到她安好便好。

    “苏哥哥?”叶欢晴惊喜的看着苏白牧,自己住院这么多天,简直觉得自己与世隔绝,连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这会儿看到苏白牧,心里当然十分欣喜。

    苏白牧这才走近,先朝顾南点了点头,顾南面无表情,目光却还算柔和。

    反正欢晴已经是他的了,他不吃醋!顾南在心里默默这样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鲁莽到伤害这个傻丫头了。

    然后苏白牧将花和水果篮递给了叶欢晴,“欢晴,一直没有时间来看你,今天趁你出院,看到你没事我就很放心了。”

    东西被顾南中途接了过去,顾南竟然还会加上解释,“欢晴拿不得重的东西。”

    苏白牧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顾南又不欢迎他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