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醋味
    顾南并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但是他非常不爽叶欢晴叫苏白牧竟然叫苏哥哥?

    他当然不能让叶欢晴叫自己什么顾哥哥,他才不要当她的哥哥呢!

    老公?南?

    叶欢晴可从来没有这么亲昵的叫过别人,听到这话竟然是从堂堂南至集团总裁嘴里说出来的话,不禁觉得有些——恶寒。

    她突然想起来叶欢颜不也是这么称呼顾南的吗?难不成叶欢颜这叫法竟然是顾南教的?没准还真是她一直误会了叶欢颜呢,最恶心肉麻的没准是眼前这个看上去高高在上的男人。

    “原来你还挺喜欢我姐姐给你的称呼吗?”叶欢晴打趣道,试图转移话题。

    顾南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沉“你姐姐?什么姐姐?”

    好家伙,看来这位大总裁的记性也不怎么样,才过去多长时间啊,竟然都不记得自己前妻是谁了?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差点害得让我失去你的女人叫做叶欢颜,至于你的姐姐,有这个人吗?我怎么记得你妈妈也就是我岳母只生了你一个女儿吧?”顾南毫不留情的说道。

    本来叶欢晴说起来叶欢颜也是突然想起来顺口出来的称呼,并没有想太多,而如今听到顾南的话,她突然想起来当初嫁到顾家前顾南陪自己到叶家说亲时的情形。

    这个男人当初也是这么帮她说话的,不仅让叶家那三口气得半死,还不给他们一点反击自己的机会。

    老公?

    虽然肉麻了一点,比“南”好吧?她不想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称呼对顾南,反正她是叫不出口。

    叶欢晴咬了咬牙,终于叫了一声,只不过那声音竟然比蚊子声音都小,“老公——”

    叫完就把头埋起来,像一只害羞的鸵鸟一般。

    顾南听到心满意足的回复后终于松开了叶欢晴,还不忘将她往怀里紧了紧身子。

    “我家大宝贝害羞了呢,对不对?”

    沙哑的声音带着克制的隐忍,叶欢晴和顾南毕竟已经翻云覆雨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叶欢晴对这个男人动情时候的表现也算了解。

    真的!外面太阳都能大到射上,脑子里竟然还能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叶欢晴只想赶紧结束这尴尬的气氛,不然她真的害怕这男性大发,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怕到时候她有宝宝护体也没办法了!

    正巧这时候外面响起来一阵敲门声,叶欢晴松了口气,顾南却把头埋在叶欢晴的脖子里,的闻着专属于叶欢晴的味道。

    听到敲门声,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谁?”

    声音很是低沉,叶欢晴真害怕门外的人听出来什么,毕竟这场景上叶欢晴是觉得心里有鬼的,却在顾南心里再正常不过了。

    和媳妇儿亲昵怕什么!

    原来外面是管家,正上来准备帮他们拿行李的,顾南忘记是自己叫他上来的,没成想这会儿他竟然心里还觉得不爽快了。

    “少爷,少奶奶,打扰了,我是上来帮你们提东西下去的。”管家在外面说道,其实也能听出来顾南的语气好像不是更好,心情也有些忐忑起来。

    终归不能让管家在外面等太久,叶欢晴得逞似的偷偷看了顾南一眼,果真看到他不情愿的放开自己,然后呼了口气,说道“进来吧。”

    管家应了一声,便从门外进来,然后将箱子提了起来。

    “你把行李送回去,我自己开车带少奶奶回去就可以。”顾南叫住管家,说道。

    管家当然没有意见,得到了消息之后便提着行李下去了。

    叶欢晴仍然害怕和顾南单独相处的时间,她连忙退了两步,“我看我还是坐司机的车一起回去算了吧?你公司那么忙,因为我已经耽误了很多事情了,你还是先回公司去吧?”

    顾南本来以为自己特地抽空去陪叶欢晴散散心,叶欢晴会高兴的。却没想到火都还没有烧起来,就被叶欢晴一大盆冷水给浇了下去。

    “我先陪你不好吗?你说你自己无聊,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却只想着让夏伊馨陪你?”顾南委屈的看着叶欢晴,说道。

    叶欢晴低下头不敢说话,其实她哪里不希望顾南陪着自己,顾南平常正经的时候那样子对她她还是觉得挺甜蜜的呀!

    可是——这男人发情期实在是不稳定,而且持续时间长,让她实在觉得有些可怕,逃不过就躲啊?她又不傻!

    “好啦,我很开心,就是不喜欢你总对我动手动脚的……”叶欢晴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越到后面越小,还偷偷抬头打量顾南的眼神。

    动手动脚?叶欢晴竟然把自己对她的亲昵当成动手动脚?顾南心里竟然有想把叶欢晴掐死的冲动,当然只是冲动而已。

    相比于掐死这个笨蛋,他很想直接把她推倒在狠狠地一番。

    不和她计较!

    顾南深呼吸了两口气,都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态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好,以后都依你,不故意,但是每天亲亲可以吧?”

    这媳妇儿在身边,哪有不让老公亲的道理。

    叶欢晴为难的看着顾南,他那个亲哪是亲啊?简直是故意折磨她,这个男人绝对经验丰富,对付她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小还不是绰绰有余?

    “亲可以,手不能动,舌头别乱!”这个白痴,非要她把那些难以启齿的话都给说出来才罢休。

    顾南讨好似的拿出来一早准备好的鲜花递到叶欢晴的手里,趁机又揩了楷油,大掌在她的腰肢上上下游走,“老婆,媳妇儿,你喜欢哪个称呼?”

    温柔得能溺死人的眼神将叶欢晴整个身子都包裹了起来,柔情灌溉,顾南这转移话题的能力确实是佼佼者。

    “你还不如叫我晴晴呢!”叶欢晴话才说出来,心里一直沉寂的荒凉突然涌出来。

    当年,只有妈妈才这么称呼她。

    所谓的父亲,后妈,姐姐,要么是死贱人,死丫头,连名带姓的叫她都算是好的。

    叶欢晴或许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南对于一个称呼都这么在意,一个称呼真的能包含太多的感情。

    顾南得到满意的回答,立马轻轻吻了一下叶欢晴的嘴角,在叶欢晴红了脸之前连忙移开了嘴唇。

    “走吧,带你去走一走,知道你这些天肯定都闷坏了。”顾南说道。

    两个人出了医院,天气虽然不是阳光明媚,但是这初夏的时候要是太阳太大没准还真的会觉得很热,眼下这风高气爽倒也不错,天气阴阴的,却也不至于下雨。

    “我带你在医院这里走一走,什么时候想回家了,我们就走回来开车。或者还是直接开车去逛一逛呢?”顾南问道,看着这么好的天气,确实是适合走动的。

    在遇见叶欢晴之前,他每天的生活似乎都在顾宅和公司之间,因为顾宅里面什么都有,他也不需要依靠散步来运动,再不济就是出席那些所谓的上层人士的宴会,然后一身酒气的回家。

    自从认识叶欢晴之后,顾南确实发现自己的生活规律变化了很多,至少在公司他有时间会跟这个女人斗嘴,在家里——那么就是直接动手了?

    “开车叫什么逛街啊!你们这些豪门总裁,一个个的脑满肥肠,大腹便便,就是因为不喜欢走路!去做那些什么保健养生的,还不如每天散步一小时呢!”叶欢晴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就像一个仇富的,事实上她说的也没错,顾南站在那一群合作商里边,简直可以当头牌了!

    也不知道顾南在知道叶欢晴竟然把自己当商界圈头牌,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顾南看到前面突然走过一对小夫妻,看上去年龄好像和他们相仿,只不过那位妻子肚子已经大得像要临盆了,看样子快生了,那位父亲脸上一直都是笑容,一只手扶着妻子,一只手摸着妻子的肚子。

    叶欢晴看到顾南对自己的话竟然没有生气,全程憨笑,这傻样子让叶欢晴也不禁胆子大了一点。

    她曾经想过,能获得顾南这种男人的宠爱肯定是很幸福的,但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这幸运能降临到她的头上。

    这个从前她心里的恶魔,原来不知不觉当中,他救了她很多次。

    “那对夫妻很幸福的样子。”叶欢晴随着顾南的目光一起落在那对夫妻身上,也许自己几个月后肚子也这么大了呢。

    顾南却有些怀疑的眼神看着那对夫妻,突然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有些问题。”

    叶欢晴疑惑的看了顾南一眼,“有问题?”

    “你看那位妻子走路挺着肚子看上去挺累的,刚刚一直在嘴唇好像很渴,可是这位父亲一直盯着肚子,眼睛只看产检报告。”顾南说道。

    叶欢晴这才注意到,那位妻子脸上的表情好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就在他们目光都落在那对小夫妻身上时,那位妻子终于爆发,直接把那丈夫推了一把,吼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我肚子,我是不是孩子没了我就不是你老婆了?”

    那丈夫被光天化日的这样一推,周围人目光一下子聚集了起来,毕竟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感觉,只怕是为了自己面子,竟然也朝那孕妇直接吼道“你这臭婆娘,怀个孕就把你给宠的?我告诉你,孩子没了你还真啥都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