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神秘兮兮
    孙小小急得不得了,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叶欢晴相信自己,反正她可是情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至今为止还没有看走眼过。

    不过她倒很奇怪叶欢晴怎么对顾南成见这么深,一个男人的虚情假意可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啊?如果真的如叶欢晴所说顾南是那副模样,这几天难不成看到的都是假的顾南?

    但是也不想再继续问下去,他们两口子的事情,自己参和进来也不好,更何况还是南至集团老总啊!这蹚浑水她还是不进去了,如今只要看到叶欢晴平平安安就好。

    “都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我去给你买两碗粥过来吧,估计你老公是有事不能来了,可不能饿着你!”孙小小看了看手表,说道。

    叶欢晴点了点头,目送着孙小小出去后,她心里也不禁有几分失落起来,她才不相信顾南真的对自己那么好呢,这晚饭时间都到了他就消失了一下午,还能指望他大晚上的还会跑过来?

    正在叶欢晴准备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会儿的时候,门外竟然响起来了敲门声。

    很快有个护士进来,说是外面有位叫做夏伊馨的女士想进来看她。

    原来是夏伊馨,叶欢晴没想到自己住院还会有人来看望她,而且还是没认识多久的朋友,她同意了夏伊馨进来。

    夏伊馨进来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的,看到叶欢晴醒过来了正坐在床上,不禁连忙把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

    一边打裹一边说道“欢晴,你可醒过来了,我昨天路过你公司寻思着带了点欧洲特产给你送过去,我刚从欧洲回来,结果公司里的人竟然说你住院了,我打听了很久才知道你是在这个医院的,怎么回事啊?今天上午还不让来看望,你家顾南把你保护得也太好了吧?我回去给你弄了点人参汤过来,还有一碗小米粥,给医生打电话确认可以来探望才过来的。”

    夏伊馨一面忙活着一面说道,手里已经盛好了一碗汤。

    “没想到你还会来看我。”叶欢晴听到夏伊馨说的话,不禁有些感动起来。

    她一直以来朋友都不多,从小到大,几乎身边的人都会刻意去接近自己的姐姐叶欢颜,很多次都是借着认识自己的机会来和叶欢颜攀关系,想起来叶欢颜可是当年中学校花呢,再加上家境又好,不像她,是个不受宠的小女儿。

    她原本也以为夏伊馨接近自己没准也有别的心思,比如因为苏白牧——她想打听苏白牧的消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逢场作戏,她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

    夏伊馨正想喂叶欢晴喝汤,却被叶欢晴眼尖的看到了夏伊馨手上贴的胶布。

    “这是怎么了?”叶欢晴问道。

    夏伊馨的眼神闪躲了一下,随后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就是弄汤的时候被水烫了一下,这人参汤不好弄,我怕保姆弄不好火候浪费了人参,就自己弄了,不小心——哎呀我就是有些笨手笨脚的。”

    叶欢晴闻言更加心疼的看着夏伊馨,怎么这么傻为了自己竟然烫了手。

    她从前还不知道夏伊馨对自己竟然这样上心,而自己还因为顾南说的话揣摩她接近她的用意,一时间竟然有些愧疚。

    “我自己喝吧。”叶欢晴说道,笑了笑,“等我出院了再请你大吃一顿,我自己下厨,不然可还不起你这汤的情意。”

    夏伊馨嗔怪的看了一眼叶欢晴,“你看看你说的,不过要是你自己做的,我可就很期待咯!”

    叶欢晴也调皮的笑了笑,夏伊馨看了一眼叶欢晴,这几乎全身的纱布让她不禁皱了眉头,“欢晴,你是怎么了呀?公司里的人也不知道你咋回事,顾南也不说,医生竟然也神秘兮兮的,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看来顾南的保密工作确实做的很好,叶欢晴心里琢磨了一下,他既然做好了保密工作,说明也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件事情传出去百害而无一利。

    但是想到夏伊馨对自己如此上心,叶欢晴觉得瞒着她也不好,便说道“其实说来话长,都是因为叶——”

    话还没说完,病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顾南站在门口人都没进来就喊了叶欢晴一声,“欢晴,我给你带来家里李嫂煲好的清粥。”

    见到顾南进来,叶欢晴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夏伊馨的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不耐烦,这个顾南,明显就是故意来坏她好事的!

    叶欢晴没有注意到夏伊馨眼睛里的不耐烦,顾南却把这一切都收进了眼睛里,看了眼夏伊馨碗里的人参汤,漫不经心的说道“夏小姐,欢晴刚刚醒过来,不适合吃大补的东西,医生让吃些清粥,不然我们顾家人参还是不缺的。”

    顾南说话如此的不客气,说的夏伊馨有些无地自容,惭愧的低下头来,将碗收了回来,说道“不好意思啊,欢晴,我也不知道你不能喝参汤。”

    叶欢晴白了一眼顾南,将夏伊馨手里的碗接了过来,“我就喜欢喝人参汤,伊馨亲手给我弄的,我当然要喝了。”

    顾南眸子一沉,这个笨蛋怎么还是这么不听话。

    他几步走过来,对夏伊馨下起来逐客令,说道“夏小姐,现在很晚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欢晴一下午都没有休息。”

    面对如此不留情面的顾南,夏伊馨愤懑的站起来,却没有让叶欢晴看到她的情绪变化,她知道自己瞒不了顾南的眼睛,索性也不在顾南面前装腔作势。

    她可不怕!在她心里叶欢晴愚蠢至极,而且叶欢晴一直对顾南怀恨在心,怎么可能会听顾南的话呢?没准这正是让他们两个有矛盾的绝佳机会,只要顾南不在叶欢晴身边碍事,她对付一个叶欢晴还不绰绰有余?

    顾南看到夏伊馨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对自己的厌恶和愤恨,不禁勾唇冷笑,却被叶欢晴正好看在了眼里。

    夏伊馨走了之后,叶欢晴努力坐起来,将夏伊馨送过来的东西包好,几分埋怨的看着顾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顾南知道叶欢晴生性单纯,如今过多的解释只会让叶欢晴更加责怪自己,他微微叹了口气,还是担心叶欢晴会受夏伊馨的欺骗,只能暂时提醒“欢晴,夏伊馨的城府不是你能想得到的,她十八岁开始就帮夏家打理公司,那时候就处事圆滑,以达到目的不折手段为名,你还是不要太过相信她比较好。”

    叶欢晴微微皱了眉,她不知道顾南这个人的心里是不是阴暗惯了,怎么见谁都是坏人城府深的?

    看到叶欢晴一脸不爽的模样,顾南不由得掐了掐她的脸,笑道“就是想喝人参汤吗?”

    叶欢晴嘟囔了一下没有说话,她又不是想喝人参汤好不好,是因为看到夏伊馨为了弄汤自己手都烫伤了她才要喝的,这样白白浪费人家心意多不好?

    “你也真是的,我不管你对夏伊馨有什么看法,也不应该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啊,人家多不容易,为了给我弄汤手都烫了,还不见到我喝一口,回去多难受啊?”

    顾南微微低眉,看来这个女人的心里,他甚至比不上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他的地位比他想象当中的还要低。

    可是又能如何,感情上的事情,谁先开始陷进去便注定输了,但是他输得心甘情愿。

    心里的失落马上在脸上变成了一副宠溺的表情,顾南捏了捏叶欢晴的鼻子,笑道“好好好,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不是担心你吗?”

    想到刚刚在门外竟然听到叶欢晴打算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夏伊馨,他不禁还是有些担心的,叶欢晴如今怀有身孕,如果这时候这件事情传出去,估计又会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这对叶欢晴的心态肯定是不利的,他不希望她再承受任何流言蜚语。

    叶欢晴听到顾南这样说不禁面色缓和了一些,正好顾南送上来一口粥,她想也没想便吞下去了一口。

    清甜的味道散去三天没有进食胃里的苦楚,她皱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

    顾南一下又一下的喂着叶欢晴,眼神却越来越期待的看着她。

    叶欢晴也能察觉到顾南火辣辣的目光始终盯在自己的身上,心里不禁慌乱起来,以往顾南每次这样看她都是没什么好下场的!

    他不会——这样折磨自己吧?

    上午和自己说那么多话她还以为顾南没准转变了一点,要她看来,顾南才是最大的灰太狼,城府深不见底!她最应该小心的应该是这个男人吧!

    叶欢晴眼睛咕噜噜转了几圈,顾南看在眼里不禁觉得好笑,这傻丫头每次自己在那儿胡思乱想的时候眼睛就会转的比谁都快,肯定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他不知道,这次准备的小惊喜能不能让叶欢晴答应他的真正求婚,他从未给女孩子准备惊喜,也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这次的小惊喜还是他拉下来面子舔着脸找安利求来的方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