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折磨
    后面还有更好的戏码送给你

    叶欢颜冷哼了一声,蹲下来,和叶欢晴对视。

    “啧啧啧,也不知道这么丑的女人,顾南和你的时候是怎么忍住不吐的?他未免也太饥不择食了吧,你这种货色都要?”叶欢颜狠狠的抓住叶欢晴下来的头发,然后往后一扯。

    叶欢晴吃痛的轻呼了一声,却正好看到叶欢颜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解气的意味。

    叶欢晴咬着唇不再发出来声音,她知道自己越痛苦,就会让叶欢颜越痛快,越!

    “我真没想到会是你。”叶欢晴嘲讽的说了一句话,将嘴里的破牙狠狠的吐了出来,正好砸在叶欢颜的眼睛上。

    叶欢颜吃痛的叫了一声,明白过来自己被什么打了眼睛后,立马朝叶欢晴踹了一脚。

    “就是我干的!死贱人!让你跟我作对,跟我抢男人,你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叶欢颜就像是疯了一般的踹叶欢晴,叶欢晴却没有痛苦的表情。

    “哈哈哈——”叶欢晴竟然开始大笑,叶欢颜踹了两脚之后便停了下来,抓着叶欢晴的头发问道“你笑什么?”

    难不成这女人是疯了?

    叶欢晴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只是——她知道叶欢颜没有做这种事情的脑子和胆子,知道她不在公司的只有顾南和叶林深——顾南是不可能和叶欢颜狼狈为奸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叶林深绝对知道叶欢颜对自己做的事情,至少他肯定是赞同的。

    “是不是叶林深让你这样对我的?”叶欢晴瞥了一眼叶欢颜,说道。

    叶欢颜没想到叶欢晴竟然能猜出来几分,脸上却更加得意,“你知道就好,你这个没娘养的东西,爸爸都不想管你了,你说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还自己姐夫?”

    叶欢晴看着叶欢颜已经快要的脸,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活的是如此可悲。

    从前的叶欢颜虽然嚣张任性,有公主脾气,却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样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地步,特别是和顾南离婚后,似乎疯了一样,每天就是想着如何报复她。

    “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叶欢颜看着叶欢晴,本想从叶欢晴的眼睛里看出来一些恐惧或者退让,却没想到——竟然看出来的好像是同情?

    她怎么会有这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叶欢颜快要抓狂,“你赶紧求我!求我我就绕过你一命!”

    她使劲摇晃着叶欢晴的身子,叶欢晴身上的灰因为有了水的缘故全部变成了肮脏的泥巴,此时此刻都碰到了叶欢颜身上而不自知。

    “你说话啊!”叶欢颜看到叶欢晴不说话更加生气,她又站起来,踢了踢叶欢晴的鞋子,直到叶欢晴的两只脚都光着了她才作罢。

    而叶欢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冷漠悲悯的看着这个已经疯了的“姐姐”。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叶欢颜终于累了。

    哪怕叶欢颜再丧失理智,她也知道凡事要是闹出人命,只怕是父亲也不会给她收拾烂摊子,而且自己没准还要赔上性命。

    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去换叶欢晴这条贱人的性命,绝对得不偿失。

    叶欢颜站起来拍了拍手,将身上的脏的地方都弄干净了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被自己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叶欢晴,突然很欣赏自己的这幅杰作。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我会好好的折磨你,然后让你尝到我身上的痛苦。”

    叶欢晴眯着眼睛看着叶欢颜,她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左边手腕骨折了,她一定不能就这样被叶欢颜折磨死,她一定要活着。

    妈妈——您在天之灵会不会保佑我,我真的想好好活着啊,她还没有达到自己的承诺,还没有遇到自己爱的人,更没有给爱自己的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她不能死!

    凌晨两点,顾宅。

    顾南中午回顾宅的时候,等到下午两点半,已经到了公司上班时间了,也不见叶欢晴回来。

    原本以为她没准先去公司了,却没想到一下午还是没个人影。

    而此时此刻——已经凌晨两点了,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没有回来?

    没准又是去厮混野男人了!

    顾南越想越生气,却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内心里其实更多的是对这个女人的担心。

    在他的印象里,叶欢晴还不是那种随随便便赌气就离家出走的女人,更何况——顾南有十足的信心,这个女人目前为止还离不开她。

    那是去哪里了呢!

    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故意气她,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性子倔强,他干嘛还要故意做出那种事情。

    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顾南半坐在沙发上,一整个晚上,他甚至联系了孙小小来打听叶欢晴平常经常去的地方有哪些,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难不成,这女人还能跑到郊区去?

    顾南越想越不对劲,这女人姿色还是有几分的,万一碰上怎么办?

    想到这里——顾南再也做不住,他的女人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

    立马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利,可怜的安利还在和周公打架呢,就被电话给吵醒了。

    看到是大总裁打过来的电话,愣是起床气都给憋回去了!

    “上次通信公司老总陈总的电话你还有吧?赶紧让他帮我定位一个人……”

    安利揉了揉耳朵,然后睁大眼睛看了看床头的钟到了几点,好家伙,这会儿给人家打电话不是找死吗?

    “顾总,您看看这都两点了!”安利苦着脸说道,可惜顾南看不到安利此时此刻的表情。

    “只要他帮我定位出来,上次那个单子不用谈了,直接给他!”顾南的语气丝毫不容许反抗,安利听到顾南都这样说了,也知道顾南的脾气,再也不敢多嘴一句。

    焦急的等待时间,顾南却一刻也坐不住,在自个儿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

    “蠢女人,害得我这么担心,等我找到你非扒皮了你不可!”顾南一边来回走着,一边嘴上还不饶人,似乎已经想出来了无数可以折磨叶欢晴的办法,让她不敢再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

    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顾南却觉得度日如年。

    终于等过来安利的电话,安利在电话里兴奋的说道“顾总,我打了十多分钟,终于打通了,还是他们家保姆接的电话!您不知道,我打这个电话多波折哦……”

    顾南听的脸一阵黑一阵白的,终于按捺不住,冲着电话就吼道“闭嘴,我管你怎么打的电话谁接的!直接跟我说结果就行!”

    安利连忙闭嘴,什么事儿嘛!他以为大晚上的把人家一个老总叫起来容易?光是和那个磨人的保姆说话就浪费了好多时间!这里还受气,真是有冤无处申!

    但是也不敢多嘴,连忙说道“陈总同意了,还很高兴,但是他说这会儿员工都下班了,公司里也没人,他家里也不可能帮您做到,让您明天早上找他,他一定在公司等您!”

    他妈的等到明天早上黄花菜都凉了,没准还要给那个女人收尸呢!

    顾南没好气的冲安利说道“你赶紧把他电话给我,让他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公司大门打开,我现在就要准确的定位,否则以后的单子都别谈了,市里他以后最大的死对头就是我南至集团!”

    安利被顾南的大吼几乎吓得手机都给掉了,这样的顾南哪里还有理智?

    安利更不敢把人家老总电话给他了,不然以顾总的暴脾气估计又要多一个敌人了!

    连忙给陈总打了电话过去,好说歹说终于说通了。

    得到好消息的顾南立马拿起车钥匙就冲了出去。

    春田郊区,一座废弃的工厂内。

    叶欢颜等到叶欢晴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又打开水箱的阀门,一大股水从叶欢晴的脑袋顶上灌溉而下,叶欢晴根本没有睡觉的机会,又冷又饿,还不能睡,真的生不如死。

    好几次——甚至想咬舌自尽。

    如此反复了几次,让叶欢晴欣喜的是,她竟然已经麻木了,哪怕水冲下来,她都能昏昏沉沉的感受不到任何痛苦。

    “看来应该换一个新的花样了对不对?”叶欢颜似乎也察觉到这样已经不能报复叶欢晴了,她还有最后的压轴大戏呢。

    “你放心,你也就是在这里待了十来个小时吧,我早就查清楚了,失踪案要失踪二十四小时以上才能报案,我不会要你命的你放心,一定会在明天上午十一点前放你走,现在还是三点呢,咱们好好玩,还有最好玩的游戏在你后面呢!”

    叶欢颜的声音此时此刻就像鬼魅一般飘荡在叶欢晴已经快要没有感知的脑袋里,原来她没有被关多久啊?

    一直以为,自己消失这么久,没准会有人发现——但是这才十几个小时,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她真的不抱希望有人来救她了。

    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也许是好的,她在这世上无牵无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