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短信
    叶欢晴小跑着才追上来,顾南已经进了大厅吩咐管家开饭。

    脸上云淡风轻,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可能顾南真的喝多了让他忘记这会儿离公司下班时间都两个半小时了!

    叶欢晴在咖啡厅还吃了些许点心,肚子里根本装不下什么东西,怕顾南看出来,只能说道“我晚上不太习惯吃东西,不怎么饿,还是先不开饭吧。”

    顾南闻言挑了挑眉,好奇的看着叶欢晴,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叶欢晴跟着顾南来到房间气氛竟然尴尬了下来。

    “我刚刚是开玩笑的!”叶欢晴终于解释道,也许是怕顾南真的跟她生气,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她忙于解释,叶欢晴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这个男人,好像真的不能和他开什么玩笑,变脸比翻书还快!

    其实——他还是笑起来好看很多,叶欢晴心里竟然开始犯花痴起来。

    顾南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而是将西装来,顺手了领带。

    白皙的锁骨露出来,叶欢晴竟然在顾南的白色衬衫领口发现了清明的口红印记。

    脑子轰隆一下不知道什么感觉,反正心里很不好受。

    顾南看到叶欢晴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这才低下头看,看到那口红印的时候眉头也不觉皱了起来,他想也没想的便提了一句“应酬上王总非要给我旁边插个女人,跟橡皮糖似的粘人,还啃了我一口,然后被我赶走了。”

    顾南脸上的嫌弃表情配上顾南云淡风轻的解释,叶欢晴心里的不适感一扫而光,不过——这男人是在解释吗?

    “我先去洗澡啦!”叶欢晴突然觉得心里很畅快,明显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顾南点了点头,手机正好响了起来,叶欢晴已经进了浴室。

    打开手机一看,首先便是一连串的照片,原本他还不以为意,以为又是哪个人的恶作剧,没想到仔细一看,画面中的两个人似乎很是熟悉!

    这不是叶欢晴吗?而那个握着叶欢晴手的男人——苏白牧!

    顾南在脑子里快速回想了一下,地点很像是城北的咖啡厅,而看叶欢晴身上的穿着——不就是今天穿的衣服吗?

    在看了看手表,这时间——很好,看来这个女人一下班就去约会野男人了?

    顾南心里一万个不相信,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容不得他再为叶欢晴找什么借口。

    本来新婚夜发生的事情经过叶欢晴的解释后他对她有了些许愧疚,只是如今——这愧疚感更像是嘲讽他是白痴的筹码。

    真够可以的!

    顾南的手指快速划过,一张张叶欢晴和苏白牧举止亲密的照片一览无余,有咬耳朵的!有握着手深情对视的!竟然还有两个人像在接吻一般的!

    顾南气的把手机扔在了一边,浴室里的水声响得正欢,顾南却已经生气得恨不得现在就把叶欢晴给拎出来扒皮。

    却紧接听到叶欢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竟然是苏白牧的来信!

    顾南也不管尊不尊重别人**的问题,直接拿起来,可是看到这几条轮到轰炸的短信,他气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欢晴,那个晚上我真的很难忘,你在我心里,绝对是最美的女人——不光是你的身体,还有你动人的双眸,让我痴迷!”

    “欢晴,希望我们还可以再有一度的机会,找个机会出来吧?”

    “欢晴,我好想你,心里装着你,炽热。”

    一条条露骨的短信都像是绿帽子直接扣在顾南的头上,顾南抓着手机下意识的想摔,却还是停住了,松了几分力道后扔在了。

    然后了衬衣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叶欢晴正坐在浴缸里洗泡泡浴,哪里会知道这个男人竟然直接推开门闯进来了!

    叶欢晴还以为顾南是喝多了,忙喝他一句,顾南却根本没管叶欢晴在说什么做什么,三下两除二便了自己身上全部的衣服,三两步就往叶欢晴这里过来。

    “你叫什么?怎么,老公也看不得吗?”顾南将叶欢晴半个身子从浴缸里捞了出来,随后咬着她耳朵一边说道。

    “顾南,你是不是喝多了?”叶欢晴试图抗拒顾南,却被他抓得更紧。

    顾南心里只是有气,但是也学会了冷静,所以他手上的举动明显轻柔了不少。

    哪怕心里的怒火几乎冲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何如今对这个女人竟然多了几分怜惜,让他不自觉的温柔。

    顾南掐着她的腰,这让叶欢晴很不好受。

    这里是叶欢晴极为的地带。

    以至于她不自觉地抱住了顾南的脖子。

    察觉到叶欢晴的身体变化,顾南看到叶欢晴的眉眼朦胧起来,心里带着怒气带着,内心的魔鬼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内心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些照片,越发不怜惜不管不顾的对叶欢晴。叶欢晴只好反击。

    “嘶——”火辣辣的痛感让顾南脑子清醒了几分。

    顾南捏住叶欢晴的下巴,用力咬住她的嘴唇,听到叶欢晴吃痛的声音他才松开。

    “怎么,还想着那个野男人?”

    叶欢晴咬着牙,被顾南一番的索求已经头昏眼花,终于回过神来了几分,却听到顾南又是一口一个野男人的。

    叶欢晴整个身子还被顾南压着,稍微一动哪怕只是呼吸间的抖动都让她出一层细汗。

    她咬着牙,“顾南,你是我唯一的男人,这样侮辱自己很有意思吗?”

    叶欢晴说道,顾南闻言眼睛却变得猩红,大脑完全被给占领,开始。

    一室。

    被顾南活活折腾了几个小时,从浴室到卧室的,叶欢晴才得以轻松,听到浴室里某个始作俑者正在冲澡的声音,的疼痛似乎因为习惯而少了不少。

    她已经累的不能自已,迷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顾南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叶欢晴已经睡得深沉,他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水,顺便围了一个浴巾便出来了。

    看到叶欢晴因为过度劳累而昏睡的模样,他心里的怒气竟然消散了不少。

    他突然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如今他会对这个女人产生怜惜感,还是经常性的!

    总之会让自己,下意识的竟然想要保护她——

    就像刚刚那样,叶欢晴疼的死去活来,他却没有继续,而是耐心细致的找她的点,让两个人同时享受情爱带来的欢乐。

    他不喜欢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他是想要报复她的!

    不是喜欢找野男人吗?他满足不了这个女人?

    简直是笑话!

    至于苏白牧——他自然有很多办法去收拾他。

    酒醒了,了,顾南也明显察觉到事情可能不会那么简单,那几条露骨的短信现在看来简直是漏洞百出,但是那照片没有合成的痕迹,肯定是真的。

    而顾南也正是因为照片才生的气,这女人虽然嘴上说自己是他唯一的男人,他是得到了她的第一次,听她说这句话竟然莫名的有一种满足感,但是——她和苏白牧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并不简单。

    幽会男人也是该死!

    幽会他的女人也是该死!

    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讨回来,特别是那个野男人,至于叶欢晴,先在一番再说。

    顾南看着躺在的叶欢晴,看到她发丝已经被汗给浸透了的模样,指尖不自觉的摩挲了几下,察觉到叶欢晴睡梦里也因为他的小小举动而轻颤,顾南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

    无梦,叶欢晴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而自己身上竟然很清爽干净,难道是顾南昨天晚上自己洗完澡还帮她洗了?

    她是不太相信,但似乎事实就是这样。

    顾南已经没了踪影,每次都是这样,叶欢晴也已经习惯了。

    就是觉得自己的尊严在顾南的面前好像不值钱一样,每次这个男人要她就像是对待一个一次性玩具一样,用完了就可以扔的那种。

    她在顾南的心里,可能也就是一个会说话有自己情感的充气娃娃吧?

    叶欢晴苦涩的笑了笑,反正这个男人的怒点她从来都找不到,也不想去找,只有等到某一天她强大到和这个男人可以平起平坐的时候,才能去想这些有的没得吧。

    叶欢晴拿起来手机想看到了几点,却没想到界面停留在苏白牧发过来的短信上。

    一连几条,都是露骨而粗鄙不堪,自己昨天洗澡之前没有用过手机,再后来就是——被顾南折磨了一晚上,哪里还有时间去看手机。

    那么——又是这个死变态偷看她手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