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鼓起勇气
    她如今已经和顾南结婚,而且她对苏白牧从来都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她可不想真的让顾南给她安上的“水性”的标签是对的。

    苏白牧话都还没说出口就被叶欢晴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冰水,心里别说有多凉了,但是还是不想就此放弃。

    “欢晴,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是不应该的,毕竟你们已经结了婚,我也不想当破坏你婚姻的第三者,我只是想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而已。”

    “昨天晚上在酒店我看到了你来,就是因为看到顾南和你结婚没两天竟然和其他女人在酒店里,我才觉得你可能活的不好,顾南这个男人真的不适合你,他给不了你幸福的。欢晴,我希望你离开他,他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他给不了你的我也会尽力给你,只要你想要的,我有的我一定给,我没有的我也会拼尽全力给你找来。”

    苏白牧说到激动的地方,直接握住叶欢晴的双手,似乎害怕叶欢晴就此离开,他再也没了机会。

    却没想到,这一幕幕都被夏伊馨看在了眼里,全部记录在了相机里。

    “果真是有问题。”夏伊馨紧紧咬着唇,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的冲动。

    她真的想问问苏白牧,自己爱了他这么多年,他就一点都没有发觉吗?

    为什么他宁可在别的不爱他的女人面前卑躬屈膝,也不愿意回过头来接受她呢?

    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夏伊馨喜欢苏白牧,单单就是苏白牧看不出来呢?

    难道白牧一直以来,都是装傻吗?

    她想起来一句话,突然觉得无比讽刺,自己真的永远都感动不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吗?

    她不愿意放弃,她对苏白牧的感情是时间沉淀下来的,永远不是说放下就能立马另寻新欢的爱。

    夏伊馨死死抓着手机,看着前面双目对视的两个人。眼睛里几乎快要喷出火来,心里对叶欢晴嫉妒让她自己都快要抓狂。

    叶欢晴,你最好别染指我的白牧,否则,我会让你明白什么人是你永远都碰不得的,更会让你明白,碰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咔嚓咔嚓——一连串的照片都被拍了下来,而叶欢晴和苏白牧两个人根本无所察觉。

    叶欢晴从未看见过这样坦诚心扉的苏白牧,在她的印象里,苏哥哥很少表达过自己的想法,从来都是顺从别人。

    确实,这是苏白牧第一次鼓起勇气,面对面的对叶欢晴把自己心里全部的想法都说出来。

    所以,他更害怕,面对的是叶欢晴的拒绝,在如此彻头彻尾的说出来一切之后。

    “苏哥哥。”叶欢晴轻轻的将手从苏白牧温暖的大掌里抽出来,咬了咬唇,琢磨着怎样说更好。

    她不想就此失去一个好朋友,一个当作哥一样亲的人,可是她也做不到接受苏白牧对她的爱,因为在她的心里,自己从来没有对苏白牧有过其他的想法。

    “苏哥哥——你很优秀,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而且我也已经嫁人了,不管顾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婚姻,与你无关,我也不希望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们如果可以都忘记这件事,我们还会是以前那样,很好很好的朋友。”叶欢晴低头不敢看苏白牧,娓娓说道。

    苏白牧心里就像是躺了一块大石头,被叶欢晴的话一踩彻底沉了下去,心里空了一大块似乎轻松了很多,但是大石头压下去的感觉,永远不可能消散。

    听到叶欢晴说出这些话,苏白牧便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没有机会了,至少目前为止,叶欢晴根本不可能会离开顾南而跟他走的。

    他不知道顾南到底有哪里可以让叶欢晴如此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叶欢晴绝对不是因为爱顾南而不离开他。

    只要叶欢晴心里没有装下别人,那么他便永远都不会放弃,他一定会等到那一天——叶欢晴愿意接受他的时候。

    苏白牧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不想让叶欢晴看到自己被拒绝后的失落。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嗯,欢晴,我永远都是你的苏哥哥,我希望你以后有事情有困难依旧可以像从前那样想到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保护你的。”

    叶欢晴不忍心再说什么撇清关系的话,她知道苏白牧对自己有多好,可是就像妹妹对哥哥一样,很信任他很喜欢他但绝对没有男女之间的情爱的感觉。

    虽然此时此刻,她想要和从前的自己告别,不想让曾经的朋友看到她如今的蜕变,她想一步一步脱壳后变成蝴蝶再和小小他们联系。

    而绝对不是现在,因为如今的她可能只会给那些好朋友带来麻烦。

    叶欢晴点了点头,“苏哥哥,吃点东西吧,我等会还要赶回顾宅呢。”

    苏白牧看到叶欢晴没有拒绝自己最后的请求,心里也畅快了不少。

    将那两个人全程对话都听下来了的夏伊馨,已经快速将手机收了起来,随后趁叶欢晴和苏白牧都在低头喝咖啡的时候连忙往门外走去。

    心里却已经恨的牙痒痒,自己心里那么深爱的一个男人,苏白牧对于她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男神,却在另外一个女人那里转眼变得卑躬屈膝,骄傲如她,怎么受得了这种打击。

    用过饭后,苏白牧主动要求送叶欢晴回顾宅,叶欢晴一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答应,为了防止顾南那个男人又在那儿胡思乱想,她便提前在一个路口下车,走了几步路才到顾宅。

    却正好和顾南的车子同时进门。

    叶欢晴下意识的有些慌乱,她很害怕顾南又胡思乱想,然后把气都撒在她的身上。

    这个男人的暴力手段,实在太可怕了!

    顾南看到叶欢晴正好进来,按了按喇叭,然后走下车,让管家帮忙把车子停了进去。

    叶欢晴看到顾南竟然先下车,看样子是要找她,不会刚刚真的看到了她和苏白牧在一起吧?

    该死的!

    明明自己和苏白牧没什么,为什么还在这里提心吊胆,弄的好像真的有什么似的。

    顾南一下车,便朝叶欢晴勾了勾手指,嘴角挂着莫名其妙的笑容,看的叶欢晴胆战心惊。

    “都到了家门口了,干嘛还要下车啊?”叶欢晴故作镇定,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她行的端做的正,怕什么怕啊!

    顾南笑了笑,将叶欢晴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还不经意的揉了揉。

    叶欢晴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抽什么疯,却好像不是生气的模样,也松了口气。

    顾南刚应酬完回来,原来刚刚在宴席当中碰到了几个曾经的合作商,都是业界口碑不错的,听说他和叶欢晴结婚了后纷纷祝福,直夸郎才女貌。

    原来这几个合作商也是叶欢晴以前接触过的客户,都知道叶欢晴不仅外貌吸引人,内在的才干还不输于很多男生,让那些合作商赞不绝口。

    都说叶欢晴是贤内助,顾南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别人夸叶欢晴。自己心里竟然也开心得不得了。

    叶欢晴哪里知道顾南此时此刻对她笑成这样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她却是真的很忐忑顾南有没有发现她和苏白牧一起喝咖啡的事情。

    “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叶欢晴闻到顾南周身的酒气不禁皱了皱眉,捂住鼻子说道。

    “应酬哪有不喝酒的?傻瓜。”顾南嘴角还是勾着的,看得出来心情很愉快。

    叶欢晴终于放下心来,她为了不让顾南碰巧看到他们,还特地绕了小路来的!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这举动,真像做了亏心事似的!

    叶欢晴听到顾南这样理所当然的表情也不禁心里有些着急,这个男人看来还真的挺看得开的,如此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可是——

    “酒驾可是很危险的!你自己死了不要紧撞到别人怎么办?”叶欢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的意思,其实她心里也并不希望顾南出什么事儿——

    虽然,她巴不得离开这个男人!

    “看来你真的挺想让我死的吧?”顾南闻言却认真起来,脸上的笑意一下子都没有了,眸子死盯着叶欢晴,握着的手也紧了一些。

    叶欢晴却深刻的感受到,这手心的温度配合着周身的气氛,似乎一下子下降了。

    “我没有——”叶欢晴急忙否认。

    顾南脸上挂上一抹自嘲的笑容后,便松开了她的手。

    自己对这女人做过的事情他何尝不知道,她巴不得他死好像也于情于理。

    手上的温度消失,叶欢晴竟然有一丝失落感,叶欢晴心里不禁骂了自己一句,“难道自己还想被他牵吗?”

    其实更想骂自己,明明这不是心里想的,干嘛要那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