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疲倦
    “你——”叶林深在顾南面前根本再也说不出话来,本来他也是看顾南不在的情况下才跑过来找叶欢晴出气的,哪里知道顾南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是我自己的女儿,我怎么教训也用不着你来说!”好半天,叶林深看到顾南没有继续对他口诛笔伐,才鼓起勇气,说了一句。

    没想到顾南根本不看叶林深,而是慢悠悠的说道“顾家在你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它完的时候了,但是,叶总,你信不信,我可以立马让你叶氏玩完,如果可以,我不介意当你叶家的扫把星的。”

    叶林深终于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也不管在自己女儿面前有没有尊严的问题了,连忙哭丧着脸说道“顾南啊,岳父可不是这个意思,那个项目岳父不要了,你爱给谁给谁,今天来找欢晴主要是想让你们一起回家吃个饭的,不是来吵架的!你就原谅我,我老头子有点脾气,上来说话就很难听,不是心里话!”

    顾南挑了挑眉,看着叶欢晴,“夫人,你了解叶总,你觉得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是将生杀大权都交给了叶欢晴,叶林深也明白顾南的用意,连忙收起来刚刚对叶欢晴的嚣张嘴脸,这前后脸色的变化之快,简直可以去表演变脸了。

    “晴晴,原谅爸爸啊,爸爸刚刚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

    看到叶林深这幅委曲求全的模样,叶欢晴并不觉得有多大快人心,反而觉得很讽刺——甚至,有些恶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女关系,才会走到今天这样。

    叶欢晴没有看叶林深此时此刻的嘴脸,而是脸带疲倦的说道“你以后骂我可以,不要牵扯到我的妈妈,否则——我再也不会认你这个爸爸。”

    叶林深闻言立马点头,转而换上一副笑脸,说道“晴晴,明天和顾南一起去家里吃个饭吧,高阿姨和欢颜都说想你了呢。”

    叶欢晴嘴角扯了扯,这句话听起来有谁信啊?

    叶欢晴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似乎拒绝都感觉到很疲倦。

    顾南却帮她答应了下来,说道“叶总,家里准备好了把时间告诉我,我会带着夫人准时去的。”

    叶林深虽然心里被顾南一声“叶总”叫的有些疙瘩,但是看到顾南竟然同意去家里吃饭,也不好再说什么。

    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家里吃饭才是谈事情的好地方,到时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的项目估计还有救回来的可能。

    而顾南心里同样有另外的打算。

    叶林深走之后,叶欢晴果真控制不住主动问顾南“为什么要去叶家吃饭?”

    明摆着是鸿门宴,干嘛还要去呢?

    更何况,叶欢晴真的不想再进叶家的大门,除了恐惧便是恶心。

    顾南摸了摸下巴,“吃顿饭又不是去吃老鼠药,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哪里怕了!去就去!”叶欢晴不服输的说道,看到顾南若有所思的模样,她知道这男人心里肯定还有其他事儿,只是不跟她说而已。

    顾南此番答应去叶家吃饭其实是给叶家设的鸿门宴,只不过地点换在叶家而已。

    这叶林深和叶欢颜对他做的事情,他这次正好可以找个好机会一并算账,而且——他把项目扔给了凯撒集团,传出去谣言确实不会很好听,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他自己倒不是很在意这些传言,毕竟自己身上的绯闻还少么。

    但是他心里却不是很愿意让叶欢晴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大丈夫一言一行,从来都不想连累别人,如果因为这次项目交替的问题让别人都笑话叶欢晴在顾家不受重视,或者嫁了男人忘了爸爸,无论哪种传闻对于叶欢晴来说肯定都会受到影响。

    那么之前婚礼上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事端估计又会重新被挑起来——最重要的是,他怕自己的爸妈再来插手他和叶欢晴的婚姻。

    至少现在,他还不想放这个女人走,他还不想就这样结束两个人的婚姻关系。

    哪怕叶欢晴是指难以驯服的野猫,但是他顾南却很有自信,野猫的爪子挠不伤他。

    “嗯,你继续工作吧,我那边应酬还没有结束呢,安利打电话说你爸爸——哦不对,说叶总来公司里闹事,我就临时回来了一下。”顾南说道。

    没想到顾南是特地跑回来帮自己的,叶欢晴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好像突然不是那么讨厌这个男人了。

    顾南却笑了笑,无比欠打的说“你可别那么自恋的觉得我是特地回来帮你的?其实是我钱包落在办公室里,我堂堂南至集团总裁,在外面应酬可不能让别人掏腰包,还以为我故意不带钱包的呢!”顾南狡黠的看着她,随后走到自己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钱包,顺手把刚刚叶林深喝了一半水的瓶子给扔进了垃圾桶。

    叶欢晴笑了笑,这男人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不强调恐怕自己还不一定会确定他就是特地来帮自己的,这样一强调,她真的百分之百确定了!

    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回来拿一个钱包,随便打个电话过来让助理或者她送过去不就行了吗?

    其实——这个男人狡辩的模样还挺可爱的,叶欢晴在心里突然觉得。

    却很快强迫自己消散这个想法,怎么能把可爱这两个字用在顾南身上呢?他可是大变态啊!叶欢晴真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竟然会这样形容顾南。

    下班后,因为顾南没有在,叶欢晴只能打车回顾宅。

    平常都是直接坐顾南的车子一起回去的,看来这个男人在,自己也没什么坏处,至少可以省不少的事儿!

    正要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没拦下来,一辆好不显眼的银白色最新款兰博基尼跑车款停在了自己面前。

    原来是苏白牧。

    苏白牧下车来,很绅士的帮叶欢晴拉开了车门,眸子里的笑意明显,温柔中带着小心翼翼。

    “欢晴,我们谈一谈吧,一起吃一个饭?”苏白牧说道,目光充满期待的看着她。

    叶欢晴其实也想找一个和苏白牧好好谈一谈的机会,可是这样的情况下似乎来的太突然,但是苏白牧都已经帮她拉开车门了,她不好拒绝,只能上了车。

    苏白牧十分了解叶欢晴,知道她晚上一贯吃不下去什么东西,于是直接开车带她去了从前来过很多次的咖啡厅。

    来到这里,她很惊喜。

    自从她和白宇在一起后,她再也没和苏白牧来过这里了,最近和他来的一次也是四年前。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来这里。”叶欢晴惊喜的看着苏白牧,颇为感慨的说道。

    苏白牧看着面前的叶欢晴,看着她从情窦初开的小女生长成如今已经嫁了人依旧明亮动人的女人,他喜欢听她明亮清新的嗓音喊他“苏哥哥”。

    那个从前花开了都一脸兴奋,下雪了总拉着他一起在雪地里疯得像个男孩子一样的女生,他真的再也忘不了。

    他放不下,他曾经发誓,会永远守护叶欢晴,甚至幻想过两个人一起走上红地毯的模样。

    只是造化弄人,他亲眼看着心里最爱的姑娘牵着别人的手,在圣母玛利亚的见证下,戴上戒指,进入婚姻这座城。

    “你的一切,我都记得。”

    气氛因为苏白牧这一句深情款款却完全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而尴尬,叶欢晴有些不自在的先走进了咖啡厅,苏白牧有些落寞的低下头,却很快调整好内心的情绪,跟了上去。

    却没想到,夏伊馨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进去了咖啡厅,眼睛里都是嫉恨。

    看来她想的没错,苏白牧果真没有因为叶欢晴嫁了人而死心!还好自己一直在调查苏白牧的动向,否则等这个贱人把白牧勾引走了她都不一定发觉!

    夏伊馨庆幸自己高瞻远瞩的同时,也不敢懈怠,偷偷跟进了咖啡厅,找了一个视野极好,既能看到他们一举一动又不会被她们发现的座位坐下来,手机提前打开了相机。

    “两杯卡布奇诺,多糖少奶。”苏白牧直接对服务员说出来了叶欢晴的喜好,服务员拿走菜单后,苏白牧有些担心的对叶欢晴说道“这样子喝咖啡其实是不健康的,糖不应该多吃,对身体不好,以后少一点糖多一点牛奶其实更好。”

    他知道叶欢晴从小到大都喜欢吃甜食,但凡是甜的,几乎都不挑嘴。

    还好没得糖尿病,不过这么吃总归是不好的。

    听到苏白牧嘴上教训自己,实际却还是不忍心剥夺自己的爱好,叶欢晴调皮的笑了笑“苏哥哥,你果真还是像个哥一样,你一直是我们孩子头啊!”

    苏白牧无奈的笑了笑,嘴角却微微泛着苦楚,难道在叶欢晴心里,自己一直都是一个哥哥的角色么。

    苏白牧正想说什么,叶欢晴却主动说道——

    “苏哥哥,我其实知道你今天想跟我谈什么,但如果是那件事情,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