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离开他吧
    叶欢晴只觉得大事不妙,难不成顾南还是因为那天晚上的电话而找苏白牧的麻烦呢?她同样也不敢相信苏白牧为何会来公司里,脑子里快速整理了一遍逻辑后,叶欢晴心急火燎的往楼下跑去。

    到达两个人身边的时候,公司大门口里面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却迫于顾南的威力,不敢出来,只敢躲在里面看好戏。

    叶欢晴冲出来后,首先叫了一声苏白牧。

    这几天,真的是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本来她还想和苏白牧好好谈一谈,她对他从来都没有哪方面的情感,却不希望就此失去这样一个好朋友。

    “苏哥哥。”叶欢晴叫了一声,周围保安见叶欢晴过来,也后退了几步。

    叶欢晴看着苏白牧,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的快,而苏白牧似乎几天之间,沧桑了不少,嘴上还没有剃干净。

    “欢晴。”苏白牧看到叶欢晴过来,眼睛立马亮了一下,却突然意识到了现在是处于什么情况,脸上突然变得担忧起来。

    他最不想的,便是给叶欢晴带来麻烦。

    他看到周围有不少人看过来,而叶欢晴也在这里,似乎他们都在对他们三个人指指点点。

    “欢晴——”苏白牧有些踌躇,转而却觉得既然已经这样,不如直接说出来。

    “我看到了,顾南对你并不好,你跟我走好不好?离开这个男人。”苏白牧终于有勇气,站在叶欢晴面前,主动对她说出这些话。

    “你真是胆子够大的!”顾南听到苏白牧竟然当面这么挑衅他,直接一把抓住苏白牧的领子,就想一拳挥过去。

    叶欢晴见情况不对,眼疾手快的将苏白牧从顾南手里拉了出来,也躲过了这一券。

    “苏哥哥,这里是公司,你们别闹了好不好,这么多人看着呢!”叶欢晴很担心他们两个真的在这里打起来,虽然苏白牧平日脾气很好,可是今天也算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冲动。

    而顾南这个男人就别提了!简直就是个打架得主儿,更别说苏白牧今天说的话确实过分,都直接当面挑衅了。

    苏白牧冷静下来,看到叶欢晴乞求的眸子,心里一软,“欢晴,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叶欢晴摇了摇头,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来,安慰苏白牧,“苏哥哥,你不用跟我道歉。”

    自从认识苏白牧,每次他出现在自己面前,都帮了自己不少忙,她怎么忍心怪他。

    “欢晴,我不会给你添乱的,我会走,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不理我,我真的好害怕。或许我是太冲动了,但是那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

    很容易看出来,苏白牧此时此刻的心情有多忐忑甚至紧张,已经语无伦次起来。

    而顾南的脸一层比一层加黑,都快要赶上非洲最白的帅哥了。

    叶欢晴忙着点头,就想送走苏白牧,不然这样下去她迟早也控制不了场面。

    苏白牧最后看了一眼顾南,在他彻底发怒之前走了,他也害怕顾南发起火来到时候伤害的是叶欢晴。

    等到苏白牧开车离开后,叶欢晴终于松了口气,看向顾南,得了,这位爷估计还要自己去安抚一下。

    “你别多想,我跟他没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过来。”叶欢晴连忙解释,顾南的怒火也因为苏白牧的离开慢慢消退了不少。

    终于都恢复了理智,顾南微微皱眉,这小子什么时候不来找自己为什么偏偏今天来?

    “最近我好像没对你干嘛吧?我有你吗?”顾南突然凑近叶欢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的笑不知道什么用意。

    叶欢晴连忙摇头,心里却在嘀咕,你哪一天没我?几乎每天都是言语暴力或者冷暴力或者更为直接的行动暴力!

    “那真是奇怪了。”顾南嘟囔了一句,摸了摸额头,这酒本来还有点后劲,被苏白牧这一闹,竟然连头疼都忘了。

    看到顾南这副模样,叶欢晴反应过来昨天的事情,“对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是怎么回家的?”

    “嗯?”顾南瞥了叶欢晴一眼,示意让她继续说。

    “叶欢颜发了你们俩的床照给我,我去酒店把你接回来的,可能——苏哥哥看到了吧。”

    “苏哥哥?叫的还真亲切啊!”顾南嘴上不饶人,心里却也是一愣,很快也能反应过来,肯定是哈伯森那混蛋小子中途偷偷溜走了!

    “床照?”顾南微微一笑,突然觉得有些有趣,他这个人从来都不会酒后乱性,因为他半醉的情况下是有意识的,只会碰自己想碰的女人。而如果全醉的状态下,那必然是睡沉了,锣鼓冲天也叫不醒他!

    他可是深深明白这一点,听到叶欢晴的话再看到叶欢晴脸上并没有异样的表情,也能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情。

    他倒很好奇,这床照哪里来的。

    叶欢晴把那条彩信找出来,放到顾南面前。

    两个半身的身子纠缠在一起,叶欢颜脸上得意的笑容几乎把镜头填满,而他半个脸在镜头里也能看得出来睡得很沉。

    很好,竟然敢利用他!

    他生平最讨厌被人利用,这叶欢颜真是好大的胆子,他会让她明白利用他会是怎样的后果!

    转而却看到叶欢晴脸上一脸轻松的模样,不禁眯着眸子打量起来这个女人,难不成自己跟其他女人她竟然一点都不会在意?

    “你怎么还是这样一副表情,今天你的上门来帮你讨公道,你却还是一脸无所谓,叶欢晴,原来在你心里,婚内是不是根本无所谓的?”顾南眯起眼睛来打量这个女人。

    叶欢晴索性装出一副大方妻子的模样,决定逗一逗顾南,“我知道我丈夫有多优秀。”随后顺着顾南昔日说过的话说道“更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你的床,昨天不就是一个吗?我要是每个都累死累活的去生气,不知道要少多少寿命呢”

    顾南闻言一笑,捏住叶欢晴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大方懂事?”

    叶欢晴轻哼了一声“我的优点多着呢!你以后慢慢看着吧!”

    顾南嘴角不禁抽了抽,这女人,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不过他一眼捕捉到了叶欢晴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狡黠,他勾唇,“说吧,你从哪里发现的,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

    叶欢晴的性子表面上软,内里却是刚强得不得了,如果他和叶欢颜真的发生了什么关系,他敢打赌这个女人不仅会反击叶欢颜回去,还会在这里竖起她身上的刺狠命扎自己当作报复。

    甚至——自己再去找个回报自己一张床照都是可能的!

    哪会像今天这样风平浪静,还把衣服醒酒汤平平稳稳的放在他旁边,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叶欢晴挑了挑眉,被顾南看出来也不足为奇,毕竟能逃过这个男人眼睛的东西好像还不多,她身上简直像被装了一个微型探测器一样,不论她在哪里,都能被这个男人找到,以至于她现在都有阴影,上厕所都要把洗手间门,房间门,全部反锁!

    时刻防止这个男人的侵犯。担心其实不无道理,她当初好不容易逃走,却转了一圈还是回了这里,不得不佩服顾南的手段。

    所以,估计自己知道叶欢颜的那点破事儿,人家顾南早就知道了,不打算隐瞒,说道“叶欢颜的妇科病最近闹得厉害,根本不可能和别人发生关系,除非她是真的不要命了。”末了还不忘损顾南一句,“我看你也没有多大魅力嘛,叶欢颜和你几年夫妻,你这么一个女人都想爬的高富帅,她竟然会因为怜惜自己的命放过跟你的机会,顾大总裁,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平日里不能够太自恋?”

    这个女人,真够牙尖嘴利的!

    顾南拉住叶欢晴的手,顺势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总算让刚刚一等看热闹的人都散开了。

    然后凑在她耳边说道“其他女人我都看不上,什么时候夫人能主动往我躺一次,绝对抵你那姐姐百万次。”

    叶欢晴顿时不做声,这拿那种事情开的荤玩笑,她还是不习惯,更何况还是和顾南这种色情狂!

    顾南冷哼了一声,松开了叶欢晴,刚刚不爽的心情丝毫没有平复。

    看来这笔账,是要好好的和叶家算一算,不然他们永远都学不会,什么人是他们不可以碰的。

    一场闹剧过后,顾南和叶欢晴都回到了办公室。

    看到顾南还是一脸疲惫的模样,叶欢晴估摸着这男人酒还没醒,不由得先问道“昨天你为什么要去酒吧喝酒啊?是哈伯森发短信给我的,还让我去接你,我吃完饭才看到短信,就被叶欢颜捷足先登了。”

    “我为什么去喝酒?”顾南挑了挑眉,看着叶欢晴,“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叶欢晴心里一愣,没想到还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却也惊诧于顾南没有直接把火发在她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