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怎么回事
    顾南迷迷糊糊的晃了晃手,根本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这还是叶欢晴第一次看到顾南喝得如此烂醉如泥,他酒力不是很好的么?

    叶欢晴半撑着身子起来,电梯很快到了楼下,门一开,已经有酒店服务员过来帮忙。

    司机就等在外面,一起把顾南弄上车后,叶欢晴才松了口气。

    确实挺讽刺的,虽然自己知道其中并没有什么事儿,但是在外人看来,新婚丈夫烂醉如泥被新婚妻子从酒店里接回来,不知道的真以为她叶欢晴有多管不住丈夫,有多不受待见。

    还好,顾家长辈都在国外定居下来,不常回来,不然家长那一关只怕她更不好过。

    也许,顾家也根本没把她当作自家人吧,哪怕顾母面子上可能对她十分和蔼,其实心里想什么,她自然明白。

    对上顾南那句话,他们虽然有名有实,顾南给她的名分却随时都可以拿走。

    一路驱车回到顾宅,已经午夜两点。

    好不容易将顾南安置好,盖好一条薄被子后,叶欢晴才准备去洗洗澡然后休息。

    “别走——”叶欢晴正好转身的时候,却突然被一只手拉住。

    回头看向依旧睡得深沉的男人,才明白过来他可能只是在说梦话。

    叶欢晴想把手从顾南的手里抽回来,却发现怎么也抽不回来,手被顾南给抓的紧紧的。

    “你干嘛——”叶欢晴气急了,却忘了顾南此时此刻其实都睡着了,哪里听得懂她说的话。

    “为什么骗我——”

    顾南喃喃道,哪怕顾南此时此刻眼睛闭着,叶欢晴也不能确定他到底睡没睡着。

    为什么骗他?

    叶欢晴心里微微发愣,难道他今天晚上出去喝成这样,是因为她吗?

    不会的,如果真的因为她骗他,他只会变相的折磨自己,怎么会忍着愤怒去喝成这样呢。

    叶欢晴叹了口气,看来他梦里都在觉得她骗了他。

    这个男人太过危险,也十分聪明,她不喜欢骗人,也并不觉得自己还有能力可以骗到他。

    也不知道这样被顾南拉了多久,叶欢晴只觉得手都要断掉了,才被放开了来,匆匆忙忙的洗完澡后,叶欢晴却只坐在一边,根本睡不着。

    她知道前路漫漫,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在哪里落根,她的人生就这样散漫下去么?

    从把身子丢给了这个男人的那开始,她的人生完全颠覆,她从前所有的梦想都成了笑话,如今所有的喜怒哀乐却都像一个木偶,而身上的线似乎都在这个男人身上。

    哪怕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强大,一定要活下去,可是心里明白,这个男人在一天,他可以强迫她做很多她不想做的事情,她永远都不可能自由,却又要依附他才能强大。

    心烦意乱,梦里的人在梦里纷乱,梦外的人在现实里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一大早,叶欢晴帮顾南把要穿的衣服和放在保温碗里的醒酒汤放在了床头柜上,吩咐完管家不要叫醒顾南后,一个人先去了公司。

    一阵强降雨席卷这个城市,空气也清新了不少,顾南醒过来,只觉得脑袋很疼。

    支撑着从起来,便看到了床边摆放好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和一碗热腾腾的汤。

    喉咙正好干涩得厉害,一碗汤咕噜咕噜几口下了肚,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顾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家的,只记得昨天因为叶林深的事情很生气,气急败坏的把哈伯森拉出来喝酒,然后似乎喝了很多酒,那之后的事情却再也没有了印象。

    至于怎么回到顾家的,他更加不知道。

    顾南火速洗漱了一下,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原因,没有多大胃口吃饭,直接往公司赶过去。

    苏白牧一早便在南至集团外的一家咖啡厅等候,他今天一定要和顾南说清楚。

    看到顾南的车子开过来,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趁顾南刚下车的时候叫住了他。

    “顾总——”苏白牧喊了一声。

    顾南闻言回过头来,看到几天不见的苏白牧,不觉有些惊讶,因为那个电话的关系,他现在可不认为苏白牧是什么好人。

    叶欢晴都是自己妻子了。他不是摆明了想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

    “苏总?”顾南转过身来和苏白牧面对面,“苏总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你谈一谈。”苏白牧不甘示弱,他第一次这么勇敢的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从小到大,他都不爱与别人争抢,他觉得那很没意思,也很没必要,可是这一次,他知道如果就此放弃,他只会后悔一辈子。

    顾南挑了挑眉,似乎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苏白牧想找他谈什么,嘴上却还是打着官场话,“苏总是想谈生意吗?不妨约一个时间吧,或者,直接去我办公室。”

    顾南心里早就打算好,要是苏白牧敢再提那天晚上电话里的事情,他会让他明白,染指自己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苏白牧之所以在公司外面等顾南的原因就是不想让叶欢晴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谈判,也不想这样冒冒然出现在叶欢晴的面前。

    毕竟那次醉酒后的电话,他并没有得到叶欢晴的回复,也不知道叶欢晴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所以,苏白牧摇了摇头,“我们就去那家咖啡店吧,我想和你谈一谈欢晴的事情。”

    果不其然,顾南心里冷笑,这男人还真是冲着自己老婆来的。

    “找我去咖啡店,聊我新婚妻子?苏总,你确定吗?”顾南讽刺的看着苏白牧,两手插在口袋里,神色已经很沉重。

    苏白牧可没有被顾南这样的气场给吓倒,他也知道如果顾南和叶欢晴真的是一对如平常人一般的小夫妻,他这样插足当然不好,可是问题就是,顾南根本不珍惜叶欢晴,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带叶欢晴走呢。

    “我确定,希望顾总给我这个机会,我们好好谈一谈,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也请你别多想。”

    顾南几步走到苏白牧面前,几乎想揪着他的领子问他,但因为周围员工来来往往,他还是克制住了。

    新婚夜给自己老婆表白,还没什么其他的意思?顾南简直要吐血。

    “你直接在这里说吧!”顾南倒想看看,这苏白牧对叶欢晴有多痴心,敢大庭广众之下觊觎别人的老婆。

    苏白牧有些生气,握了握拳头,他知道顾南是在故意为难他,心里的怒火也升了起来,突然勇气十足,他说道“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爱欢晴的。”

    顾南轻笑出来,“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苏白牧突然走到顾南面前,两个人距离不过五十厘米,他用两个人之间可以清晰听见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不爱欢晴,做不到对她一心一意,不能给她她想得到的幸福,我请你离开她,让更好的人去守护她。”

    苏白牧的眼神决绝,他死盯着顾南,两个人的身高不相上下,气场虽然顾南的更加冷冽,盛气凌人一些,此时此刻的苏白牧,却也收起来的平日里一贯的平易近人,气势同样十分骇人。

    顾南看到距离如此近的苏白牧,客套话终于不再说,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心里这几天的怒火终于全部出来“怎么,更好的人?是指苏总你吗?”

    真是好大的胆子,如今觊觎别人的老婆都可以我做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吗。

    “我看到了你对欢晴的所作所为,我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比你对欢晴好。对于你来说,或许野花比家花香,外面很多排着队想要嫁给你还不在乎你是不是专一的女人,你大可以去找这些女人娶回家,如果你不爱欢晴,请你放开她,我这是和你谈一谈,顾总。”苏白牧意志坚定,丝毫不理会顾南对他的嘲讽。

    顾南微微皱眉,轻嗤道“你真是白日做梦,哪怕我把这女人放在家里当花瓶,你也没资格碰一下,我就算是扔了,也不会给你。觊觎我的女人,你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

    顾南毫不留情的打击着苏白牧,在他面前,竟然还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和他抢女人!

    更何况,还本来就是他的女人。

    苏白牧气结,上前去一把揪住顾南的领带,愤恨的说道“你还是不是男人?我真看不起你!”

    安利在总裁办公室的窗前足足站了十分钟,将楼下这一切全部看在了眼睛里,本来只是奇怪这两位老总谈什么不好偏偏站在公司门口谈,而且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而苏氏集团总裁苏总似乎说话很激动。

    这不,眼看着两个人好像都要打起来了!

    安利觉得场面控制不住,再等下去就要出事儿了,连忙跟叶欢晴说道“夫人,你快去楼下看看吧,苏总好像和顾总闹矛盾了!”

    叶欢晴原本还埋头工作,冷不丁听到一个苏总还没反应过来是谁,便看到安利连忙指着楼下。

    叶欢晴疑惑的走过来,却看到顾南和苏白牧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脸色都很难看,而一旁三四个保安似乎随时准备动手。

    这是怎么回事!传说中的打群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