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配不上她
    自己因为私生活糜烂的关系,好不容易治好的妇科病竟然又恶化了。这两天才从医院出来,还在吃药控制病情呢,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确实觉得放弃可惜,但是——这种情况下如果强行发生关系,医生的叮嘱也是十分可怕的。

    叶欢颜左右挣扎了一下,还是不太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可是,也不甘心就这样白白放手一个好机会,想起来叶欢晴婚礼上的出彩,和那之后对她趾高气扬的模样,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哼,让我不开心,我也不会让你舒服。”叶欢颜几步走到了床边,轻轻推了推顾南,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完全睡死了过去。

    也好,如果顾南醒着真要她,她可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给他的!

    这个男人,确实是人中翘楚,自己其实也是十分后悔从前不够检点,如果这几年真能给顾家生个孩子,现在她哪里还会被爸爸都看不起呢。

    那样她依旧是顾太太,有这么一个优秀的丈夫,在那群姐妹里被她们羡慕。

    自然也没有叶欢晴的风头了!那个死丫头,她迟早还会收拾她!

    叶欢颜几下便把顾南的衣服被脱了,然后自己便躺在了他的旁边,被子半掩,半个的上身若隐若现,让人不禁无限遐想。

    叶欢颜摆好了一个自认为极尽暧昧的姿势,便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笑呵呵的给叶欢晴发了过去。

    她几乎都在想象叶欢晴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该有多抓狂!肯定都要气死了吧。结婚才两天的男人,竟然又躺在他的前妻了!

    死丫头,让你知道,谁才是正宫,她始终认为,她和顾南几年的婚姻摆在那里,绝对好过叶欢晴这个死丫头,她有预感,他们的婚姻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叶欢颜深知,顾南十分讨厌叶林深以亲家的身份来强迫顾南做什么事情,所以她之前嫁进顾家的时候,阻挡了很多次叶林深这样的举动,不然他们的婚姻怎么可能会坚持那么长。

    而这次叶林深打算去找顾南要那个项目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而且还是她鼓励叶林深去,看到叶林深回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她就知道事情肯定没有成功。

    而且——不仅不会成功,这死丫头肯定被顾南狠狠地骂了一顿吧,跟她斗?她会让叶欢晴知道,谁才是最了解顾南的女人,谁才是顾南最适合的妻子!

    叶欢晴在家里吃过饭后才回到房间看手机,看到有一个未接来电和两条短信,一个是哈伯森打过来的,随后短信便说顾南在森哥酒吧喝酒,让她去接人。

    而下面这条竟然是彩信,还是她那“美丽大方”的姐姐叶欢颜发过来的。

    打开一看,照片里的叶欢颜面对镜头笑的好不骄傲,而顾南上身,一只胳膊搭在叶欢颜的身上,似乎睡得很沉。

    叶欢晴看到这张并没有配文的照片后,面无表情,抿了抿唇,便起身穿了一件外套。

    该死的顾南,大晚上的跑出去喝酒,还得耽误她的时间去接他!

    从叶欢颜发过来的照片里,看到床头柜上的标签是“明月酒店”,直接让顾宅的司机送她过去。

    扣扣扣——

    听到一连串敲门声,原本还在顾南身旁的叶欢颜连忙爬起来,不确定来人,便连忙穿了一件浴袍。

    打开门,竟然是叶欢晴。

    “呦,还挺有本事,能找到这里来。”叶欢颜扫了一眼叶欢晴,看到她依旧脸上不施粉黛,气色差的很,不禁嘲讽的道“嫁进顾家也还是这卑贱样儿!怪不得顾南都不愿意看到你,跑来找我这个前妻**,我看吧,你还是赶紧回去,别在这里耽误我们的好事,不道德。”

    “当日姐姐和你姐夫还没离婚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爬上你姐夫的床呢,怎么样,今天同样的滋味儿扔给你,什么感觉?”叶欢颜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再笑你笑纹都收不回去了。”叶欢晴无语的看着过度兴奋的叶欢颜,一句话把她打回了现实里。

    竟然敢说她有皱纹?

    “就你年轻,这穿着打扮就跟没发育的小学生似的。”叶欢颜也毫不示弱,直接讽刺了回去。

    叶欢晴不想跟叶欢颜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推开叶欢颜冲进了房间,就来到床边。

    叶欢颜大呼小叫的跟着进来,嚷嚷道“你这贱人,你姐姐姐夫的房间是你可以乱闯的吗?到这种时候还敢来打搅我们好事儿?”

    叶欢晴冷漠的看了一眼叶欢颜,突然道“哦?你们还想啊?”

    她上下扫视了叶欢颜一眼,随后道“你这身子吃得消吗?我可是从医生那里得知,你的妇科病已经到了无法根治的地步,前天你才出院吧,不然我们家宴你哪会放弃这机会不来——你妹夫呢?”

    叶欢晴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不总说自己姐夫吗?

    如今她和顾南才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叶欢颜的所作所为,不就是在妹夫么。

    “你——”被叶欢晴戳中痛处的叶欢颜心里十分不好受,气急败坏的指着叶欢晴,“你竟然调查我!”

    “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么闲,正好一个朋友在医院碰到你,我就像有关人员打听了一下,关心关心姐姐也是好的吗?不然真的因为一时贪欢,半身不遂怎么办?”叶欢晴盯着叶欢颜,面不改色的说道“你别装了,你以为发张照片过来就能代表什么吗?叶欢颜,拜托你以后带个脑子,有时间多去做一做富家小姐该做的事情,别太无聊了,小孩子都猜得出来的把戏。”

    被叶欢晴识破了全部的叶欢颜觉得很难堪,却不肯在叶欢晴面前低头,哪怕心里不服,事实也没有办法改变。

    “叶欢颜,你底子不差,有一双疼爱你的父母,身后还有叶家为你撑腰,我真的由衷告诉你,珍惜你已经有的,别来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掉你自己的身价。”叶欢晴一边帮顾南穿好衣服,一边说道。

    哪里像她,叶欢颜所拥有的这些东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了,只求来生,不需要一个多么富贵的家庭,只要亲人之间没有勾心斗角就好。

    不然她真的觉得,活着都很恶心。

    叶欢颜冷眼看着叶欢晴,“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也许这些日子心里的委屈也受了不少,她接着说道“爸爸现在整天都说我没用,还说我不如你!叶欢晴,我恨你一辈子,只要你还能高兴,我就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让你以后哭着在我面前求我!”

    叶欢晴没有理会叶欢颜,咬了咬牙将顾南从抬起来。

    叶欢颜竟然还想阻止,却被叶欢晴一个凌厉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叶欢晴才说道“叶林深如今给你的态度,我过去承受了二十年。”随后便扛着顾南,一步一踉跄的走了出去,还不忘给叶欢颜关上了门。

    目送着叶欢晴从进来到出去,苏白牧一直站在房间门口,只不过,叶欢晴的目光从未注意到这里过。

    他已经三四天没有回家,一直在酒店旁边的酒吧里买醉,累了便在这酒店里开了个房间。

    刚刚迷迷糊糊的正要入睡,却听到仿佛梦里传来的心上人的声音。

    等到叶欢颜的声音闯进来,他才知道不是梦,连忙从爬起来,终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姑娘。

    她很憔悴,似乎瘦了一些,一个人站在那里,不再是小绵羊,而像一个小刺猬一样,如今面对别人给她的痛苦她都知道竖起来自己身上的刺来保护自己。

    听到叶欢颜和叶欢晴之间的对话,苏白牧心里更加痛苦,同时也很气愤,看来欢晴在顾家过得并不幸福。

    该死的顾南,你既然做不到一心一意的呵护欢晴,为什么要娶她。

    因为婚礼当天晚上给叶欢晴的表白电话,这几天苏白牧再也不敢主动联系叶欢晴,索性变成一个小乌龟,躲在自己的壳子里。

    也在这几天想了很多,强迫自己忘记叶欢晴,她已经结婚了,自己不能破坏别人的婚姻。

    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知道他做不到!这个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就这么把她拱手让人还是一个不懂得珍惜她的人他便不甘心。

    他不能再当缩头乌龟,叶欢晴瘦弱的身子扛着顾南庞大的身躯咬牙前进,让他心疼。

    苏白牧不知道叶欢晴在顾家还受了多么大的委屈,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见过顾南对叶欢晴有多好。

    反而,耳朵里传来的都是种种顾南作风不好,和叶欢颜结婚几年经常不回家的传言。

    这样的男人,怎么配得上他的欢晴。

    叶欢晴扛着顾南高大的身躯进了电梯,气喘吁吁的把他直接放在了电梯里的地板上,才终于喘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