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结婚的目的
    “你过来。”顾南抱着手腕,目光却紧紧盯着叶欢晴。

    看的叶欢晴很不自在,顾南的目光太够火辣辣,每次落在自己的身上,她都觉得自己是被剥光了放在他的面前一样。

    叶欢晴还是一步一步挪到了顾南面前,却突然被顾南一把捏住腰肢。

    “你实话实说,和我结婚到底是什么目的?”顾南强迫叶欢晴看着自己的眼睛,殊不知自己此时此刻的目光有多可怕。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

    叶欢晴不知道顾南又在发什么疯,只知道刚刚叶林深过来应该是做了什么让顾南不开心的事情,这个男人,她绝对得罪不得。

    “我爸爸来找你到底是什么事情?”叶欢晴知道源头肯定就在叶林深的身上,连忙问道。

    顾南送开了叶欢晴,没有说话,只不过浑身的怒气可以显示出来,事情不会简单。

    叶欢晴不依不饶,“你告诉我啊,不然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好端端的又问我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那我就告诉你,你的好爸爸,刚刚过来,想靠他岳父的身份逼我出让一个南至集团的一个项目。”顾南说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

    叶欢晴闻言不禁楞了一会儿,后退了两步,她没想到父亲还是这么过分,更没想到,在叶林深的心里,如今都还是把她当作棋子的。

    “我爸真的过来这样说吗?”叶欢晴不可置信的问道,“我也知道,他就是这样子的人,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相比之下,叶欢晴也很想知道顾南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是什么。

    “还想知道我是怎么回答他的?叶欢晴啊,你们两姐妹真的够可以的,当摇钱树的感觉是不是很好,算计别人算计到我头上来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顾南生气的模样着实可怕,紧握拳头,似乎那铁拳随时都可以打在叶欢晴的身上。

    他叶林深算是什么东西,真以为把自己女儿送进了顾家的门,自己就可以用岳父的身份来压制自己?

    可笑!

    叶欢晴知道顾南是误会了,肯定觉得她嫁给他就是为了帮自己爸爸,帮衬家族企业。

    殊不知,自己同样的恨叶家,恨叶林深,整个叶家,如果不是因为妈妈曾经待在那里,她真的会一点情分都不留,更别提还要叫叶林深一声爸爸。

    叶家,早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你想太多了,你难道觉得我是因为想帮衬叶家所以才嫁给你的?”叶欢晴紧皱眉头,第一次觉得顾南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难道不是吗?”顾南瞥了叶欢晴一眼,今天叶林深的一番话真是让他彻底见识了叶家人的嘴脸。

    竟然说什么出让项目是孝顺岳父应该做的?

    可笑至极!真是如此极品的父亲才能生出来叶欢颜那样的极品女儿,而如今看来,叶欢晴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全家都是一样的货色。

    “顾南,你有点理智好不好。”叶欢晴揉了揉太阳穴,几分无奈的解释道“我和叶家早已经决裂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毁了我整个人生,我的身子因为他们送给了你,我曾经最爱的男友因为他们让我第一次尝到了背叛是什么滋味,他们从未给过我一点点亲情,叶家,让我失去了爱情没有了亲情,还失去了作为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你觉得我还有多愚蠢或者有多不要脸,如今还死皮赖脸的给他们作垫脚石吗?我叶欢晴是不是在你的眼里就应该卑贱到这种地步?”

    叶欢晴努力将这段日子的委屈憋回了心里,双眸里微微闪烁的泪花,却坚强的没有流下来。

    叶欢晴知道自己在顾南那里什么都不是,或许就是这样卑贱。

    她瞥过头,不想让顾南看到自己此时此刻的狼狈模样,声音却已经开始哽咽“我恨叶家,却无法做到像对待一个仇人一般对待叶林深,看到叶林深,我还是会叫他一声爸爸,因为我的妈妈曾经深爱过这个男人。”

    顾南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只觉得乱糟糟的。

    “无论如何,我也只是叫他一声父亲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关系,我不会卑贱到还给叶家作无谓的牺牲的,这样的人家,不配。”

    “你够了!”顾南突然低声吼了一句,“我不会让你父亲得逞的,至于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知道。我想让你记住,如果谁敢在我身上算计什么,我一定会加倍的让他还回来!”

    随后顾南便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叶欢晴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叶林深以岳父的名义让顾南出让项目,并不是还把她当女儿,只是把顾南当女婿罢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叶欢晴也算是对叶家失望了。

    还以为经过叶欢颜的沉浮,他们会吸取教训,却没想到变本加厉,还是一样的恬不知耻。

    她如今只可怜自己已经在天堂的母亲,怎么会把青春献给这样一个男人。

    还害得她荒废生命,不得善终。

    顾南气冲冲的从顾宅出来后,一路开到哈伯森工作室,把哈伯森塞车里便往酒吧开去。

    一连开了十瓶的顶级伏特加,哈伯森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不禁吞了口口水,腿脚已经开始发抖,却还想着开溜。

    想死他可不奉陪啊!

    却被顾南一眼看出来了内心想法,一个眼神杀过去,哈伯森再也不敢说话。

    “啊,是不是和嫂子闹别扭了?”哈伯森讨好似的看着顾南,这大爷绝对不能来硬的。

    虽然,软的好像也没什么用,但是至少不会碎得体无完肤啊!

    这不结婚没两天,看到顾南生气成这幅模样,**不离十,肯定是和老婆闹矛盾了呗!

    顾南已经开始默不作声,喝着闷酒,酒划过喉咙的声音却十分骇人,似乎都可以把这杯子给吞下去。

    哈伯森为了给自己找不喝酒的借口,便开始继续他的长篇大论起来“俗话说得好啊。这夫妻直接的矛盾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更何况,你跟嫂子结婚才几天呢!咱们是爷们,娘们生气要吼,不丢脸,要是自个儿在这儿偷偷喝着酒,明天早上头晕眼花的又吐一身,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所以——唔。”

    哈伯森话都还没说完,直接被顾南一个酒瓶子堵住了嘴。

    几杯下肚,这酒劲很大,顾南的眼睛都开始朦胧起来,就觉得耳边像飞了一只苍蝇嗡嗡响,直接一个酒瓶子给拍上去!

    得,还好堵嘴里不是拍脸上的,不然他以后还怎么靠脸吃饭,哈伯森心里念着阿尼陀佛,希望今天被这祖宗找上,还能活着回去。

    故意在顾南面前咽了几口下去,哈伯森看到顾南没有在看自己,连忙偷偷的给叶欢晴打电话。

    “怎么打不通呢!”哈伯森急得直跺脚,不管了,发个短信就开溜吧。

    好家伙,那些酒要是全下肚,他真的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哈伯森给叶欢晴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了她地址让她赶紧过来后,自己连忙溜走了。

    而顾南已经喝的双眼迷蒙,大脑除了继续喝之外再无其他的思想,哪里能察觉到哈伯森这个万年大坑友已经跑了呢。

    不远处,却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不断往这里张望。

    原来是叶欢颜!

    和顾南离婚后,叶欢颜便不改本性,恢复了旧习惯,天天浪荡在酒吧里。

    刚刚就觉得酒吧进来一个人很是眼熟,感觉很像顾南,可是记忆里好像还没见过顾南来过酒吧,所以偷偷摸摸的先来看看情况起。

    没想到此时此刻,眼前喝的像摊烂泥似的男人真的是顾南!

    叶欢颜走上前来,偷偷将刚刚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时扯掉的衣服拉好了,才和顾南打招呼。

    “南,在这里竟然能看到你,真是好巧呢。叶欢颜担心顾南觉得她是那种经常混迹酒吧的浪人,紧接着补充道“我也是今天正好走外面觉得口渴,就进来喝点饮料的!”

    看到顾南一句话都不理自己,只顾着一个人喝着酒,叶欢颜咬了咬牙,抢下来顾南手里的酒杯,说道“南,喝多了伤身体!”

    话才说完,顾南整个人便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叶欢颜微微挑了挑眉,这真是上天给她的好机会。

    叶欢颜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才把顾南这一米八几个头的男人给抗了起来。

    “哼——”

    叶欢颜轻哼了一下,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能力。

    一路歪歪倒倒也算是把顾南给成功的抗到酒吧外面了,叫了一辆出租车,便直接给送到了酒店。

    在酒店服务员的帮助下,叶欢颜把顾南放在了,然后自己便开开心心的进浴室洗澡去了。

    故意只裹了一层浴巾,随便一拉扯便能看到里面全部的风景。

    想起来,自己以前也用过同样的方法顾南,却没有一次成功,这个男人只是而已,她这样安慰自己。

    只有一次醉酒,她险些成功,却没想到被一临时打来的电话给坏了好事儿!

    这一次——

    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