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家宴结束
    叶欢晴重新摆出一副从容的姿态,道“我姐姐自由父母宠爱,不太懂事,和我之间的恩怨是从小就有,大家也知道,我们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难免有些矛盾。而她和顾南结婚几年只有夫妻之名从来没有夫妻之实,没有太多感情可言,两个人是和平离婚的,我们的矛盾也从来不是因为这个。我和顾南两个人真心相爱,如今只想经营好自己的小家庭而已,也希望得到长辈们的祝福。”

    一番话说的至情至理,也算是解开了那些人的疑惑,不敢再多加揣测。

    顾南借机搂住叶欢晴的身子,朝在座的长辈们说道“我们会努力为顾家开枝散叶,也会好好在一起。”

    叶欢晴听到顾南口中的“开枝散叶”,想起来他曾经一边折腾自己的身子一边让自己给他生个孩子,不禁脸微微发红,这男人应该也只是顺着自己的话随便说的吧?

    她可不想真的生小孩儿啊!

    叶欢晴尴尬的点了点头,陈敏家听到这话脸色由阴转晴,她最大的心愿便是可以抱孙子,如果自己儿子真的能和叶欢晴生一个大胖小子,她倒也不介意其他的什么。

    桌上的气氛‘重新活络了起来,就连陈敏家也主动跟叶欢晴说“来,坐到妈妈这边来,我看这孩子不能喝酒啊,才喝了这么一点点,人就不舒服成了这样子,真心疼啊。”

    叶欢晴也不扭捏,直接坐到了陈敏家的旁边,“妈,抱歉,刚刚没有过来和你打招呼,今天第一次见面,唐突了。”

    “乖孩子,你有那个心就可以了,妈妈不怪你。”陈敏家显然是已经接受了叶欢晴,其他人哪里再敢说什么。

    夏伊馨愤懑的瞪了一眼林芸菲,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出卖她?果真愚蠢!

    林芸菲却装作什么也看不见,正好可以往顾南身边挪一个位置。

    顾南看到和自己妈妈相处得十分融洽的叶欢晴,心情也不由得开朗起来。

    虽然平时对他像个牙尖嘴利的野猫一般,在长辈面前讨巧卖乖确实学的一套一套的。

    看到这个牛皮糖又粘了过来,刚刚的事情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以后不该说的话最好别说,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顾南身形不动,用只有林芸菲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林芸菲身子一震,万般委屈的看着顾南“顾哥哥。真的是夏姐姐让我这样问的,我怎么知道这会让你们不高兴啊。”

    顾南黑着脸起身,根本不愿意再跟林芸菲多说一句话,借着给别桌敬酒的理由离开了。

    叶欢晴一边应对着长辈们的问话,一边也在注意刚刚林芸菲和顾南的举动。

    心里也算猜出来了七八分,这大概是顾南的一大爱慕者吧?怪不得能对自己那么殷勤,却又笑里藏刀。

    但是她隐隐觉得,这旁边不怎么说话只顾着一个人喝酒吃饭的夏伊馨有些不对劲,刚刚林芸菲也说话是夏伊馨让问的,自己也不知道跟她有什么渊源,她要这样害自己。

    难不成是叶欢颜的朋友?

    叶欢晴叹了口气,看来嫁给顾南,这个别人眼里的金龟婿,钻石王老五,自己以后的明枪暗箭,可能数不胜数。

    家宴终于结束,顾南原来给她请两天假是有原因的,第二天,没有那些远亲,近亲之间整整聚了一天。

    她也成功的在一天之内,将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全都认识了。

    等到回到公司的时候,人几乎累的快趴下,这两天,山珍海味确实吃的不少,但是总觉得整个人都是油哒哒的,浑身无力,不自在。

    顾南却还没有她幸福,还在家里和亲戚们周旋,相比之下她还是轻松很多的。

    看来一家之主不好当,想起来昨天婆婆说她也会是顾家将来的女主人,她便吓得心颤抖。

    当然——前提还得生个大胖孙子给她。

    扣扣扣——

    除了顾南进办公室不用敲门外,其他人进来都是要敲门的。

    “进来。”叶欢晴有气无力的说道,便看到安利进来,放下一堆文件后,说道“夫人,外面还有一位叫做夏伊馨的小姐说要来见您。”

    叶欢晴在脑子里搜索了一圈,想起来这个人,夏伊馨?她来见自己做什么。

    因为身体已是很疲惫,她不太想去见。

    安利向来会看人心思,看到叶欢晴这幅模样。肯定是不愿意见了,便建议道“您要是累了,我可以帮您回绝她的,不过她好像也觉得您不会见她,让我把这件礼物先带进来,说是给您赔礼道歉的,请求您的原谅。”

    叶欢晴闻言站起来,看到安利同文件一起放在桌子上的礼盒,还送礼物给她?

    还说什么知道她不会见她?

    本来只是自己身体不太舒服才不想见的,这样一说感觉哪里怪怪的,可不能让事情变了味儿。

    连忙把安利叫住,道“你让她进来吧。”

    安利点了点头,紧接着便把夏伊馨带了进来。

    夏伊馨看到叶欢晴,脸上便全是歉意,说道“我可以叫你一声欢晴吗?我和你姐姐同年,合适的话,你叫我姐姐也可以的。”

    叶欢晴笑了笑,没有说话,这夏伊馨的性格还挺像她的,不是那种热乎的性格。

    夏伊馨开门见山,也不多啰嗦,“家宴那次的事情,对不起,其实我只是比较奇怪那天婚礼上发生的事情,正好大家都在议论,我便和芸菲提了几句,谁知道她会在那种场合直接问出来,才闹出来那么大的误会。”

    夏伊馨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与其说那些虚伪的奉承话,不如直接坦诚自己就是比较好奇,这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也并不是完全的恶意。

    叶欢晴虽然心里有些奇怪夏伊馨为什么要在家宴那次算计她,却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心里放这些事儿也只是招自个儿心烦。

    于是摇了摇头,将礼盒拿起来递给夏伊馨,说道“那件事情不用再说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所以这礼物还是拿回去吧。”

    夏伊馨脸色却突然变得自责起来,诺诺的说道“欢晴,我真的挺喜欢你的性格的,不扭捏,跟你相处起来不累,很想交你这个朋友,所以这礼物能不能收下来?”

    “如果不收,我可觉得你还是生气的,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夏伊馨说的至情至理,将盒子往叶欢晴手里紧了紧。

    叶欢晴不知道该说什么,交朋友这种事儿也不是两句话就能交下来的。

    只不过,如今她不能时刻和小小像从前那般相处,自己的生活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想把唯一的朋友还给拖下水。

    至于这夏伊馨主动想和她做朋友,她其实也觉得不用拒绝。多一个朋友也多一个说话的人,这和顾南这种大魔头待在一起的日子,总不能一个人在那儿枯燥。

    于是点了点头,“那东西我收下来了,夏小姐,我当然愿意跟你当朋友。”叶欢晴笑道。

    夏伊馨脸色也十分高兴,连忙帮叶欢晴打开礼盒,说道“这是duedo的夏季新款连衣裙,全球限量只有十件呢,正好昨天发布,还是我在国外的朋友帮我抢到的,立马就拿过来给你了,看到你不生我的气愿意收下来,我还是很高兴的。”

    淡紫色的薄纱作陪衬,主打白色简约风,和夏伊馨平日里的穿衣风格倒很相似,叶欢晴本觉得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应该要,却因为夏伊馨说的这一番话再推辞也没什么意思,便欣然接受下来。

    “叫我伊馨好了,夏小姐实在太过见外。”夏伊馨看得出来,看到叶欢晴并没有生气很是欢喜。

    叶欢晴点了点头,忙叫了一个助理过来,“端两杯咖啡进来吧。”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夏伊馨说道“抱歉,我太马虎,让你站了这么久,连杯水都忘了倒给你。”

    夏伊馨却连忙叫住小助理,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等会还有事情要去办。”随后转头对叶欢晴说道“欢晴,这样吧,等你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叶欢晴看到夏伊馨期待的眼神,到嘴边的拒绝也不忍说出口,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夏伊馨走过来亲切的摸了摸叶欢晴的手,才告别。

    或许,夏伊馨真的只是好奇她们叶家和顾家之间的事情吧,其实并没有恶意,而她也不愿意把什么人都往坏处去想。

    夏伊馨离开了大约半个小时,顾南便从家里赶过来了。

    叶欢晴正好埋头在办公桌上处理这两天堆积下来的工作,猛的听到门响还被吓了一跳。

    “怎么,在做亏心事?”顾南好笑的看着这个女人,怎么胆子越来越小了,这样都能受到惊吓。

    叶欢晴轻嗤了一声,看到礼盒还放在顾南的办公桌的前面,连忙起身想要拿过来,却被顾南先一步看到抢了过来。

    “呦,这是新婚礼物?”顾南挑了挑眉,看着叶欢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