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再生意外
    没错,是恐惧!

    顾南这个人,行事作风整个市里都知道,一手创建南至集团,年纪轻轻却已经是跨过集团老总里的翘楚,其中关系不只是因为他本身就有一个良好的家世,而更多的是这个人行事果断,眼神毒辣,最关键的是——不近人情!

    做事情一丝不苟,什么都力求完美。

    所以企业蒸蒸日上,可是——身边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女人,甚至都有传言,顾南不近女色——才导致叶欢颜嫁进家门几年,都没有孩子!

    这样的男人,真的会对欢晴好吗?

    苏白牧心里很挣扎,他多想冲上前去,问清楚这两个人。

    倘若顾南和叶欢晴他们两个人真心相爱,他也可以就此死心。

    可是看着如今这两个人,他真的太不放心,如果欢晴嫁过去受苦怎么办!

    一连串的婚礼仪式结束后,叶欢晴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她偷偷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已经满手红疹子了。

    这样下去,如果再沾到酒,只会让过敏更加严重,甚至蔓延到脸上。

    她终于有些慌了,偷偷拉了拉顾南,说道“我对石榴汁过敏严重,刚刚还是溅到了一点儿在我手上,我不能喝酒了,可以先回去吗?”

    顾南这才发现叶欢晴满手的红彤彤,有些气急,这笨蛋,不舒服不知道早说吗?他刚刚还问了她的!上点药耽误一会儿也比让身体冒险强啊!

    “我送你楼上休息。”顾南毫不犹豫的说道。

    随后把安利叫过来,“等他们吃完就可以把他们叫走了,反正酒我刚刚也敬了一大半,这里没事我就先带着欢晴走了。”

    安利嘴角不禁抽了抽,这总裁确实够可以的,从来没听说过婚礼吃饭还带赶人走的?

    可是安利不敢多说什么,万一又被这老总一个不高兴赶到国外待个十天半个月,他可别活了!

    忙点头哈腰,“您老放心吧,我肯定帮你收好尾!”

    顾南挑了挑眉,看来把他赶到国外去还是长了点教训的!

    “不用管我的,我一个人上去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你还是在这里吧,今天已经闹了这么大的笑话了,你要是再走。”叶欢晴欲言又止,她不想自己才嫁进顾家,就给外界那么多风言风语,更不想让自己的事情沦为饭后可以谈论的笑柄。

    顾南哪里会管这些,有人敢笑话他顾南?嘴巴都封上去!

    看到叶欢晴几近苍白的脸色,顾南心里闪过一丝不忍,他知道这个女人在担心什么。

    他顾南什么都不在乎,从来不担心那些风言风语,可是这个女人心里却是得厉害。

    顾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那好吧,我让安利送你上去休息。”

    叶欢晴见顾南肯听自己的,终于也是松了口气。

    安利连忙扶着叶欢晴往楼上准备好的新房走去,心里也在犯嘀咕,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顾总跟别人妥协呢。

    要知道,顾总可是一头倔驴!

    生平第一次开眼,他也真是死而无憾了……

    安利偷偷看了看叶欢晴,漂亮女人他也跟着顾总看过不少,论姿色身材,叶欢晴绝对不是最好的,可是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顾总娶进门呢!

    他可偷偷打听了,这次婚礼所用的所有衣服,都是由顾总私人服装设计师哈伯森的工作室提供的。

    别说顾总前妻,以往任何舞会女伴,甚至亲戚中的女眷,想通过他从哈伯森那儿拿一件私人订制的衣服,可是门儿都没有的!

    美其名曰,不能让别人染指他的私人设计师!

    这男人,处处霸道得可怕!

    这也是,让安利最疑惑的地方。

    叶欢晴因为过敏的原因,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丝毫没有发觉安利一直在打量自己,进到房间内便直接朝扑过去……

    叶欢晴刚离开,苏白牧后脚也离开了大厅,一个人驱车便往附近的酒吧而去。

    贵族翩翩佳公子,这还是第一次到酒吧买醉。

    有不少妖娆女郎看到苏白牧这个香饽饽,纷纷想上来搭讪,却全部都被赶了回去。

    苏白牧一股脑儿喝了大半瓶的纯伏特加,服务员都担心这位爷喝出事儿了,不敢再上酒。

    酒吧老板看出来了些许端倪,走到苏白牧面前,晃了晃酒瓶子。

    “给我酒!”苏白牧满脸通红,眼神已经很迷离,根本看不起眼前的是人是鬼,心里只想着喝酒!

    喝酒!喝醉了就可以忘掉一切,喝醉了就还能幻想醒过来的时候,欢晴还没有嫁人,而他还有机会。

    他一直以来都太懦弱,以为默默守护是对欢晴最好的爱,直到她的身边出现了白宇,他黯然神伤,依旧以守护者的身份待在她身边。

    一直以来,只要叶欢晴开心,他便幸福。

    可是白宇和她分手,他以为自己有机会了,却依旧没有踏出那一步。

    如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嫁人了!他怎么甘心!

    他连爱都说不出口,他算什么男人!

    酒吧老板听到苏白牧嘴里喊的都是一个女人的名字,更加验证了自己心里的猜想。

    “是爷们就去跟她说啊,说你爱她!”酒吧老板把苏白牧从椅子上拉起来,扔给他一个手机。

    苏白牧只觉得隐隐约约间一个声音一直在跟自己说,去表白!去告诉欢晴自己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

    他不能就这样放手了啊!

    对,表白!

    苏白牧抓起来手机,哪怕深醉,也能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这深深嵌在他记忆里的十一个数字,他终于打了过去……

    凌晨两点,宾客终于全部散去。

    顾南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推开门的时候还是选择了小心翼翼,这个笨蛋,肯定都睡成了吧。

    看到微微拱起来的身影,顾南的眸子里一瞬间温柔,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他轻轻地走到人的旁边,帮叶欢晴盖好了被子。

    叮叮当……

    一阵悦耳的铃声突然响起来,顾南想也没想地直接拿过手机,生怕吵醒了的人。

    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微微皱了眉。

    “苏白牧?”顾南在记忆里搜索着这个名字,终于想起来一个面容,他嘴角微微勾了起来,有意思,凌晨两点,在他们大婚之夜打电话给自己的新婚妻子。

    这男人,想干什么?

    顾南直接按了接听,才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便听到里面传来苏白牧断断续续的声音。

    “晴晴,我……我好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知不知道,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欢顾南的,他是不是威胁你什么,你跟我说,我会帮你的。我真的……好爱你,爱你很久很久了,从——”

    顾南沉着脸听苏白牧断断续续的说着,终于没有耐心,没等苏白牧说完,便将手机直接摔在了墙上,一声巨大的震动顺着墙面传来,叶欢晴一下子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叶欢晴醒来便看到了顾南黑的不能再黑的脸,一双眼睛里的怒火几乎要将她吞噬,薄唇紧抿,似乎在克制什么。

    叶欢晴本就脑子迷迷糊糊,看到顾南这幅模样,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却没想到,这一下子就让顾南爆发了起来。

    顾南两手抓住叶欢晴想要后退的脚,根本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直接把她拖在自己的面前,随后空出手来,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控制住她的腰身,力道很大,捏得叶欢晴瞬间清醒,眼泪都快要憋出来!

    “你怕我?”顾南咬着牙问道。

    叶欢晴哪里知道顾南又在发什么疯,闻见他满身的酒味儿,只以为他是喝多了,她想摇头,却发现脑袋被固定得不能动弹,“你到底怎么了?”

    顾南却不再给叶欢晴解释的机会,脑子里只飘着刚刚苏白牧说的话。

    这女人根本不爱他?

    笑话!他才不需要这女人爱,说他威胁她?那他就威胁她看看!

    顾南红着眼睛,开始扒着叶欢晴的婚纱。

    一身特制的婚纱一瞬间破碎成了布条,叶欢晴心底对顾南的那份恐惧感重新升腾,她叫了一声后却被顾南捂住嘴。

    顾南一手很快了自己的衣服,却没有急着开始,而是张口咬在叶欢晴的脖子上。

    直到嘴巴里有了些许血腥味才住口,叶欢晴被一番粗暴的对待已经头晕眼花,有气无力的躺在。

    顾南的毫不怜惜让叶欢晴实在难受,险些痛呼出生,却转而死死的咬住唇。

    她不能叫!

    这是个恶魔,她就算痛苦死,也不能向恶魔屈服!

    漫长的夜,偶尔传出几声撕心裂肺,还有心口破碎的声音。

    第二天,叶欢晴从一阵般的疼痛里醒过来,整个身子散架得不像是自己的。

    厚重的窗帘挡住阳光,叶欢晴看不清到底到了几点,而身旁早已经没了顾南的身影,只有始作俑者留下来的一片狼藉。

    找了一会儿,却发现手机怎么也找不到。

    “怎么,还想找手机打给你的?”一道冰冷的声音传过来,顾南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房间门口,手里正拿着一个屏幕都碎了的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