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是疯子!
    每一次见苏白牧,他就如哥哥一样关心她,对她说,有什么困难就告诉他,他会护着她,仿佛他俩就是一对亲兄妹,叶欢晴突然开始想,假如苏白牧真的是他哥哥该多好。

    虽然苏白牧并不想叶欢晴当他妹妹,但他是真的心疼她。

    叶欢晴哭了会儿就停了,眼圈红红的,却还是强撑起笑容道:“我没事,真的,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说完,偏过头看向别的地方,不与苏白牧对视,她如今是没用,报复不了对她不好的人,也做不了什么,可她不需要谁的特意可怜。

    就算再落魄,她依旧有她的骄傲。

    她知道苏白牧是真心为她好,关心她,但她没必要将他牵扯进来,他们俩不同,他们的生活也将背道而驰。

    苏白牧轻叹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不想服务生正好推门端菜进来,满腹只好吞进腹中,转了话题道:“菜上来了,快吃吧,等会儿你还得赶回去上班。”

    许是两人各有心思,因而一顿饭吃的很快,吃完后也没说什么,就打算一同离开,没想到撞上了一个不速之客。

    叶欢颜挽着一个年轻男人正经过叶欢晴二人所在的包厢,所以他们刚打厢,便来了个面对面。

    叶欢颜瞟了苏白牧一眼,面上忽起嘲讽,朝叶欢晴道:“前头才把自己的姐夫勾搭走,后面又跟别人悄悄约会,叶欢晴,你的脸呢?”

    这时候的她可不像上次宴会那样怂,苏白牧虽然是苏家继承人,但现在又不是他当家,手没那么长,能伸到叶家。

    “叶欢颜麻烦你嘴巴放干净点好吗?反正我已经离开了叶家,那些丑事我真的不介意说出来。”叶欢晴上前,眉目凌厉,凑近叶欢颜耳畔说道。

    叶欢颜心神一紧,眼里顿现慌乱,连忙拉着叶欢晴到一旁角落去,恨恨的道:“你别得寸进尺!你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

    “没人信?如果我再说,顾南和你离婚就是因为这个,你觉得你还能在本市立足么?”叶欢晴从前不反抗,不只是因为她母亲临终那段话,还因为她不想去多生事端。

    她没有多大的野心,叶家的家产她并不在意,就算她爸全部给了高敏母女,不给她留下半点东西她也不会去争。

    倘若,高敏母女没有设计她跟顾南,可能她就会安安静静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然后到了一定的年纪和别人结婚,生子,一生平淡不起波澜,但她们偏偏要来破坏她为自己构造的世界。

    “你!你敢说!”叶欢颜一时哑口无言。

    叶欢晴冷笑一声:“我怎么不敢?这次你想要拿什么威胁我?”

    叶欢颜确实不知道拿什么威胁叶欢晴,她感觉,自从那次设计她和顾南后,叶欢晴就变了,不再那么好欺负。

    心中思绪万千,叶欢颜在叶欢晴面前占惯了上风,此时被叶欢晴狠狠压着,心底忽地生出一股怒火,嘴巴不受控制说出了超出叶欢晴底线的话。

    “叶欢晴你就是有娘生没娘教的贱种!我是你姐,你就该让着我,听我话,你妈活该死那么早!占了原本属于我妈妈的位置!而你,也不要脸的做了那么多年的叶家大小姐,那些原本是属于我和我妈的!你们都是不要脸的贱人!”

    叶欢晴初听时,险些扬手一巴掌打过去,后来想了想,让她去说,所以现在听完,嘴边的笑意愈发深了,含着淡淡的冷意。

    苏白牧和那位随叶欢颜来的男人离她们俩挺远的,不大能听见说话内容,但苏白牧的心思一向是细腻的,自是察觉到反常的叶欢晴。

    因而,沉静的目光不由移向了那边。

    叶欢晴似乎若有所觉,侧头与他对视,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笑开了,转而对叶欢颜道:“你等会儿。”

    言罢,径自走向苏白牧。

    “学长,你能不能跟这位先生先离开,我和我姐姐有些事儿要谈。”叶欢晴歪头微微一笑,她比叶欢颜好看很多,只是平日里不太爱笑,也不喜欢打扮,硬生生少了几分颜色。

    现在这么一笑,倒让人觉得很甜美漂亮。

    那个男人目光一怔,明显被惊艳到了,但想到了自己的女伴,迟疑道:“颜颜她……”

    “就是姐姐让您先走的,我这儿跟她有点儿误会,打算今天解开,重归于好。”叶欢晴眨着真诚的眼睛,一副你要相信我的模样。

    那人犹豫了会儿,终是点点头离开了。

    那边叶欢颜还懵然,见自己男伴走了正要过来,叶欢晴连忙道:“姐姐,你在那儿等等,我一会儿过去。”

    这让叶欢颜愈发摸不着头脑,她刚骂了她一顿,他居然还这么好声好气,而苏白牧也是一脸茫然,不懂叶欢晴在卖什么关子。

    “你要做什么?”苏白牧下颌一低,压低声音道。

    叶欢晴撇了撇嘴,轻飘飘来了句:“打架。”

    苏白牧一怔,似乎有些不可置信,打架?叶欢晴要打架?不由喃喃道:“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不用,学长你先走吧。”叶欢晴像赶苍蝇一样挥赶苏白牧。

    她是不能对叶欢颜真正做出实质伤害,但打架可以啊,两姐妹发生口角,一言不合动了手,这点事儿总不可能把她抓进派出所吧?

    反正她跟叶家已经闹翻了脸。

    苏白牧走了后,叶欢晴小步走向叶欢颜,笑道:“我想和你谈些事情。”

    “什么事儿?”叶欢颜狐疑道。

    “你不是想和顾南复婚么?我有办法,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一听见有办法让她和顾南复合,叶欢颜便什么也不顾了,连忙问道。

    “进去说。”叶欢晴神秘的笑了笑,邀叶欢颜到方才她和苏白牧的包厢里去。

    叶欢颜不做怀疑,听话的先进去,这时叶欢晴猛地一关门,迅速上了锁,不带任何犹豫从叶欢颜背后冲上去,用手勒住她的脖子,一下就放倒在地上,立马骑在她身上,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抽出一只手攥住叶欢颜的手,而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朝叶欢颜最爱的脸蛋扇去。

    “啊!叶欢晴你是不是疯了,快给我住手!”叶欢颜凄厉的喊道,脑袋左右摇晃,想要躲避叶欢晴的巴掌,手也在用力挣脱,可是呢,不管用!

    叶欢颜被高敏娇养许多年,手特别嫩,人也娇娇弱弱的,没什么力气,而叶欢晴却是和她不同,在她母亲病逝之前,她过的确实是千金大小姐的日子。

    但高敏母女来了后,叶家下人忙着捧高踩低,叶父也不太搭理这个小女儿,因此,叶欢晴只能自力更生,什么事儿都自己做,就算不懂,也只能慢慢摸索学会。

    所以现在,叶欢颜那点儿力气在叶欢晴这儿根本不值一提,轻轻松松降住她。

    “叶欢晴你住手!我要告诉爸妈!”

    “呦,你不是很厉害么?找人凌辱我,现在被我打了,滋味儿怎么样?对了,有本事继续骂啊,告什么状?怎么,那就只会告状只会仗势欺人吗?我现在就跟你说明白了,你妈才是真正的妓,当了别人家的小三,而你,就是小三的女儿,一个野种!就算你妈现在是叶家太太又怎样?还不是狗改不了吃屎,山鸡成不了凤凰!”

    “叶欢晴你个贱人!你快点放手,等我出去我就报警!”

    “去啊,你看你爸会不会给你报警?我现在敢打你就不怕你能怎样!”叶欢晴已经连爸都不想叫了,直接称呼叶欢颜她爸。

    这场打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一方碾压另一方而已,叶欢颜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叶欢晴只是在手臂上被她抓了几下,有几道印子罢了。

    反观叶欢颜,头发凌乱,两颊红肿不堪,唇角隐隐还有血迹,叶欢晴气喘吁吁的翻身下来,打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缓缓站起,居高临下俯视狼狈的叶欢颜,冷笑道:“还不滚去告状?讲真我不怕了,我就一个人,你们最好整死我我我要是不死,总会拉个垫背的下来陪我。”

    此时,叶欢颜看着跟她生活多年的叶欢晴,越来越不认识了,她觉着,眼前这人其实是个魔鬼,不,不对,是疯子!

    “你……你这个疯子!离我远点!”叶欢颜尖叫着不停向后挪,好疼,她怕了,脸上的痛楚快麻木了。

    叶欢晴低低笑了起来,阴森而悚人,“对,你说得对,我是个疯子,所以呢,少来招惹我。”

    说完,也不管叶欢颜怎样,大步走出去。

    时间已经到了两点多,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刚打了一场架,浑身黏黏的,也没什么心思去上班,径自回了顾家。

    到顾家后,管家见了她似乎很惊讶为什么这个点儿会出现在家,抬眸看了眼楼上,正欲说什么,不想叶欢晴心烦意乱,一步不停的上了楼。

    打开门,只见出差多天的顾南正坐在椅子上擦头发。

    顾南微微挑眉,有些惊讶,“你怎么回来了?翘班?”

    “嗯,翘班了。”叶欢晴只是一顿,便走了进去,她要洗澡,身上汗味儿太重,她受不了。

    翘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顾南眉心一皱,想要斥责她,结婚一不小心看见叶欢晴手臂上几道抓痕,瞟了眼,道:“你手上这伤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