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算账
    话音刚落,他觉得有些唐突,又补充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关心你,毕竟咱俩曾经是邻居,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我说过了,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去帮你,别委屈自己。”

    嗓音是一如既往的轻柔,让人不自觉放松下来,也让叶欢晴觉着,她还是有人关心的,心里暖暖的。

    “学长,我没事,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如果我以后真的走投无路了就去找你,可以不?”许是因着苏白牧的话的缘故,叶欢晴语气不禁带着些许雀跃。

    苏白牧低低笑了起来,“当然可以,说好的啊,千万别跟头倔驴似的,一个人死扛着懂不?万事有我呢。”

    “嗯呢,我知……嘟……”电话那端的人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忙音,苏白牧连忙再拨过去,发现手机已经关了机。

    顾南冷冷看着一脸怒气的叶欢晴,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挑,流露出些许不屑,“趁我不在就跟你的情郎打电话?还说什么走投无路就去投奔他?好一出郎情妾意啊。”

    “我都说了,我跟学长只是朋友!说的话也只是彼此客套一下。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叶欢晴握了握身侧的手,目光移向被男人关了机,丢在的手机。

    “我无理取闹?你自己说说,什么叫客套?叶欢晴我告诉你,你既然想要做我的女人,就把你以前那些浪荡心思给我收拾干净了!今晚在宴会上那点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顾南满脸阴沉,墨眸满是怒气。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什么苏白牧对她别有用心,看看那要溺死人的眼神,关怀的语气,若不是对叶欢晴有意思,用得着这么深情么?

    说起宴会上时差点被凌辱,叶欢晴不由打了寒颤,不过这事儿一定要说清楚!

    “在休息室我差点被,”叶欢晴的声音忽地低下来,顿了顿,又继续道:“后来学长赶到把我救了,我跟学长真的只是朋友,我用不着骗你什么。”

    ?顾南一顿,厉眸直直看向叶欢晴,问道:“是怎么回事?”

    “夏小姐不小心泼了红酒在我礼服上,我就去休息室清洗一下,但痕迹还是很重,我便让服务生给我去买一套衣服来,这时候突然有个男人闯进来说要……凌辱我,然后学长就进来救了我,再然后你就来了。”

    顾南垂眸思索起来,片刻后,又问:“那人你知道是谁不?”

    见顾南似乎对这事儿有兴趣,叶欢晴径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不想忍了,她想要叶欢颜得到报应,而她,需要顾南的帮助。

    “那人不是进来参加宴会上,像是外面的混混痞子之类的。”叶欢晴低下头咬咬唇,偷偷觑了眼顾南,想看看他什么反应。

    顾南听完后,淡淡“哦”了声就没下文了,离间去了书房,仿佛刚才感兴趣不存在过。

    叶欢晴脸皮薄,见他不问了,也不好再说,静静待在房间里发呆。

    等顾南出来后,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左右。

    叶欢晴半靠着床头看书,听见响动抬头看去,只见顾南大步迈向叶欢晴,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片刻,忽地凑近她的脸,亮眸紧紧盯着面前的娇颜,不带一丝感情道:“我不喜欢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你和苏白牧最好保持距离,不然,我有的是手段折磨人。这点我相信你很明白。”

    摄人的气势逼迫在叶欢晴周围,使得她不禁咽了咽口水,身子微微向后仰去,抑制住害怕道:“我看得清自己的身份!”

    顾南轻拍了拍那张嫩脸,笑道:“那就最好了,记住了,你现在是在寄人篱下,没有资格反抗我,不然,你可以走,我不缺女人,更不缺想做我妻子的女人。”

    这话说得是事实,顾南可是本市的钻石王老五呢,不仅有颜有身材,还有钱,想做他的女人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叶欢晴显然明白了这个道理,只低声道:“我知道了。”

    男人都喜欢听话的女人,顾南也不例外。

    听到叶欢晴的顺从,顾南轻笑出声,他要的就是这种识趣的女人。

    翌日。

    顾南一大早就去了公司,走的时候并未叫醒叶欢晴,他急着走,没功夫等人。

    虽然顾南没叫她,可顾家还有个称职的管家。

    叶欢晴在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间听见敲门声,迟钝的坐起来,回了会儿神,才缓慢去开门,看清来人,眨了眨眼道:“管家您有事儿?”

    管家微微颔首,道:“先生有事,已经先去了公司,现在七点了,您该起班了。”

    这管家倒是比她还清楚上班时间,被打扰睡眠的烦躁瞬间盈满脸上,无奈的挠挠头:“多谢提醒了,我现在就去洗漱。”

    她今天隐约听见身边有响动,却没想到顾南五六点就去了公司,也是,顾南工作起来比谁都,几天都不休息也是有的。

    到了公司,顾南人却不在办公室里,一问才知,他今天出差,难怪起的那么早,只不过,她是顾南秘书,而顾南却没带她去,这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休息室。

    “啧啧啧,是不是总裁对你没兴趣了?居然不带你这年轻漂亮的秘书去,反而到了那临时特助。”说话的女人是在29楼有些资历的职员,她正冲着咖啡。

    叶欢晴冷冷看了她一眼,洗了个手道:“英姐没事儿干了?喜欢在这儿嚼舌根?总裁带谁出差轮不到我们议论。”

    英姐哼了一声,她虽然对总裁没有心思,但她就是看不惯背着自己姐姐爬上姐夫床的女人,“你不过有些姿色而已,总裁迟早得腻了你。”

    闻言,叶欢晴低垂的眉眼颤了颤,是啊,顾南对她迟早会腻,所以她必须在这之前,坐上南至集团总裁夫人的位置。

    她想要变强,依靠自己的力量还太弱了,只能依附顾南,他会帮他报复叶欢颜,只要她能讨他欢心。

    “腻不腻都跟你无关,少说话多做事,谢谢。”叶欢晴礼貌微笑道,不欲再与英姐去。

    时间不急不缓的过着,叶欢晴发现,顾南出差不在的日子,她比以前过得舒心多了,不用胆战心惊的应付他。

    除了偶尔有几个乌鸦爱瞎扯犊子,这样的日子挺不错的。

    顾南出差的三天后,叶欢晴再一次接到了苏白牧的电话,“学长。”

    “欢晴,有时间吃个饭吗?”苏白牧发出邀约,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算知道叶欢晴和顾南在一起了,他依旧放不下叶欢晴,内心还有个想法,就是如果叶欢晴愿意离开顾南,他可以不介意她的过去。

    叶欢晴忽地又想起那天晚上顾南丢她手机的画面,那张俊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他不喜欢她和苏白牧接触。

    但苏白牧到底是对她很好的学长,怎么可能不接触,况且她总不可能一个异性朋友都没有吧。

    那端的苏白牧见人沉默没有回应,又道:“只是朋友聚聚,就是单纯的朋友跟朋友吃顿饭。”

    “行吧,时间地点?”

    “中午吧,地点的话……你要上班,就约在你们公司附近的餐厅?”不得不说,苏白牧果真是做十佳好男友的料,什么事儿都安排的清清楚楚,恰到好处的捏住别人的心思,不让人反感。

    餐厅是一家高档的法国餐厅,定的是包厢。

    叶欢晴到时,苏白牧已经静静在里面等着了。

    “下班的时候临时有点事,所以耽搁了会儿。”叶欢晴歉意的解释道,没有准时到,还让别人等,到底是不礼貌的。

    苏白牧温和笑了笑,善解人意道:“没事,我也才刚到一会儿。”

    点好了菜,二人便开始等着菜上来,苏白牧是个会聊天的人,总能缓解尴尬的气氛:“你在南至上班累不?”

    “还行,里面的人都挺好的。”叶欢晴睁着眼睛说瞎话,如若是不知道实情的话,定会被这真诚的眼神骗了。

    苏白牧他那次去南至谈合作,隐约听见了几声说叶欢晴顾南的议论声,只不过他不信,职场上向来如此,长得漂亮的,就算你再有能力,都免不了被说靠身体上位。

    这种事他见多了,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宴会上那次顾南强吻叶欢晴,他不由开始茫然了。

    他了解叶欢晴,她不会去做自己姐夫的事儿,她有她的傲骨。

    想了想,苏白牧尽量再柔些声音,眸中满是关心道:“欢晴,你和……顾南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委屈你就告诉我可以吗?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了。”

    叶欢晴一怔,她来时就差不多料到苏白牧会问这个,只是没想到苏白牧会这样直白的问出来,想来,他肯定太担心。

    可这事难以启齿,要她怎么说?

    “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好朋友,而且我没有妹妹,所以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把你当作我的妹妹,我想保护你,帮助你。”苏白牧的声音愈发柔,俊颜上的担心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叶欢晴有些怔然,多天积心底的怨气委屈因着苏白牧这一番话猛地化成眼泪哭了出来,眼泪不住的流,好似停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