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图谋不轨
    “嗯对,她就是我姐姐,谢谢你了,阿牧。”叶欢晴并不想多谈叶欢颜。

    苏白牧这等聪明人自然察觉了出来,只抿唇笑了笑,识趣的谈起了其他,“没事,你是我朋友,我怎么能看别人欺负你是不,对了,我刚才看你和馨馨谈得挺来的。”他倒是知道那人就是叶欢颜,总是欺负叶欢晴跟她在一个屋檐下的他怎么能不知道叶欢颜现在长什么样。

    “馨馨?你是说夏小姐?”她刚才就和夏小姐聊了会儿天,不过她只知道夏小姐姓夏,至于名,忘了问,就连电话号码存的也是夏小姐。

    “对,她全名叫夏伊馨,夏天的夏,伊人的伊,馨香的馨,她小时候经常跟着我玩,我们两家是世交。”苏白牧耐心的解释着,嗓音清冽,仿若泉水叮咚响,听起来感觉他的声音特别干净。

    叶欢晴环视四周,轻而易举的瞅见了顾南,见他未注意这边,心底稍稍放心,她算是怕了那喜怒无常的男人。

    适才她与苏白牧跳了一支舞便说她水性,这会儿她又跟苏白牧站在一起,那他岂不是要说她不要脸?

    这厢叶欢晴二人谈得正欢,可夏伊馨那边却是阴沉密布。

    她方才一直在关注叶欢晴和叶欢颜的动静,叶欢颜是个蠢的,为了出气竟不顾大庭广众之下便要扇叶欢晴耳光,这让外人怎么看?

    看着叶欢颜动怒,她是期待的,期待叶欢颜落下那巴掌,两姐妹彻底反目成仇,然后在众人面前出丑,但苏白牧好巧不巧的,英雄救美拦下了那巴掌。

    眼见二人越说越欢,夏伊馨按捺不住自己的嫉妒,丢下面前某集团的公子哥,施施然的走过去,半眯着眼打招呼道:“阿牧哥。”

    苏白牧循声回望,见是夏伊馨,应了声“嗯”。

    “你什么时候回去?我送你。”宴会进行得差不多了,苏白牧不想放过亲近佳人的机会,提出了送叶欢晴回家的要求。

    但夏伊馨岂能让他如愿,故作惊讶道:“叶小姐不是顾总的秘书么?不应该和顾总一起回去?阿牧哥你就别凑热闹了。”

    叶欢晴面色一僵,狐疑得看了夏伊馨一眼,按理说,要拒绝也是她自己拒绝,夏伊馨这急忙忙的替她推拒是什么道理?况且,擅自插嘴应该不是她这等宁愿该做的。

    心中虽这么想,但嘴上却也是同意了夏伊馨的话:“夏小姐说得对,可能待会儿我还得送顾总回家呢,谢谢学长了。”

    夏伊馨附和道:“是啊,阿牧哥你就别操心了。”

    闻言,苏白牧只好歇下了那点儿小心思,继而说起了其他,大多是二人从前在社团的事儿,夏伊馨在一旁茫然看着,她没和苏白牧在同一所大学读书,所以他们二人所说的事儿她一点儿也不知道。

    夏伊馨暗自咬牙,眸底寒光乍现,恨不得立马拉了苏白牧离开,一边这般想着,一边漫不经心从旁边的餐桌上端起一杯红酒,荡了荡。

    目光不小心落在浅色礼服上,夏伊馨嘴角忽地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脚下一扭,一个重心不稳,杯中的酒一滴不剩地洒在叶欢晴的礼服上,染出一道的红晕,分外显眼,人正好倚在苏白牧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突然腿麻了,没站稳,对不起啊叶小姐!”夏伊馨撑着苏白牧站好,对叶欢晴颔首道歉。

    叶欢晴退后一步,皱了皱眉,对于夏伊馨没什么诚意的道歉,她没放在心里,不过,她现在可以看出来了,夏伊馨不喜欢她。

    刚才苏白牧想送她回家,夏伊馨急急忙忙出来打断,生怕她答应似的,现在又“不小心”把红酒洒在她礼服上,这心思不能不让人多想。

    然想到这些又能怎样,淡淡瞥了眼面上略有歉意的夏伊馨,叶欢晴微微一笑:“没事,夏小姐是无心的,我去休息室整理一下就可以了。”

    苏白牧扶好夏伊馨便松了手,忙道:“我陪你过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夏伊馨自然不会给苏白牧这个机会,正要出声阻止苏白牧,不想叶欢晴比她更快开口:“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没事的,学长在这儿陪着夏小姐吧。”

    说完,不待苏白牧拒绝,提起裙子便朝休息室走去,苏白牧想跟上去,夏伊馨眼疾手快拉住,娇声道:“阿牧哥,我脚还有些麻,能不能扶我去坐坐,好难受。”

    苏白牧看了看叶欢晴离去的方向,见人已然消失不见,只好扶着夏伊馨去坐下。

    叶欢晴来到休息室,里面安静无人,她这件礼服颜色很浅,就算清洗了也还是会留下挺重的颜色,所幸现在离宴会结束时间不远了。

    出去招来一名服务生,从钱包掏出一张卡,礼貌微笑道:“请问可以帮我买一套衣服来吗?我的礼服不小心弄脏了,需要换一下。”

    服务生离开去买。

    叶欢晴百无聊赖在休息室等着,险些等的睡过去,过了一会儿,门忽然打开,进来一个男人。

    叶欢晴听见响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正要起身谢谢服务生,不想进来的人却是一个陌生男子,脸长得挺俊的,身材也不错,只是一瞧他身上的气质,就知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身的混混气。

    “你是谁?”叶欢晴忙站起来,警惕的望着来人。

    男人嘿嘿一笑,慢慢走近叶欢晴,猥琐笑道:“自然是来服侍叶小姐的,不是您打电话过来的么?”

    “什么意思?我不认识你!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叶欢晴强作镇定,一双澄澈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

    眼下这种情况很容易明白,有人找了这人过来找她麻烦。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对上一个身材高大的健壮男子,简直是以卵击石,所以此刻,她需要稳住这人,并且寻到机会逃跑。

    男人越走越近,冷笑道:“没找错人,照片上的就是你,叶欢晴小姐。”

    “我不是叶欢晴,你认错人了。你到底是谁?”叶欢晴紧张得手心冒汗,腿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她是真的怕,比被莫名其妙送上顾南时更怕。

    “我是谁……叶小姐就没必要知道了,你只要明白,待会儿您出去的新闻就是,叶家二小姐被凌辱,懂吗?哈哈哈哈。”男人许是想到了有趣的地方,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也是,叶欢晴虽在叶家不受宠,但到底是出身上流社会的名媛望族,他一个地痞和这名媛来上,足够他朝别人吹嘘的。

    叶欢晴在脑中迅速思索她得罪的人,夏伊馨?他们也就今天见面,用不着找个人侮辱她,顾南?不可能,她已经是是他的女人了,那就只有一个名字了,叶欢颜!

    那是个没脑子。

    叶家小姐被侮辱了,叶氏定会有些波动,上次叶欢颜和顾南离婚,虽然是很低调的离婚,但对也是还是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男人的眸光犹如多日未吃东西的饿狼紧紧看着叶欢晴,趁着叶欢晴一时分神想着其他东西的空档,立马冲上去一把抱住那。

    嘴唇落在优美弧长的脖颈处,手上动作游移着,男人低声道:“叶小姐还犹豫什么?乖乖从了我,我就不会用些打女人的手段,但你要反抗的话,我也就不会这么温柔了。”

    叶欢晴只觉一阵恶心,抬脚朝男人踹去,男人好似早有所料,一把抓住长腿,叶欢晴立即身心不稳,摔在身后的沙发上。

    这样一来,瞬间给了男人便利,径直压了上去,一手大掌捉住不听话的两只手腕,反手叶欢晴头顶上,阴狠一笑:“这可是你自找的!”

    说完,俯去便把截图一道口子,亲吻露出的地方。

    叶欢晴感到一阵绝望,眸底隐隐有泪光闪动,忽地眼神一厉,她不甘心,她不能让叶欢颜得逞!

    叶欢晴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挣脱开男人的大掌,素手高高扬起扇在男人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后男人被激怒,毫不留情的回扇过去。

    恰在这时,身后的房门忽然被打开,来人瞧见眼前这一幕,刹时红了眼,不待多想,立即冲上去拽着男人的衣领拖开,趁男人还没回过神来,苏白牧一脚踹在那人胸口,踢开。

    男人显然没料到这时候会有人出来英雄救美,看苏白牧注意力放在叶欢晴身上的时候,连忙逃跑,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苏白牧现在哪里顾得上他,直接西装搭在叶欢晴身上,安抚道:“没事了,别怕,那人走了,我把他打走了。”

    闻言,叶欢晴依旧不敢放松神经,倘若苏白牧方才没有敢来,恐怕她的结果真如那男人所说,明天各大新闻都会报道,叶家二小姐不知检点,当众在宴会与人。

    小脸惨白一片,额上紧张得冒着虚汗,一个的巴掌印清晰的映在娇颜上,苏白牧心疼极了,不由自主轻拍叶欢晴后背,轻声道:“别怕了,放松点,没人欺负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