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水性杨花
    “哎哟,你都不知道,她过来的时候衣服都是皱的!还有她脖子上的印儿,一看就知道是和男的那个了!”“那还用说?人家自己亲姐姐都说了,勾引姐夫,破坏别人家庭!最讨厌这种女人了!做了还要立牌坊!”“就是就是!你看她趾高气昂的样子!不就是仗着年轻身材好嘛!秘书的工作也是从这儿来的吧!爬上总裁的床想干嘛就干嘛!真看不起这种女人!假清高!爬上自己姐夫的床!多不要脸啊!”

    坐在休息室里的叶欢晴脸色一下惨白,她根本不知道,原来,别人是这么看她的!?叶欢情苦笑,只怕她现在出去解释说她是被逼迫的也没人相信吧!

    “哎你不知道,她的走路姿势都变了!”“别说了!”几个女人看到捧着杯子面无表情的坐到休息室里的叶欢晴表情僵硬,面面相觑,不知道做何表情。

    “各位知道员工守则吗?员工守则上明明写了,乱嚼舌根,传播不属实的流言蜚语是要被扣工资的,严重可能直接被开除了。职业素养都没有,怪不得还是小小业员。”叶欢晴忍着心里的不舒服,冷冷的说了几句话,看也不看几个人僵硬的嘴脸,冷脸离开。

    天台。

    叶欢晴看着霓虹灯遍布的城市夜景,心里乱成麻。顾南现在是认准她了,以为她好欺负。别人传的流言蜚语,她现在真成了别人口中爬床的第三者了。尽管她相信谣言止于智者,但她更相信谣言能早早毁了一个人。

    “哟,叶欢晴?”

    熟悉的声音让人觉得恶心,叶欢晴冷冷的回头,白宇。“你来干什么?”白宇白净的脸上出现让人厌恶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怎么?顾南跟你做的少了不成?让你欲求不满?”叶欢晴睁大眼睛,气的身体发抖,为什么谁都敢这么说她?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明明冰清玉洁,说什么要把最好的留到最后,转眼就和别的男人了!还是自己的姐夫,叶欢晴,你还要不要脸啊?跟自己姐夫的滋味怎么样?爽不爽嗯?”白宇眼带不屑,叶欢晴气的脸色发白,白宇说的话让人齿,更让她觉得无比恶心,她当初真是瞎了眼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白宇,你真是让人恶心!”叶欢晴气到最后也只能不痛不痒的说出这句话,白宇冷笑:“叶欢晴,你以为你就恶心吗?跟自己的姐夫,还不止一次,怎么着,他做的你爽吗?你就是为了钱吧!为了攀上顾家这根高枝,还真是不择手段,物尽其用!”

    叶欢晴气的不理智,眼睛胀得发红也不肯落一滴眼泪:“白宇,你觉得你又干净到哪里去?为了那些奢侈品,为了那些钱,你不照样把你自己的女朋友拱手送人?吃软饭的男人让人不齿,像你这样的男人都应该一辈子屈服在女人之下,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曾经做过的事!”

    白宇气的五官狰狞:“叶欢晴你真是个!跟自己的姐夫发生关系让你自己姓什名谁都忘了是吧!那我就让你想起来!”白宇猛地扑过来,叶欢晴尖叫一声往后躲,白宇抓着叶欢晴的头发狠狠往后拽,叶欢晴摔在地上,尖叫着到处躲:“白宇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放手!混蛋!你疯了吗?!”

    “叶欢晴你就是个!你姐姐叶欢颜也好不到哪儿去!不知道被多少人玩儿过了!你现在也是这样!果然是一家人!”白宇一脸狰狞,动手扯叶欢晴身上的衣服,叶欢晴护着衣服拼命的挣扎,可她一个女孩子怎么抵挡的了白宇这个大男人?

    “撕拉!”衣服被撕破的声音,叶欢晴一手护着自己的衣服,一手不客气的直接甩给了白宇一个巴掌!“白宇!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叶欢晴气的浑身发冷,像掉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一样,窒息的感觉逼迫着她让她越发清醒!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可不跟你和你姐姐一样!当了还想要立牌坊!”白宇冷笑,手下的动作并没有丝毫的停止,叶欢晴绝望了,她看着熏心的白宇心里的绝望深沉深沉,到了这个地步,她是不是只能等死了?

    白宇的手掌粗鲁的在叶欢晴的身体上着,叶欢晴闭上眼睛,心里满满的绝望。正当白宇拉开裤链情况危机之时,顾南扯着白宇的衣服狠狠的将他从叶欢晴的身体上扯离开!

    “男子汉大丈夫,欺负一个女人!你还要不要脸!你父母把你生下来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无三观!无下限的去做这种卑鄙的事儿吗?!”顾南没等话说话,在话音落地前,狠狠的在白宇的身体上挥舞着拳头,一声声,全是打在身体上的沉闷之声,叶欢晴咬着嘴唇把自己蜷缩起来,顾南教训完了白宇,白宇一张本来还算白净的脸就完全不能看了,顾南冷冷看着地上的白宇:“别再让我看见你!滚!”

    白宇狼狈地离开,顾南回头看着把自己蜷缩起来的叶欢晴,语气更加冰冷:“哭?为了这么一个渣男有什么好哭的?你觉得你自己委屈是吗?可是你当初自己识人不清,如果你早点看清楚他的嘴脸,你也不会轮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叶欢晴听完顾南的话更加崩溃,她忍无可忍地抬起头开口:“既然这样,你既然这么厌恶我们,为什么还要留着我在你身边?看不见我不是更好吗?”

    顾南扯着唇角似笑非笑:“从来没有人敢设计我!只能说你运气不好,生在了这样一个家里!父亲宠爱小三儿,把自己的女儿也教成了一个混乱甚至生不出孩子来的女人!如果真这样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自己的小女儿爬上姐夫的床,替姐姐生孩子。”

    冰冷的语气裹挟着被人设计的怒气,叶欢晴绝望的咬牙,从顾南的嘴里听到这些话,比她听到同事说她爬床更让她觉得无地自容,更让她觉得无法接受。

    明明她也是受害的一方,可在顾南看来,她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

    “你说你们叶家既然已经如此费尽心机了,那我何不成全你们,姐姐生不了的孩子,那就妹妹来生!我们就来试试看,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怀孕!”顾南深邃的眼睛里是墨色浓重的风暴,把话说完,顾南单手解开西装,脱下直接扔给了衣不蔽体的叶欢晴,转身离开了。

    叶欢晴被还有着贝,磕不得碰不得,谁说都不行,什么都是别人的错!而她叶欢晴呢,不管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哪怕是爬床勾引这种事情,她的亲生父亲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口!让人情何以堪?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叶欢晴抱紧了顾南的西装,打开手机给孙小小打电话:“喂,小小,我们去逛街吧。我想,改变自己了!”孙小小在电话另一端惊讶的看了看来电显示,就是欢晴没错啊,她是脑子突然开窍了?不管怎样,叶欢晴能自己想通孙小小还是乐见其成的。

    “好呀好呀,你不知道啊欢晴,其实你长得特别好看,比你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就是不打扮!你现在在哪儿啊,我们在哪儿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