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冷
    嗯……好热啊!

    她这是被人放到了烤炉里了吗?叶欢晴觉得自己脑袋昏沉得要命,迷迷糊糊,就像塞满了沾满水的棉花,眼皮重得抬也抬不起来。

    隐约间,她感觉到有人了她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要命的是,这个人像是在脱她的衣服,在她身上亲吻……

    不要啊……叶欢晴想要喊出声或者是用力将她身上的人推开,可是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使不上丝毫力气。

    更可怕的是,那人落在她肌肤上的手就像是一块清凉的冷玉,让她浑身的得到了片刻的抒解,片刻之后便是更的热浪,让她忍不住想要抓紧那只手,忍不住想要渴求更多清凉……

    这样的感觉让她害怕极了,但是她却毫无办法,不知道因为什么,她的意识越来越混沌了,最后模糊成一片……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了房间,十月的天已经不再暖和,就连照进来的阳光也带着几分冷意。

    叶欢晴便是在这样透着清冷气息的阳光中醒来,呆呆地看了两秒天花板,她才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

    她微微偏过头,一张立体俊朗的面容便落入了她的目光。叶欢晴瞳孔猛然一缩,意识像是方才回归,全身传来的酸痛感让她回忆起脑海中残存的些许关于昨夜的记忆。

    她和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而这个人却是她的姐夫,顾南!

    一瞬间,害怕、无措、惊慌,还有浓浓的委屈席卷了叶欢晴的脑海,让她忍不住哆嗦战栗,同时也生出了赶紧离开的念头。

    她手脚僵硬地爬起来准备离开,惊慌之下却脚下一软,抱着被子便滚到了床下。

    在这样的动静下,顾南自然也醒了过来,漆黑漂亮的眸子中射出冷光,直直地撞进了叶欢晴的眼里。一时间,叶欢晴就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不敢动弹分毫,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害怕到了极点。

    顾南人如其名,幽深的瞳色里像是蕴藏这千年的寒冰,一眼看过去就像是闯入了冰窖,浑身忍不住僵硬发冷。

    所幸顾南只是淡淡地看了叶欢晴一眼,然后便面无表情地走下床,在叶欢晴惊慌无措的目光中施施然地穿起了衣服。

    等顾南穿好了衣服后,叶欢晴还裹着被子躺在地上,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颤,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身上的被子,似乎这是她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她现在,一旦掀开了被子,就会完全在顾南的面前……

    顾南走近,漆黑的眸光扫向把几乎自己缩成了个鹌鹑的叶欢晴,透着浓浓的轻蔑和嘲讽。因为身份的原因,这些年来想爬上顾南床的女人数都数不清,这点他早已经习惯,却没想到回躺妻子的娘家也能遇到被小姨子爬床的状况!同时他也没想到这位在叶家素来老实巴交不爱说话的叶家二小姐骨子里竟然是个这么骚浪的女人。

    昨天晚上叶林深拉着他叙了半夜的翁婿之情,虽然他和这位岳父并没有什么可叙的,但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他还是陪着他喝了半夜的酒。

    许久没见着女婿,叶林深很是热情,一直在和顾南碰杯,他也来者不拒尽数接下,虽然他酒量不错,还是喝得有些多。一回来见躺着一个人便以为是他的妻子叶欢颜,借着酒劲他本想和妻子亲热一番,却发现躺的哪里是叶欢颜,明明是他名义上的小姨子叶欢晴。

    当时顾南本想离开,却没想到叶欢晴会主动拉住他,他向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既然是主动送上门来的,味道看起来也尚可,那他就收下了。

    虽然在享用的时候发现叶欢晴还是个,但他还是看不起叶欢晴,又怎么样?这些年爬上他床的还少吗?真以为就代表着干净纯洁了?他所见到的只是一个比一个骚,一个比一个浪的。毫无疑问,叶欢晴在他的眼中也是那样的人。

    顾南蹲,伸出手挑起叶欢晴的下巴,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难道是我昨晚上还没有满足你吗?所以才一起来,你就躺在地上用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我?”

    他的眼神阴沉而嘲讽,就像看一个下贱的女人,叶欢晴觉得又耻辱又畏惧,不住地摇头否认,眼泪也随着她摇头的动作吧嗒吧嗒掉着。

    “听着,天下男人多得是,以后要你就发到别处去,别骚到我这里来!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记住了吗?”

    顾南的话说得很刻薄,但是叶欢晴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别的没听清,就听见了一句顾南说这次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以放她一码。现在对于她来说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她连忙顺从地点着头。

    顾南站起身来,施舍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快滚吧!”

    叶欢晴抬头看着他,见他完全没有要移开目光的意思,只好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央求道“能、能不能麻烦你转一。”

    顾南嗤笑道“怎么,昨夜连躺在我我的事情都做得了,现在倒是装起贞洁烈女来了?”

    叶欢晴神情一滞,一股屈辱的感觉从心头浮起,犹豫了一会儿,见顾南都没有要避开目光的意思,她只能强忍着羞耻和屈辱,快速掀开被子,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裤子哆嗦着往身上套。尽量忽视那道投在她身上让她坐立难安的目光。

    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叶欢晴终于将衣服套好,看也不敢看顾南的神色,便快步冲了出去。

    顾南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走出了顾南的房间,叶欢晴的泪水忍不住就从眼眶中落了下来,她莫名其妙的在这一晚丢掉了她守护了二十年的,对象不是她一心爱着的男朋友白宇,而是她的姐夫!

    委屈和不安充斥着叶欢晴的内心,她忍不住想要给白宇打电话,想要靠在他的肩膀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可是……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宇。她走到一面墙下,蹲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哭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她终于将压抑着的情绪宣泄出来,她的大脑在这时候才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仔细想来,这件事情处处透着不对劲儿,她昨晚上明明回的是自己的房间,为什么会跑到了顾南和叶欢颜的房间去了?而昨晚叶欢颜怎么没在房内?而且自己怎么感觉浑身,意识模糊,那症状就像是……

    就像是被人下了药!

    叶欢晴越想越是心惊,同时也心头的热度也早一点一点地被抽去,脸色惨白得难看。如果真是她所想的那样的话,那她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意义?

    像是为了求证什么,叶欢晴快步跑到了大厅,果然她的父亲叶林深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正准备吃早餐。和他一起的还有她的继母高敏,她的姐姐叶欢颜。

    叶欢晴闯进来,高敏和叶欢颜的目光便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留在她被印着吻痕的脖子上,表情似笑非笑。

    叶欢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林深劈头盖脸就骂了过来“这样慌里慌张的干什么?你的教养都被狗吃了?你妈还枉自出身书香门第,教出了你这样愚蠢无知的女儿!”

    妈妈向来都是叶欢晴心中的禁地,那是谁也碰不得的地方,包括她的父亲!

    “谁叫我妈死的早,我让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后妈教成了这样!”叶欢晴伸手指着高敏,哭红的眼眶中倒透出几分凌厉!“况且养不教父之过,我妈已经死了!就算要怪也怪不到她的身上!”

    叶林深还没来得及发作,叶欢颜便站了起来,指着叶欢晴的鼻子骂道“小贱人,你敢说我妈不知廉耻,我看不知廉耻的是你吧!你看看你脖子上那些肮脏痕迹,看到你我都怕脏了我的眼睛!”

    提到那些痕迹,叶欢晴有些躲闪,忍不住慌乱地伸手将脖子捂住,但是一想到她内心的推测,她便心一横,冷冷道“这就要问爸爸了,不知道我的好爸爸是做了什么,这件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哼!还能有什么解释?”叶林深毫无愧疚地道,“当初和顾家联姻,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姐姐能够给顾家生一个孩子,她身体不能怀孕,所以这个孩子就由你来生!”

    叶欢晴瞪大了眼,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虽然已经猜到了一些,但是看着叶林深那幅理所当然的表情,她忍不住四肢发寒。她以为就算叶林深要利用她,也会哄哄她骗骗她,可是他竟连骗都不愿意骗了,就这样把她当工具一样地拿出来用,不带任何感情!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如坠冰窖的自己找回一丝丝热度,可是这本就是初冬,连阳光都是冷的,又哪里来的温暖热度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