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俞定柔x邓以x番外
    姐姐毕业那天, 邓以敏从学校请假一天,专程给她拍照。

    邓以萌本来说不必了,是她努力说服姐姐,这场毕业仪式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姐, 你确实有很多选择啦, 不愁没有专业人士给你拍照片,但对于我来说,邓以萌和姜姒婉给我做模特, 你说,我这个摄影作业交上去,是不是得拿奖啊?”

    邓以萌心肠软, 听她说了没两句, 早动摇了,答应让她来, “让我助理开车去接你吧?”

    “不用,”邓以敏笑了,“我最近缺乏锻炼,骑车去正好。”

    踩着自行车飚过去时,邓以敏在心里想, 姐姐也算厉害,为了拍部文艺电影特意休学一年,潜心去港岛和外滩分别体验过, 还学了方言, 才开演。演完回来继续念书。功夫不负有心人, 年初果然靠它拿了金鹿奖影后,成为了她那所大学编剧专业的第一位影后毕业生。因为好些教授都是她的影迷,毕业也很顺利,毕业论文基本没怎么被卡过。

    “好,看这边。这边。”邓以敏举着相机对焦,“笑一个啦,哎,看镜头!别只顾对着你太太花痴啊!”

    喊得口也渴了,邓以敏扶着额头,她算是服了那两个人了。邓以萌和姜姒婉,眼睛里就只看得到彼此,目光黏在一起,含情脉脉是足够含情脉脉,可她们压根儿不看镜头。

    邓以敏没办法,想着法儿地换角度拍。

    幸而两个人的颜都很能打,怎么拍都是好看的。

    邓以萌更加奇思妙想,也许是因为懒,也许是因为花在她看来就是私密的宝物应当珍藏,竟将收到的鲜花收在敞口的帆布挎包里。

    这个创意绝妙了。

    邓以敏拍了几张特写,到时候做一个专题,人与花交相辉映,画面非常有青春气息。交给姐姐的经纪人,做一组图放出来,说是“国民初恋”也没有哪里不对——但姜姒婉肯定不同意。

    拍了有那么几十张,邓以敏心满意足地说声,“可以了。”

    姜姒婉揽着邓以萌过来,邀请她到家里去吃午饭,“我下厨。”

    “好啊。”邓以敏笑一笑,将相机交到姐姐手里,“我先去个洗手间。”

    ——长达一年半的远程治疗。

    每个星期的周三和周六,管医生都会通过视频与老家的她聊天。而她高中转校来到这座城市之后,还是每个月都会去管医生的诊所“复诊”一次。

    现在她已经把管医生当成了朋友。当然了,这份友情的价格是相当昂贵的。都由姐姐支付。

    姐姐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妈妈没想到没做到的,姐姐都替她考虑到了。

    至于姜姒婉这个人,近几年观察下来,还算可靠。

    萧澈和池晟的恋情最终也没能逃过狗仔的镜头,一年前被出柜。

    邓以敏渐渐释然了。回头想想,也觉得自己那个锱铢必较的样子很蠢很搞笑。姐姐的人生本来就属于她自己。别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去洗手间的路上,看到个戴墨镜的熟人,身姿妖娆万方。

    这个人和自己只怕有缘。

    两人擦肩,她冷漠脸路过,也许是想装看不见,也许是根本没有认出她来,毕竟两年前在姐姐的电影首映礼上见面时,她还留着及耳的短发,眼下却应邓以萌要求,留到及腰,努力学习“做一个温和的女孩子”。

    在两人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叫住了她,“俞定柔。”

    俞定柔皱了皱眉头,一转身,将墨镜从眼睛拿下来,嫌弃地打量了女生一眼。格子衬衫牛仔裤,清汤挂面的头发,一张素面朝天的脸,“又是你。”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邓以敏的口齿也练得相当厉害了,加上年轻人特有的锋利直接,“你是不是还惦记我姐?”

    俞定柔本就没化妆的脸更白了,“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惦记她!?”

    邓以敏站定了,抿着嘴,虽然沉默不语,目光里透露出来的讯息却很完整,她那眼光分明就是在说:你这个跟踪狂。

    俞定柔两道俏丽的眉毛几乎倒竖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这么看我。邓以…什么的,你活腻了是不是。”

    邓以敏默默的,不说话,要转身,身后却又传来俞定柔的娇叱:“站住。”

    邓以敏转回来,淡然站在那里。

    “我、我从这毕业的不行吗。我来重温母校风光。”俞定柔咬牙,“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是来看你姐?”

    邓以敏说:“你母校是隔壁x戏。”

    俞定柔原本高冷的神情已经崩坏得差不多了,红唇一抿,皱着眉,招了招手,“过来。”

    邓以敏挽了挽飘到跟前的发丝,走到俞定柔跟前,站定了。

    “小变态,敢陪我去喝杯酒吗。”俞定柔妖冶的脸上满满的挑衅。

    邓以萌和姜姒婉在车里等妹妹,手机忽然响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有些诧异,这个校园小敏来逛过很多次的呀,不至于迷路吧,难道是出了什么状况?她慌忙接听。

    “姐姐。”邓以敏声音倒不见什么波澜,“我有点事先回学校了。改天再去吃饭。”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邓以萌不放心,“怎么突然间……”

    “不是,就是学校有一点急事,咳咳,我同学失恋了,我得陪陪她。”邓以敏惆怅的口气,“你和姜小姐说一声,好吗?”

    邓以萌想了想,陪同学那是正经事,这说明小敏社交生活正常啊,“我们开车送你回…”

    “不了,我自己走。拜了啊姐。”邓以敏的电话挂得非常快。

    驾驶位上的俞定柔恨声问:“你说谁失恋呢?!”

    邓以敏淡淡道:“我同学啊。”

    “……”

    俞定柔带她去了一个雅致的高档会所,氛围很好,很安静清幽。在吧台点了酒,俞大小姐将一头美丽得令人目眩的长卷发悉数拨至右肩,端着杯子懒洋洋地喝。邓以敏得以看着她白皙的皮肤还有半透明的耳垂。一看她那娴熟的姿势就知道是常年买醉的。

    她没看错。

    和姜姒婉不同,俞定柔保持身材的办法就是不沾米饭,以及绝大部分碳水化合物。不过,饭虽然不吃,酒是一定要喝的。酒是她的命。

    “你别那副神情盯着我。”俞定柔将顶着紫色小雨伞的鸡尾酒饮料推到邓以敏跟前,“喝你的。”

    邓以敏就着吸管吸了点,皱了皱眉。

    “我不是痴汉你姐姐。我希望你搞清楚。”俞定柔翻个白眼,“这说出多丢人啊,我居然单恋着姜姒婉的老婆,还要不要人活了。我跟你说,邓以……什么,我是曾经,对你姐姐动过心思。但我要是想恋爱,大把的对象等着我撩呢。我犯得着在一棵树上吊死么?”

    邓以敏抬手擦擦嘴,“这世上,俞大小姐什么都能得到,就是你要天上的月亮,也有人摘给你。但是唯独得不到我姐,所以你就一辈子忘不了她。”指指她跟前的酒杯,“大白天买醉就是证明。”

    “哈。”俞定柔拿打量怪物的眼神上上下下把邓以敏涮了几遍,“就因为你是变态姐控,你就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都是变态?我没那么狭隘。如今我是姜姒婉和邓以萌的cp粉。而且,我今天真是去找人有事,路过赶巧而已,活生生被你打成stalker。我今儿改名叫窦娥算了。”

    邓以敏默默地不则声,半晌问:“俞定柔,你助理呢。”

    就在她沉默的时间里,俞定柔已经喝了好几杯了,面孔微微有些泛红,平时总带些勾人风情的眼睛里有点孩子气的俏皮,“我给她放假了,她一把年纪,也该找个对象,总守着我不是办法。”

    邓以敏问:“那你喝了酒,待会儿怎么开车?”

    俞定柔勾了勾嘴角,魅惑地笑了:“找代驾呗。”

    俞定柔的记忆里,这是自己还清醒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次日在宿醉的头疼中醒过来,她察觉胸口匍匐着一颗脑袋,抬手摸了摸确实是活人的头颅没有错——最近悬疑片拍多了后遗症。

    但,是谁?

    她浑身酸疼,每动一下都龇牙咧嘴,看了看周遭环境,是酒店房间。末了,扭头看到一件眼熟的衬衫,顿时一僵。抬手摸摸身上,□□裸的,整个人顿时犹如五雷轰顶。

    她竟然和邓以萌的妹妹,那个邓以什么的……搞在一起了!?

    震惊过后,她勉力镇定下来,抬手将趴在胸口那张脸噼里啪啦拍了一顿,“起开起开起开!”

    邓以敏似乎也是刚醒,缓缓地从她身上滚到床的另一边,脸埋在枕头里边。一头长发凌乱地散落,倒是光彩夺目得很。

    俞定柔瑟瑟发抖,要推开被子起床时,身后一双手搂过来,抱住了她的腰。头也蹭过来,下巴搁在了她的肩上。

    俞定柔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放开。”

    那双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于是她又加重了语气,“放开!”

    那爪子顿了顿,终于还是松开了。

    俞定柔裹着张被单,坐在椅子上抱着头,头晕目眩地思索了几秒,咬咬下唇,起身去拿自己的包。从里边迅速拿出来支票簿来,刷刷写了一张,啪嚓撕下来,拿着到床头塞在那女生的耳畔,接着一言不发地起身去了浴室,竟然看见自己的衣服都晾起来了,不得已仍旧裹着被单出来时,那个小女生已经穿好了衣服,正目无表情地拿着那张支票盯着看。

    “这是,什么意思?”邓以敏蹲在地上,抬手挽了挽头发,抬起眼睛看着她,仿佛大惑不解地问。

    “没什么。拿去补一补吧。”俞定柔将湿漉漉的长发拨至脑后,“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她虽然爱喝,但每次都有经纪人在身边把关的,所以酒后乱x这种狗血的事情从来没有出现过。谁知小袁只是放假一天,就这样了。

    她也自觉刚刚说的话不大好,眼睛并不敢去看那个女孩子。

    可她越是不敢去看,人家就偏要来逼她看。

    邓以敏站起来,一步一步地靠近,最后把俞定柔逼得靠在墙上。

    “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邓以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将那张支票递到她眼前,“你以为你用几个臭钱就可以打发我?”

    她的身高还比俞定柔矮着一小节,可是气势上却丝毫不输,眼睛里的凛冽也像是数九寒冬。

    “告我什么?”俞定柔皱了皱眉,那张妖冶的脸上依旧是傲慢的表情。

    “你说呢?”邓以敏凉凉地笑起来,“我还是未成年少女呢。”

    俞定柔诧异地转过脸来,看看她的脸,最后目光向下溜,落在她的胸口,“不是吧,明明……”

    “我们家胸大是遗传。”邓以敏简单地解释。

    “你几岁。”俞定柔真的有点恶寒了,这一切都太荒唐了!

    “你甭管我几岁。”邓以敏目光依旧是凉的,“把你的钱收回去。不然我就用它来请律师,告你恋童。”

    俞定柔浑身如堕冰窖,背靠着墙壁一动不动。有人这么一闹,就算邓以敏不是真的未成年人,她的事业也得完蛋。但是渐渐地,她的理智回来了,慢慢地开口测算,“你姐控那年至少十三四岁,眼下五年了,你不该是未成年!”

    邓以敏脸上露出一个清冽的笑来,“你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嘛。”说着去旁边的桌子上收拾东西,将手机和充电器还有钥匙都塞进自己包里边,提着出门之前,转过脸来,深棕色的眸子里有浅淡的戏谑:“那你怎么不记得,昨天吐了一身?我只是替你清理,又怕你遭人暗算,所以守了你一夜。你打发护理人员都用六位数字吗?俞小姐真是好大手笔。”

    俞定柔脸上有点泛红。小袁说过,她一喝多就耍酒疯,所以她在的时候会用生命来威胁她不许多喝。昨天没人管,稍微放纵了一下。

    见变态姐控提着包要出去了,小小声喊住了她:“那个,邓以……什么来着……”嘶了一声,扶着额头使劲想。

    邓以敏握着门把手的那只手撤回来,人也回来了。

    俞定柔被她那带着丝狠意的目光给吓一跳,往墙上瑟缩了一下。

    变态姐控竟然抬手一个壁咚,踮起脚在她嘴唇印下一吻,“俞大小姐,请你记住了,我叫邓以敏。敏感的敏。”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