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062
    朱成成在办公室外等邓以萌, 过了许久,抱着双臂看见她出来时, 脸上两只眼睛都哭肿了, 心中咯噔一下,慌忙上前来问:“怎么了?”

    邓以萌怀里捧着那个淡蓝色封皮的本子, 低头望了一眼, “看这个看的。”

    朱成成拍着胸口, “幸好。还以为你又受了欺负了。要是你受欺负,婉姐又该骂我了。”

    邓以萌诧异:“婉姐骂你啊?”

    朱成成哂笑, 抬手在她头顶拍了两把, “不是,也没那么严重。顶多扣点儿工资呗。”

    邓以萌还是自责了起来,到保姆车上,系好安全带了, 还在介怀方才的事情, 小小声问:“那我这样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朱成成笑笑:“感情充沛没什么不好的。一个感情不够丰富的演员, 是不能拍出有感染力的角色的哦。所以小萌,这是你的天赋。”

    邓以萌靠在座位里,半晌默默地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 撕了一片补水面膜给自己贴上,一面又将本子温习了一遍。

    内心依然觉得有所触动。

    ——尤其最开始, 年纪轻轻的女娃娃回到穷乡僻壤, 对于乡间生活的不适应, 她虽然是大山出身, 却已经在外求学十来年,对于这一切深感陌生,她支开书桌,想看会儿书时,被成群结队来房间拜访的各种猎奇小动物给弄得心惊肉跳。

    在摇曳不定的烛火中,她躲开了巴掌大的蜘蛛,躲开了会飞的蟑螂,躲开了见了人还犹自嚣张的老鼠,却躲不开对远方那个人的思念。

    在她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她脆弱了,她向自己的心投降,激烈挣扎了几天后,徒步走了三里路,找到一家有座机电话的小商店,哭着给对象打电话。

    结果,却听到了他与别的女孩订婚的消息。

    她乘着夜色往回走的时候,一片漆黑,为她指路的,只有头顶黯淡的星光,她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坑洼的路上,一阵阵地发晕,跌倒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再跌倒。可她的面容是平静的,一直到了家,也没有再落一滴泪。

    邓以萌隔着纸片都感受到了女生的绝望。初恋是最美好的。她代入角色,假如她过得这么惨的时候,给姜姒婉去电话——却听到她和别的什么人在一起了,这个时候,该是多么心如死灰?

    她敷着面膜呢,又压抑地低泣起来。

    安苑坐在对面写东西,被打断之后,从屏幕中间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看她一眼,“又怎么了?”

    邓以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指指眼前的本子。

    黎贝贝在一边躺在床上打游戏,口气凉凉地提了一句:“你那个面膜十分钟前就该洗了。贴在脸上,超过二十分钟就反过来吸收你脸上的水分了啊姐姐,还怎么补水?真的服了你,一个女明星,一点护肤常识都没有。”

    邓以萌从座位上蹦起来,去洗漱间将脸洗干净,出来时在门口碰到安苑,啊地一声唬得倒退两步,“干嘛啊苑苑?”

    “电话。你女朋友。”安苑将手机递到她跟前。

    邓以萌吐舌头,接过来,“谢谢苑苑。”捧着去了阳台,将门关上,再点了接受,视频接通以后,姜姒婉打量了她几眼,皱眉问:“怎么这么凶巴巴地看着我?”

    邓以萌还没从方才的戏里出来,竖起一根手指,指控她:“坏人,你和别人搞在一起了。”

    “嗯。”大婉一本正经地点头。

    邓以萌心惊肉跳:“是谁?”

    “我现在,心心念念想到的,手指碰过的那个邓以萌,是一个星期前的。”姜姒婉脸上也露出抑郁的神色,“现在的这个萌萌,我摸不到,也亲不到,更抱不到。”

    邓以萌被她绕得一愣一愣的,“……”抬手摸摸屏幕,“婉姐,我接下那个本子了。全导的那个。等你回来,不多久我就要开机拍摄了。我们是不是要异地恋到世界尽头了呀?”

    姜姒婉含笑,“没关系。我陪你去。我,五年没有休过长假了。”

    邓以萌得到这样一个许诺,愣住了,“你,你……”

    “我要亲自指导我老婆。”大婉认真脸。

    邓以萌脸上一热。结结巴巴说不上话。

    “如果不能陪萌萌一起,我怎么舍得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大婉一脸的理所当然,“我会在你身边,不要怕。”

    邓以萌回被窝睡觉时,突然就吃了一颗定心丸,婉姐说要陪她一起。这样一来,拍戏不叫拍戏,工作不叫工作,而是和婉姐一起去体验生活了吧。突然就很期待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

    不过,第二天一起来,她发现平地起惊雷,又变生不测了。因为昨晚,是周六。《明星对对碰》这档节目昨晚正式播出。邓以萌清晨起来去刷姜姒婉的微博时,又感受到了一波来自网友的洪荒之力。

    超话里边有一个话题叫做“新晋表情包女王 邓萌萌”。

    邓以萌知道上了这个节目被截图在所难免,但是没想到表情包女王这么容易登基。

    一脸懵逼点进去瞅瞅大家在说什么。

    最新:“哈哈哈哈哈摸到蛇的时候那个飙泪的表情,跟加了特效一样,xsl”

    转赞评最多:“小萌是我见过最适合演哭戏的女演员了叭,头一次见到哭起来比笑还好看的女生,想看她哭唧唧~~~~”

    下面就是比较丧病的p图了。几乎和所有表情夸张的艺人一样,都在劫难逃,被毫不留情地截下来,做成了令人喷饭的表情包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邓以萌拿手机存了几张,包括动图,“每天都被寄几美哭qq”“啊这是什么啊好可怕”“妈妈救命”“来个人抱抱我”“今天也是橘里橘气的一天”。

    她刷了一波自己的表情包,惊叹于网友可怕的创造力,定了定神再点进去自己微博,看看那红色的上万条消息是怎么回事。

    ——评论区已经成了骂战的汪洋大海。

    来得多是俞定柔的粉丝。多半是年纪小的唯粉。

    “你有哪点值得我们老大喜欢吗?”

    “凭你那些表情包吗”

    “谁给你的脸,你还敢拒绝我们老大”

    “我们柔柔是什么人啊,只有她嫌弃别人,你算哪根葱?”

    “恶心”

    “你有什么作品吗,就演了个百无一用的花”

    “抱我们柔柔的大腿就算了,竟然还拒绝她,又当又立的,你可真是一朵盛世白莲呀”

    虽然也有好些她的小粉丝在为她说话,逐条逐条去反驳那些等同于诬陷的言词,可她毕竟出道不久,已经面世的作品就一部《青云纪事》,广告三条,综艺也不多,她的粉丝怎么可以跟俞定柔这样的大咖媲美?遂成完全的碾压之势。

    有一个小号引起了她的注意,用户名是一串乱码“fffkjtsax”,和其他粉丝画风不一样,她根本不讲道理,懒得长篇大论地解释,只是在每一条攻击她的言论下面回了一个字“滚”或是“guna”,反而获得了回复里边的最高赞。

    邓以萌看得一乐。

    这天正好是朱成成陪她来参加一个美妆广告的试镜,坐在化妆室等外边准备就绪,见她笑了,朱成成低头看了一眼,“邓萌萌,你还笑啊。”言下之意,也不看看被埋汰成什么模样了。

    “没事呀。”邓以萌笑得露出唇边甜甜的小梨涡,“出来混总是要被骂的。”做演员曝光度高,所以受到赞美和攻击的机会都更多,“比如我当编剧的话,以后真的混出来了,可以在自己写的剧前面冠名,也会被骂的,而且罪名很大,‘这么烂的剧是什么辣鸡编剧写的?’‘国产剧就是毁在这拨人手里了’。那时候,不会有人为我说话。但是做演员,至少还有小粉丝帮我,你看看这个人,好可爱的。”

    邓以萌指着“fffkjtsax”给小朱姐姐看,“你看这个人。”

    朱成成笑笑:“过不多久就会有人说她是你的小号。”

    邓以萌懵住:“不是我呀。”

    “这不重要。网友觉得是你,那就是。”小朱提点她。

    邓以萌:“orz。”

    果不其然,已经开始有人说她开小号,行径猥琐。

    那边摄影机准备就位了。邓以萌叹口气去拍广告。

    这是一款口红广告,邓以萌的外形属于清纯甜美那一挂,广告商之所以看中她,也是因为这个,“希望邓小姐你就是,表现出那种,在使用这款产品以后,变得妩媚起来……”

    邓以萌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她的理解能力还是在及格线以上,笑眯眯地答应:“我知道了,就是要突出这款产品的神奇功效嘛……”

    对方点头表示赞许。

    可是在这方面,邓以萌她却有点直男,怎么手持口红对着镜头抛媚眼,都感觉差点火候。摄影师不满意,想摔却又舍不得,想要骂一句模特,对方又是刚冒尖的小新人,以后讲不好前途无量,怎么能现在就将她得罪了。因此只能唉声叹气。

    “婉姐。”邓以萌眼眶酸酸的,去侧边休息时,给女朋友拨了个视频,将这边的情况断断续续讲清楚了,“我该怎么办。如果拍不好,是不是要赔违约金啊?”

    姜姒婉好笑:“不要担心,即使要赔,我来赔好不好?”

    邓以萌垂着头闷闷不乐的。

    “邓以萌,我教你。”大婉在那边语气轻快,“抬头看我。”

    邓以萌默默抬起眼皮盯着屏幕。

    “你看,我现在的眼神,有戏吗?”姜姒婉问。

    邓以萌点了两下头。

    “那是因为,我看的是你。”大婉谆谆善诱的,“你把镜头当成我,试试看。”

    摄影师中途喝了杯茶再回来,只见那位小女星两眼冒光,些微吃惊,再度开拍,居然一条就通过了。临告别还目送她一路走出去直至看不见为止。“可造之材啊。”他对身边的胖友说。

    胖友嘘他,“你先前还想对人发脾气呢。”

    “我发现这个小朋友开窍很快。”摄影师故意忽略胖友的指责,“只要肯学习,前途无量。”

    邓以萌回去,恰逢还有一节专业课,就持妆偷偷溜进教室,坐在最后一排黎贝贝的身边。因为邓以萌这学期的功课都交的及时,见解也尚算独到,教授们对于这个在专业上爬墙的小同学倒不那么苛责了,更何况,其中有好些,还挺喜欢她水蓉那个角色。

    所以对她中途从后门溜进来的行径装作视而不见。

    “贝贝。”邓以萌蹭蹭黎贝贝的肩。

    黎贝贝却没听课,正低头玩手机。她此时的脸色也绝对说不上好看。

    “怎么啦?”邓以萌问。

    “气死我了。”霹雳贝贝低声咒骂,“你微博下边都是些什么人啊。”

    邓以萌拍拍她的肩。

    “那个什么俞定柔也是,”黎贝贝气愤,“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这都是节目效果吧,疯了一样的。气死劳资了。”

    “她有新片吧好像。断网了可能。”邓以萌为她解释,“她们都很忙的。”

    如果说此时邓以萌还能维持住良好的风度,当她回宿舍后,看到几条辱骂家人的评论,她的心态才开始了第一轮崩溃。真的,成为公众人物之后,一旦有什么没有谨言慎行的错漏,就会祸及家人。

    她也不多说,随手将那几条评论都删除了。

    拿毯子将自己裹好,准备睡一觉。可是那几条疯狂的评论却像下咒了一样在她脑海里徘徊不去。

    揉了揉眼睛,自己还真是一个水做的猪猪女孩。

    半夜她是被萧澈的电话惊醒的。

    “小澈,干嘛?”她生怕吵到舍友,口齿不清地小声问。

    “萌萌小傻瓜。”萧澈的声音充满了无奈,“你们家大婉带你出柜了。”

    邓以萌唔了一声:“她早就出了。她爸妈都知道。”

    “不是那个出法。”萧澈扶着额头叹息,“我刚下戏,刷到微博首页,才看到你家大婉那条劲爆的消息,你这个当事人怎么还在呼呼大睡?还不快去看一眼。”

    邓以萌没搞清楚状况:“……?”

    “以后再要说萌萌是我女朋友,爸爸妈妈也不会信了。”萧澈叹息,“但是你先出柜的话,回去家长恐怕会怪你,还以为是你抛弃了我。这个我向你保证,我回去之后会和他们说清楚,不让你挨骂。”

    邓以萌这个时候,总算从梦里清醒过来了,“嗯……”

    “好了,不扰你清梦了。”萧澈在那边说,声音笑眯眯的。

    邓以萌登陆微博一看,有两颗重磅炸弹浮出水面。

    一条是姜姒婉发的:“我来迟了。小可爱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手机用户89757757是我女朋友,和@俞定柔大小姐没有朋友之外的关系。”

    不用多说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有多么爆炸。

    ——我的关注点也许错了,这是姜姒婉出道以来发过的最长的私人微博吧?

    ——卧槽

    ——让你们成天叫老公,现在真成别人老公了吧?do

    ——真的假的

    ——我失恋了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恭喜

    ——祝福

    ——晚睡党的暴击,瞧瞧我刷到了什么,妈妈,我不该不听话熬夜的哭哭

    ——居然是这样

    很有些全网懵逼的意思。

    这条微博,大婉是在四小时前发的,一小时前,俞定柔也转发了这条,语气非常克制平和:“祝福大婉和萌萌。请柔蜜们不要再去打扰人家妻妻恩爱啦,比心~”

    邓以萌坐在床头,想起来姜姒婉在登机时和她提过的那句,她也要一次自由行事的权利。指的大概就是这个了吧。邓以萌的神经反射弧很长。还需要花点时间来接受,她和大婉已经是公开cp了。

    事情若是止步于此,毕竟也算圆满,可是姜姒婉身为与俞定柔齐名的一姐,粉丝构成自然也十分复杂。

    邓以萌的微博除了被祝福塞满之外,各种奇妙的问候依然纷至沓来。甚至有人问她到底有什么长处,怎么就能魅惑到姜姒婉那样一个理智的小姐姐,“绝对用了邪术吧?是不是请古曼童了:”

    直到天快亮,邓以萌的双眼还是瞪得滚圆。东方泛起鱼肚白时,大婉的消息过来了:邓以萌,醒了没

    手机用户89757757:嗯

    姜姒婉:你的微博名字我要改一下

    手机用户89757757:我在你那里登过微博的,你切一下就可以改了

    姜姒婉:嗯,早安

    手机用户89757757:你要改成什么啊

    姜姒婉:好了

    以萌取胜:?

    姜姒婉:我去发微博,宝宝去吃早饭

    邓以萌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新id,心想这也太羞耻了吧,谁会这么夸自己啊。

    发了会儿呆切出去,特别关注里边有提示。

    姜姒婉三分钟前发表的一条:“我太太@以萌取胜”

    这条的转评速度比昨晚那条更加疯狂,几乎是肉眼可见地蹭蹭蹭往上涨。

    这条转眼设置成了置顶博。

    接着再发了一条新的:“对我脑婆好点啊,小朋友们”

    网友这天的感官是,姜姒婉自从有了老婆,就从高冷攻变成了话唠健气攻,还学会了卖萌,不得了不得了。

    邓以萌这边,自打姜姒婉发了那几条微博,倒是把黑子们彻底给召唤过去了。毕竟那里热闹很多,撕起来也更舒爽。她这里只剩下萌萌哒的小天使们在这里撒花祝福……

    邓以萌舒口气。脑婆的电话就又来了。

    “萌萌。”姜姒婉一派小心翼翼,“你,我这么做,你不会怪我吧?”

    邓以萌佯怒:“令人窒息的操作。”

    “那,几天后我就杀青了,接机你来不来?”姜姒婉淡淡问。

    邓以萌想了想,“过两天我就跟全导进组了。你回来那天,我可能不在这里,到时候……请假过来接你。”

    在跟全秀进组之前,邓以萌还想到了向家里报告一下。弟弟妹妹都是会上网的小孩,只怕出柜的消息,如今在家里也是投入深水里的一枚炸,弹,肯定引起了不少的震荡。

    别的邓以萌不知道,但是邓以敏暑假本来要过来学画的,刘阿姨说小敏身体不太好,今年暂时先不过来了,说的还非常客气,“就不麻烦你啦。”

    邓以萌不是那种故意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人。但她也听出了一丝丝的言外之意,说不麻烦她是假,真正的原因,大约是怕她将邓以敏“带坏”。这一点,她早有心理准备。唯独觉得庆幸的是,自己现在的经济能力成为了坚强后盾。她有底气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

    “既然小敏不过来,”邓以萌从银行卡里划了一笔酬劳过去,“那给她在家请个美术老师吧。”

    《小苑》这个本子,全秀其实筹备了有小两年,甚至比她上一部戏的踩点还先开始,主要拍摄地什么的,早就确定好了——找了西北偏僻的小山村,全组人都过去。不过苑青青意气风发的少女时代还是要在城内先拍好。

    “不然,到时候大家都被西北风刮得皮糙肉厚的,拍出来就不水灵了。”全秀开起玩笑来也是非常非常狠的。

    邓以萌附和大家也笑一笑。

    开机大典过后,在选定的798艺术区临时搭建的一个拍摄点,选了一个吉利的日子,拍摄正式开始了!

    女生宿舍里,大家就要分道扬镳,作为大学毕业生的她们,对未来充满了绮丽的遐想。与苑青青住对门的女孩小欣过来探听消息,得知她要下乡去支教时,眉梢眼角尽是喜色。苑青青的舍友看在眼里,待她走了之后,舍友规劝苑青青:“青青,你可要想清楚啊,你去了那鸟不生蛋的不毛之地,张庆他是肯定会和你分手的。也不是他思想觉悟不高,实在是,他自己也有父母高堂要照顾。若是跟随你奔赴了你的理想,他的家人怎么办?”

    苑青青低头不则声。

    舍友斜睨一眼对面,冷冷笑道:“你没看见,你还没出发呢,人家就已经乐成什么样儿了,你走了,张庆搞不好还真成了……”

    “个人选择,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苑青青云淡风轻说了这样一句话。

    接着场景切换。

    苑青青与男友道别。“那里很需要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如果大家都留在这里,留在大城市,那么先进的知识永远也进不了大山。我不允许自己这样自私。”

    男友沉默得像是一棵松树。

    直至苑青青说完,转身走人时,张庆才从身后拉住了她,低声说:“如果你走了,我们之间,就完了。”

    苑青青咬了咬下唇,甩开他的手。还是义无反顾地留给他一个决然的背影。

    邓以萌演这段演得甚是辛苦,因为她不大懂得决绝。来来回回ng了好多次。全导上来和她讲戏:“萌萌,你这个表情呢,最先那些哀怨缠绵,是可以有的,但是你要体现一个变化,后来你的内心是坚定的还是犹豫的呢?”

    邓以萌:“坚定的。”

    “那就对了。最后那个甩手,一定要够狠。”

    总算过了这条,接着就是在火车上的戏。虽然带了面包,苑青青却食不下咽。毕竟,抛弃的是一段长达数年的感情。她也有不舍。

    到达目的地时,邓以萌险些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三十年前。

    破破烂烂的建筑,泥泞的道路,面朝黄土背朝天耕作的人们。

    邓以萌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假如她是苑青青,那么她一定坚持不下来。这里实在是太艰苦了。老乡倒是很淳朴,家里没什么可吃的,就从鸡窝里拣了现成的鸡蛋来,给她们做青椒炒鸡蛋吃。

    邓以萌看了一眼剧组分给她的小屋子,已经算好了,有一个单独的房间,旁边就是朱成成和另外一个女演员的小助理。

    在这破屋子里住的第一晚,邓以萌就隐约体会到了苑青青的不容易。这里吸血的大蚊子认生,对于在这里住惯了的人,它们根本不咬,专门盯着邓以萌她们这个剧组,这些外来客的血液对它们来说格外醇香。

    邓以萌一晚上被咬得都没睡好觉。次日拍了一天,又有些中暑,下午全秀就让大家提前收工,让她早些回去休息。

    回去怎么能休息好?蚊子们还在啊。

    邓以萌抿着嘴站在一旁,朱成成蹲在那里点燃了一盘蚊香,一面解释说,“这是从这里的商店买的。咱们带来的都进水了。——我住的那个屋子漏雨,昨儿半夜下了暴雨之后,就……”

    “好的。”邓以萌抱着光裸的双臂挠挠痒痒,“你辛苦了,小朱姐姐。”

    朱成成站起来,和悦一笑:“没有,你先躺会儿吧,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给你找点来。”

    “没关系,反正我要节食。”邓以萌苦逼脸。拍摄期间尤甚,总不能,来支教的女教师在镜头里越吃越胖了,那么她的演技再好,只怕也失去了说服力。

    邓以萌恹恹的爬上床,躺在黑暗里想念大婉。这山旮旯里连手机信号都时断时续。到了这间屋内,几乎就连最后一个奄奄一息的讯号也失去了。也不知道婉姐回来了没有。正在辗转反侧,房门敲响了。她以为是朱成成,下地穿了鞋,亦步亦趋地去开了门,一面喊:“小朱姐姐。”

    背对暮色的那个人笑得十分清淡,“不是小朱姐姐。”

    邓以萌呆了一呆,“你……”

    “我。”姜姒婉进来,随手将门关上,二话不说将身上的一只小背包扔在一旁,挑起邓以萌的小下巴就先亲了一分钟,“总算见到老婆了。”

    “老婆。”邓以萌对这个神奇的称呼还充满着好奇,又连着叫了好几遍。

    屋内昏暗的灯光下,姜姒婉的眼睛里盛满笑意,“想我了没。”

    邓以萌不回答,却踮起脚尖勾住了她脖子,表情不怎么乐观,“姜姒婉,你真的跑来陪我哦。”

    “那当然,君子一言。”姜姒婉说话的声音里,总是带着几分慵懒,“我来陪我太太。”

    “这里的环境你也看到了。”邓以萌苦着脸,“苑青青老师真的太伟大了。我若是她,肯定坚持不了那么久。也许一个星期我就跑路了。”

    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姜姒婉失笑:“所以你注定,只能躲在我怀里哭哭了。”

    “也只好这样了。”邓以萌很惭愧的口吻。

    两个人还紧紧搂在一起,也没顾得上热,贴在一起的前胸早出了一层薄汗。姜姒婉看着邓小萌的脸,俯身再亲了一口。

    “啊……”邓以萌惊叫一声。

    “怎么了。”大婉低头看着她,问。

    “蚊子啊,有蚊子。”邓以萌哭丧着脸,“它们很喜欢咬我。据说它们认生的,我新来的,所以不停地咬我咬我。”

    姜姒婉唔了声,“咬哪儿了,我摸摸。”

    邓以萌将胳膊抬上来,指了指手臂上红红的一小片。大婉就真的,拿手指替她轻轻地揉了揉,“不要挠它。你皮肤太嫩了,挠挠可就破了。”

    邓以萌哭唧唧的:“可是很痒痒啊。”抱怨完她突然发现哪里不对。两个人站在这里,都是一样的穿着短袖,低头一望,更过分的是,她本人穿的是长裤,姜姒婉穿的还是牛仔短裤,露着两条白皙的大长腿。

    “婉姐。”邓以萌呆呆的,“它们没有咬你吗?”

    姜姒婉一面替她揉包一面笑答:“没有呀。”

    邓以萌失控了,“为什么!!!为什么!!!!全导她也是,还有小朱姐姐也是,她们都没有被咬,其他人也没我这么严重,到底为什么呀!!”

    姜姒婉憋住笑,拉着她到小床边坐下,“我看看,还咬了几个包?”

    邓以萌几乎没流泪,“不公平。为什么只咬我一个人。”

    “因为萌萌最甜,最可爱呀。”姜姒婉抬手揉揉她的头顶,低头吻了吻她的脸,“甜蜜蜜的,蚊子最喜欢了。”

    “我不要它们喜欢。求它们走开啊。”邓以萌还是很崩溃,双手合十对着空气里边做拜托拜托的动作,“求求你们了,蚊子大侠们,求求你们去爱别人好不好?”

    姜姒婉起身,走过去将那边的背包拿过来,从里边拿出一小盒牛奶,插了吸管递给邓以萌,“喝。”

    邓以萌瘪瘪嘴,接过牛奶去慢慢喝。

    大婉从带的包包里往外掏东西,“我记得咱们去高原的时候,你说你是哆啦a梦?”

    邓以萌有点讪讪的,“你还记着呢。”

    “今天我才是。”大婉有时候也很幼稚,“我这个包里有好多东西。”

    邓以萌笑了:“你这是在和我炫耀嘛?”

    姜姒婉唔地一声:“不是啊。连我都是萌萌的。我的东西,自然也都属于萌萌了。怎么会是炫耀。”

    邓以萌眼尖,看见里边有一盒six god,登时如获至宝,指着它,“我,我,我想要这个。”

    姜姒婉笑眯眯地,勾了勾手指,示意邓以萌往前。

    邓以萌将嘴巴从习惯上撤开,身子微微前倾,眨巴着眼等指示。

    “求我啊。”大婉轻声说。

    邓以萌嗨呀一声:“怎么求你?”

    姜姒婉努努嘴。

    邓以萌明白了,乖觉得很,放下牛奶,两只小爪子捧住大婉的脸,小心翼翼凑上去,亲了亲。

    “草莓牛奶。”邓以萌撤下来,“味道怎么样?”

    “甜甜的。”姜姒婉轻声说。

    “我都求过了,”邓以萌瞄一眼袋子里边,抿抿嘴露出乖觉的神情,“给我呗。”

    姜姒婉微笑:“我说了,都是你的。”

    “……”邓以萌发现这个人很要不得,放下牛奶瞪了她一眼。

    “好好,我错了。”姜姒婉脸上始终是带着笑的,“对不起老婆。麻烦你把衣服脱一下。”

    邓以萌仿若五雷轰顶,“你说什么?”好呀,出去了一趟,姜姒婉越来越像小流氓了。

    “我说,请把衣服脱一下,”大婉居然还一本正经地重复了一遍,“为表歉意,我来给太太擦。”

    邓以萌被这句话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过过了会儿,蚊子们又再度找准了她的定位,过来对她发起攻击了。邓以萌这才顾不得那许多,再者说了,大家都已经互相坦诚见过的了,不用在意这些细节了啦。

    虽然这样子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可是将内衣解开的时候,还是面红耳赤了起来,因为——因为大婉坐在那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脱啊。

    邓以萌将外边的短袖和内衣放在旁边,就穿着一件打底的小吊带,“说、说好了,只是擦花露水啊。”

    大婉这次倒是非常正经,“不然还想做什么?”

    邓以萌:“…………”姜姒婉你很好。

    “还有一点要提醒老婆。”大婉抬手替她抹在锁骨上,“开门之前一定要问问是谁,怎么贸然开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妹妹说了,你是人贩子的重点拐卖对象。”

    邓以萌结结巴巴:“可是这里民风淳朴。你别把人都想那么坏。”

    “这里民风淳朴。不排除有很坏的外来务工人员。”大婉耐心解释。

    邓以萌看着大婉的手手已经抹上了胸口,“什么外来、外来……人员那么坏。”

    姜姒婉啧了一声,声音带着戏谑:“我这样的。”

    邓以萌无法反驳,大婉确实很坏,她的爪爪最坏。

    涂花露水什么的都是借口啊,她就是想摸个胸吧?想摸胸你直说呀,大家又不是外人,怎么还玩这么长的套路。

    邓以萌低头看着她婉姐修长的手指在小吊带下边拂过自己的小兔子,接着又很正直地替她涂了小胳膊,上臂、最终连小腿和脚丫也关照到了,涂完脚趾之后,姜姒婉低头凝视了会儿,说了句,“萌萌的脚也很好看。”

    邓以萌半晌终于红着脸问:“涂好了吧?”

    姜姒婉点点头,“蚊子不会咬我的萌萌了。”将功德圆满的六神同学它的身放到一边。

    邓以萌却已经扑过来,勾着她的脖子索吻。

    姜姒婉转过头来,扶着太太的小下巴,低头亲吻她。

    小床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发出轻微的吱呀声。邓以萌是不甘示弱的——尽管真的很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依样画葫芦,她婉姐怎么做,她一般地也学着来,只是往往画虎不成反类犬,每一样都没学到精髓,最后也就徘徊在放弃的边缘。正到了紧要关口,门又被敲响了,朱成成在外边说:“萌萌,饭来了。门锁上了?”

    邓以萌看一眼上边的大婉,心想婉姐的心机可真是深沉啊,居然想得这样长远,进来就把门给反锁了。

    姜姒婉好整以暇地回看:“要先吃饭吗?”

    邓以萌脸红得跟要滴血似的,垂下眼睫毛,咬着嘴唇不说话。岂可修,现在居然问她要不要吃饭,吃你的头哦吃。

    姜姒婉于是回头朝门外说了一句:“不吃了。小朱。”

    门外的小朱安静了一秒钟,接着干巴巴地答了一句:“哦。好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